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十二章 多拉格和受重傷的薩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多拉格和受重傷的薩波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伊安不知道大熊是怎麼想的,為什麼會把他的帽子給了自己,但是這個沉默的男人一直是伊安看不透的,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大熊走出去了,伊安將頭上的熊耳帽拿了下來,看著手裡萌萌的熊耳帽,伊安只覺得一口槽卡在喉嚨里,不知道該怎麼吐出來。

見了鬼了,這個世界的人都那麼喜歡送帽子嗎?

不知道自己戴著這帽子是什麼樣子,伊安想象了一下,突然覺得囧死了。

但是他也知道,大熊對自己可能是比較善意的,如果說送電話蟲是為了答謝道場送的糧食的話,那麼這頂帽子應該就是他私人的謝禮。

不得已,伊安只好把熊耳帽帶上。

回到道場的時候,伊安聽到了裡面傳來的笑聲,這讓他很是驚奇,實在無法想象,耕四郎師父這樣比較傳統的人,竟然可以和伊娃科夫挺談得來。

走了進去,伊安對耕四郎道:「師父,弄好了!」

「那麼,我們也要離開了!」伊娃科夫從地上站起,重新戴上兜帽,遮住了他紫色的爆炸頭。

大熊和其他革命軍戰士也是如此,重新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的。

耕四郎正詫異地看著伊安頭上的帽子呢,聽到伊娃科夫他們的話后,這才回過神來問道:「不再留一會兒嗎?」

「不了,在村子里呆久了不好!」伊娃科夫道:「我們會去海邊等船到來。」

耕四郎點了點頭,對伊安道:「伊安,你送送他們!」

「好的!」其實不用耕四郎說,伊安也決定這樣做的,伊娃科夫他們說的去海邊等船,那肯定是等多拉格了,伊安想跟去看看。

伊安領頭走出了道場中,伊娃科夫和大熊隨後,而那些個革命軍戰士,則是比較恭敬地對著耕四郎鞠躬后才走出來的。

「……」看著眾人離開后,變得空蕩蕩的道場,耕四郎跪坐著,一言不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路上,包括伊娃在內,所有的革命軍戰士都有些驚奇地看著伊安頭上萌萌的熊耳帽。

他們自然知道,那是大熊的帽子,他們驚奇的是,大熊竟然會自己的帽子送給別人。

不過看著此時沒戴帽子一頭波浪卷的大熊,就連伊娃科夫都沒有詢問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只是一個勁地盯著伊安看。

感受著背後火辣辣的視線,伊安只覺得渾身發癢,所以這一次出來,倒是沒有帶他們繞圈子了,徑直就朝著海邊走去,沒一會兒就出了村子。

那個和伊安交手的革命軍戰士撓著頭奇怪地道:「咦!來的時候好像沒那麼快啊!」

伊安一本正經地回頭望著他道:「你的錯覺!」

「是嗎?」那革命軍戰士也有些不自信了。

「嗯!」伊安很肯定地點了點頭:「你估計是餓了!所以產生錯覺了。」

伊娃科夫看到這一幕,嘻哈地笑了一聲,道:「好有性格的boy!」

伊安聳聳肩,他就知道繞路的事情瞞不過伊娃科夫和大熊的,不過誰讓他現在是小孩子的模樣呢,小孩子的惡作劇會被原諒的,不是嗎?

霜月村其實不算大,村子里的人口也不算多,伊安帶著眾人來到海邊的時候,能夠看到海灘上栓著幾艘小小的漁船,那是村子里出海捕魚的漁夫們留下的,此時已經是下午時分了,這些漁夫早就收工回去了,所以海灘上顯得靜悄悄的,伊娃科夫他們這一群人來到這裡,倒也不怕被人看到。

按照時間線來說,這個時候的革命軍,還處於積蓄力量的階段,所以行事很低調的,對他們來說,能盡量不被人看到,就是最好的。

伊安陪著他們,在海灘邊一直等待著,伊娃科夫本來想勸他先回去的,但是伊安卻搖搖頭,無奈,眾人只好放任他了。

一直等到天黑,都不見有船來,不過還好,大熊帶著幾個革命軍戰士,找到了被他彈飛過來的糧食,一行人就在海灘邊燒了一鍋飯,然後在岸邊捉了幾條魚,生活烤熟了,就這麼吃了一頓,伊安也沒有客氣,跟著他們蹭飯。

天上的月亮已經升起,伊安都開始打哈欠了,卻突然聽到上方一個站在高處守望的革命軍戰士喊了一聲:「來了!」

伊安趕緊爬起來,朝著遠處望去,只見在夜色下,海面上一個黑影朝著這個方向駛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黑影越來越龐大,直到來到近處之後,接著月色,伊安才看清了這艘船的輪廓。

那是一艘巨大的三桅帆船,然而船首處是一個龍頭,蜿蜒往下,龍身恰好作為龍骨支撐了整條船,然後在船尾處露出一條龍尾,讓這船看起來就好像是被一條龍托著的一般。

這是多拉格的船無疑。

一個革命軍戰士,已經提著一盞燈給船打出了信號,多拉格的船緩緩地降低了速度,朝著岸邊靠了過來。

「伊娃,我可以上去看看嗎?」伊安拉了拉伊娃科夫的斗篷,裝天真道:「我還沒見過這麼大的船呢!」

伊娃科夫對於伊安的要求並沒有意外,其實看到伊安一直跟他們在這裡等著的時候,伊娃科夫就在猜想,伊安怕是想看看他們的船,於是道:「嘻哈!伊安小糖果!上去看看到是可以,但是先說好,我可不能帶你走啊!所以看完之後,你就得下船回去了,行嗎?」

「沒問題!」伊安點了點頭。

等到龍船停穩之後,一塊舢板從船身左側放了下來,伊娃科夫和大熊沿著舢板開始上船,伊安也緊緊地跟在後面,而剩下的革命軍戰士,則開始招呼船上來點人手搬運糧食。

一上了船后,伊娃科夫就嚷嚷道:「動作太慢啦多拉格!到底要我們等到什麼時候啊!」

伊安跟在伊娃科夫身後,借著他高大的身軀探出頭來,看向前方,只見在甲板上,一個穿著同樣綠色斗篷的身影,正緩緩地轉過身來。

月色下,多拉格依然帶著兜帽,讓伊安無法看清楚他臉。

「抱歉!」多拉格開口了,聲音聽起來很低沉:「有點事情耽擱了,為了救這孩子……」

隨著他的轉身,露出了他身後一個躺在甲板上的小孩子,伊安第一眼就看到他身上纏著的厚厚的繃帶。

那繃帶不但纏繞了小孩子全身,就連頭部和臉上也被裹住,他張大著嘴處於暈厥狀態,繃帶縫隙處還能看到漆黑的燒傷痕,慘白的月光照耀下,繃帶下面滲出的血色,是那麼的刺眼。

就連伊安,在看到這孩子的時候,都忍不住打了哆嗦,他被這孩子的傷勢給嚇到了。

不用想,這孩子肯定就是被多拉格從海里救起的薩波!

當真實地看到了薩波此刻的慘狀,就連伊安都忍不住心頭火起,到底要多狠毒的心腸,才會對一個小孩子下這麼重的手!?

假如不是多拉格湊巧將薩波救起,可能薩波真的就這麼死了!

在這一刻,伊安第一次真切地認識到了天龍人有多麼的殘暴……

伊娃科夫自然也看到躺在甲板上的薩波,驚得一下子跳過去,蹲下身子查看起來。

「這也太嚴重了吧!!喂,趕緊來個人幫忙處理傷口!」伊娃科夫大聲叫喊道。

「伊萬,你能治療他嗎?」多拉格問道。

「不行,孩子太小了,他需要專門的藥物!」伊娃科夫道:「我只能先吊住他的命!要趕緊送他去治療!」

說完,伊娃科夫脫下自己的手套,雙手猛地插在薩波的身上!

「治癒荷爾蒙,腎上腺素!」

地上的薩波突然咳咳地咳出聲來,伊娃科夫見狀,頓時高興地道:「很好,心跳恢復了!」

幾個革命軍戰士趕緊趁此機會,將薩波用擔架抬了起來,將他送到船艙中。

伊娃科夫抬起頭,問多拉格道:「這孩子是誰?為什麼會受了這麼重的傷?」

多拉格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被天龍人襲擊了……在那個可悲的國家……」

「是嗎……」伊娃科夫半晌作聲不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來,道:「他叫薩波!」

「嗯?」多拉格一愣,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甲板上還站著另一個孩子,這出聲的人,自然就是伊安了。

「你是誰?」多拉格有些好奇:「你認識這受傷的孩子?」

問話的同時,多拉格自然看到了伊安頭上戴著的熊耳帽,忍不住就朝著大熊的方向看了一眼。

伊安搖搖頭,道:「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他很清楚,薩波這次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傷好之後,他會失去記憶,說出這個名字,只是為了以後革命軍的人好稱呼他而已。

而事實上,就算伊安不說,革命軍的人也從薩波身上帶著的東西中,會知道他名字的,之所以出聲,伊安其實也是下意識的……

多拉格看向伊娃,伊娃一攤手道:「這是村裡道場中的孩子,很有性格的boy,我帶他上船看一下。」

「是嗎?」多拉格看了伊安一眼,沒說話,只是轉頭問道:「糧食呢?」

一個革命軍戰士回答道:「村裡的道場送了我們一些。」

「嗯,準備出航!」多拉格道:「返回巴爾迪哥!」

伊安現在人也見到了,心中沒什麼遺憾,此時聽多拉格的話,知道他在下逐客令了,於是道:「我也要回道場去了!」

說完,朝著船側的舢板走去,沒走兩步,突然聽多拉格道:「伊娃,你送送他!」

伊娃科夫跟在伊安後面,送他下船,來到岸邊的時候,伊娃科夫對伊安道:「伊安小糖果,你見到我們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說,知道嗎?」

「我明白的,你們不是普通人!」伊安聳聳肩道:「對了,熊叔給了我個電話蟲,我能知道你的號碼嗎?」

伊娃科夫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熊叔?你這麼叫他?你要我的號碼做什麼?」

伊安點了點頭:「因為我以後可能有事情需要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