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278:曹師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278:曹師姐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演武場上,阿寧清點了下人數,掌門真人和松果長老指派的弟子都在列,一個不少。pbtxt

好,我們這就出發。阿寧振臂一呼,帶著這群人下山去了。

司幽堂前,曹麗娟監督著大家練劍,自己卻不練。

她跟阿寧師妹比起來可是差遠了,阿寧每次監督大家的時候,自己也會以身作則,而曹麗娟,算了吧,不說她也罷。

對於這個兇猛蠻戾的師姐,她們是不敢有絲毫怨言的,只希望小師妹能夠早早歸山,有小師妹在,曹麗姐便不會如此放肆。

上午的演練結束,穿過月洞門,曹麗娟坐在院子里悠閑地磕著南瓜子。

忽然,秦燕走了過來,告訴了她一件事。

曹師姐,我聽說陸海川回來了……

還沒等秦燕把話說完,曹麗娟將手中的南瓜子悉數放下,一臉好奇地問道,他不是去長州了么,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聽說,他好像受傷了。秦燕想,這個消息,師姐應該會感興趣,畢竟她追了陸師弟這麼多年,雖不知是真情還是假意。

受傷了,傷哪了,嚴重不嚴重?曹麗娟搖著秦燕的身子,叫她把話說清楚點。

一切的一切,秦燕都只是聽說而已,實際情況,她又怎麼會知道呢。

二話不說,曹麗娟便要走,也沒人敢攔她。

師姐該不會是真喜歡上陸師弟了吧,我看她以前都是當成玩兒來著,但剛剛她的眼神,明明就是心疼。一旁,小夢撞了撞秦燕的胳膊,輕聲地說了句。

誰知道呢!她這麼奇怪的人,要真的對一個人動了心,怕也不是件好事,陸海川本來就嫌她嫌得跟什麼似的,她還拚命往跟前湊,這不是拿熱臉去貼冷屁股么。pbtxt

秦燕望著她遠去的背影,希望這不是個假消息,若是師姐沒有見到陸師弟的話,回來后,她一定會揍扁自己的。

古桃樹上,樹屋外,陸九看見有道劍光落在了青石坡,一個女子正沿石階往上行來,待到了月崖處,陸九才看清那個人是誰。

於是他趕緊進到屋裡,向陸海川說道,你猜,誰來了?

師父?陸海川一臉的欣喜,昨日師父已出關,一想到這裡,他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

不是,陸九搖了搖頭,向他說道。

不是師父,那會是誰,小師妹么?不可能啊,小師妹下山遊歷,沒有個幾年是不會回來的,那又會是誰呢?

難道是長風師兄,也不應該啊,大師兄和林師妹帶著小侄子去了東始山,前兒才動的身。

你可能想不到。陸九故意邁了個關子,這個人很可能給陸小弟帶來無限「驚喜」。

陸海川左猜右猜,幾乎把自己的好友都說了個遍,可陸九還是搖頭,說不對。

到底是誰嗎,九哥,你快說。陸海川不想再猜了,央求道。

陸九朝窗外望了望,那人已經在上樹了。

是曹麗娟,陸九還是說了,好叫陸小弟有個心理準備。

我靠,怎麼是她,她來做什麼,你快出去攔住她啊,就說我不在。陸海川叫他趕緊出去,千萬不要讓那個瘋婆娘進來。

看來,曹麗娟給陸小弟造成的陰影還真不小,沒辦法,誰讓自己和他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呢,自己不幫他誰幫他呀。

陸九邁步出去,將門掩好。

古桃樹上,曹麗娟看到他,鳥都不鳥他,徑直往樹屋走去。

這人也太沒禮貌了吧,不過,自己才不會像她一樣呢,陸九笑問道,曹姑娘,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呀?

放心,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陸師弟的。曹麗娟沒空理他,還在屋外就大聲叫喊起來,陸海川,你在哪,你給我出來。

她怎麼來得這麼快啊,害自己連躲都沒地兒躲,屋子裡,陸海川急得團團轉,他不想見到這個瘋女人,每次遇到他,自己都有種想死的衝動。

喂,陸小弟他不在,他還在長州,沒有回來呢,你可別再叫了。陸九說道。

不過,曹麗娟不相信,他們倆是一塊去長州的,既然他回來,陸師弟自然也是回來了的,這才沒多久,他們就回來了,秦燕說的應該沒錯,他肯定是受傷了,不然他不可能放著任務不做,半途跑回太華山。

陸師弟,我來看你了。曹麗娟的大嗓門,阿著樹屋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都說了陸小弟不在,你還不走嗎?陸九堅定自己的立常

想趕我走,沒門,陸師弟一定在的,他就是不想見我而已。

曹麗娟不顧陸九的阻攔,執意闖進了樹屋,進到屋子的時候,裡邊確實沒人。

我說了吧,陸小弟在長州,根本沒回來,現在你可以走了吧。陸九也朝裡面望了望,並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曹麗娟將屋子翻了個遍,沒有找到陸海川,這才作罷。

眼看著她沿桃枝階梯下去了,陸九四處找了找,輕聲叫道,陸小弟,她走了,你快出來吧。

兩手扳著木板,陸海川這才奮力爬到了平台上,若是她再不走,自己還不知道要在樹屋下面吊多久呢。

謝謝你啊,九哥!陸海川拍了拍陸九的肩膀,這回終於鬆了口氣。

沒事,咱們誰跟誰呀!陸九回道,只要小弟高興就好。

也許是察覺到了不對勁,曹麗娟走到半路,突然又跑了回來,將門一推,陸海川被她抓了個正著。

我靠,她怎麼沒走!這女人還真是狡猾!

當陸海川和陸九看到曹麗娟的時候,都傻了眼。

而門口,曹麗娟正得意地笑著,她就知道他會玩這招,想耍開我是嗎?沒門!

曹麗娟緩步走上前去,一上來,就摸著陸海川的胳膊和腿,問道,聽說師弟受傷了,傷哪了,給我看看,師姐好擔心你呀。

她這熱情地有點過火了吧,陸海川趕緊叫她住手。

沒沒沒,我好著呢,你聽誰說的啊,他們就不能盼著點我好么?陸海川嘻笑道,想要糊弄過去。

曹麗娟剛想從床沿坐下,陸海川趕緊給陸九使了個眼色,陸九會意,連忙幫了個凳子過來,說道,曹姑娘請坐。

他都這麼禮貌了,曹麗娟就算臉皮再厚,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於是,她在凳子上坐了下來。

你沒事就好,我就是想過來看看,你知道嗎,你每次外出執行任務,我都很擔心你,生怕你會出事。

不得不說,曹麗娟說起話來還是挺煽人的,但是,這招對陸海川一點作用都沒有,因為他完全不在乎,無論她說是真還是假。

哦,原來師姐這麼關心我呢,真是太謝謝你了,既然你現在看到我沒事了,就趕緊回去吧,你一個姑娘家,待在男弟子的房裡,若是讓外人知道了,恐有不妥。

陸海川委婉地叫她快走,她坐在這,整個屋子的氣氛都變了,怪無趣的。

那不正好,你順便把我娶回來,看他們還敢不敢說閑話。

曹麗娟笑道,哼,小樣,想趕我走,我偏不走,看你能把我怎麼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