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241:給你個驚喜
小說:| 作者:| 類別:

241:給你個驚喜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大師兄的臉已經紅得跟個猴屁股似的,都怪他平時滴酒不沾,然現在這種場合不喝酒是萬萬不行的,眼看著還有一大半的桌子沒有敬呢,他只能硬撐下去了。pBtxt

一天的應酬下來,長風已經累攤了,剛回到新房,什麼事都不想干,就只想躺著好好睡一覺

今天,他喝了太多的酒,頭疼得厲害。看到這般爛醉如泥的長風,林熙兒又是嫌棄又是疼惜,真不知該怎麼拿他輪才好。

這可是新房新床,屋子裡的什麼都是新的,她可不希望長風一時忍不住給糟蹋了。

「叫你別喝那麼多,作作樣子也就好了,你這麼拼,苦的還不是你自己。」林熙兒一邊數落著他,一邊扶他坐了起來,一勺一勺地喂它醒酒湯喝,也算陸師兄有心,知道長風不會喝酒,所以特地命人送了醒酒湯來。

「我……我高興……」長風傻傻地笑著,目光落在林熙兒的身上,自己能有個這樣的妻子,這輩子都無憾了。

「那你也不能這麼喝啊,萬一出了事情怎麼辦,一下子喝這麼多酒,你想讓我做寡婦啊?」林熙兒沒好氣地說。

呸呸呸,快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長風不許她亂講。

熙兒真的很關心自己呢,長風為自己感到幸福。

快點喝吧,希望喝完之後,你能好受點。林熙兒繼續喂著他,時不時幫他擦下嘴。

突然,長風把她給推開了,一個勁地說我不行了,他飛奔到屋外,終於再也忍不住地吐了出來,這一吐,好似把整個胃都給挖空了。

就知道會這樣,還好,是在他意識清醒的時候吐的,林熙兒趕緊端了茶水去給他漱口。

在長風喝水的時候,林熙兒愛撫地拍了拍他的後背,問道:「怎麼樣啊,師兄,你好些了沒?」

「好多了1長風感覺全身心都放鬆了起來,剛剛可真把自己難受得想哭啊,「可是,熙兒,你怎麼還不改口,快叫我相公。pbtxt」

「討厭,不理你了。」林熙兒甩頭走了。

嘻嘻,她害羞了,長風趕緊追了上去,從後面抱住了林熙兒,輕輕在她耳邊吹著氣,質問道:「你叫不叫,叫不叫,再不叫我可就要收拾你了。」

好了,別鬧了,忙活了一天,你不嫌累我還嫌累呢。林熙兒可沒空跟她開玩笑。

怎麼了嘛,今天可是我們新婚的大好日子,你怎麼就開始冷落我了。長風本是想逗她開心的,沒成想,起到了反作用。

見她站在那裡,也不理自己,長風趕緊跟她認了錯,說都是我不對,都是我不好,以後我什麼都聽你的,你讓我往東,我決不往西。長風舉手起誓。

那可是你說的啊,相公,你可得給我記住了。林熙兒笑了,回到房裡去。

夜也深了,他們準備睡覺。

粉色的瑩石光芒下,他們雙雙躺在描著龍鳳呈祥的大紅喜被上,看著對方的樣子。

今天的熙兒可真美,長風忍不住地想要伸手去撫摸她,這良辰美景不夜天,自己不幹點什麼,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哈~

暖被中,他一把將熙兒給抱了過來,親吻著她,撫摸著她,他的手在林熙兒光滑的身子上遊走,他把這個美麗的女子壓在了自己的身下,早已是欲.火中燒,難以自控了。

恩,不要~不可以~

林熙兒極力地反抗著,把長風給推了開去。

怎麼了,我們都是夫妻了,你害羞什麼?長風有些不解,自己和她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為何她今天反應這麼激烈呢。

長風再次發起攻勢,她成功地撩起了自己內心裡的火。

風,不可以,真的不可以~

林熙兒不讓他……可是長風已經饑渴難耐了,他非要不可。

再怎麼說,林熙兒也是個女孩兒,長風怎麼可能奈何不了她呢,就在長風快要成功挺進的時候,林熙兒終於把實情說了出來。

「風,你不能這麼做,我……我已經懷孕了……」林熙兒告訴他。

「熙兒,你說的是不是真的?」長風突然停下了自己的動作,這真有點突如其來。

「這種事,我怎麼可能騙你呢,千真萬確,你馬上就要做父親了。」林熙兒滿臉溫柔地告訴他。

長風驚喜得快要說不出話來,真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有了孩子,這可真是件喜事,大喜事!

「熙兒,你怎麼這麼壞呀你,這麼大的事,到現在才告訴我,要是我剛才不對你用強,你是不是打算娃兒生出來那天你再告訴我啊?」長風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這小娘子,隱藏得還真夠深的埃

林熙兒甜甜地笑了,說我也是最近幾天才確認的,之前只是覺得身體有些異常,沒太在意。

「既然現在你有孕在身,就安心在家裡養著吧,不用去做別的事了,我會向世尊說明情況的。」長風把她緊緊地摟在自己的懷裡,親吻著她的額頭,身旁的這個女子,值得自己用一生一世去呵護。

「好,聽你的1林熙兒乖乖地點了點頭。

睡覺吧!咱不鬧了。長風熄滅了瑩石燈,兩人相擁而眠。

古桃樹上,陸海川躺在自己的床上,卻是怎麼也睡不著。

見他輾轉反側,陸九問道:「怎麼,你有心事啊?」

陸海川轉過頭來,看著他,說沒有。

明明就有,是不是今天看大師兄成親,你心中有所觸動啊?不是我說你,你明明喜歡青離,卻又不跟她表白,你這樣耗著,只能是折磨你自己。陸九望了他一眼,語道。

又是這句,陸海川都快聽煩了,人人都叫自己向師妹表明心跡,可是師妹這個人,自己清楚得很,如果……

算了,沒有如果,陸海川叫九哥別說了。

喂,我印象中的你並不是這麼優柔寡斷的人啊?陸九戳了戳他,希望他能順著自己的心意,勇敢一次,這樣即便是失敗了,也無怨無悔。

可陸海川不這麼想,他不希望失去青離,現在的相處方式或許是最好的,如果師妹真對自己有意的話,她不可能察覺不到自己對她的不同。

現在,唯一的解釋就是,師妹根本不想愛上任何人,她喜歡自由自在,無所束縛,既然是這樣,自己又何必去給她安上一個牢牢的枷鎖呢?

好吧,也許你的想法是對的,這是你的事,我也不想多管。陸九雖然很希望他們倆能成一對,但這種事情,自己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

陸小弟就是因為之前對青離太好了,好到沒有任何界限,不求一絲回報,導致青離順理成章地以為,他對自己的關心就只是師兄妹之間的那種情義,而不是兒女情長的那種情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庶仙升職記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