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庶仙升職記>404:馬腹
小說:| 作者:| 類別:

404:馬腹

小說:庶仙升職記| 作者:雲在走| 類別:女生小說

他們就奇怪了,這裡怎麼會有人呢,二人並排地站地一塊兒,逆著獙獸後退的方向看去,卻看見一隻人面虎身的怪獸,而那啼聲正是從他的嘴裡發出來的。

又是一隻老虎,雖然它長著一張人的面孔,乍一看去,顯得很恐怖。可是陸子安絲毫不把它放在眼裡,手中逍遙劍策運而去,正要向前擊去。

這時,陳文嘉突然伸手把他拉住了,關切地說道:「子安,你別衝動,那是馬腹獸,它可不是一般的野獸,乃是上古時期留下來的異種,性情極為兇殘,可不好對付。」

就算它再兇殘也是一隻畜生,陸子安不相信自己敵不過它,嚷道:「師兄,你放手,我要殺了它。不然的話,它把兩隻邊荒獙獸給弄死了,那蝗災怎麼辦?」

獙獸生性怯懦,現在又遇上了強大的敵手,況且這迷霧森林樹木蔥鬱,根本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地方起飛。若是能夠飛離霧蒙山,它們就可以從危險中逃脫出來,可是現在的情況做不到。

看著滿身傷痕的邊荒獙獸,它們已不再像先前那樣擺著一副高姿態了。陸子安走近怪獸的身旁,一開始它們都很害怕,可察覺到陸子安並沒有惡意,才敢讓他靠近。

兩隻怪獸喑喑啞啞地叫著,那聲音很是凄楚,看著好可憐。陸子安杏眼圓睜,恨恨地看著不遠處的那隻馬腹異獸,手中的逍遙劍碧芒流轉,凜凜生威。

既然它和自己過不去,那自己也就不需要去顧及它。兩隻獙獸躲在他們二人的身後,陸子安側過頭去看了師兄一眼,二人會意,齊身飛出。

手中法劍緊持,一片絢爛的劍光奔騰而出。馬腹異獸一雙犀利的夜光眼泛著幽幽綠光,瞪著眾人,不怒而威,它的瞳孔隨光線的強弱變化而放大或縮小,既使是在迷霧中也能看得很清楚。

劍光齊飛而至,馬腹獸咆哮了一聲,一片融融的冷光,如月光一般爆射而出,將它的身子整個包圍在裡面,形成一個保護囊。

劍光重重地撞在保護囊上,反而被彈開了老遠,巨大的衝擊力將周圍的古木都給撼動了,樹葉紛紛紛揚揚地落了下來。

看來真的像師兄說的那樣,這馬腹獸可比獙獸要厲害得多,並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即便如此,他們二人也不會退縮,他們是太華山的弟子,是正派人物,斬妖除魔也是自己的一份責任。

二人退了回來,並排地站在一處,陸子安急忙問道:「師兄,那馬腹獸的弱點又在哪裡,知道了這個,我們才好和它較量,硬拼硬的話太耗費時間了,這樣只會讓我們陷入不利的境地。」

迷霧成了天然的保護屏障,馬腹獸在這裡生活慣了,再加上擁有一雙夜光眼,這裡於它而言,是天時地利都占荊而他們二人處在迷霧中,行動很是不便,又生怕從別的地方躥出來什麼更厲害的怪獸。

其實他們也不用太擔心,有馬腹獸在此,其它野獸早就跑得沒影了,哪裡還敢主動靠近。後面只有兩隻邊荒獙獸,都受了重傷,它們現在需要保護,不會向二人發起進攻。

怒吼一聲,馬腹後腿蹬了蹬地,從地面躍起,猛地撲了上來,那氣勢如同玉山崩塌,重重地壓了下來。

二人趕忙飛身躲避,陳文嘉顧及陸子安,重重地將他推了開去,而自己卻沒來得及閃開。

陸子安受到師兄的作用力,連飛帶推地摔在了地上,驚叫一聲。、待他回過頭來時,只見陳師兄被馬腹獸死死的按在地上,他拚命地掙扎著,可是馬腹獸的力量大得驚人,他沒有逃脫的機會。

馬腹獸四隻鋒利的爪子緊緊地抓住它,如同倒鉤一般深深地嵌入陳文嘉的皮肉,鮮血驀地涌了出來,而陳師兄卻是忍著劇痛,一句也沒有叫喚。

看到這樣的慘象,陸子安大叫道:「師兄1現在師兄身處險境,自己不能見死不救,他執起手中逍遙劍向馬腹獸飛去,兩隻邊荒獙獸也在一旁助陣。

劍光紛亂,如流星颯沓,俱向馬腹獸攻去,可是卻被那強力的保護囊給一一地擋了回來,氣浪倒卷,如風捲殘雲一般。他反而陷入了自己的陣勢之中,不過這樣的危險很容易化解。

自己得冷靜地想一想,有什麼辦法能夠破了那畜生的保護囊。陸子安退了回來,心下思忖著。

兩隻邊荒獙獸喑喑啞啞地叫著,它們比剛剛活躍多了,其中一隻跑到陸子安的面前,陸子安輕輕撫了撫獙獸的頭,此刻的它顯得很溫順。它好像要告訴自己什麼,可是自己完全聽不懂獸語。

獙獸突然轉過身,往馬腹獸的方向跑去,馬腹獸俯下身去,伸出濕漉漉的舌頭,舔了舔陸子安的臉,涎水滴在他的身上,令人一陣噁心。

陸子安顫抖了一下,可是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從它的魔爪中逃脫。不過,幸好它抓住的是自己,如果換作是陳師兄,情況肯定會更加嚴重的。

馬腹獸銳利的爪子劃破他的右臉,五道深深的印痕並排而列,淌著血。大師兄的樣子很痛楚,這個自不必說,陸子安的心裡很是難受,師兄是為了救自己,才被抓住的,自己一定要把師兄給救出來,不然自己會內疚一輩子的。

「你個畜生,趕緊把我師兄放了1陸子安憤怒的地喊道,眼睛里都要噴出火來了。

玄光攢動,逍遙劍錚然作響,他斜踏著巨木,向上橫飛,瞧準時機,忽然從空中落到馬腹獸的背上,馬腹獸雖然厲害,可是它也有缺憾之處,那就是只能在地上跑,而不能騰空。

若不是森中樹木參差茂密,獙獸根本無法起飛,也不會落到被它欺負的下常陸子安穩穩地落了下去,騎在它的脖子上,一手緊緊地拽住它頸上的鬃毛,將它勒得生疼。

馬腹獸項上作痛,怒吼一聲,仰起頭甩了一甩,可是陸子安抓得很牢,它根本就沒有辦法得逞。

本書起點女生網獨家首發,請移步起點支持正版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