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十章 別對小孩子用摸頭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別對小孩子用摸頭殺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會用霸氣不算什麼,伊娃科夫見過很多會用霸氣的人,他驚訝的是伊安的年齡!

霸氣是所有人類那痹諏α浚如同本能一樣存在著,但是大部份的人都不能意識到這種力量,或是終其一生也無法發揮出來,在正常的情況下,人只有在經過了艱苦的鍛煉和磨礪,才有可能掌握這種力量的運用方式,所以一般能夠使用霸氣的人,都是在成年以後。

然而,伊娃科夫在今天卻看到了一個例外,這個例外就是伊安,看他的身高,最多就是一十二歲的樣子,可能更少,但是這麼小的一個孩子,身上竟然爆發出了霸氣的波動。

所以此刻的他,看伊安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天才……不,看怪物一樣。

而伊安蹲坐在地上,抱著頭好一陣后,才感覺到頭疼稍微減輕了一些,還沒等他詢問系統到底是怎麼回事,卻突然聽到系統傳來一連串的提示。

「你擊敗了高於你實力的對手,獲得經驗值500點。」

「你獲得了成就獎勵:第一次使用念技能戰鬥!」

「你獲得了基礎念修行技能,當前熟練度:0!」

什麼情況?伊安強忍著頭疼,在自己的腦海里查看起來。

經驗值突然猛漲了一大截,這個倒是好理解,實際上一開始的時候,伊安就有些小心思,之所以會選擇一個革命軍戰士來當對手,他除了想要檢驗一下一閃技能以外,也是想著看看能不能擊敗對方獲取經驗值,在他看來,自己一個小孩子,對方肯定是會手下留情的,這自然就給了自己贏的機會。

說白了,那革命軍戰士其實是被伊安坑了一把。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擊敗比自己實力高的對手,竟然可以得到那麼多的經驗,現在伊安的經驗值已經上漲到750點了,很快就能夠升級,到時候會再一次迎來屬性上的提升。

而使用了一閃技能后,伊安還得到了一個成就獎勵,打開成就界面一看,發現給的獎勵竟然是5本經驗之書!

這經驗之書不是給伊安使用的,而是用於提升卡牌等級的。

除了這個成就獎勵以外,伊安還看到了成就界面中的其他獎勵,諸如「擊敗10個對手」「擊敗100個對手」或者是「道力值達到50點」「道力值達到100點」之類的,這些成就給出的獎勵也不太相同,普通的是經驗之書,高一點的,有進階石和鑽石獎勵,其中鑽石獎勵的成就是最少的,伊安也見怪不怪了,他很清楚這遊戲系統的摳門,這種少量的鑽石獎勵,其實真實目的是為了吸引你充值的……

最讓伊安意外的,就是剛獲得的基礎念修行技能了,當初看到自己的基礎劍術技能的時候,伊安就在想,這類基礎技能,是否還有其他種類的,沒想到現在真的出現了。

看到這技能的說明之後,伊安頓時明白了,原來這技能是用於回復自身念力值的!也是啊,從卡牌上得來的技能,幾乎都要靠念能值才能發動,而自己的念能值就只有那麼點,用完了怎麼辦?現在有了這基礎念修行技能,自己哪怕用光了念能值,只要休息一段時間就可以慢慢回復過來了。

只是不知道這技能的熟練度要如何增長?難不成是不斷地消耗自身的念能值來提升的?嗯……很有可能是這樣啊,沒見這技能的熟練度比劍術技能低太多了嗎?

伊安的劍術技能提升到初級劍術之後,想要提升到中級劍術所需要的熟練度,竟然變成了一百萬之多!當初看到的時候,連他自己都倒抽了一口冷氣,這數值和現在的念修行技能一對比,感覺真是碉堡了。

或許正是因為有了這技能的緩慢回復效果,伊安的頭疼才有所減輕的,正當他這麼想著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面前好像有人,抬頭一看,印入眼帘的就是伊娃科夫那張打臉。

近距離看,這張臉更嚇人,伊安驚得蹬蹬地往後縮了兩步,問道:「你幹嘛?」

「嘻哈!boy!」伊娃科夫的心情似乎很開心,原地又是一個轉圈,對伊安道:「真是讓人驚奇,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伊安!」

「伊安小糖果!」伊娃科夫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需要我給你治療一下嗎?」

「不用了,我好些了!」伊安趕緊擺手道。

伊娃科夫的好意,伊安可不敢接受,眼前這位吃了荷爾蒙果實的傢伙,自己連他到底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現在的形象雖然是男的,但是隨時可以化身為女性,面對這種能自由操控荷爾蒙的人,伊安堅決不打算讓他碰自己的身體,鬼知道他給自己治療的時候,用的治癒荷爾蒙還是性別荷爾蒙?

「好吧!」伊娃科夫點點頭道:「也不用太擔心,你的頭疼應該是覺醒霸氣的後遺症而已,沒有大礙的,對了,你知道什麼是霸氣嗎?」

假如這話是霜月村中任何一個熟悉他的人來問的話,伊安肯定會裝天真說不知道,但是問這話的是伊娃科夫,那伊安倒是不需要隱瞞什麼,直接點了點頭道:「知道!」

他明白,伊娃科夫可能是把自己的念能力當成霸氣了,所以才會這麼問的。

不過伊安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這段時間以來,伊安一直都在揣摩著自己的念能力,在他的判斷中,念能力恐怕和真正的霸氣還是有一些區別的,雖然實質可能差不多,但是表現形式卻不一定相同,念能力纏繞在劍身上,可以模擬出武裝色霸氣的效果,但是諸如霸王色霸氣之類的,念能力就不一定能模擬出來。

他估計原本是想給伊安長篇大論地說一下霸氣的,結果卻被伊安一句話給憋了回去,伊安發現他渾身顫抖,一副憋得很辛苦的表情。

最後伊娃科夫還是道:「知道?啊,果然了不起,那麼我就不需要給你解釋了,你這幾天注意多休息就好了!」

「你是誰?」雖然早就知道了伊娃科夫的名字,伊安還是裝模作樣地問了一下。

「嘻哈!我是安布里奧·伊娃科夫!」伊娃科夫轉了個圈,道:「你可以叫我伊娃或者伊萬都可以,名字或者叫法那種小問題,根本不重要,就算叫我『大便』也沒關係……」

然後猛然間,伊娃科夫生氣地叫道:「我不要被叫大便!!!」

伊安無語地看著他,我啥都沒叫啊……

這個時候,其他幾個革命軍戰士也圍了過來,一臉驚奇地看著伊安,他們估計也是知道霸氣的,但是卻沒能開發出來,對於伊安這麼小就能使用霸氣感到十分的震驚,同時估計是覺得自己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所以他們對著伊安讚歎有聲。

對於讚揚的話,誰都喜歡聽,伊安也不例外,但問題是這幫傢伙一邊說著:「小鬼,真厲害!」還一邊試圖摸他的頭,這就不能忍了!

正當伊安想要發作的時候,剛才和他交手的那名革命軍戰士走了過來,看他疼得呲牙咧嘴的模樣,伊安還是覺得不過意的,於是問他道:「你沒事吧?」

那革命軍戰士本來覺得自己挺虧的,和一個小孩子打也就算了,關鍵是還打輸了,然而聽伊安這麼一問,出於大人的自尊心,這革命軍戰士努力對伊安露出了一個笑臉,潔白的牙齒反了一下光,然後,他竟然也跟著摸了一下伊安的頭。

「這下可以帶我們勸桑俊蹦歉錈軍戰士問道。

槽又摸我頭!

伊安眨巴眨巴眼,很是乖巧地點了點頭,轉身就走,眾人趕緊跟上。

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伊安的帶領下,他們好長時間都沒有到達道場。

「奇怪,我怎麼覺得剛才我們好像路過這裡?」一個革命軍戰士撓著頭疑惑地道。

「怎麼可能,你一定是記錯了!」伊安頭也不回地道。

眾人只能繼續跟著他走,卻不知道他們完全被伊安給帶著,已經繞了整個村子一圈了……

這是一個來自對摸頭殺有怨念的男人的小小報復……

其實這已經是伊安良心發現了,原本他是打算繞十幾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