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四十章 近海之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近海之王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裡,伊安在船上的時候,一直在驗證著自己的想法。

剛開始的時候,伊安發現用邪王炎殺劍瞬間斬出七刀,是沒什麼問題的,因為能砍多少下,只取決於伊安的速度而已,但是當伊安隨後想要在一閃的時候同時動用邪王炎殺劍時,卻頻頻遭遇失敗!

他原本還以為這兩個技能無法進行融合使用,然而等到他仔細地去體會的時候,卻發現竟然是因為自己的念能使用問題。

明智左馬介卡牌的一閃,在念能分配上面,主要是雙腿,雙臂,以及劍刃上這三處,念加持在雙腿是為了那瞬間的快捷移動,加持在雙臂上是為了能夠更快更有力地揮動刀刃,加持在劍上則是為了增加破壞力,單獨使用一閃的時候,伊安能正常地做到這種分配效果。

然而,當他想要結合邪王炎殺劍來使用的時候,卻又不一樣了。

邪王炎殺劍這個技能,差不多是將所有的念都加持在劍刃上面,不,準確點來說,是在劍刃外圍的那一圈上!隔著刀身還有那麼一絲絲的距離。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因為邪王炎殺劍完全是以念來維持火焰,在刀身外圍形成高溫的焰刃,這種高溫焰刃比武器本身要更加的鋒利,切開物體的時候,完全是靠高溫來融化切割的,換句話來說,這很像是火焰切割機。

如此一來,邪王炎殺劍和一閃這兩個技能,在念能加持在劍身那一刻,就形成了一種衝突。

伊安本想試著撤掉一閃技能加持在刀身的那部分念,單獨在刀身外圍維持焰鋒,然而當他試著這樣做的時候,卻發現相當的困難!

並不是無法做到,而是十分難以做到,原本伊安也差不多能做到自由控制念的輸出大小,算是能夠靈活運用了,但是當他想對這兩個技能做出一點點的改變時,卻發現念在這一刻運轉得非常晦澀!這種改變的嘗試,帶來的是自身念能的消耗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僅僅只是實驗了一次而已,伊安就覺得自己的念差不多被全部掏空了,好久沒有出現過的頭疼感,也隨之再一次出現。

等到一查看腦海中自己的屬性時,伊安發現他的念已經只剩下最後2點了!

槽!一次就耗去了一百多點念能值!?伊安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雖然中級念能修行技能的熟練度也隨之上漲了一些,但是伊安還是覺得得不償失,坐下來仔細思考了一下之後,他得出了一個結論:這種融合改變技能,並不是不能做到,而是受限於他自身的基礎技能!沒錯,是受限於他的念能修行技能!

或許等到念能修行上升到高級,這種消耗會減少一些?到時候估計運用起來晦澀感也會少很多吧?

想到這裡,伊安只能暫時放下自創技能的打算,他現在想試也試不了,只能等待著念慢慢地恢復了。

從購買的食物中,伊安拿出了一個蘋果咬在嘴裡,仰躺在船上,在腦海里查看起系統來。

這種自己試著創造的技能,估計還有其他的限制,別的不說,伊安現在就能想到一點,那就是當明智左馬介卡牌或者飛影卡牌,這兩張卡牌任意被卸下一張之後,自創技能可能就沒有效果了,畢竟伊安的所謂自創技能,都是基於這兩張卡牌而來的。

用雪萊的卡牌替換下飛影卡牌,伊安用最後的2點念試了試模仿邪王炎殺劍的念能使用,果不其然,他的念哪怕附著在刀身外面一圈,也無法形成火焰反應。

這就所謂的卸下卡牌之後,沒有加成效果的原因吧?伊安也不覺得奇怪,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看著雪萊這張治療卡牌,伊安當初其實剛抽到的時候,就曾經想過,是否可以用自己的治療卡牌來治療古伊娜,不過隨後他就想起了伊娃科夫曾經說過的話,普通的治療對古伊娜是沒有用的,因為她身上現在其實已經沒有傷了,她的傷完全是在意識領域。

哪怕裝備雪萊卡能夠以念來治療,也觸及不到意識領域吧?

到底要給予古伊娜什麼樣的刺激,才能夠讓她醒來呢?伊安覺得有些犯愁,越想越是煩心,於是將飛影的卡牌重新裝備上,退出的系統界面,爬起身在包裹裡面翻出了一本書,然後仰躺在船艙裡面看起來。

這本書,是臨走的時候克比送給他的,因為克比察覺出伊安對於航海常識的匱乏,所以才特地送了他這本書,書名很有意思,叫做《大航海三千問》!

看著這本書名,伊安只覺得被雷得不輕,看到書名的那一刻,他有一種看到《藍貓淘氣三千問》的趕腳……

不過,書里的內容卻是很好的,裡面羅列了很多航海時要注意的常識問題,比如為什麼要時常清洗船甲板,海上風暴即將來臨時有些什麼徵兆等等,伊安一開始的時候,還看得津津有味的,但是畢竟那麼多年沒怎麼看過這種文字書籍了,漸漸地開始犯困。

午後的陽光雖然火辣,但是有海風吹拂著,也十分的舒服,在這種愜意的環境當中,伊安很快就睡著了,那本書就這麼蓋在他臉上,被他打呼時吹得微微顫抖。

如果是克比在這裡的話,怕是要對伊安佩服死了:一個人航海還敢這麼大意,連錨都不下就睡覺,他就不怕風向一改變,到時候又被吹得迷路嗎?

也許是伊安活該要倒霉吧,就在睡過去不久后,海面下,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

那黑影的體積,有一艘海軍軍艦那麼大,可以說是伊安這艘小船的幾十倍,黑影在水下游曳著,時而消失,時而又重新出現,如果有經驗的人看到這一幕,立刻就會明白,這是海裡面兇猛的食肉類海獸在準備捕獵的徵兆。

至於捕獵的對象,自然就是上方海面上伊安的小船了,這種襲擊過人類的海獸相當清楚,那種小小的船隻上面通常肯定是有人的,還算是一種不錯的食物。

而伊安,此時還在睡得香呢,絲毫不知道海面下發生了什麼。

當下方的海獸開始朝著伊安的小船突進的時候,急速的遊動引發了海面的浪潮,伊安就是在這種震動當中醒來的。

但是還不等他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發現海面突然凸起,然後一張巨大的長滿利齒的大嘴,從海面破水而出,一口咬向了伊安的船頭!

擦一聲,原本還算結實的小船,在這一咬之下,頓時化作了紛飛的木屑。

伊安剛醒來就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呆了,整個人都是懵的,搞不清楚是什麼情況。

直到那襲擊伊安船隻的海獸從海面下躍出水來的時候,伊安才看清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隻身長上百米的,看起來像是海蛇或者電鰻一樣的生物,只不過它的腦袋卻看起來像鱷魚,一張大嘴滿是利齒,整個背脊部位是一道長長的鰭,身體比伊安的小船還要粗大。

這竟然是一條被稱之為近海之王的海獸!

是的,和當初咬斷香克斯手臂的那隻近海之王一樣的品種,這種腦袋像鱷魚身體像海蛇的巨大海獸,在東海是出了名的兇猛,他們長長盤踞在島嶼近海範圍內,襲擊漁民和落單的旅行者船隻,普通人一旦遭遇上它們,那除了等死以外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克比給伊安的那本書上面,就有對近海之王的介紹,值得注意的是,這麼大這麼兇猛的近海之王,也僅僅只是被歸在海獸一類當中,而不算海王類。

哪怕是海王類,都有普通,大型,和巨型之分,伊安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了,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海獸,也不知道真正的海王類,到底會大到什麼程度?

一口咬碎了船頭,但是卻沒有咬到想象中的食物,近海之王的身體在空中帶著巨大的水花,劃過一道弧線重新落入了海中。

它是判斷錯誤了,以為遇上的是捕魚的船隻,一般漁民捕魚的時候,都是在船頭或者船尾撒的,它襲擊過漁船很多次了,所以這次也按照以往的經驗,沒有直接襲擊船身,但是暗想道這一次坐在漁船上的伊安,根本就是船身中段睡覺,以至於沒有第一時間被它給咬到。

饒是如此,伊安也一陣后怕。

隨後就是怒火衝天,因為他看到自己的船艙開始進水了!近海之王咬碎了他的船頭,意味著這艘小船已經報廢,這茫茫大海上面,船報廢了意味著什麼伊安就算再笨也清楚。

手忙腳亂地把裝著食物的包裹擰起來,再搶救出一桶朗姆酒扛在肩上后,伊安的小船已經快沉了。

而與此同時,那近海之王也再次冒出了水面,海蛇一般的身體扭成幾圈,一雙食肉類生物兇猛的豎瞳冷冷地頂著船上的伊安,下一秒已經張大著嘴朝伊安再次咬來。

伊安咬牙切齒地踩了一下船隻,借力跳到了半空中,躲開了近海之王的攻擊,它的大嘴直接將伊安的小船咬成了一堆碎片。

「畜生!真以為我就是你的盤中餐了!?」

伊安覺得自己肺都氣炸了,落下的同時,手腕一翻,拔出了背後的劍聖長刀,寒光一閃,狠狠地朝著近海之王的脖子處斬下!

「嗷昂!!!!」

一聲慘烈的嘶吼從近海之王的嘴裡發出,響徹了附近的海域,它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次捕食竟然遇到硬茬子了。

它的脖子部位出現了一條細細的刀痕,貫穿了它整個頸部,隨著它的嘶吼,這條刀痕猛地向四周崩射出鮮血,出去老遠,等到近海之王的的身體砸進海中的時候,它的頭顱和身體已經完全分離了。

哪怕沒有念使用技能,伊安還是直接一刀斬殺了它!

從半空中翻了個跟頭落下,伊安站在了近海之王的身體上,小船已經沉了,這是他唯一能落腳的地方。

被殺死的近海之王,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沉下去,估計是伊安斬殺它的速度太快,以至於它的肺泡或者鰾裡面還有空氣的緣故吧,近百米的身軀成為了一個臨時的浮島,就這麼漂浮在水面上。

伊安覺得自己愁死了,這下可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