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177:你回去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177:你回去吧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呵呵,曹麗娟瞥了她一眼,眼神里儘是輕蔑之意,她最喜歡看到的就是敵人吹鬍子瞪眼卻又不能把自己怎麼著的樣子。

話說到激動處,青離拔起劍來便要同她論個高下,反正她也就靈階高級的修為,自己只比她低一個等級,再加上有碧落仙劍的加持,未必會輸給她。

見師妹要動手,陸海川忙拉住了她,把她擋在自己的身後,橫了曹麗娟一眼,說道:「飯可以亂吃,但話是不可以亂說的,曹師姐,你勿要血口噴人。」

師妹可是自己的女神,陸海川不允任何人這麼說她,如果有必要的話,自己會用實際行動來捍衛她的尊嚴的,即便現在兩人身處司幽峰,對方人多勢眾,他也毫不畏懼。

嘖嘖嘖,曹麗娟繞著陸海川打轉轉,一邊走,一邊說著青離的不是。

這些話,即便是毫不相干的人聽了,也會覺得十分刺耳,更不用說青離這個當事人了,師姐完全是罔顧事實,憑空捏造,最重要的是她還一本正經地編著故事,引來旁人的側目。

看到眾多司幽峰的師姐朝這邊走來,人們指著自己議論紛紛,青離是又急又氣,曹師姐煽風點火的本事還真是一流啊,自己嘴笨,說不過她,那便只有和她打一架了。

劍拔弩張之際,陸海川見青離和曹師姐怒目相視,儼然仇敵相見的眼神,立馬橫在了兩人中間,叫她們住手,還忙把師妹拉了開去。

陸師兄,你放手,放開我,讓我和她打一架,今天不打贏她,我心裡都不會痛快的。青離一邊被陸海川拽著,一邊掙扎著說道。

曹麗娟看笑話一般地聳聳肩,說有本事你就來啊,難道我還怕你不成?我曹麗娟以前沒有怕過你,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聽她如此說,青離哪裡肯走,硬是要師兄放了自己,可師兄的力氣大,他就是不放,青離也沒有辦法。

「師兄,你幹嘛拉我,你再阻止,我可就要跟你翻臉了1好氣喲,別人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青離要怎麼忍得祝

搖了搖頭,陸海川說隨你,但現在你不能跟她動手,在司幽峰與曹師姐動手無疑會引來眾人的圍觀,到時候事情鬧大了,兩人都得受罰,他叫師妹別衝動,有事情我來解決。

說著,陸海川便走向曹麗娟,故意咳嗽了一聲,問道:「哎,我說你是不是又神經了,沒事幹嘛老整人,這樣很好玩嗎,你是不是又對阿寧做了什麼?」

「沒有啊,我們只是和好了而已,不信,你可以去問她。」曹麗娟嗤笑了一聲,朝司幽堂的方向努了努嘴。

那邊,阿寧正和周小梅相聊甚歡,完全沒有注意到這裡的情況。

和好?這兩個字聽在青離和陸海川的耳朵里怎麼像極了是諷刺,她們可是結了十年的冤和怨哪,一直以來都是針尖對麥芒,怎麼可能一夕之間就和好了呢,這不是曹師姐逼迫阿寧向她屈服又是什麼。

不可能,阿寧姐向來嫉惡如仇,不會跟她這種惡不作的人混在一起的,青離不相信。

管她信或者不信,曹麗娟倒是無所謂,反正現在自己已經籠絡了阿寧,這盤棋也就成功了一半,到時候只要時機一出現,就等看好戲吧。

曹師姐的話,沒人知道是真是假,陸海川想,這樣問她也問不出個結果來,倒不如直接去問阿寧好了。

「師妹,跟我來1陸海川把手伸向青離,深情地望著她,她生起氣來的樣子也那麼可愛。

青離擺了擺手,說我自己有手有腳,才不要同你一起走咧。說著,她邁開步子,離了陸海川一丈的距離,向司幽堂前行去。

潔凈的漢白玉欄杆上纖塵不染,阿寧一身紅衣,斜斜地倚坐在那裡。她那團烏黑的發如同瀑布一樣,一半盤在頭上,用碧玉簪子簪起,形成一個漂亮的髮髻,一半隨意地披散著,隨風飛舞著,那紅色的長裙沿著欄杆拖在了地上,非常有層次感。

如此的畫面,她像九天飛落的仙子,美得不可方物。

凝望著前方的美人倚雕欄,青離始知自己同姐姐比起來,那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啊,怪不得這些年來追求姐姐的人那麼多,而自己卻是無人問津。

聊著聊著,阿寧看見一青一白兩個身影映入眼帘,她微微怔了怔,站起身來,有些錯愕地說道:「陸師兄,青離師妹,你們來了。」

「阿寧姐1青離望了她一眼,眼前的這個紅衣女子似乎變得陌生了起來,她連對自己的稱呼都由妹妹變成了師妹,這是青離未曾想到的。

看來,今時今日的姐姐確實與之前有所不同了,但是為何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青離很茫然。

笑了笑,陸海川說道:「我們是來向你問些問題的,師妹她有些困惑。」

說著,陸海川用胳膊撞了撞青離,說師妹你別怕啊,有什麼想問的就趕緊問吧,現在她就在面前。

青離看了看師兄,又看了看姐姐,本來心中有好多話要跟她說,但現在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此時,阿寧走了過來,拍拍她的肩,說:「師妹,我知道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和曹師姐之間的關係為何會變好。這麼說吧,冤家宜解不宜結,既然現在師姐願意改過自新重新做人,我又何必跟她過意不去呢,大家都是司幽峰和太華劍宗弟子,理應萬眾一心才對。」

原來是這樣,看來是自己錯怪曹師姐了,青離只是沒想到,她那樣頑劣的一個人,竟然也會有如此覺悟的一天。

「那你哭著從古桃樹上跑下來又是為何?」青離繼續問道,一雙眼睛始終在觀察著姐姐的表情變化。

阿寧啞然一笑,淡淡地說道:「哦,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招搖長老的古琴彈得太好,所以聽得感動,想起了一些往事。」

師父的古琴彈得是極好的,這誰都無法否認,說催人淚下也有可能,但當時,她明明就不是喜極而泣,而是……

阿寧姐似乎在向自己隱瞞著什麼,既然她刻意不說,怕引起姐姐的反感,青離也便沒有再問,只笑了笑,道:「阿寧姐,你沒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向她點了點頭,阿寧說道:「謝謝師妹關心,我真的沒事,我們要練劍了,你也回去吧,加油練劍哦。」

本書起點女生網獨家首發,請移步起點支持正版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