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十四章 出海的憧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出海的憧憬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第二天,伊安還是早早地就起來了,給那隻小小的電話蟲留下了一些菜葉和雜草之後,伊安戴上熊耳帽,叫上索隆,開始又一天的鍛煉。

繞著村子跑步,期間不停地糾正索隆這個路痴的前進方向,而後跑步完畢,來到山上的樹林當中,開始揮劍和力量練習。

在這些鍛煉都完成了以後,伊安找出一根繩子,單獨地綁了一塊石頭,吊在樹枝上。

他右手握著竹劍,左手將吊著的石塊猛地往前方推了出去。

因為鐘擺原理,石頭很快朝著伊安所在的方向盪了回來,伊安一動不動地等待著,眼看著石頭即將撞到自己的時候,他試著發動了一閃技能。

然後……呯的一聲,伊安的臉被石頭撞了個正著。

痛死了!

伊安捂著臉,覺得自己的鼻子好像出血了一樣,有種酸澀麻木的感覺。

沒想到竟然又發動失敗,這一閃的時機掌握,還真是個難題。

沒錯,這就是伊安想到的,練習一閃技能的方法,這個技能的確很厲害,但是卻有一個缺陷,那就是完全是被動型的,只有在攻擊來臨的那一刻才能使用,而不能自己主動用出來。

伊安現在缺少對手,所以才想出了這樣一個方法,讓吊著的石頭朝自己撞來,模擬敵人的進攻。

人是會有下意識的反應的,面對攻擊的時候,首先的第一反應,其實是想要躲開,伊安假如想要克服這種恐懼帶來的下意識反應,他就必須得不停地訓練自己才行。

爬起身來,伊安一抹鼻子,果然流血了。

索隆從剛才起,就一直在盯著伊安的動作,不知道他到底在幹什麼奇怪的事情,這時候看到伊安被石頭打中流鼻血后,他不由得在旁邊出聲道:「伊安大哥,你為什麼不閃開?戴上帽子以後變成笨蛋了嗎?」

伊安這時候正仰著頭給自己止血呢,聞言沒好氣地道:「你懂個屁,我這是在參悟劍招!」

「咦!?」索隆眼睛一亮:「劍招!?」

「沒錯!」伊安道:「很厲害的劍招!」

耕四郎師父從來都沒有教過他們任何的劍技,不管是古伊娜還是伊安,又或者是索隆和道場中其他的小師弟,每天日復一日所練習的,都是基礎的招式而已,耕四郎師父說過,其實所有的劍技都是來源於基礎,話是很有道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基礎練習,時間久了未免會感到單調。

這也是索隆之所以會兩眼放光的原因,他覺得,如果自己也會劍招的話,沒準就能打贏古伊娜了。

「伊安大哥,你教我吧!」索隆趕緊跑上前來,一臉崇拜地望著伊安:「我也想學劍招!」

「不要!」伊安搖頭道:「你昨天還把我的飯都吃了呢!」

「那我把我今天的飯留給你,你教我啊!」索隆嚷嚷道。

伊安頭大中,他自己都還沒掌握好一閃技能,怎麼教給別人,不過隨後他眼珠子一轉,問道:「你真的想學?」

「真的!」索隆忙不迭地點頭。

「其實吧,劍招這東西……」伊安一本正經地道:「每個人領悟到的劍招,都不一樣,所以我教不了你,不過……」

「不過什麼?」索隆歪著頭問道。

「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伊安指著自己頭上的熊耳帽道:「辦法就是戴個帽子!你看,我就是戴上帽子以後,才開始參悟劍招的。」

索隆一聽,頓時就傻眼了。

伊安很是有些得意,索隆這綠藻頭的笨蛋,每次就他對自己的帽子笑得那麼大聲,讓他這個做師兄的情何以堪,這下好了,我看你還怎麼笑。

給自己的行為編個高大上的理由,這是忽悠熊孩子的不二法門。

然而,不等伊安得意完,索隆卻突然獃獃地蹦出了一句:「我不要,這帽子看起來好傻!」

噗嗤!伊安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竟然被索隆這笨蛋吐槽了!?

想都沒想,伊安又是一記頭錘打了過去……

他發現自己揍索隆現在已經成一種習慣了……

不理會抱著頭慘叫的綠藻頭笨蛋,伊安站起身來,繼續開始自己的練習。

整整一個上午的時間,伊安被石頭打中了不知道多少次,整張臉已經慘不忍睹了,這期間成功發動的一閃,次數少得可憐。

但是,他也不是沒有收穫的。

練習一閃,其實就是在對基礎念修行技能進行鍛煉,因為發動一閃,需要消耗念,這個過程中,念修行技能的熟練度上漲了一些不說,伊安也漸漸感受到「念」的力量了。

經過一個晚上的休息,他的念能值已經恢復到了滿值的15點,假如不加以控制的話,他可能一次就會把念全都用光的。

於是他嘗試著控制自身念的輸出,沒想到還真的可以,這完全是根據他的意志來決定的,控制起來反而更簡單一些。

通過試驗,他發現發動一閃技能,需要的最低念能值,其實是2點,這兩點念能值,一份是纏繞在劍身上的,而另一份,卻是附著在自己身體上的,那瞬間的移動方式,需要自身肌肉有強大的爆發力才行,這份念能,起到的就是這個作用。

當一閃發動成功后,由於有念能加持,伊安可以達到比平時更高的揮劍速度,從而達成瞬間反擊,如果此時他拿著的不是竹劍,而是真劍的話,那麼高速的揮劍就會形成一抹刀光,這就是一閃名稱的由來……

雖然能夠控制念的輸出,但是感知出手時機卻不容易做到,石頭畢竟是石頭,假如換做真正的敵人做對手,對方的攻擊可能會忽快忽慢,到時候對於出手時機的掌控就更難了,所以必須要伊安繼續不停地鍛煉才行。

幾次一閃技能的發動,很快就消耗光了伊安的念能值,他不得不停了下來,有些惋惜地嘆了口氣,現在制約他練習次數的,一個是念能值,二就是念修行技能,假如能夠有更多的念能和念能恢復速度的話,他就能多練習一段時間了。

索隆雖然也在鍛煉自己,但是他從剛才起就一直看著伊安的動作,當第一次看到伊安成功發動了一閃技能后,他嘴裡叼著的石頭掉下來,差點又砸到自己的腳。

他驚訝地張大著嘴,沒想到伊安真的參悟出劍招了!

戴上帽子真的那麼厲害嗎?索隆這樣想著。

但是那帽子真的好傻啊!索隆這樣糾結著。

看到伊安停下來后,索隆出聲問道:「伊安大哥,你是想斬開那塊石頭嗎?看起來不太可能啊!」

伊安這時候精神很疲憊,腦子也在隱隱作痛,他知道這是念能消耗完帶來的後遺症,不過已經比昨天好很多了,聽到索隆的問題,伊安搖搖頭道:「斬開石頭算什麼?這世界上還有能斬開鋼鐵的人呢!」

「啊!?有那麼厲害的人在嗎?」索隆驚訝地道。

「這個世界可是很大的,什麼樣的人都有!」伊安笑著回了他一句,然後起身道:「走吧,回去吃飯了!」

兩人回去的路上,伊安發現自己渾身都是軟綿綿的,沒有力氣了,於是直接騎在索隆脖子上,讓索隆帶著自己回道場,並且美其名曰:加練!

索隆這笨蛋,竟然真的信了!扛著伊安一陣飛奔,跑回了道場。

伊安臉上的傷,連古伊娜都被嚇了一跳,趕緊找來葯替伊安包紮,等治療完畢吃過飯後,伊安再也堅持不住,就這麼仰躺在道場中,呼呼地睡了過去。

他並不知道的是,就為了他所說的,有人能斬開鋼鐵這句話,索隆在飯後甚至還特地跑去找耕四郎師父詢問了一下。

「師父!師父!聽說世界上有可以斬斷鋼鐵的人,這是真的嗎?」

「嗯!真的啊!」耕四郎師父點點頭。

站起身來,耕四郎師父拿出一張紙,道:「你好好看著這張紙……」

隨即,他將紙拋到了空中,趁著紙還沒落下的時候,拔劍斬了過去。

然後……那張紙完好無損……

「……師父,你完全沒有斬斷嘛!」索隆無語地道。

「聽好了索隆,這個世界上也有什麼都斬不斷的劍客,不過他卻可以斬斷鋼鐵!用同一把刀!」耕四郎師父笑著道:「所謂最強的劍,就是保護你想保護的東西,斬斷你想斬斷的東西的力量!對我而言,什麼都能斬斷的劍,不算是劍!」

「明白了嗎?」耕四郎問道。

「……」索隆傻乎乎地看著耕四郎:「師父,我要成為什麼都能斬斷的劍客!」

耕四郎師父腦門上掛了個豆大的汗珠:「索隆,你到底有沒有聽懂剛才的話啊……」

索隆現在肯定是聽不懂這話的,不過,伊安和耕四郎師父的一番話,卻讓索隆第一次產生了對外面世界的憧憬。

「有一天,我一定能夠出海去見識一下那些厲害的人,一定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