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二章 熊孩子來踢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熊孩子來踢館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姓名:伊安

等級:1級

道力值:7

力量:5

速度:5

命:10

念:0

技能:熟練度

卡牌:無

這就是伊安在腦海中查看到的,自己的屬性,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弄懂了這個屬性的作用。

似乎是遊戲系統發生了一些異變,原本的遊戲中作為衡量強弱的標準是戰鬥力,但是現在卻變成了道力值,和海賊王世界中的計量標準一模一樣,按照伊安的記憶,道力值達到10的話,就是一個普通海軍士兵的標準了,而他現在卻只有7,貌似比戰五渣稍好一點,估計是常年練習劍道的原因吧。

而命值,應該就是自己能承受的傷害有多少,這個不用多說,一旦歸零的話,就死翹翹了,而最後的念這一項,就比較有意思了。

以前看海賊漫畫的時候,他就一直在想,類似雷神艾尼路這類人物,他們的的能力是怎麼展現的?或者說是以什麼為根本來施展的?

艾尼路的招數:萬雷,還有雷龍,十億伏特雷神,那種超自然現象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惡魔果實就能概括的,而當現在伊安看到念能值的時候,才有些恍然。

那應該是一種念能力的具現化,惡魔果實賦予人的,只是某方面的念能力,而這種念能力是可以隨著人的鍛煉變得越來越強的,包括後面的霸氣也是如此,也應該屬於念的一種運用,所以才會有一種說法,那就是惡魔果實不分強弱,區別只是鍛煉而已,而一些沒有吃過惡魔果實的人,比如鷹眼,紅髮,同樣也能靠著霸氣,牛到逆天,這些無非都是他們的念能力強大而已。

現在伊安有念能值,可數值卻是零,這意味他的念能力是處於還未開啟的狀態,而對於如何獲得念能值,他一直毫無頭緒。

他現在唯一的技能,就是基礎劍術了,目前他還不知道這基礎劍術有什麼用,只能按部就班地練習著,所以哪怕三個月時間了,他的熟練度也只有兩萬多點,而看那熟練度數值,恐怕要到10萬點后,才能看到變化。

至於卡牌,就更是讓伊安覺得無語了,他能夠在系統內找到卡牌商店,但是卻悲劇地發現,他根本無法抽取卡牌!

因為要錢!要很多的錢!抽取卡牌需要用500鑽石,但是充值10萬貝利,才能換到500鑽石,這比例竟然高達200:1!伊安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離譜的充值。

天可憐見,他現在的零花錢是每個月耕四郎師父給的500貝利而已,這小村子里沒什麼花銷,除去時常買報紙之類的,他能存的都盡量存下來了,可是距離10萬貝利還是遙遙無期。

這種死要錢的方式,倒是和當初這遊戲一貫相承,具體來說就是,沒錢雖然也能玩,但是想要玩得好,你就一定得是土豪的那種,典型的沒錢玩你麻痹,典型的坑錢遊戲!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那麼說不好何年何月伊安才能攢夠錢抽一次卡牌,不過還好的是,玩過這類卡牌遊戲的人都知道,可以通過攢時間來抽卡牌!

在商店中,抽卡選項那裡有一個倒計時,只是以往的48小時倒計時時間,到了現在卻變成了100天!

當時看到這個倒計時的時候,伊安差點就崩潰了,尼瑪,這是逼著我充錢還是怎麼的!?

有了系統是好事,但是暫時用不上那就鬱悶了,所以這段時間以來,伊安一直都是渾渾噩噩地過著的,還好的是,時間也還算好混,轉眼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距離第一次抽卡的時間也越來越近,這讓伊安也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那不管怎樣,他都想去四處領略一下這個奇異的世界,而為了要走出這個小小的霜月村,他就必須要變強才行,在這個世界,只有強者才有舞台。

揮劍練習,足足有五百次,當隨著耕四郎師父的口令揮完了之後,伊安已經有些氣喘吁吁了,他一直都很認真地做練習,每次下劈都是卯足了力氣斬出去的,所以體力自然消耗得也很快,這身體畢竟還只是一個十歲的少年而已。

五百次的揮劍練習,帶來的是五百點的基礎劍術熟練度,伊安正在腦子裡查看著熟練度進展的時候,突然聽到耕四郎出聲道:「下面是對戰練習,伊安,古伊娜!你們倆先來!」

伊安一聽,頓時頭皮發麻,怎麼又來了?

他自然不知道耕四郎的想法,這三個月以來,耕四郎發現伊安的練習變得比以往更認真了,所以想要檢驗一下,看伊安有多少進步。

檢驗的方法,自然是對戰,可問題是古伊娜比伊安強很多,伊安每次和她對戰的時候,都被打得滿頭包,當哥哥的被妹妹這樣毆打,伊安覺得很沒面子好不好?

和古伊娜一樣,伊安平時也很乾凈整潔,和道場中那些流鼻涕的髒兮兮的小屁孩不一樣,所以古伊娜很樂意和伊安一起玩耍,但是玩耍歸玩耍,一旦成為對手進行對戰,古伊娜可是不會放水的,她雖然是女孩子,但是性格比一些男孩子更要強一些,每次對戰,她都是來真的。

硬著頭皮站出來,伊安雙手持著竹劍,劍尖斜斜向上,和古伊娜的竹劍交叉在一起,嚴陣以待。

等到耕四郎喊了一身開始后,古伊娜立刻一聲大喊,雙手持劍收回去,高舉過頂,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伊安劈來!

伊安橫劍一擋,結果卻被竹劍上巨大的力量,震得雙手一抖,還沒等他將竹劍抵回去,古伊娜的下一擊又來了!

古伊娜的劍道天賦,是道場中公認的第一,她的劍使用得收放自如,速度又快,每次都能找到伊安的空擋對他進行攻擊,短短半分鐘的時間,兩人已經交手數十次了,每次都是伊安賣力抵擋,根本沒法做出反擊。

「哈啊!」古伊娜越戰越勇,突然一個直刺,直接戳中了伊安的手腕,然後竹劍猛地上挑,將伊安手中的劍擊飛了。

媽蛋,又輸了!伊安有些泄氣。

不過,古伊娜卻開心地對伊安道:「伊安大哥,你最近的進步很明顯呢!比以前強了好多!」

「你就安慰我吧……」伊安翻了個白眼,揉了揉手腕,那裡被古伊娜擊中,現在還很疼呢。

「古伊娜說得沒錯!」耕四郎師父還是一臉無害的笑容,開口道:「伊安你的確變強了很多。」

耕四郎這麼一說,道場中其他的孩子頓時眼含崇拜地看著伊安,在他們看來,能和古伊娜打那麼久,的確已經很厲害了,要是換做他們,可能幾下就被擊敗了。

伊安看到這幫小屁孩崇拜的眼神,只覺得好心塞,這樣的崇拜,他情願不要啊。

就在這個時候,道場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囂張的聲音。

「有人嗎?我是來踢館的!厲害的傢伙快出來,和我一決勝負吧!」

伊安心中一動,朝著門口望去,只見一個嘴裡叼著一片樹葉,雙手抱胸的小孩子,正站在道場門口,陽光從他背後照過來,讓人一眼看清楚了他那亂糟糟的綠色頭髮,還有那桀驁的上挑的眉毛。

他就那麼站在那裡,一副囂張得不可一世的臭屁模樣。

綠藻頭,羅羅諾亞·索隆!

看到這臭屁小鬼的第一眼,伊安就將他給認出來了,只覺得腦子裡一陣恍惚,雖然在得知這個村子叫做霜月村,自己的師父叫耕四郎,自己的師妹叫古伊娜的時候,伊安就已經有心理準備的了,但是當看到索隆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伊安還是覺得一陣不真實……

很奇怪地,伊安看到索隆的那一刻,並沒有聯想到後世那位霸氣四溢酷得沒邊的索大,而是……而是心中狂跳地朝著古伊娜看去!

索隆的出現,意味著不久之後,古伊娜就要死了……

自己這位師妹,她就要死了嗎?伊安心亂如麻,雖然他剛剛才被古伊娜擊敗,差點再次上演被毆打的慘劇,但是摸著心口問,他真的能眼睜睜地看著古伊娜死在自己眼前嗎?

這不是一個漫畫人物,而是活生生在自己眼前的人啊!

對於整個耕四郎道場的孩子們來說,古伊娜就是他們的女神,包括伊安也是如此,古伊娜的男子氣,但是這正是她獨特的美麗之處,雖然和任何人交手的時候,她都毫不留情,但是隨後又會關心愛護每一個受傷的人,替他們上藥並安慰他們,如同一個溫柔的姐姐一般。

三個月的時間相處下來,伊安已經對自己這個妹妹說不出的喜愛了,所以一時間,他望向索隆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雖然古伊娜的死,和索隆沒有任何的關係,她是出意外死去的,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索隆的出現,意味著古伊娜的死亡臨近了。

這讓伊安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索隆。

伊安複雜的心情,沒人知曉,在聽到索隆囂張的踢館宣言后,耕四郎師父卻發出了一陣爽朗的笑聲,起身走到門口,微笑著望著索隆道:「竟然是來踢館的?最近很少見呢!」

「哼!」索隆抱起雙手,得意地道:「別以為我是小孩就小看我哦,我在隔壁村子可是無人能敵的!」

「那好吧,就接受你的挑戰吧!」耕四郎師父笑著道。

「如果我贏了,就拿走你們道場的招牌!」索隆道。

耕四郎笑眯眯地問他:「如果輸了呢?」

「輸?如果輸了的話,那個……就加入你門下!」

聽到索隆的回答,耕四郎又哈哈地笑了起來:「就這麼說定了,那麼……伊安!」

聽到耕四郎師父叫自己的名字,伊安頓時回過神來,但是隨後立馬又陷入了驚訝之中。

「不,不對吧!?不是應該叫古伊娜和他打嗎?怎麼變成叫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