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229:你呀真不讓人省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229:你呀真不讓人省心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快走啊,快走,我只能支撐一小會。pbtxt丁子義死死地抱著大漢,彷彿一棵生根的絞殺榕,攀附上一棵大樹一般,他緊緊地纏繞著大樹,雖然弱小,卻不言棄。

此人厲害得緊,現在丁師兄拖住了他,正是脫離的好時機,師兄冒著生命危險這樣做,就是希望大家能夠活著回太華山,把九疑石給帶回去。

雖然不舍,但陳文嘉還是帶著林熙兒御劍而去,他們不能辜負師兄的期望,即便他們知道師兄的下場只有死。

呵呵,呵呵呵……丁子義突然笑了起來,殷紅的血,順著他的嘴角往下流躺,在他的身上,衣服上,畫出凌亂的圖案。

瘋子,你個瘋子,笑,笑你妹呀,拿不到九疑石,我要如何回去交差。莽漢試圖甩開他,可他抱得那麼緊,這招根本就不湊效。

那好,就讓我一掌解決了你吧,免得你承受身心碎裂而死的痛苦,那樣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死去,一定很難受吧,我現在就成全了你,送你上西天。莽漢運起玄力,手掌攜山河之勢往丁子義的身上壓下去。

早在抱住他的那一刻,丁子義就沒有想過自己還能活命,就在他手掌落下的那一刻,丁子義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心中默念起咒語。

莽漢感念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正經由他的身體升騰而出,這股力量是……

他張大了嘴,拚命地想要掙脫,這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可丁子義死死地抱住他,丁子義不會放過他的。

「呵呵,既然你沒法回去交差,那就讓我們一塊死吧1丁子義發出最後的笑聲,是絕望,也是解脫。

隨後,林間發出的一聲巨響,暗夜裡,爆發出一團燦燦的金光。pbtxT

「丁師兄……」陳文嘉和林熙兒回頭,只看見那團金光,在漸漸消散。

淚,無聲地落下,林熙兒想要回去看看,可陳文嘉拉住子她,雖然他也很難過,但一切已經無可挽回了。

這個世上,再沒有了丁子義,危急關頭,他使出了兩傷法術——死生祭。

「丁師兄……」林熙兒哭得死去活來,陳文嘉亦是淚眼通紅,兩人朝著金光消失的方向拜了拜,心中默默說道:師兄,一路走好!

我們快走,這山中九疑教追兵眾多,你我的命是師兄用性命換來的,咱們一定要活著把九疑石帶回去。

雖然傷感,但林熙兒也知道師兄的一腔心思,自己不能辜負於他。

於是,兩人沿著茂密的山林往遠處行去,為了不被追兵發現,他們只能走路,不可御劍。

長風那邊,兩人奮力撕殺了足足有半個時辰,這才將追兵斬殺殆荊

呼呼~他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這回終於可以放鬆一下。

兩人相視一笑,拖著疲憊的身子往山外行去。

由於這場戰鬥耗去了大量體力,而附近又都是九疑教的人,他們不可能到人多的地方去,只有沿著偏僻的山地往回趕。

天就快亮了,凌晨的風吹在身上好舒服,本來這次陸海川是要帶九哥一起過來的,還好中途自己改變了主意,不然九哥又得跟著自己冒險。

兩人走到一條溪邊,山溪里的水好清啊,正好累了渴了,於是他們在這裡歇息了片刻。

紅日,徐徐往上爬升,柔和的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射落在山溪里,照在他們身上。

「這水真好喝,還帶著微微的甜。」陸海川洗了手,掬了一捧清水便往嘴裡送,昨晚的場面,確實有點驚心動魄啊,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溪邊的石頭上,長風取了水囊灌滿水,坐下了,他望著東天的那輪紅日,沉思著,也不知道熙兒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師兄,你在擔心林師妹嗎?」

喝完水,陸海川走了過來,挨著他在石頭上坐了。

「恩。」

「他們應該回去了吧,師兄放心,我太華山扶危拔苦,積德行善,肯定會有福報的,他們定能逢凶化吉,化險為夷的。」陸海川咧嘴笑了笑,叫師兄不要太過記掛此事。

也是,事情已經這樣了,只能順其自然,長風想再多也沒用,為今之計,只有先趕回太華山。

「師兄,你餓不,要不我們去找點東西吃吧?」

折騰了一夜,陸海川早已經餓得腸子貼肚皮了,他用胳膊撞了撞長風,問道。

長風點頭著,微微笑道:「看把你饞的。」

師兄!陸海川向來臉皮挺厚,他才不管師兄說什麼呢,總之師兄向來都對自己很好的。

清風吹拂著,水面泛起漣漪。

陸海川的袖子被風揚起,露出一道道紅痕,長風這才注意到。

他趕緊抓起陸海川的手,把師弟兩隻手的袖子都捋起來,眼前的景象,讓他為之一驚。

「這又是怎麼了,你哪來的這麼多傷?」長風的眼睛注視著他的眼睛,關切地問道。

陸海川故意側過臉去,支支吾吾地說,沒事,是我自己貪玩弄的,就是被荊棘划傷了幾個道道而已,師兄你不用擔心。

你呀你,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學不會照顧自己,真不讓人省心,怪不得當年招搖師叔不讓你下山遊歷呢!長風無奈地搖了搖頭,從懷中掏出藥瓶來。

師兄,不用,只是輕微的皮外傷而已,用不著擦藥的。陸海川根本就不在乎這些小傷,想當年自己不懂事的時候,哪天不是弄得一身傷的,後來不都自愈了,更何況這種小傷,根本就不礙事,一點也不痛。

師兄,你快別浪費葯了。陸海川央求著,可長風就是抓著他的手不放,還說安靜點,別說話,擦藥好得快,這你都不曉得么?

好吧,不說話就不說話,如果不是拗不過師兄,陸海川才不會這麼乖呢。

他坐在石頭上,看著師兄蹲下身子為自己擦藥,他的樣子認真極了,看著十分順眼呢。

大師兄可真是個優秀的男人啊,不僅修為高,長相好,做事讓人放心,連人品都這麼好,這樣的好男人就是打著燈籠也難找啊,真是便宜了那個林熙兒,這麼好的貨色都讓她給獨佔了。

好了,長風幫他擦完兩隻手,抬起頭來問道,還有哪裡受傷了嗎?

沒有,陸海川搖著頭,說。

長風不信,若是被荊棘划傷,怎麼可能只是划傷雙手呢,於是他們查看了陸海川的其它地方。

「啊喂,師兄,你要……幹嘛?」陸海川見他撩自己的衣服,突然驚叫道。

「就……看看咯,檢查檢查,恩,就是這樣。」長風笑回了一聲。

咱都是大男人,你怕什麼,你忘了,小時候,你經常跟我去山裡洗澡,那時候你最愛光著身子到處跑了,你什麼樣子我沒見過,害臊什麼?

呃,那個,小時候是小時候嘛,現在人家都長大了,難免會有些難為情。頓時,陸海川羞得滿臉通紅,不過,師兄真的挺細心。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