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237:大帥兄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237:大帥兄的請求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禺華真人的眉眼裡堆滿了笑,看來,無憂笛確實力量強大,它竟可以輕輕鬆鬆地驅使鳥獸,如若海川好好利用這一點,必將為太華山帶來無上福利。

好,好,好!禺華真人拍著掌,以前他就聽說過沃野有高人精通御獸之術,現在親眼目睹一番陸師侄的表演,確實令人驚嘆。

笛聲停止,百鳥百獸隨即散去,浩清殿上盤繞的應龍也一躍而起,朝著鑒湖落了下去,只餘下一池水波還在蕩漾。

這景象可真是令人嘖嘖稱奇,眾峰的弟子們久久佇立著,遙望向浩瀚峰的方向,也不知是誰吹的笛子,竟吹得如此動聽。

「陸師兄,你吹得好棒啊,果然至寶是擇人的,之前我拿它時,就吹不成任何曲調,而你卻能演繹得這麼好。」林熙兒跑了過去,她對陸海川簡直是羨慕嫉妒恨哪。

長風也緩緩地走了過來,恭賀道:「恭喜師弟啊,你得了件至寶,這男幸彩譴笥幸媧Α!

嘿嘿,陸海川一手拿著骨笛,一手撓著頭,笑容滿面地看向二人,他也不知道無憂笛為什麼會跑到自己身邊來,不過,既然它願意待在自己的身邊,那自己一定會好好待他,把它當成寶貝的。

說完,大家便各自離去。

古桃樹上,青離看見陸海川匆匆乘劍而去,又匆匆趕了回來,忙問了一聲,師兄,你走得這麼急,是有什麼要緊事么?

也沒什麼,就是無憂笛現在歸我了。陸海川拿著手中的骨笛,像斬獲了戰利品一樣高興。

這隻笛子可比之前葵甲師父送給自己的骨笛要好的多,如今自己可以精心地去研究鎮魂調了。事情雖然過去了這麼久,可陸海川還很清晰地記得鎮魂調的曲譜,那可是陰山派素不外傳的秘法,若不是上次混入陰山,識得園中葵,恐怕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對音律有興趣。

為了緬懷葵甲師父,陸海川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學會這著曲子,哪怕說要花十年,甚至二十年的功夫。

「那恭喜你了,這麼好的東西,師兄,你可得好好珍惜才是。」青離說,她也為師兄感到高興。

「謝謝師妹,說來我們還真是配呢,你有碧落仙劍,我有無憂骨笛,這兩樣都是威力無窮的至寶,師父又是太華第一高人,敢情太華山的寶貝都被我們招搖峰得了來。」陸海川笑得嘴都有些合不攏,練起劍來也就更加起勁了。

……

平時,有空的時候,陸海川總會掏出無憂笛吹上一曲,他每每練習著鎮魂調,想要早點學會這首曲子,這樣自己就可以更好地操縱至寶的力量了,而且笛聲還能操縱鳥獸,這對自己來說可是好玩多了。

月下,桃花爛漫。

美景當前,陸海川心情大好,少不得又吹奏起來。

原本正在抄寫《太華經》的陸九被笛聲所迷,竟然停下了手中的紙筆,安安靜靜地坐下來聆聽這美妙的樂曲。

「陸小弟,我發現你最近對笛子越來越痴迷了,你吹的曲子可真好聽。」陸九作仰望狀,誇讚道。

目光一轉,陸海川的臉上浮起春光燦爛的笑,就像那滿枝滿枝的桃花,好看極了。

一曲罷了,他才回頭望向陸九,說道:「九哥,你剛才說我什麼來著?」

沒有啊,我可什麼都沒說。陸九默默地低下頭,抄寫著《太華經》。

陸海川笑嘻嘻地走了過來,伸手拍著他的身子,說道:「沒想到九哥你也有會夸人的時候,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你這麼著誇我,要不再誇一次,我還沒聽夠呢。」

無聊,陸小弟還真夠沒正經的,夸人是要自願誇才有含金量的好不好,像他現在這樣,明明就是求自己說幾句好聽的唬話,讓他高興高興罷了。

「快誇我,九哥1陸海川搬了個小板登在九哥身旁坐下,他就等著這一句呢。

「好好好,陸小弟天下第一帥,你人第一好,行了吧1陸九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要是再不奉承他兩句,他可是會把自己給攆出去的。

嗯~陸海川搖了搖頭,說重來,你心不誠。

什麼嘛,那你要我怎麼誇你?陸九眼巴巴地望著陸海川,他是想幹嘛。

嘻嘻嘻,陸海川笑了,兩隻魔爪已經伸到了自己面前,他又開始使出他的撓痒痒絕技了,陸九最怕的就是這個。

不過,好在救星來得正是時候。

「大師兄,你來了。」陸九大聲喊了一句。

一定是騙人的,九哥想躲過去,陸海川才不信呢,手已經抓到了陸九的身上,開始不住地抓他痒痒。

「陸……陸師弟,你們這是在幹嘛?」看到眼前的景象,長風有些懵了。

畫風好像有些不對啊,陸海川聽到大師兄的聲音,這才放開了九哥,笑呵呵地拉著長風過來坐,說了一聲師兄好。

「師兄,你不是正忙著婚事的事情嗎,怎麼有空到我這來?」陸海川斟了一盞,親自送到長風的面前,說著師兄請慢用。

確實,這些天來自己都沒能好好休息下,原來成親是這麼麻煩的事情,好在有一幫師弟師妹們幫自己打點,要不然自己知道的還真不多呢。

「哦,我來這也是為了婚事,就是,我的新房已經布置好了,床櫃衣被等所有的東西都已準備妥當,昨兒景藍師妹告訴我,新婚之前,要請自己的弟弟或表弟、堂弟壓新床,這是吉利的說法,如果沒有弟弟,也可以請自己的好友來替代。」

「你看我這一沒有親弟,又沒有堂弟表弟的,所以只好請你幫忙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且現在是未婚青年,再合適不過了。陸師弟,我正式邀請你到我新房去壓幾晚床,你可不要拒絕喲。」長風一臉和氣地說道。

大師兄說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單憑這句話,師兄的這個忙,陸海川是幫定了。

不過他還是很淘氣地問了一聲:「我說師兄啊,壓新床有紅包得沒,若沒有,我可是不去的啊1

有有有,當然有,長風連忙應道,這個自己早就準備好了。

「那還差不多,那我就勉為其難地幫你一回吧。」陸海川答應了下來,其實他心裡是無比開心的,作為死黨兼好友,師兄的婚禮,自己當然希望圓滿進行。

事情就這麼說定了,你今晚就過來到我新房睡,到了浩瀚峰找我就可以了。

交代完,長風便匆匆離去了,那邊還有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呢,自己是掌門首徒,熙兒又是東始掌門的獨女,這次的婚事一定要辦得隆重而體面,才不會失了兩家的顏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