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368:張掌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368:張掌事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不用多說,現在他們五個都是廢人一個,根本就沒有一絲力氣反抗。

鬥了這麼久,還渡了一次劫,巴蛇的肚子都快餓扁了,現在正好拿他們充充饑!

紅信吞吐,巨口翕張,粘液從它的嘴邊不斷地往下掉,眾人恨恨地望著它!

巴蛇再也等不及了,碩大的頭部靈活地伸了出去,急速在空中掃過,向他們吞去。

「不要礙…」眾人齊聲大叫,驚慌至極!他們害怕的並不是死,而是覺得自己太丟太華山的臉面了!作為天下三大正派之一的弟子,竟然這麼不堪一擊!

巴蛇才不會管他們想不想死呢,它要復仇,它要把他們都吃掉!讓他們在自己肚子里消化成渣!

風聲呼嘯,巴蛇昂首挺進,血口大張,朝他們吞去。

陳文嘉默默地看著它龐大的身軀如同一片黑雲般地向這邊移過來,極力地想要站起身,可是自己被太華流氛陣所傷,再也動彈不得。

「你放過他們,我願意代他們受過,無論你怎麼懲罰我都可以,但請你不要傷害他們1陳文嘉掙扎著說道,看著四位師兄師姐安靜地躺在那裡,沒有一絲生氣。

如果自己的死,可以阻止他們的厄運,陳文嘉在所不辭!

可是妖蛇卻笑了笑,巨大的身子盤旋在半空中,聲音顫潰骸熬湍悖懇桓黿死之人,也有資格和我談條件?不過你放心,我會讓你們五同門在我的肚子里團聚的1

話畢,蛇頭朝這邊伸來,正欲將陳文嘉一口吞下。陳文嘉知道自己再也沒有活命的機會了,最後看了一眼這個花花世界,下意識地閉上了雙眼,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也許自己早就應該死了,這樣就不會給爹娘和焰子帶來災難!

不知道,在另一個世界里,能不能夠與他們相見。

巴蛇血口大張,紅信吞吐,朝下一咬后,便迅速地合上。可就在它合上嘴的那一剎那,一陣慘叫聲也就隨之而來了。

它瘋了似地撞擊著樹木山石,呯、啪之聲,不絕於耳。

迷濛中,陳文嘉緩緩地睜開雙眼,夜空和山林,在眼前倒退和旋轉。

他的目光忽然觸及到一襲白衣,很是驚訝地叫道:「師兄1

張掌事神凝重地看著他,向他點了點頭,道:「先別說話1

張掌事暫且把陳文嘉放在草地上,陳文嘉就這麼靜靜地側躺著,看著師兄向那巴蛇身邊飛躍而去。

已然發狂的巴蛇正撞擊著地面的木石,陳文嘉這才看清楚,它的那張嘴被幾根巨木支著,巨木的兩端尖利無比,殘酷地豁開它的血肉,深深地嵌了進去,殷紅的血液順著巨木不停地流下來,隨著巴蛇瘋狂的甩動而在空中飛灑,漫天血雨如落花紛繁,被銀白的月光映照著,那樣凄那樣美!

巴蛇的嘴已經合不攏了,疼痛萬分,憤怒地吼道:「臭道士,我要讓你死得很難看1

話畢,巨尾掃來,帶著一股強勁的力量,所經之處,草木斷折,飛沙走石。

張掌事靈巧的一個飛身,很輕鬆地閃避開去,爾後招手而喚,陳文嘉看見自己背上的玄劍朝他飛去了,被師兄緊握在手中。

師兄一股作氣,凌空翻飛,雙手白芒大作,掄起玄劍,怒斬而下。一道弧形劍芒帶著開天劈地之勢向巴蛇斫斬而去。

弧形劍芒擊落在它的身上,將巴蛇重重地彈落在地,可是它很快又起來了,威風絲毫不減。

「臭道士,還有什麼招儘管使出來,老子才不怕你呢1巴蛇狂妄地笑道,那聲音如驚雷一般,將整個梓潼山都撼動起來了。

怎麼會這樣,連師兄都拿它沒辦法,難道它就真的無敵了么?陳文嘉看著張掌事,不過張掌事卻是一副很鎮定的樣子,與他平時給人的印象一樣。

師兄常說,要臨危而不亂,化被動為主動,看來現在他是在詮釋這一切。陳文嘉大有所悟,他相信師兄的能力,師兄只是比較內斂而已,一條小小的巴蛇又豈會是他的對手呢?

巨蛇身體盤動,不斷地收縮,頭高昂地伸向著天空里。風生水起,它身上的無數鱗片再一次鋪張開來,如同一把把堅盾堆疊在一起一般。

看來它又要使出飛鱗陣了,陳文嘉心中一凜,趕忙叫道:「師兄小心啊1

張掌事自有分寸,臨危不亂,目光依舊是嚴肅而帶著些慈祥。

「臭道士,你不好好在太華山好生呆著,過你神仙般逍遙的日子,跑到這裡來管什麼閑事。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那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1巴蛇狂語既出,身上鱗甲攢飛而出,向張掌事急射而去。

看著漫天飛鱗洶洶而至,張掌事一手豎抵胸前,指尖光彩繚繞,倏地綻放開來,如同蓮花瞬間開放一般,一個透明的氣囊將他緊緊地包裹在內。

那些接踵而來的鱗片紛紛撞在透明氣囊上,一一地反彈開去,竟沒有一片能夠突破的。

巴蛇不信,再一度策運起全身的力量,飛出的鱗甲速度越來越快,閃得人眼花繚亂,看都看不過來。

陳文嘉只看見師兄的臉上還是慈祥的笑容,就像多年以前,自己第一次在浩清殿時遇見到他一樣。

時間一晃就是這麼多年,那些畫面就像是昨天一樣,陳文嘉清楚得記得師兄對自己的恩情。

如今,他又一次救了自己的命,看來自己和師兄之間的緣分,還真是不淺啊!

飛鱗如雨,漫天灑落,可是卻始終未能突破張掌事的氣常

張掌事浩嘆一句:「你有千年修為,為何不繼續呆在深山修鍊,卻要出來害人?這樣豈非造孽么?」

「造孽?什麼是造孽?為何人就可以隨便殺害我的同類,而我卻不能為它們報仇?這個世界不是屬於人類的,他們沒有資格來獵殺禽獸,他們才是最大的惡人1巴蛇憤慨難當地說道。

一想到自己的爹娘和兄弟姐妹們被人類給殘害了,他們吃蛇肉,掏蛇膽,喝蛇酒,壞事做盡,為什麼自己就不可以讓他們受到應有的處罰呢?

本書起點女生網獨家首發,請移步起點支持正版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