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六十三章 劍術教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 劍術教官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什麼怎麼辦?」伊安眨巴眨巴眼睛,裝傻道。

斯摩格呼的噴出一口雪茄煙霧,道:「別和我裝,你自己看看,因為的出現給羅格鎮惹來多大的麻煩?」

伊安轉頭四處望望,只見偌大的廣場上面,滿是血跡和彈坑,處刑台也倒塌了,受傷的海賊和海軍們坐在地上低聲呻~吟著,到處都能見到滿頭大汗的醫生跑來跑去地治療傷員,完全就是一副大戰後的慘烈景象。

「這也怪不到我頭上吧?」伊安雙手一攤道:「這些都是海賊做的啊!」

「可你也不該殺那麼多人啊!」達斯琪從一旁走過來,大聲地對伊安道。

伊安白了她一眼:「這是他們咎由自取!」

「你……」

就在這個時候,斯摩格出聲道:「達斯琪,別這麼天真,既然你已經成為了正式海軍,那就必須習慣這種事情,要是還抱著這種悲天憫人的心態,到時候你可能會先被海賊殺死的!」

達斯琪體會到了斯摩格語氣中的那種冷酷,頓時說不出話來了,最後氣哼哼地扭頭就走。

斯摩格搖搖頭,年輕的海兵就是這樣,在海軍的思想教育之下,剛出來的時候都是滿腔的正義和熱血,只有等經歷的事情多了,才會意識到這個世界的殘酷,不管是海賊還是海軍,殺與被殺,本就是宿命。

他重新看向伊安,開口道:「本來我是想把你抓起來的,但是既然你沒有逃走,那也就算了,就像你說的,海賊的事情我不管,那是他們咎由自取,但是處刑台是你破壞掉的,這一點總是事實吧?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你要麼賠償,要麼負責把處刑台修好!但是只能你自己動手!」

「自己動手?」伊安詫異地道:「我又不會木工活,你讓我自己動手?」

「哦,這麼說,你是打算賠償了?」斯摩格道。

結果伊安小心翼翼地先問道:「那個……能先問一下,如果賠償的話,要賠多少錢?」

「至少五千萬貝利!」斯摩格報出了一個數字。

伊安頓時就跳起來了:「五千萬!?一個破木頭架子,你竟然要五千萬?你怎麼不去搶!?」

「絕對值這個價!」斯摩格正色道:「你要知道,這可是處死海賊王羅傑的處刑台,說是古都不為過,來羅格鎮的遊客,大半都是為了看處刑台而來的,在修好處刑台的這段時間裡,你知道要損失多少遊客嗎?」

槽,五千萬,把巴基和克里克的賞金加一塊兒都不夠啊!

說到賞金問題,伊安突然想起來,跑到死去的克里克身邊,將他那拳頭上鑲嵌著鑽石的拳套給取了下來,擦掉上面的血跡,然後塞在衣兜裡面,這也是錢啊!

斯摩格看著他的舉動,也沒有做聲,克里克畢竟是伊安殺死的,這一點他無法否認,所以到時候賞金必須給伊安不說,克里克的財物伊安也有處置的權力。

雖然海軍抓了不少克里克海賊團的人,但是同樣的也有不少人逃走,海軍已經出動軍艦到海上追捕這些餘孽了,相信在這樣的雙重打擊下,克里克海賊團解散已經是定局。

正當斯摩格想著要怎麼善後的時候,卻見伊安跑了回來,便開口道:「我要提醒你,克里克的賞金和財物加在一起,你也不夠賠的!」

「我知道啊!」伊安點了點頭道:「所以我不打算賠了,我情願做木工活!」

一邊說,伊安一邊掏出抓到巴基時的證明文件,遞到斯摩格面前道:「順便把這份賞金一起給我吧!」

「……」斯摩格一陣無語,拿過文件一看,發現巴基海賊團也是面前這傢伙抓到的,也就是說,這次海軍要一次付出兩千多萬的賞金給伊安了。

這麼有錢的一個傢伙,竟然為了不賠錢,而選擇做木工活?這真是讓斯摩格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假如伊安知道斯摩格的想法的話,絕對會嗤鼻的,開什麼玩笑,想讓我掏錢?我自己都窮得想搶錢了,之前還想著修個木架子而已,幾萬貝利能搞定的話,那麼出就出了,只要能換得斯摩格把自己的賞金給了就好,哪想到斯摩格一開口就是五千萬,於是伊安也就不打算奉陪了。

不就是木工活嗎,到時候修得歪歪扭扭的可別怪我!

估計斯摩格也想到的這一點,頭疼了半天後,才開口道:「這樣吧,我給你第三個選擇,你留在羅格鎮的海軍基地,當一年的劍術教官,處刑台由海軍負責修好,你看怎麼樣?」

伊安不解地望著斯摩格,搞不懂他怎麼突然會拋出這麼個條件來。

其實他並不明白斯摩格現在的處境,雖然看著斯摩格是來羅格鎮當負責人的,但其實從海軍本部調到東海來,這算是一種變相的貶罰了,斯摩格這人在海軍當中,就是一個問題兒童,極有主見,對於上司的命令很少服從,海軍也是借著這個機會讓他遠離本部的,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這樣的情況下,斯摩格帶來的人手情況就可想而知了,軍艦上那些護送他的海軍精銳士兵到時候要返回去的,斯摩格真正能用上的部下,也就只是達斯琪和另外幾個人而已,而且剛來到羅格鎮,看到的就是這裡的海軍面對海賊時畏縮的表現,讓他更是覺得這些人不堪大用。

伊安一刀斬殺克里克的情景,讓他意識到面前這個海賊獵人是個不錯的劍術高手,於是這才突然心中一動,想將伊安給留下來當劍術教官,這樣的話,一來自己手下有高手可用,二來也可以藉助伊安好好地操練一下羅格鎮的這些海軍士兵,可以說一舉兩得。

其實這種見到好苗子就忍不住想拉進海軍的想法,不止卡普有,海軍中很多軍官也是如此,大海賊時代的來臨,讓很多海軍都產生了人手不足的感覺,只要對方不是海賊,能想辦法拉進海軍來就一定會嘗試一下的,所以別說伊安這種掛著海賊獵人身份的了,就算是真正的海賊,有時候都可以變通一下:七武海就是這麼來的!

聽到斯摩格的話,伊安拚命地搖頭:「一年太長了,不幹!我還是去做木工吧!」

「那你能接受多長時間?」斯摩格問道。

伊安想了想,發現他的確需要在羅格鎮呆一段時間,一來是要等卡普回來,把艾斯寫的信交給他,順便問問卡普能不能幫忙,二來嘛,出來那麼久了,也不知道耕四郎師父還有索隆古伊娜他們怎樣了,趁著現在還在東海,或許得寫封信報一下平安什麼的。

既然要留一段時間,那麼答應斯摩格的條件也不是什麼問題,斯摩格說的是當劍術教官,並非要自己加入海軍,那麼自己也算是自由的,隨時想走都可以。

當初出海之前,耕四郎師父就問過伊安,是否是想加入海軍,當時伊安就搖頭否認了,海軍的確是勢力龐大,但是說真的,他和海軍的淵源太少了,加入海軍以後,哪怕可以憑著實力贏得不錯的軍銜和地位,但是卻也失去了自由,要是上面隨便下個命令,讓自己到哪個島的基地駐紮下來,有可能會一呆就是好多年,到時候人都廢了!

由於擁有卡牌系統,伊安必須得保持自己的自由之身,他需要不斷地去挑戰強大的對手獲取經驗升級,同時還要想辦法賺錢,抽取卡牌增長自己的實力。

雖然變強的道路上不一定要完全依賴系統,但是系統畢竟是一種很好的輔助,伊安目前的想法是,要儘快學會霸氣,因為如果沒有料錯的話,當霸氣學會了后,應該會被系統轉化成相應的念,而且是屬於基礎數值的念!這樣的話,就算後期卡牌屬性增長困難,伊安在念能值上的限制也會小很多的。

既然要保持自由之身,那麼海賊獵人和海賊就是最好的選擇了,不過伊安也明白,當海賊的話不可避免要遭到海軍的追捕,在自己實力不夠強大的時候,招惹上海軍這種龐大的勢力那是找死,他可不指望自己能有路飛他們那種運氣,能夠每次都化險為夷。

伊安對於自己的長期目標還比較困惑,他現在也沒想過什麼去成為海賊王,尋找羅傑的大秘寶之類的,那些東西太遙遠了,但是對於短期目標他卻看得很清晰。

假如以後頂上戰爭還是會發生的話,那麼意味著時代的動蕩即將來臨,到時候或許他會加入某一方的勢力,但不管是成為海賊還是成為海軍,又或者成為革命軍,這些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要有足夠的實力保全自己才行,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站隊的資格。

說來說去,人活於世無非就是求生存而已。

這麼想著,伊安念頭通達了一些,覺得和海軍的關係還是不要搞得太僵的好,於是豎起一根手指道:「這樣吧,一個月時間!這一個月里我給你當劍術教官,所以處刑台賠償什麼的,就不要再提了,可以嗎?」

斯摩格本來覺得一個月時間太短了,但是看伊安的態度,似乎沒有讓步的可能了,於是點頭算是認可了。

伊安打了個指響,道:「爽快,那麻煩你先把賞金給報了吧!」

斯摩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不自覺地看向了遠處基地上空飄揚著的海軍旗幟。

「以為把我趕出來就沒事了嗎?也好,兩個海賊的賞金連同這次處刑台的修繕費用一起,先讓你們頭疼一把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