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二十章 出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出海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伊安和索隆,雖然一直堅信古伊娜能夠醒來,然而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會等待了如此之久。

光陰飛逝,一轉眼又過去了六年的時間,在這六年的時間裡,古伊娜依然還是昏迷不醒。

除了無法醒來之外,她的身體倒是沒有什麼異樣,一直在成長著,如今躺在地上的她,已然變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由於道場中幾乎都是男人,照顧古伊娜有很多不便,所以耕四郎師父專門請了村裡的一位大嬸來照顧她,每天喂她進食和梳洗。

伊安和索隆每天都會抽出時間來和古伊娜說說話,尤其是索隆,不斷地提起自己每天又變強了多少,想要以此來刺激古伊娜醒來,然而,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這樣的刺激強度不夠吧,古伊娜雖然每次聽到這種話題都會有所動靜,但是卻始終無法真正醒來。

索隆每天的鍛煉,越發的拚命了,他似乎是想要用這種方式,來緩解自己內心深處的焦急。

他甚至從耕四郎師父那裡將和道一文字要了過去,開始了他的三刀流道路,他認為古伊娜現在既然無法鍛煉了,那麼就由自己來連她那一份一起變強。

伊安呢?

伊安此時正坐在道場中,和耕四郎師父面對面的坐著。

六年的時光,伊安也逐漸長大了,長久的鍛煉,賦予了他健碩而挺拔的身材,如今的他已經18歲了,182公分的身高,留著一頭黑色的長發,在腦後紮成馬尾,面色溫和,嘴角時常露出一抹微笑,一如耕四郎師父一樣。

這麼多年來,對伊安影響最深的人,自然是這位亦師亦父的耕四郎,所以像他也並不奇怪。

只是,如今的耕四郎額上也多了不少白髮,雖然接人待物一直溫和如水,但是古伊娜的情況還是讓他暗自多了幾分焦慮。

老舊的茶杯,盛著新沖入的熱水,茶葉在合適的溫度中,一粒粒地舒展開來,形成好看的綠色,古伊娜無法醒來,每天中午陪師父喝茶,就成了伊安必做的事情之一。

端起茶杯,輕輕吹開泡沫,伊安喝了一口茶后,將杯子放下,對耕四郎道:「師父,我想出海!」

對於伊安的話,耕四郎並不意外,微笑著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兩年前你也是這麼說的。」

的確,其實要說焦急,伊安不比索隆差,甚至在兩年前,伊安就已經想要動身出海,為古伊娜尋找醫治的方法,但是那一次,耕四郎卻阻止了他,一個剛滿16歲的少年,獨自一人出海,耕四郎絕對不放心他的。

而如今兩年後,伊安再次舊事重提,這一次他已經做好了決定,就算耕四郎反對,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然而,奇怪的是,耕四郎在聽了后並沒有反對,只是嘆了口氣道:「伊安,你知道嗎?我一直將你當成自己真正的孩子,當初我之所以不想讓古伊娜繼承道場,除了她是女孩子以外,也因為我其實是想讓你繼承道場的。」

伊安沒說話,只是靜靜地望著耕四郎。

「只不過這些年來,我也看清楚了,你的心不在霜月村!」耕四郎繼續道:「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哪怕人在這裡,但是心卻是嚮往著外面的世界的。」

「對不起,師父!」伊安低下頭道了一句歉。

「不用說對不起!」耕四郎笑道:「我很清楚的,在這樣一個時代里,沒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止一個男人出海,所以你想去就去吧,你有自己的道路要走。」

「嗯!」伊安點點頭。

「時間決定了嗎?」耕四郎問道。

「就是明天!」伊安道。

「這麼急?」耕四郎有些詫異。

「越早越好!」伊安也笑了,道:「古伊娜睡了那麼久,他一定也很急了。」

伊安打定主意儘快出海,一來是為了尋找醫治古伊娜的方法,二來,他也想試試看,看能不能為古伊娜尋到一枚惡魔果實。

昏迷不醒的情況下,古伊娜自然無法鍛煉,以她要強的個性,如果真的醒來,看到自己已經和索隆拉開了差距,怕是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吧?伊安這個當哥哥的,自然要替妹妹考慮,惡魔果實無疑是最好的變強捷徑,只是不知道古伊娜能不能接受。

其實,在這六年中,伊安也嘗試著想要再次聯繫伊娃科夫,但是奇怪的是,伊娃科夫竟然無法聯繫上。

聯想到上一次伊娃科夫所說的,他在卡瑪巴卡王國的事情,伊安頓時回憶起,這個時間線上,伊娃科夫似乎是被海軍逮捕了!並且以「莫須有」的罪名,被關進了推進城海底監獄當中……完全指望不上了。

對於伊安想為古伊娜尋找惡魔果實的事情,耕四郎是知道的,伊安在他面前提起過,不過他卻沒怎麼放在心上,在他看來,惡魔果實什麼的,都是邪道!一個劍士真正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劍。

不過這是伊安的一番好意,耕四郎也不會反對,只是問道:「船呢?船怎麼辦?」

「我找了村裡的赫爾大叔!把他那艘舊漁船要來了!」伊安笑著道:「赫爾大叔是好人,他沒要我的錢,還給了我一副到附近城鎮的海圖。」

「海上的情況變幻莫測,你一個人到時候要小心!」耕四郎叮囑道。

對於這個,伊安倒是不怎麼擔心,他現在也算是一個在海邊長大的孩子,所以水性是不錯的,就算在海上遇到風浪,他也有自保的能力。

「既然你決定了,那麼就去吧!」耕四郎道:「自己一個人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不送自己,是害怕離別帶來的傷感,伊安自然明白這一點,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彎下腰伏在地上,給耕四郎輕輕地磕了個頭,便起身走出了道場。

第二天,霜月村海邊。

耕四郎師父沒來,但是送行的人卻還是有很多,除了索隆以外,道場里其他的小師弟們也全都來了。

這些當年鼻涕橫飛的熊孩子們,也漸漸長大了,形象好轉了不少,看著順眼多了。

「伊安師兄,你要記得回來看我們啊!」

「伊安師兄,我們會想你的!」

小師弟們圍在伊安身邊,七嘴八舌地嚷嚷著,這一點倒是沒什麼改變,最小那一個小師弟甚至都快哭了。

伊安雖然平時腹黑了一點,時常會對索隆惡作劇,比如忽悠他,忽悠他,忽悠他什麼,但是他對這幫小師弟們倒是很不錯,古伊娜無法醒來,他就接替了古伊娜關愛小師弟們的責任,所以現在伊安要出海了,小師弟們對他自然不舍。

伊安安慰地拍了拍他們的肩膀,心中也有些感嘆,如果沒有系統的話,以他的資質,估計如今也和這幫小師弟們差不多吧,看著他們,就如同看到10歲前的自己一樣。

感受到一股視線,伊安轉過頭來,發現了抱著雙臂站在一旁的索隆。

索隆剛來道場的那會兒差不多有9歲,和古伊娜對決了一年時間,掙了個2001敗0勝的記錄,現在又過了六年,他也16歲大了,如今的他,已經有了後世索大的雛形,一頭綠藻頭還是那麼的顯眼,這傢伙頭髮長了都是自己用刀刮的,所以亂七八糟像狗啃的一樣,他換下了道場的道服,穿上了一件短袖T恤,腰上一圈腰圍,還挎著三把長劍,唯一還好的是,這個時候他還沒打耳環,估計是擔心耕四郎師父罵他。

看到伊安望過來,這傢伙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不理伊安。

「你拽個屁啊!」伊安忍不住笑道:「說了不帶你去就不帶你去!」

索隆這傢伙,在知道伊安要出海的時候,就嚷嚷著要和伊安一起去,但是耕四郎師父卻不允許,就如同當年不準伊安提前出海一樣,耕四郎師父也擔心索隆年齡太小,伊安對於耕四郎的話自然是聽從的,所以拒絕了索隆一起出行的要求。

就為了這個,索隆昨晚已經生氣一宿了。

走到他身邊,伊安拍拍他的肩膀道:「再等等吧,我先出海去尋找醫治古伊娜的方法,如果兩年後我都還沒回來,那麼你就自己出海吧!」

「嗦!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索隆還是轉過頭不看伊安,卻道:「倒是你,這期間要是古伊娜醒來,你可別怪我說你的壞話!」

「哈!你要說就說吧!」伊安朝他眨眨眼:「別忘了,我可是古伊娜的哥哥,而你是她的對手,你說她會信誰的?」

說完,伊安一隻手壓住快要被風吹起的熊耳帽,笑道:「好了,我走了!」

「等等!」索隆的聲音傳來,叫住了他,然後伸手遞過了一把白色刀鞘的長刀,扭著頭道:「這是和道一文字,要不你帶上它吧!」

嘴上說的厲害,但其實也是在擔心自己嗎?要不然怎麼會想著讓自己帶上一把好刀?

伊安笑了笑,卻沒有接過去,道:「不用了,這把刀不適合我,還是你留著它吧,等古伊娜醒來,你還給她!」

走到岸邊,伊安將纜繩解開,拋進船內,然後推著那艘小小的漁船,使勁奔跑兩步,將船推進海中,之後一躍而上。

「再見,我走了!」伊安朝著岸上的眾人揮揮手。

在眾人依依不捨的道別聲中,抄起船槳,划著小船,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