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十六章 心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心魔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今夜是月圓之夜,明朗的月光鋪灑在大地,讓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分明,霜月村外那塊碩大的草地上,索隆和古伊娜各自持著劍望著對方。

而在不遠處的小樹林中,伊安遠遠地看著這一幕。

決鬥終於開始了,從伊安這個角度看去,圓圓的月亮正好成為了兩人決鬥的背景,在月光中,兩人的身影交織在一起,互相劈砍攻防,縱橫騰挪之間,竟然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然而,只有決鬥的兩人才明白,這一次的戰鬥其實是很兇險的,原本的竹劍換成了鋒利的真傢伙,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受重傷。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兩人的戰鬥才多了幾分慎重,也顯得越發的認真。

拚鬥了數十個回合,索隆已經氣喘吁吁了,他最大的戰績,只是削掉了古伊娜的一縷頭髮而已,反觀古伊娜,卻還顯得不怎麼累。

「拿著兩把真劍很重吧?索隆!」古伊娜繼續刺激他道:「你果然還是很弱啊!」

聽到她這話,索隆不服氣地叫喊了一聲,朝著古伊娜發起進攻,卻不料古伊娜根本就是故意激他的,這下子破綻又露出來了,古伊娜搶身上前,一個上挑,直接將索隆的兩把劍給挑飛了!

受到力道的干擾,索隆一跤往後面跌倒,古伊娜手中的劍轉了一圈,猛地插在了索隆的耳旁!

「你又輸了!2001敗0勝!」古伊娜笑著道。

躺在地上,索隆捂著臉低吼道:「可惡!可惡!」

他又一次輸了,依然輸得那麼的不甘心,都快要哭了。

然而,古伊娜默默地望著他,突然出聲道:「我才不甘心得想哭呢……」

索隆詫異地拿開雙手望過去,只見古伊娜眼角隱含淚光,落寞地道:「女孩子長大后,就會比男生弱,你看伊安大哥就明白了,他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和我比試了,不是他不想比,而是我不願意和他比,因為我知道,他現在可能已經比我強了。」

「你也是,索隆!我也很快會被你追上的……」

古伊娜仰望著天空,努力不讓自己的淚水滴落下來:「父親和我說了,他說女孩子無法成為世上最強的劍豪,我明白的……這種事情我早就明白的!」

「還是索隆你好啊,因為你是男孩子……我也很想成為世上最強的劍豪啊,可是……」古伊娜將手放在自己的胸前:「我的胸部也開始發育了!」

索隆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臉都紅了。

「如果,如果我也能成為男生的話……」古伊娜低下頭,不甘的淚水最終還是流了下來。

這下索隆不願意了,叫吼道:「都已經打贏我了,就別在發牢騷了!這樣太卑鄙了吧,你可是我的目標啊!什麼男人女人的,等哪天我打贏你了,你也會用這個當借口嗎!?說得我好像不是靠自己的實力取勝似的,這樣拚命努力特訓的我豈不是白痴一樣?」

「索隆……」古伊娜詫異地望著他。

「別再說這樣的話了!」索隆走上前去,來到古伊娜面前道:「答應我,總有一天不是你就是我,我們當中有一個,一定要成為世上最強的劍豪!我們來比比看,到底誰能當上!」

古伊娜獃獃地看著索隆,發現他的眼神前所未有的認真。

索隆朝她伸出手,示意她。

古伊娜笑了,擦去眼角的淚水,嘟囔了一句:「笨蛋,明明那麼弱……」

可是,她還是伸出了手,和索隆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月夜下,這一幕彷彿定格了一樣,成為了一個至美的畫面。

而遠在一旁樹林中的伊安,卻是忍不住捂著頭感嘆了一句:「唉,這就是青春啊!」

那句話是怎麼說的?我想起了那一天在夕陽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說的就是現在這情況吧,只不過這裡夕陽要換成月亮而已……

不過,媽蛋的,你倆做約定的時候,是不是忘記誰了!?

作為一個旁觀者,此時伊安的心情很複雜,索隆和古伊娜已經有他們的目標了,自己呢?

來到這個世界,你已經回不去了啊,難道要一直以旁觀者的身份繼續這樣活下去嗎?

伊安正在迷茫間,發現一個人影正朝著自己走來,一看之後發現竟然是古伊娜!

索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古伊娜卻發現了伊安,於是走了過來,對伊安道:「你都看到了嗎伊安大哥?」

伊安點了點頭,古伊娜微微一笑,撩了一下耳邊的頭髮,道:「是我父親讓你出來找我的吧?別擔心,我沒事的。」

伊安盯著古伊娜看了半晌,突然道:「雖說和那個笨蛋做了約定,但是你還是有些不甘心吧?」

古伊娜沒出聲,把頭扭向一邊不說話。

伊安可不是索隆那種笨蛋,只有他才會單純地以為,一個約定就能讓古伊娜解開心結了。

身體的限制而導致無法變得更強,這恐怕是古伊娜心中的心魔了,她已經被這個念頭束縛住,連心都不自由了,談什麼劍道上的進展?

她很明白,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她只能仰望著索隆,看著他打敗自己,讓自己嘗到失敗的滋味!這對於古伊娜要強的性格來說,一想到這樣的畫面會出現,心中就如同被針刺一樣難受。

要說這霜月村裡,誰對古伊娜最了解的話,那可能就是伊安了,就連耕四郎師父都比不上他!

所以,他才會對古伊娜問出了這樣一句話。

看著古伊娜的反應,伊安微微一嘆,道:「跟我來吧!」

伊安帶著古伊娜回了道場,來到了他的房間里,在古伊娜好奇的注視中,伊安將趴在桌子上睡覺的電話蟲小心地捧了起來。

經過一年的時間,這隻小小的電話蟲,已經長大了。

如果它沒睡覺的話,就可以看到它那兩個豆大的眼睛,已經變得有幾分伊安的神韻,最好玩的是,它的頭上如今還多了一頂小小的熊耳帽!儼然一個伊安的翻版。

而在它的殼上,如今也多出了一個數字,9209,這就是伊安的號碼。

「伊安大哥,你拿電話蟲做什麼?」古伊娜問道。

伊安沒有回答她,而是摸了摸電話蟲的小腦袋,道:「古伊娜,你還記得有一天你好長時間沒見到我,等看到我的時候,我頭上就多了這頂帽子嗎?」

古伊娜點了點頭,這事情她當然還記得。

「那是因為,那天村子來了一夥外人!」伊安道:「這些人,是革命軍!帽子是他們送我的,而他們當中,有一個很奇怪的人!」

古伊娜靜靜地聽著伊安的講述,卻聽他突然轉移話題道:「你聽說過惡魔果實嗎?」

「父親曾經和我說過,不過我不太相信,難道真的有惡魔果實這種東西?」古伊娜問道。

伊安點了點頭道:「真的有,霜月村很小,外面的世界很大,這惡魔果實是真的存在的,而我要說的那個奇怪的人,就是一個惡魔果實能力者!」

「他叫伊娃科夫,是荷爾蒙果實能力者!」伊安正色道:「他有奇怪的能力,可以操控人體的荷爾蒙,可以自由的變成男人或者女人!」

看著古伊娜驚訝地張大了嘴,伊安笑道:「而最重要的是,他這種能力,是可以作用在別人身上的!」

一聽到這裡,古伊娜頓時望向了伊安,她終於明白伊安要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是的,當時是我送他們出村的!」伊安點頭道:「在臨走的時候,我要到了伊娃科夫的電話蟲號碼,現在我的電話蟲長大了,可以打電話給他了,如果……我是說如果,要是你真的想變成男孩子的話,或許可以找他想想辦法!」

沒錯,這就是伊安當時臨走時向伊娃科夫詢問號碼的真正原因。

看著古伊娜一陣沉默,伊安嘆了口氣,道:「我們雖然不是親兄妹,但是我一直把你當成真正的妹妹看待的,你現在心中有心魔,如果不解開的話,你的劍道就很難再成長,我不願意看到你以後因為這事情沉淪下去,所以只能另闢蹊蹺了。這件事或許你很難接受,所以一切都要看你的個人意願,如果你想變成男孩子,那麼就出海去找伊娃科夫。如果你不想,那麼就一直這樣走下去,女孩子無法成為最強什麼的,我是不信的,哪怕要付出百倍的艱辛,但總是有希望成功的。」

「我……我要好好的考慮一下!」古伊娜站起身來,朝著門口走去。

她顯得有些失措,伊安的話,帶給她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看著她快要關門的那一刻,伊安用右手摘下了自己頭上的熊耳帽,對古伊娜露出了一個好看的微笑,道:「記住,追尋自己的本心!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持你的!」

「謝謝你,伊安大哥!」

「不客氣,誰讓我是你哥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