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233:葯浴
小說:| 作者:| 類別:

233:葯浴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正如阿寧所述,徒兒和自己是同一種人哪,大家都願盡全力,為司幽峰著想。pbtxt

這些弟子中,也只有她有如此的胸襟和覺悟,司幽長老很慶幸,自己沒有看錯人。

「好,既然你願意嘗試,那為師就破例一次,只是,你不得走漏半點風聲。」司幽長老答應了她。

「這是自然,師父,謝謝你1阿寧眉眼間閃過一絲笑意,自己終於離成功更近一近了。

青離,等著瞧吧,總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的!她手中的拳頭握得咯吱作響,了了一樁心愿,這才向師父告了別,回自己房間去了。

寢房裡,周小梅正在研讀《太華經》,見阿寧回來了,連忙起身開門。

小心翼翼地,周小梅將燭花剪掉一些,合上了書本,同阿寧說道:「師妹,你剛剛去哪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哦,今天的月色很美,我也沒去哪,就在外面坐了坐,不好意思啊,讓小梅姐擔心了。阿寧忽地一笑,握著周小梅的手,向她致歉。

她知道,小梅姐一直都是站在自己這邊的,當年自己被關在後山歇雨房的時候,若不是她給自己送東西吃,若不是她想辦法給男神通風報信,自己恐怕早就死在那偏僻的破茅屋裡了。

師妹說的哪裡話,一直都是你在照顧我呢,以前若不是師妹老罩著我,幫我說話,恐怕我早就被曹師姐給整瘋了呢。

一想起諶莎莎的事來,周小梅就覺得一陣后怕,阿寧對自己的恩情,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好在現在阿寧修為突飛猛進,曹師姐再也不敢拿她開刀,自己也可以跟著過過清閑日子。pBtxt

兩人人又在屋內說了會話,這才上了床。

躺在床上的時候,阿寧分外精神,竟怎麼也睡不著,她睜著眼睛,望著窗外那彎殘月,安靜地掛在柳梢,唯美,卻又有一絲絲的凄涼。

對面,小梅姐已經睡了,阿寧又想起師父所說的話,那種非常人所能忍受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痛楚,為了有資格配得上招搖仙,為了打敗青離,自己什麼苦都能吃得下,區區葯浴又算得了什麼呢。

我一定能扛過去的,阿寧咬牙對自己說。

桌上,蠟燭已經燃燒殆盡,燭台中那最後的一丁點兒火苗,劇烈搖晃著,最終還是撲哧一下,滅掉了。

清冷的月亮,透過窗格子照進來,在地面映出一個個小方格,就像是酒了一層白白的霜。

突然地,阿寧感到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孤獨,為了上山學劍,自己遠離家鄉和親人,這麼多年從未與他們見過面,現在竟連最好的朋友也拋棄了自己,自己曾經被眾人視若太華一枝花,風光無限,可青離把這一切都奪走了,她的光芒已經遠遠地蓋過了自己。

想來,自己還真是個可憐的人呢!阿寧從未想過,自己會和青離走到這一步,但是她知道,從今往後,自己只有更加地努力,才有出頭的機會,才有資格和青離一決高下。

從前,自己可以憐她幫助她,往後,她就是自己的對手,自己一定會將她打敗,讓她以敢怒不敢言的姿態來仰望我!

這一夜,阿寧想了很多很多,直到天快亮的時候,她才勉強地睡下。

一早,司幽長老便命弟子下山去採買東西,太華山上的草藥雖然眾多,但葯浴的方子中,有些東西是太華山沒有的,所以她必須命人去辦,越快越好。

鳥語花香的早晨,阿寧才剛睡下沒多久,見天已經大亮,又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

自己可不能因為昨晚沒睡好覺就賴床,這不是一個勤奮的人應該乾的事,自己一定不能在師父和師姐妹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現在她們都對自己期望值很高呢。

匆匆洗漱完畢,阿寧趕緊過去向師父問了早安,這才去到火膻堂吃飯。回來后,她又監督司幽峰眾女弟子一同練劍。

司幽長老看她做事有板有眼,非常用心,弟子們也對她言聽計從,處得十分融洽和諧。這個徒弟,還真是有點師者的風範呢,以後的司幽長老一職非她莫屬了。

與此同時,司幽長老吩咐弟子買的東西,她們已經買齊了,此刻,正整麻袋整麻袋地往司幽長老房間里運呢。

都是些很常見的藥材,至於這些東西是用來幹嘛的,她們不甚清楚,又因著是師父親自下的命令,她們也不敢多問。

在阿寧的帶領下,司幽峰的劍術水平整體上有了一定的提升,但和浩瀚峰或者松果峰比起來的話,還是有很大差距的,招搖峰就更不用說了,雖只有兩名弟子,但這兩名弟子如今在太華山是出盡風頭,其它峰是怎麼比都比不上的。

又到了夜晚,阿寧將衣服包好,往師父住的地方去了。

由於這件事是秘密執行的,一路上,阿寧都很小心,沒有讓其它師姐妹發現自己的行蹤。

咚咚咚~

阿寧敲了敲門,此時正是約好的時間,司幽長老將她迎了進去,葯湯她早已經按照配方準備好了。

穿過主堂,師父把她帶到西邊的一間房裡,這房間,每個角落都飄著濃濃的藥味兒,很沖,超級難聞。

司幽長老把阿寧引了過去,當阿寧看到那不停冒著熱氣的黑褐色「醬湯」將整個浴池裝成八分滿時,其實她是拒絕的。

司幽長老捏著鼻子,問她:「怎麼樣,寧兒,你想好了嗎?」

這浴湯確實有些難聞,但還算受得住,阿寧想了想自己的處境,為了今後的路能夠順暢一些,她毫不猶豫地點點頭,說:「師父,我心意已決1

那就開始吧!司幽長老看到她眼睛里的堅忍,單憑她的這份執著,寧兒以後肯定會比自己有出息的多,能教出一個好徒弟,這也是自己的驕傲和榮耀埃

紅衣褪去,阿寧把腳尖伸進浴湯中感受了一下,才剛一接角到水面,她便感覺到一股錐心的痛沿著腳尖擴散向全身,待水幹了,刺痛感也就消失了。

這只是個開始,剛才輕微地接觸了一下,就已經疼到不行,若是自己的身子沒入水裡,那豈不是會痛得死去活來?阿寧回頭看了一眼司幽長老,她還是有些害怕的。

寧兒,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就算你打算放棄,為師也不會怪你的。司幽長老用一種極其平淡的目光看著她,不管她是不是選擇走這條路,自己都會尊重她的選擇,畢竟葯浴修行之法本就被大家所詬病,而且很容易產生不可估量的後果。

放棄么?你真的打算放棄?你咽得下這口氣?難道你要看著青離在你面前耀武揚威,看著她輕而易舉地就搶走你的男神,看著她永遠把你踩底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