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230:交寶貝
小說:| 作者:| 類別:

230:交寶貝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師兄真不愧是掌門真人所看中的人啊,無論哪一方面,他都出類拔萃,好得不得了。這點,恐怕我是永遠都辦法跟他比的,陸海川想。

好了,長風終於搞定,藥粉也差不多用完了,他將瓶子隨手一扔,丟在了草叢裡。

以後注意點,做事情不要總是莽莽撞撞的,身子可是你自己的,要愛惜知道嗎!長風再一次叮囑他,這話自己都不知道跟他說了多少遍了,可師弟總不放在心上。

師兄真可愛,陸海川望著他說話的樣子,傻傻地笑了。

還笑,你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可不管你了。長風「威脅」道,拿起水囊喝了口水。

什麼嘛,陸海川突然從石頭上跳了下來,站在師兄面前,笑語道,師兄,你怎麼能不管我呢,你不會這麼狠心的,對不對?

咳,你好煩欸!長風故意瞥了他一眼,說我們該趕路了。

不,師兄,我餓。陸海川的肚子已經開始咕咕叫了,他拉著長風的袖子,不讓他走。

長風回過頭來,輕輕地把他的手放開,沖他說道:「我有什麼辦法,我身上帶的吃的都吃光了好嗎,要不你把我吃了得了。」

真的嗎?陸海川作勢要咬,他知道師兄一定會帶自己去打野味的,師兄人這麼好,怎麼可能看著自己餓肚子呢,雖然嘴上不說幫忙,但他心裡會很過意不去的。

吃吧吃吧,讓你也嘗嘗人肉的味道,是酸是甜,你好好歹也告訴我一聲。長風看他這麼無賴,把手揚到他的面前,叫他開吃。

陸海川忙把師兄的手推開,說,就你這手,又沒什麼肉,不好吃,我不吃了。

你呀你,還是這麼調皮!長風真拿他沒辦法,他怎麼就是長不大呢,不過這樣也好,長大了,人的煩惱也就越多,像他現在這般隨心所欲無憂無慮,也挺不錯的。pbtxt

說著,長風便帶他進山了,師兄的劍法這麼厲害,隨隨便便就能打來小動物,這不,才剛出去,他手上就拎了兩隻肥肥的兔子。

在他出去打獵的時候,陸海川早已撿了些茅草和許多枯樹枝過來,將柴堆架好。

喂,你帶了火沒有?我可事先聲明,我沒帶。長風把兔子扔到他面前,問道。

陸海川搖了搖頭,他向來不喜歡帶很多東西在身上,除了些必要的銀兩啊,瑩石燈啊,其它的,他嫌麻煩,都不帶。

沒有火,那怎麼烤?長風暗自嘆了一聲,自己身上的火折了在被九疑人追的時候掉路上了,然而大家都不愛吃生肉,眼下有美味都享受不到,真是造孽呀!

沒事,我有辦法,陸海川嘻嘻一笑,突然口中念念有詞。

「九天星火,化而為炎,風霜清露,山海燎原。」

玄力流動,在陸海川的手掌化成一朵幽藍色的火焰,那火焰在他手中跳動著,陸海川俯下身子,將幽藍火焰放到了茅草上,頓時就把茅草給點燃了。

你還會這個,哪學的火系法術?長風看了看他,問道,師弟會的東西還真不少埃

恩,是以前袁粟教給我的。陸海川說,不然他一個修習金系法術的人,怎麼懂這個。

就是毋逢山的那個袁粟么?長風突然想起來了,在陰山的時候,師弟跟袁粟還有園中葵走得比較近,所以他會些火系法術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吧。

不說還好,一說,陸海川就想起園中葵來,她可真是個值得人尊敬和懷念的人,她教會了自己很多東西,還救了自己一命,不然大家休想從陰山全身而退。

只是,「師父」再也回不來了,不知道她最後在遮羅神面前受到了什麼樣的刑罰,遮羅神一定非常恨她吧,她把遮羅神對她的信任會都毀了。

「師弟,烤好了,你要哪只?」長風將手上的烤兔子晃到他面前,任君挑眩

陸海川剛才回憶中走出來,道了一聲:「隨便給我一隻就好。」

「呶,給你。」陸海川挑了那隻肉多的給他。

陸海川看了看,從他手中搶過另一隻,說我想吃這隻。

「不行,這只是我的。」長風才不給他,奈何陸師弟詭計多端,最終還是被他給搶了去。

好香啊,這山裡的兔子,什麼佐料都不用加,單單是放在火上這麼一烤,就已經讓人垂涎三尺了,陸海川趕緊狼吞虎咽地啃了起來,先喂跑自己的肚子要緊。

你慢點,小心噎著,長風看他那囫圇吞棗的樣子,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於是他悄悄地將自己的烤兔子切成了兩半,另一半包了起來,就怕師弟路上又說餓,別看他身子瘦得跟竹竿似的,天知道他一天要吃多少東西。

恩,師兄,你烤的兔子可真香,真好吃。陸海川連連豎起大拇指,誇讚道。

長風搖了搖頭,一隻兔子就能把他給收買了,這個可愛的師弟還真是好騙哪。

太華山,浩清殿。

青離、無霜、樂斌和堂廷立於殿中,殿上,禺華、松果和司幽均在列。

旁侍弟子將青離手中的無憂笛呈了上去,經過掌門和長老的一番驗試,這確實是一件至寶。

只是,它的性能似乎決定了太華山並沒有一個能好好利用它的人,即便是招搖師弟,也只是古琴造詣方面無人能敵,但笛子么,他不太擅長。

至寶只有天真級以上的修士才能驅動,除了招搖仙,禺華真人,松果真人和司幽真人都對音律一竅不通,這件至寶暫時起不到什麼作用,他們決定培養出一個可以駕馭無憂笛的人來。

前腳青離他們剛到,把無憂笛交了上去,後腳,林熙兒和陳文嘉就到了,他們成功地把九疑石給帶了回來。

當禺華真人的目光觸及到那塊五彩流離的石頭,眼睛都放起光來。

「感謝大家,你們都是我太華山的棟樑之材,今日你們立了大功。」禺華笑顏滿面,樂得不成樣子。

好一會,他才注意到,長風和陸海川怎麼沒回來,正要開口問,可巧,兩人就到了殿外。

「長風,這次你乾的不錯。」禺華對他是越來越有信心了,這個弟子頗有自己的風範哪。

「那是大家配合得好1長風不敢將功勞攬到自己一個人的身上,比起得到九疑石,更讓他開心的是,熙兒平平安安地站在這裡,太好了。

陸海川朝四周望了望,咦,丁師兄怎麼沒來,這次也有他的一份功勞,他理應來領賞的。

於是,陸海川便問陳師弟,子義師兄去哪了。

丁師兄,他……他……

陳文嘉聲淚俱下,連話都說不出來,林熙兒也一個勁地抹眼淚。

丁師兄怎麼了?陸海川搖著陳文嘉的身子,從他們兩個的表現來看,陸海川有種不詳的預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