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章 不和笨蛋打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不和笨蛋打架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開什麼玩笑,叫我和索隆當對手?

伊安只覺得無數草泥馬從心中狂奔而過,這劇情不對好不好!

雖然伊安知道,現在的索隆根本就是什麼劍術都不會,所謂的戰鬥,根本就只是小孩子打架一般,亂來一氣的打法而已,自己出手的話,憑著基礎劍術估計也能狠揍這貨一頓,但是問題不是這麼算的啊!

假如由自己出手,那索隆和古伊娜之間的羈絆還怎麼出現?沒有古伊娜,索隆還怎麼不服輸地變強下去?

輸給一個男孩子,和輸給一個女孩子,兩者之間的差別是完全不同的!

覺得這時候不是自己出場的時候,所以伊安很是乾脆地搖了搖頭,道:「我不和他打!」

耕四郎奇怪地看了伊安一眼,不明白他在想什麼,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既然伊安拒絕了,那麼叫古伊娜也是一樣的。

古伊娜很聽話,聽到耕四郎的聲音后,就站了出來,道:「是,父親大人!」

結果索隆一看到古伊娜,頓時炸毛了,沖著耕四郎叫道:「什麼啊!不是你來當我的對手嗎?」

耕四郎笑著道:「古伊娜雖然是女孩子,不過在道場中可是比大人還要厲害哦!」

索隆鬱悶地看了古伊娜半晌,最後只好道:「知道了,來吧!」

「那麼,請到裡面來吧!」耕四郎說完,轉身走了進去,索隆和古伊娜兩人,跟在耕四郎的後面進了道場。

因為聽說索隆是來踢館的,所以身為耕四郎的弟子,伊安和一眾師弟們,已經在道場中盤腿坐好,除了伊安之外,其他人看著索隆的眼神,既有好奇,也有不忿。

沒辦法,此時的索隆實在太臭屁了,而耕四郎師父竟然還當真的一樣,允許了他的踢館要求,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道場的角落裡,放著裝竹劍的桶子,耕四郎指著桶子對索隆道:「選一把武器吧,用哪一把都可以!」

「真的嗎?」索隆將嘴裡叼著的樹葉呸地一吐,走過去嘩啦一聲,抱出了一大把竹劍。

然後,這傢伙左手拿著三把,右手拿著三把,嘴裡還叼著三把,算是做好了準備,搞得道場眾人們目瞪口呆地望著他。

跟著耕四郎來到了神壇面前,向神壇行禮的時候,一低頭,索隆嘴裡的一把竹劍啪嗒一聲掉了下來,和古伊娜相互行禮的時候,啪嗒一聲,又掉下一把來。

偏偏這傢伙的表情還一本正經的……

「搞什麼?這傢伙跟笨蛋一樣!」道場中的小師弟們看傻子一樣地看著他。

伊安也看得一陣無語,感情綠藻頭的笨蛋這個稱號,從小就有的啊……

行禮完畢后,索隆和古伊娜的決鬥也開始了,但是毫無懸念的,索隆很快就敗了,古伊娜的第一次劈砍,直接打得索隆只能用兩把竹劍抵擋,隨後勢大力沉的第二記劈砍,完全將索隆手裡的竹劍全都震落了。

「可……可惡!」索隆看著古伊娜冷靜的臉龐,不甘服輸地地上爬起來,撿起跌落的兩把竹劍,擺出架勢面對著古伊娜。

「嗯?」看到這一幕的耕四郎有些意外,他沒想到索隆竟然這麼有韌性,面對和古伊娜巨大的實力差距,竟然還有戰鬥的勇氣。

古伊娜也有些意外,因為索隆現在擺出的架勢,竟然是標準的二刀流架勢,於是她出聲問道:「你,學過二刀流的劍術嗎?」

「才不是呢!」索隆惡狠狠地道:「今天是我第一次拿竹劍!」

「第一次嗎?」耕四郎師父還是一臉的微笑,重複了一句。

伊安知道耕四郎師父在想什麼,第一次拿竹劍,竟然就能無師自通地擺出二刀流劍術的起手姿勢,索隆的綠藻頭的笨蛋,在劍術上的天賦,恐怕和古伊娜不相上下呢……

而此時的索隆,並不知道耕四郎和伊安的想法,他正緊緊地盯著古伊娜。

「可惡,我可是很強的,今後還要變得更強!怎麼……怎麼可能在這裡輸給一個女人啊!」

抱著不服氣的想法,索隆呀的大喊了一聲,噌噌噌地朝著古伊娜沖了過去,然後……

然後被古伊娜狠狠地一劍劈在了臉上!

「好……好疼的樣子……」道場的弟子們,看到這一幕後忍不住一個哆嗦:「他幹嘛不躲啊?」

吧嗒!索隆倒下了,震得地面都抖了兩下。

伊安看得一陣捂臉,這笨蛋像個野豬一樣,橫衝直撞的,以為能靠著蠻力打贏古伊娜嗎?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不輸才怪了呢。

「1分!到此為止!」

耕四郎師父出聲,結束了這場比試,而索隆這綠藻頭的笨蛋,此時已經聽不見了,他躺在地上,側面露出的臉上一道紅紅的痕,古伊娜將竹劍插在他面前,道:「明明是個外行,想耍二刀流,你還早10年呢!」

索隆悠悠地醒轉過來,聽到這句話,忍不住一把握住古伊娜的竹劍,依舊是不服氣的樣子。

古伊娜皺著眉頭道:「怎麼,你還想再比一場嗎?」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索隆這傢伙也光棍,道:「可惡,輸了就是輸了!」

耕四郎師父微笑著贊了一句:「很乾脆,不錯!」

「那麼,我就加入你門下好了!有意見嗎?」索隆坐起身來,抱著雙手問耕四郎。

「沒有!」耕四郎搖搖頭,算是認下了他這個弟子。

古伊娜也不理他,轉身就想走,結果卻在這個時候,索隆突然開口道:「我會拚命練習,然後一定會戰勝你的!你給我記住了!」

說這話的時候,綠藻頭笨蛋的鼻子上還流著鼻血呢……

「不會有那麼一天的!」古伊娜冷著臉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

「伊安,你帶他下去,治治傷勢!」耕四郎道。

伊安點了點頭,起身走到索隆身邊,道:「跟我來吧!」

索隆估計是鼻子疼得厲害,所以也沒有犯脾氣,乖乖地跟著伊安離開。

來到了後面的廂房中,伊安找出了藥品,替索隆擦乾淨了鼻血,然後拿出棉花塞住他的鼻孔。

「那個女人是誰?」索隆開口問伊安道。

「她是古伊娜,耕四郎師父的女兒!」伊安回答道:「我的師妹,你今後的師姐!」

「哼!我才不會叫他師姐呢!」索隆抱著雙手氣哼哼地道:「我遲早要打敗她的!」

鼻子里塞著兩團棉花的他,說這話的時候,看起來呆萌呆萌的……

伊安笑了笑,沒說話,只是專心地替索隆擦著藥水,其實他也不知道該和索隆說些什麼。

然而,他不想和索隆說話,卻不代表索隆不和他說話,這綠藻頭的笨蛋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突然對伊安道:「喂,還有你!之前你為什麼不和我打?」

伊安想了好久,才一本正經地對他道:「因為我不和笨蛋動手!」

「你說什麼!?」索隆立馬就炸毛了:「你說誰是笨蛋?」

「你啊!」伊安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是迷路到這裡的吧?」

索隆頓時震驚了:「你……你怎麼知道的?」

伊安嘆了口氣,我怎麼知道?我當然知道了,索大你給人的最大印象,是路痴好不好?路痴的名頭,比你的劍術更有名氣啊……

伊安敢拍著胸口打包票,這傢伙來道場踢館挑戰,絕對是臨時起意的,估計是迷路到了這裡,然後看到有個道場,於是便想著進來挑戰,隨性得一塌糊塗。

上好了葯,伊安拍拍索隆的頭,道:「你好好休息吧!」

「可……可惡!你明明也沒比我大多少,為什麼要用這種對小孩子的方式?」索隆又炸毛了。

對於我來說,你現在就是小孩子啊!伊安這樣想著,扭頭出了房間。

索隆看著他的背影,只覺得這個叫伊安的人好神秘,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迷路的事情?自己明明從來沒見過他啊?

就這樣,索隆便在道場中住下來了,正式成為了耕四郎的弟子。

第二天一大清早,伊安天不亮就爬起來了,來到道場外面,開始進行揮劍練習。

說實在話,以往他雖然練劍也很認真,但是卻都只是在集體練習的時候進行的,從來都沒有獨自加練過,然而昨天看到索隆和古伊娜的對戰失敗后,依然不服氣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給了伊安很大的觸動。

一個人能夠成為強者,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對比索隆,伊安發現自己缺少了一種信念!

他昨天睡覺的時候,想了整整一晚上,終於意識到自己哪怕沒有天賦,也有系統可以彌補,但是假如沒有信念和毅力的話,那自己恐怕無論如何都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的。

索隆的出現,激起了伊安的好勝心,他覺得自己不能讓一個剛接觸劍術的孩子給比下去。

所以破天荒地,伊安開始了早練!

今天早上的目標,揮劍一千次!

伊安手中握著木刀,開始有韻律地揮動起來。

他今天每一次的揮動,都很慢,和在道場中的練習完全不同。

所謂的揮劍,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按照耕四郎師父所說的,真正的揮劍可不只是做樣子,而是在每一次揮動當中,都將自己的精氣神集中在揮劍上,仔細去體會每一次揮劍的節奏,出劍的力道,要讓這種揮劍,變成肌肉的一種記憶,變成如同本能一般的存在!

整整用了一個小時,伊安卻連五百次揮劍數量都還沒有達到,此刻他已經是汗如雨下,肌肉開始顫抖,雙臂如同灌了鉛一樣的沉重。

心面一直有個聲音,在告訴他,堅持不住了,要不就到這裡停下吧!

然而,一想起索隆那張臉龐,伊安就再次振作起了精神,強忍著酸痛,繼續揮劍。

堅持!再多堅持一下,你能做到的!!

此刻全身心都集中在揮劍當中的伊安,並沒有留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他腦海中一直不停響起的系統提示聲。

「你全神貫注地進行揮劍練習,基礎劍術熟練度+5!」

「你全神貫注地進行揮劍練習,基礎劍術熟練度+5!」

「你全神貫注地進行揮劍練習,基礎劍術熟練度+5!」

「你全神貫注地進行揮劍練習,基礎劍術熟練度+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