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十三章 離去的插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離去的插曲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革命軍的船離岸了,行駛在茫茫大海上。

多拉格站在船頭,看著遠方,此刻的他已經脫下了斗篷,露出一頭霸氣的長發,以及臉上奇怪的菱形圖案。

聽到背後傳來的腳步聲,多拉格頭也不回地道:「熊嗎?……」

「……」大熊站在他身後,沒有說話。

多拉格轉過身來,看到大熊重新戴上了一頂熊耳帽后,咧嘴一笑道:「原來還有備用的……很少見呢,你竟然會把自己心愛的帽子給一個素不相識的少年。」

「……革命軍需要更多的同伴!」大熊開口用低沉的聲音道:「那是個很有潛質的少年,或許以後還有相見的一天……」

「你說得沒錯!」多拉格抬頭仰望著滿是星光的夜空:「不斷的積蓄力量,當革命軍能夠像天上的繁星那樣多的時候,我們就能掀起燎原的大火!這個過程很漫長,需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到了那個時候,或許我們已經老去死去,剩下的就是他們年輕一代了……」

「熊!我打算讓你去辦一件事!」多拉格感嘆完畢,突然正色對大熊道:「這件事情或許很艱難,但是必須得有人去做。」

「……」大熊沒說話,只是望著多拉格。

「十一年前,海賊王哥爾·D·羅傑就在這東海的羅格鎮被處決了!」多拉格道:「世界政府本來是為了震懾日益猖獗的海賊們,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時候,羅傑臨死前留下的那句話,卻讓他們適得其反,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海賊出現在了偉大航路上,光靠海軍的力量,已經漸漸力不從心了,我得到的情報中說,他們現在正在商討組建王下七武海的事情,打算以海賊來制衡海賊,這是個好機會,我要你成為七武海中的一員!」

「是打算以七武海的身份,探聽世界政府的情報嗎?」大熊問道。

「沒錯,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話,你要想辦法接觸一個人!」多拉格神色嚴肅地道:「貝加班克!這個世界政府的天才科學家……我對他很在意!」

說到這裡,多拉格重新轉過了身,望著海面道:「到時候你和革命軍之間的聯繫,要儘可能地減少,一切的行事,都由你自己做決定了!」

「……什麼時候出發?」大熊沉默了一下后問道。

「很快,中途你就下船吧,革命軍無法給予你幫助,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獨自去拿下七武海的位置……」多拉格道:「需要和伊娃道別嗎?」

「不用了……」大熊說完,抱著他的書,轉身回了船艙,留下多拉格一個人,繼續靜靜地望著眼前這片大海……

………………

送走了伊娃科夫和大熊他們后,伊安就著月色,回到了道場中。

索隆此時也在道場里,正頂著個大石頭,正在學著伊安不停地做下蹲,嘴裡還不停地數著數:「580,581,582……」

在他不遠處的,是古伊娜,正在手持竹劍,對著豎立的標靶不停地揮劍攻擊,看得出來,他已經練習了很久了,滿身都是汗水。

發現伊安回來后,古伊娜遠遠地朝他打招呼道:「伊安大哥,你今天去哪兒了?怎麼一直沒見到你?」

索隆這時候也放下了石頭,走了過來和古伊娜站在一起,道:「伊安大哥,你的晚飯被我一起吃了……」

話還沒說完,伊安來到了他們面前,於是一下子兩人都看到了伊安頭上戴著的那頂熊耳帽。

「噗……噗嗤!!」索隆忍不住了,指著伊安的頭上,大笑出聲:「哇哈哈哈哈!好古怪的帽子啊!」

不止是他,就連古伊娜也是,一臉古怪的表情,估計是想笑又不好笑出聲來,所以生生憋住了!

伊安那個火大啊,古伊娜也就算了,索隆這綠藻頭笨蛋竟然也敢笑得那麼囂張?

「笑個屁啊!」想都沒想,伊安抬起手,乾脆利落地給了索隆一記頭錘!

「哎呀!」索隆的笑聲立馬變成了慘叫,頭上腫了個大包。

「為什麼打我!?」索隆朝伊安凶道,他指著古伊娜對伊安道:「她不也笑了嗎?」

伊安眼睛一瞪:「看你不爽,所以就打你!」

古伊娜再也忍不住了,轉過臉去捂著嘴咯咯地笑。

「可惡!」索隆這下知道,這個公道自己是討不回來了,這是典型的差別待遇。

等笑夠了以後,伊安才問道:「師父呢?」

古伊娜擦擦眼角笑出來的淚水,道:「我也不知道,之前就一直沒在。」

伊安進了道場裡面,四處轉著圈找耕四郎,送走了革命軍,他得向耕四郎回復一下才行啊,結果找遍了道場,都沒見到他。

也不知道怎麼走的,伊安最後竟然轉到了道場後方的樹林當中,直到這個時候,伊安才終於找到了耕四郎。

然而,在看到耕四郎師父的第一眼,伊安就知道,現在不能去打擾他。

因為耕四郎這時候正跪坐在一塊墓碑前,一動不動。

這塊墓碑,伊安是知道的,那是古伊娜母親的墳墓!

古伊娜的母親,是在剛生下古伊娜后沒多久就去世的,伊安那時候也還很小,根本不記得這位師母長什麼樣子,更別說古伊娜了,而在平時的言談當中,耕四郎師父也很少提起古伊娜的母親,只是有時候偶爾感嘆,說古伊娜長得和她很像……

伊安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耕四郎師父會在夜裡來墳墓前祭拜,這是一個很反常的舉動。

正想著呢,伊安突然腦子裡想到了今天剛離去的伊娃科夫他們,心中頓時一動,難道耕四郎師父這種反常的舉動,和伊娃科夫他們的出現有關?

為什麼伊娃科夫他們出現,會讓耕四郎師父半夜裡來墓前祭拜?難道說,古伊娜的母親,自己的師母,竟然和革命軍有關!?

伊安被自己腦海中冒出的這個念頭嚇了一跳,但是隨後當他聯繫今天白天耕四郎師父的種種表現之後,他卻發現,這個猜想未嘗沒有可能!

耕四郎師父很神秘,沒人知道他的來歷,也沒人知道他的實力如何,但是伊安對他的性格很了解,覺得他並沒有革命軍身上那股反抗的叛逆精神,他的性格與革命軍可以說是格格不入。

可偏偏的,伊娃科夫他們又認識耕四郎,耕四郎對他們笑臉相迎,但是言談中卻顯得又那麼客氣。

那麼伊安唯一能想到的,兩者之間認識的橋樑,就是古伊娜的母親了。

或許古伊娜的母親,就是革命軍戰士,甚至是幹部,而且應該是最早的一批革命軍成員,伊娃科夫他們其實是認識古伊娜的母親,連帶著認識了耕四郎師父的。

這就能解釋他們之間的態度問題了。

伊安就這麼一琢磨,覺得沒準還真是這樣,於是他悄悄地離開了。

耕四郎師父不說,他也不會去問的,這件事情說不定有什麼隱情,而且估計不是什麼好的過往,伊安不願意去揭耕四郎師父的傷疤,就當沒有看到這件事就好了。

回到道場后,伊安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中,看著桌子上大熊送給他的那個小小的粉紅色電話蟲,此時這小傢伙已經閉著眼睛睡著了,伊安想逗弄它兩下都不行,於是便也洗洗睡了。

夜深了,寧靜的霜月村在月色下,顯得一片祥和,今天白天發生的事情,對於這個村子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而已,等到第二天太陽升起,新的一天到來后,便會回到以往的軌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