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六十章 全都抓起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全都抓起來!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本來在原本的歷史上,艾斯是在加入了白鬍子海賊團以後,才和巴基遇到的,那是幾年後的事情了,但是現在卻因為伊安的介入,艾斯提前和巴基打了個照面,而且一見面就動上了手。

和伊安不同,艾斯完全是用拳腳戰鬥的,巴基遇上他可是倒霉了,他的四分五裂果實雖然能將身體分裂成很多塊,但是不管他怎麼分裂,這些身體部位始終是實體,這是超人系果實的典型特徵,面對伊安的斬擊時他可以不怕,但是遇到艾斯的拳頭時,卻是怎麼揍都能揍到他!

而且最重要的是,艾斯現在已經初步掌握了一點見聞色霸氣的使用方法,巴基分裂出去的手臂哪怕想要偷襲他,都無法辦到,艾斯總是能很輕易地躲開。

所以艾斯和巴基的戰鬥,基本上可以說是毫無懸念,至於戰鬥時間的長短,就看巴基到底有多抗揍了。

相比於這邊,另一頭伊安和克里克的戰鬥,卻遇到了點麻煩。

伊安在遇到卡普的時候,和他身邊那個情報官施羅德上校動過手,當時他曾經用念纏繞在刀上面,藉以傷到了「鐵塊」防禦狀態下的施羅德,但是「鐵塊」這種防禦技巧,並非能真正把人體變成鋼鐵,而現在的克里克,身上穿的卻是比鋼鐵還硬的合金盔甲,兩者並不是一個概念的。

海樓石手銬是必須打開的,不然的話不管是伊安還是艾斯,戰鬥起來都不方便,但是伊安卻因此耗光了自己的念能,只能完全以自己的劍術對戰克里克。

沒法斬開克里克的盔甲,這讓伊安在動手的時候,多了很多限制。

此時的伊安,由一個劍客化身為刺客,他一個前沖,來到克里克面前的時候,原地跳起,從克里克頭頂一躍而過,同時手中的長刀向著克里克的脖子劃過,試圖對著克里克的要害部位下手,用自己的速度優勢,儘快斬殺他。

然而,克里克在速度上跟不上他,但頭部的防守面積卻比較小,他雙臂往頭部一抱,就將其護住,伊安的刀只能在他手臂的腕甲上拖出一道火花。

一擊未能奏效,伊安身在半空中的時候,身子一扭,手臂帶著刀身又往克里克的後頸位置刺去。

結果克里克突然往前一邁步,拉開了距離,伊安的刀就夠不到他了。

「沒用的!」等伊安落地后,克里克轉過身對著他陰笑道:「我知道你只能攻擊我的頭部,所以我只要做好防護,你就傷不了我!」

伊安嘖了一聲,他感覺現在的克里克就像是個大烏龜一樣,只要縮起頭,就拿他沒什麼好辦法。

「迫擊炮!」克里克舉起手中的盾牌瞄準了伊安。

伊安原以為他又要發射炮彈了,於是趕緊跳離原地,結果從克里克盾牌中發射出來的,其實大量的鐵標槍,這些標槍將伊安的閃避範圍也給囊括進去了。

喊的是一個名字,用的卻是另一種,克里克用這種陰險的招數,成功地陰了伊安一把,伊安雖然反應過來儘力格擋,但還被不少的標槍擦過了身體,在肩膀和腿上留下了不少血痕。

「哼哼!看到了吧!」克里克冷笑著道:「我有無敵的防禦,還有無數的武器,我才是最強的,你永遠都不可能打贏我!」

伊安搖了搖頭,道:「我懶得和你說!」

尼瑪,我有著卡牌系統,都不敢說自己很強,你一個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的傢伙,只仗著一點武器和裝備,就敢稱最強了?

這話你也最多在東海吼吼,要是去偉大航路還敢說這種話,分分鐘被人打死!

「你……!」三番五次被伊安給藐視,克里克再也忍不住了,突然將自己的兩個護肩取下,呯地拼合在一起,將他最強的武器大戰槍給弄出來了,叫吼道:「現在我就幹掉你,我要讓所有人看看,忤逆我克里克會是怎樣的下場!」

伊安微微有些氣喘,沒有答他的話,只是在想著,難道真的要用那一招?

算了,反正都已經被人叫做怪物了,那麼再怪一點,好像也沒什麼……

正當伊安和克里克都想要發動最後一擊的時候,場中卻突然發生了變故,大量的白煙突然瀰漫在了廣場上面!

這些白煙彷彿有意識一樣,越過了外圍的海軍士兵防線,直奔正在交戰的克里克海賊團和巴基海賊團的成員而去,被白煙接觸到的海賊們,彷彿被繩子勒緊了一樣,頓時就動不了了!

「這……這是什麼?」

「啊,救命!我喘不過氣來了!」

海賊嘍們驚叫起來,這些濃濃的白煙一出現,他們也打不下去了,看到其他人的慘狀后,趕緊想辦法躲避這些煙霧。

然而,還是沒用,越來越多的海賊,被這些白煙給圍住,然後緊緊地勒在一起。

「怎麼回事?」克里克也注意到了這異象。

倒是伊安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同樣有些詫異:「白獵人斯摩格?他不是要明天才到的嗎?怎麼會突然在這裡出現?」

果不其然,外圍的海軍士兵突然分出一條道路來,那裡能看到一個叼著雪茄的男子,雙臂已經化作滾滾的煙霧蔓延開去。

而在他身後,大量的海軍士兵正在衝進來,這些是斯摩格帶來的本部精銳士兵,他們一進入廣場,立馬將那些被斯摩格困住的海賊給抓了起來,用繩子綁在一起。

羅格鎮基地的海軍們,此時也認出了斯摩格,立馬朝他敬禮,然而斯摩格卻發怒地道:「看看你們的樣子!哪裡像一個海軍!?竟然眼睜睜地看著海賊鬧事,你們手裡的槍都是擺設嗎!?」

沒人敢回答,很多人都羞愧地低下了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包括之前那個海軍上尉在內,所有羅格鎮的海軍士兵卻閃絲諂。

新的上司來了,而且還帶來了支援,這下子羅格鎮應該不會有事了!

斯摩格罵了兩句后,也閉嘴了,他也看到了場中的情況,海賊的數量的確遠遠多於海軍,自然也了解了羅格鎮海軍的難處,於是沒有再為難他們,道:「還不去幫忙抓人!」

「啊!是!」羅格鎮的海軍士兵趕緊一個立正,然後跟在本部海軍士兵身後去幫忙了。

呯呯的槍聲開始響起,海軍們終於開槍了,對於任何敢反抗的海賊,都直接擊斃。

斯摩格此時也注意到了廣場中間那刺目的血跡,連他都有點不忍直視,於是扭頭問道:「那些人是怎麼回事?」

之前的海軍上尉回答道:「斯摩格上校,那個拿著長刀的年輕人,是個海賊獵人,克里克海賊團和巴基海賊團都是來找他尋仇的,而地上那一堆屍體,都是這個海賊獵人做的!」

斯摩格頓時瞪大了眼睛:「你是說,他一個人砍死了那麼多海賊!?」

「是的!」上尉點點頭。

斯摩格沒說話了,緊緊地盯著場中的伊安,當看到他那頂帽子的時候,心面頓時咯一聲響。

「這傢伙和那個暴君熊有什麼關係?」斯摩格第一時間這樣想到:「對海賊這麼粗暴,這種行為和熊一模一樣啊!」

作為本部上校,斯摩格自然是知道巴索羅繆大熊的,所以自然聽過這位七武海之一的「暴君」的事情,雖然身為海賊,但是巴索羅繆大熊卻是很多海賊的噩夢,他似乎比較痛恨海賊,被他遇上的海賊,幾乎都是船毀人亡,大熊是肉球果實能力者,可以不斷地將大氣進行壓縮,然後在一瞬間爆發出來,這招名為「熊之衝擊」的可怕招數,破壞力那是一等一的,大熊戰鬥過的現場,通常都如同被颶風肆虐過一般,別說船隻,連巨大的岩石都會被摧毀,遭遇上他的海賊,更是慘不忍睹。

正是因為如此,大熊博得了一個「暴君」的稱號。

斯摩格知道大熊的事,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突然見到一個戴著和大熊同樣款式帽子的年輕海賊獵人,對待海賊的方式竟然同樣是那麼的粗暴殘忍。

斯摩格沒有看到事情的經過,所以他並不知道伊安當時的憤怒,光是帽子或許還沒什麼,但是連行為都有些像,就不是巧合能形容的了,所以只是在第一眼看到伊安的時候,就把他和暴君熊劃上了等號!

轉過頭,斯摩格也看到了艾斯和巴基,於是又問起了艾斯的身份,但是對於艾斯,羅格鎮的海軍就了解得不多了,艾斯現在畢竟是剛出海,建了黑桃海賊團還只有他一個人的那種,絲毫名氣都沒有,所以羅格鎮的海軍只能將他當做伊安的朋友看待,以為艾斯也是個海賊獵人。

「都抓起來!」斯摩格聽了后做出判斷道。

海軍士兵們一愣,小心翼翼地詢問道:「那兩個海賊獵人也要抓?」

「抓!」斯摩格很肯定地點了點頭,道:「哪怕他們是海賊獵人,但是這場騷亂畢竟是他們引發的,所以他們必須給羅格鎮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