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六十一章 斬殺完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斬殺完成!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斯摩格的命令一下達,海軍士兵們立刻就行動了起來。

艾斯本來已經將巴基揍得鼻青臉腫的了,剛彎腰拾起巴基身上掉出來的海樓石鑰匙,卻不料突然有海軍士兵朝著他身前的地面開槍,艾斯嚇一跳,抬頭一看,發現幾個海軍士兵正舉槍對著他。

「你們要幹什麼?」艾斯愣愣地道,他現在可是幫著伊安打海賊呢,按理來說應該算是正義的一方才對吧?

「這是斯摩格上校的命令!」一個海軍士兵對艾斯道:「雖然你們是海賊獵人,但是一樣得抓起來!」

艾斯往往四周,突然捂著帽子對伊安大聲喊道:「不好意思伊安,海軍要抓我!我先走了!給老頭子的信放在旅館那裡,你自己去拿啊!」

「咱們以後有機會再見面吧!」

艾斯最後丟下這麼一句話,拔腿就往外跑!

海軍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艾斯竟然會跑路,他們完全想岔了,艾斯可不是海賊獵人,而是海賊,怎麼可能願意被海軍抓起來呢?不跑才怪了呢!

等他們反應過來想追的時候,卻發現艾斯的速度是他們望塵莫及的。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白煙飄了過來,朝著艾斯纏去,斯摩格一直盯著他和伊安兩人的,看到他要跑,便親自出手了。

「這是什麼?」看著自己被一陣煙纏上,艾斯剛開始還沒明白過來,等到斯摩格一收緊后,他頓時被勒住了腰部。

「糟……糟糕!」艾斯趕緊伸手去想掰開這白煙,然而手卻在白煙中一穿而過。

「沒用的!」斯摩格遠遠地看著這一幕笑道:「我可是自然系的能力者。」

結果話還沒說完,斯摩格就被打臉了,艾斯在掙扎中,手腕上的海樓石銬子一下子碰到了白煙,頓時讓斯摩格的煙霧變得不穩起來,被艾斯擋開了!

「咦!?」艾斯有些詫異,沒想到手銬還有這作用,於是頓時不怕了,撒腿繼續狂奔,朝著港口而去。

斯摩格也沒有想到艾斯身上竟然有海樓石,知道這下子怕是抓不到他了。

「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手上會有海樓石手銬?」斯摩格很是不解,但是卻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艾斯離去。

除了艾斯以外,克里克海賊團和巴基海賊團的很多海賊,也在拚命地逃跑,海軍的突然介入,讓兩幫人打不下去了,海賊對於海軍的天生畏懼感,讓這些海賊們下意識地想要逃離這裡,斯摩格也不可能只盯著艾斯一個人,海軍人手本來就不足,他不藉助惡魔果實能力抓人的話,都不知道最後要跑掉多少海賊。

那一邊,伊安本來和克里克已經沒動手的了,因為有不少海軍正在朝克里克開槍,為了不被流彈傷到,伊安只能拉開一點距離,卻沒想到這個時候艾斯卻朝著自己喊話,說他要走了!

「哎,等……」

伊安本來想找艾斯交代兩句的,但是話都還沒說完,旁邊一把刀突然朝著自己劈來。

伊安揮刀招架,卻發現自己面前站著一位持劍的少女。

「古伊娜!?」一看到這少女的樣子,伊安差點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那是誰?」持劍攻擊伊安的少女也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問道。

伊安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少女雖然和古伊娜長得很像,但是卻戴著一副邊框眼鏡,這應該是斯摩格身邊跟著的達斯琪才對!

「你攻擊我做什麼?」伊安惱火地問道。

「你不能走!」達斯琪道:「要不是你引來這些海賊,羅格鎮會亂成這樣?」

「所以你要抓我?」伊安瞪著她道:「你瘋了吧,我又不是海賊!」

「可你也不是海軍!」達斯琪反駁道:「你沒有執法的權利,誰讓你這麼肆無忌憚的殺人的?」

伊安一聽這話,頓時氣得笑了:「我沒有執法的權利?你的意思是,海賊找我尋仇,我只能乖乖地任由他們殺我?」

「這……」達斯琪一時間也不好回答這個問題。

達斯琪現在只是一個18歲的少女,也就是說,她和伊安還有古伊娜的年齡差不多,雖然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海軍上士了,但是還是對這個世界了解得不太多,她從小接受的海軍正義理念,讓她認為伊安這樣殺海賊是錯的,但是當聽到伊安的反問時,她卻又覺得伊安是對的,兩種觀念一衝突,登時就讓達斯琪愣住了。

「我不管!」最後她一咬牙道:「斯摩格上校的命令是抓住你,我只是執行命令而已!」

說完,她又持劍衝上來,和伊安打在一起。

伊安和她交手了幾次,也察覺出她的實力來了,似乎是因為達斯琪接受的是海軍劍術教官的制式指導,所以她的劍術顯得有些死板,不知道變通的感覺。

相反,伊安一直以來練習的,雖然都只是基礎劍術動作,但是發揮起來的時候,卻是得心應手,達斯琪的劍術別說比伊安了,比古伊娜都差了不知道多少。

所以很快的,伊安抓住她一個破綻,橫過刀柄一下子敲中了她的手腕,用力道將她手裡的劍打落在地。

似乎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容易就敗了,達斯琪愣愣地捂著手腕望著伊安。

「你放心吧!」伊安嘆了口氣道:「不用抓我,我不會走的,既然斯摩格來了,我還要找他拿賞金呢!」

「拿什麼賞金?」達斯琪愣愣地問道。

「克里克人頭的賞金!」伊安回了她一句,然後轉過身來,突然大吼出聲道:「克里克!!」

他不喊不行了,克里克這個狡猾的傢伙,這時候竟然想著要趁亂溜走!

不只是他,連巴基都被他手下的摩奇和卡巴吉,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地給帶走了,斯摩格帶著的海軍本部精銳士兵一出現,他們都沒有心思戀戰,自然是要想辦法離開。

海軍的槍彈也打不破克里克的盔甲防禦,但是他不可能挑戰海軍的,他雖然號稱三千多部下,但是帶來羅格鎮的卻不算多,畢竟還要留人守船,現在帶來的人大部分都給海軍抓住了,他要是再不走,到時候怕也走不掉了。

他是海賊團的首領,可不能陷在這裡。

而在伊安被達斯琪纏住的時候,正好鬼人阿金顫顫巍巍地爬起來了,他雖然挨了伊安一刀,但是卻只是劃開腹部,沒有死去,看到現場的亂象,他爬起身,對克里克道:「首……首領……你先走吧,我……來擋住海軍……」

鬼人阿金一直對克里克忠心耿耿,他張開雙臂擋在海軍的槍口面前,哪怕已經身受重傷了,都還不忘記掩護克里克。

然而,克里克卻是一個無情無義的人,見阿金想要掩護他,他連一句話都沒有說,轉身就走!

伊安轉過身來的時候,恰好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聽到伊安的吼聲,克里克轉頭對伊安冷笑了一聲,道:「小子,你想做什麼?今天我已經放過你了,你難道還不知道感恩嗎?」

「你這話說反了吧?」伊安掏掏耳朵,不屑地道:「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你的賞金,我要定了!」

「哈哈哈哈!」克里克被伊安的話起來,大聲道:「要我的賞金?你憑什麼?憑你的劍術?別忘了,你根本砍不破我的盔甲啊!」

兩人之間的對話,用的聲音都很大,所以自然被不少海軍士兵給聽到了,達斯琪和一直關注著這邊的斯摩格也是。

「他要做什麼?」一個海軍傻眼地望著伊安,對身邊的同伴道:「克里克那身盔甲,子彈都打不進去啊!」

「就是啊,他難道真的以為他能用那把刀砍開盔甲?」他的同伴海軍也點頭道。

達斯琪和伊安交過手,雖然她也承認伊安比他劍術高明,但是她同樣不認為伊安能打破克里克的防禦。

「那小子是笨蛋嗎?」斯摩格叼著雪茄暗想道:「連我的冒煙果實都拿克里克沒什麼好辦法,最多只能抓住他而已……他哪兒來這麼大信心想留下克里克?」

就在眾人都這麼想著的時候,卻見伊安將手中的長刀豎起,臉上露出的微笑:「誰告訴你……我砍不破的!?」

下一秒,伊安的額頭上面,突然多出了一隻眼睛!

達斯琪就在他旁邊,看得登時就呆住了,以為是自己的近視眼發作,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斯摩格還有其他的海軍士兵,也差點看得下巴都掉下來了:那是什麼!?

其實,這隻突然多出來的眼睛,只是一個幻象而已,因為伊安發動了飛影卡牌的邪眼師技能而造成的!

邪眼師這個技能,被動情況下可以大致察覺出目標對手的實力來,但是當主動發動的時候,卻可以增長伊安這個宿主100%的念能值!

這種增長是暫時性的,每秒需要消耗伊安10%的命值,也就是說,伊安最多只能使用這個技能9秒的時間!

不能用10秒,10秒的話,伊安的命值就歸零了,到時候或許真的會死掉的。

雖然只有9秒,但是這個技能卻是很強大的,伊安原本空空如已的念能值,在這一瞬間被補滿了不說,而且還多出了一倍!

現在的他,竟然有224點念能值!

伊安他也是第一次使用這個技能,原本只是想著把念能補滿,然後用邪王炎殺劍直接幹掉克里克的,他那身盔甲雖然堅硬,但是邪王炎殺劍連海樓石都能熔斷,沒道理切不開他的盔甲。

但是,當伊安發動了這個技能的時候,卻發現有點失去控制了,此時充盈的念能值竟然讓他的腦子一陣脹痛!

念能這東西很是奇怪,乾涸的時候會引起精神疲憊,過於龐大的時候,也同樣會導致頭疼,伊安沒有料到這一點,所以雖然發動了邪眼師技能,但是隨後卻發現自己掌控不了念能的輸出了!

劍身竄起了火焰,這是伊安剛才想要使用邪王炎殺劍的原因,然而隨著源源不斷的念,纏繞到了伊安的刀身上面后,伊安察覺到火焰的為溫度越來越高,顏色逐漸地轉向了蒼白的顏色,恐怕會有失控的跡象。

不行,等將這份龐大的念釋放出去才行!

伊安這樣想著,下意室簧,猛地向前方揮動了自己的刀刃!

然後,在場的達斯琪,斯摩格,還有大批海軍士兵,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一道帶著蒼白火焰的劍氣,隨著伊安伊安揮刀的動作,被飛射出來,這道火焰劍氣飛行的速度是如此之快,在克里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穿過了他的身體,而後繼續飛行,切過克里克身後的處刑台木架,再次穿了過去,最後飛到廣場邊緣的一棟建築上后,才總算消失了!

嗤!那棟建築的石材上面,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切痕,還冒著煙的那種……

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響傳來,處刑台的慢慢地歪了方向,被劍氣切斷的支架位置留下了整齊的刀口,受力的不均,導致處刑台竟然轟隆一聲垮塌了!

而克里克呢,他滿臉不敢相信的眼神,緩緩地跪倒在地,他胸前原本堅硬無比的合金盔甲,此時已經裂開了,絲絲的血跡,正從裂開的位置中流淌出來。

當克里克跪倒的同時,他的半個身軀開始斜斜地往地面滑落,伊安飛射出去的劍氣,竟然將他的胸口和身體一分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