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76:討說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176:討說法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幽怨地看了青離一眼,師妹這是在懷疑我啊,難道我就這麼不值得她相信嗎,阿寧的事本來就與我無關,而且當時還是她主動提出來要我先走的。

師妹?師妹!陸海川歪著個頭叫她,一雙眼睛往青離身上打量,見她手中的筷子一直往碗里戳,這頓飯肯定是不想吃了。

師妹,真不關我的事,我沒把她怎麼樣,真的。陸海川再一次重申自己的立場,以示清白。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青離也只是想找個人出出氣而已,陸師兄的為人她清楚得很,他肯定不會做那樣的事。

青離一直在琢磨阿寧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哭著跑下山,又為何突然與曹師姐的關係那般好,她怎麼想也想不通。

神思間,餐盤裡的飯菜已經被她搗成了爛泥,反正也沒心情吃,青離索性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來,向師兄說了一句,你自己吃吧,我走了。

啊喂?!陸海川本來正餓得慌,見師妹不吃,他也遍匆匆地扒了兩口,拿起桌上的劍,追了出去。

青色身影連同著綠光急速往前飛,眨眼間,她便從堂外飛到了鑒湖,正往招搖峰飛去。陸海川加速釋放玄力,試圖追上師妹,奈何她修為平平,硬是借著仙劍之力,把自己遠遠地甩在了後面。

一個凝丹高階弟子,御起劍來,竟然被靈階弟子比了下去,這樣的場面,讓人看了不免要笑話,但是陸海川沒有心情去管這些,她只想好好地安慰下師妹。

沿著青石坡石徑向上行去,陸海川看見青離站在月崖的最前端,目光望向崖間的春水澗,那飛流直下的瀑布和山泉,自上而下往澗中跌落,匯成澗水,沿著彎彎曲曲的水道一直往鑒湖奔流,耳邊滔滔的水聲,彷彿在訴說著她的心事。

「師妹,你別這樣暗自神傷,我看了難受,如果你想知道阿寧到底經歷了什麼,直接去問她不就好了,你們的關係向來很好,只要你開口,她一定會告訴你的。」陸海川看她默默地站在那裡,也不去尋找解決的辦法,實在是為她操心。

搖了搖頭,青離說:「沒用的,我問過她了,她不跟我說,我想,這次阿寧姐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困難,不然憑我們這麼多年的姐妹情,她不會不告訴我的。」

剛剛在飯堂的時候,自己同她打招呼,她只是冷冷地看了自己一眼,彷彿兩人是陌生人一般。那一刻,青離便感覺出了她與以前的不同,只是沒有想到,後來她竟直接坐到曹師姐那邊去了。

難道是因為曹師姐的逼迫?青離突然頓悟起來,對,一定是這樣,不然她不可能不理我的,我和姐姐可是生死至交啊,無論是上山之前還是上山之後,阿寧姐都竭盡全力地保護自己,青離還記得初入太華時,阿寧姐陪自己一同長跪,請求掌門收下自己。

這樣的情誼,怎麼可能說斷就斷呢,青離不相信,一定是有人從中作梗,自己思來想去,怎麼就沒有懷疑曹師姐呢,真是太笨啦。

回過頭來,青離望了陸海川一眼,目光堅定地道:「師兄,我要去司幽峰一趟。」

話音剛落,她便動了身,任陸海川怎麼拉也拉不住,無奈,陸海川只好陪她一起去了。她、阿寧還有曹麗娟之間種種恩怨,陸海川都一清二楚,師妹一人前往司幽峰,他是萬萬放心不下的,若是自己在,曹師姐或許會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做事說話收斂些。

司幽堂前,弟子們正在準備,下午的劍術操練就要開始了,阿寧和周小梅倚在漢白玉欄杆上說著話,曹麗娟則像往常一樣,坐在月洞門前的石凳上磕著瓜子,一臉享受樣。還別說,她安靜下來的時候確實是個大美人,連磕起瓜子來的樣子都特別美。

天空中,一道綠光和一道玄光驟然而降,來人正是青離和陸海川。曹麗娟手中的瓜子剛送到嘴邊,忽地一滯,凝神看著眼前的兩個人,立馬站起身來,笑道:「喲,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們兩個給吹來了?」

有個人的眼神好像不太友善哪,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司幽峰又不是招搖峰,並不是青離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的。

曹麗娟緩步走上前去,一手搭在陸海川的肩上,擺了個性感的造型,把自己身體的曲線完美地展示了出來你還別說,曹麗娟是要臉有臉,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每個地方的比例都恰恰好,而且還擺著如此火辣的姿勢,挺勾人的。

「陸師兄,你是來找我的嗎,多日不見,是不是很想念我呢?」她媚眼含笑,伸手輕輕掂起陸海川的下巴,問道。

陸海川別過頭去,一臉嫌棄地將她的手從自己肩上拿了下來,忠告了一句:「曹師姐,請自重。」

「怎麼,你不是因為想念奴家才來司幽峰的么?人家好傷心啊,傷心得暈過去了,要你的抱抱才能蘇醒過來。」曹麗娟一邊說著,順勢倒在了他懷裡,好久沒有調戲小師弟了,她心裡直痒痒。

這,陸海川用餘光瞟了瞟師妹,此時的自己好像一個小丑,他趕忙把曹麗娟從自己身上推了開去,整了整衣服,退到青離身邊。

小師弟,人家就是想你嘛!曹麗娟格格一笑,看他那羞赧的樣子,陸海川還真是好玩埃

「夠了,曹師姐,我是看在你做為太華弟子,又比我進山早的份上,才客氣地稱你一聲師姐,但是你的種種所作所為,哪裡像一個師姐的樣子。我今天來,就是為了找你,那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你又把阿寧怎麼樣了,你是不是又威脅她了?」青離怒氣沖沖地指著曹麗娟,忿然道。

「好一個開門見山哪,不過你也太自作聰明了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表面單純,總是裝作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其實肚子里一肚子的壞水,像你這種綿里藏針笑里才刀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在她面前,曹麗娟說話是毫不客氣。

相比起阿寧來,曹麗娟現在更討厭的是青離,她何德何能啊,憑什麼能當招搖仙的弟子,憑什麼能把陸海川的心給搶走,像她這麼沒用的人,早就應該被趕下山去,她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不應該來打亂我的一切。

「你胡說,我什麼時候裝可憐,什麼時候綿里藏針笑裡藏刀了?我是害過你還是害過誰,你非得把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青離回擊道。

本書起點女生網獨家首發,請移步起點支持正版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