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六十四章 耕四郎的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耕四郎的信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伊安並不知道斯摩格打算趁著這次事件,向上級大肆索要經費的打算,他只是在和斯摩格達成協議之後,便在海軍基地中住下來了。

他發現這個臨時協議對他來說還不壞,住在海軍基地當中,他免去了花錢住旅館的費用不說,連吃飯也不用花錢,羅格鎮的海軍食堂可是很大的,而且廚師的手藝也不錯。

海軍勝利的消息傳出去后,羅格鎮上逃難的人們逐漸回來了,這主要是指一些本地居民,他們回來后剛安頓好家裡的親人,便跑去廣場上面,對著戰鬥留下的痕,指指點點地議論著。

他們已經聽說了,這一次克里克海賊團和巴基海賊團湊在一塊兒出現,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東海霸主克里克海賊團覆滅,巴基海賊團逃走。

不止如此,克里克海賊團的成員,在這一戰中被擊殺了超過兩百人,死掉的人中,一大半竟然是被一個海賊獵人獨自擊殺的,剩下的才是在和海軍交戰過程中被擊斃的,而他們的首領克里克也被那個海賊獵人當場擊殺!

當羅格鎮的居民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全都忍不住高聲歡呼起來,克里克海賊團的惡名已經傳遍了東海,沒想到現在竟然被一個海賊獵人給除掉了,這實在是一個大快人心的好消息。

人們紛紛打聽著這個海賊獵人的名字,海軍這邊倒也沒有隱瞞,將伊安的消息給說了出來。

當人們聽到這個叫伊安的海賊獵人不但斬殺了克里克,而且連巴基海賊團也被他抓過的時候,頓時被震驚得無以復加:這個海賊獵人,他竟然連續抓了兩個上千萬懸賞的大海賊?

羅格鎮街頭巷尾都在傳頌著伊安的名字,幾乎把他當成了整個東海最強的海賊獵人來看待了。

尤其是,當他們聽說伊安竟然成為了羅格鎮海軍劍術教官的時候,所有人都放心了不少,在他們看來,有這麼一個強大的海賊獵人來教導海軍士兵的劍術,到時候羅格鎮海軍的實力肯定會提升不少的,這讓羅格鎮的居民們安全感上升了不少。

這或許就是斯摩格的另一個目的吧,畢竟羅格鎮這次的騷亂影響太大,放出伊安加入海軍的消息,能起到一點穩定人心的作用。

當然,這時候人們並不知道伊安這位「劍術教官」其實只會在海軍基地中呆一個月時間而已,這種事情斯摩格可不會說出去的。

正是因為出於感激,羅格鎮的居民們在聽到處刑台竟然是伊安斬殺克里克時,一併毀壞的消息后,竟然沒有一個人怪罪他!反而興緻勃勃地指著正在維修當中的處刑台議論起來。

「你們知道嗎?那位海賊獵人伊安可是一位劍豪!處刑台就是被他打出的飛翔斬擊給斬壞的!」

「是嗎?真是驚人啊!」

「還有呢,看到後面那棟房子嗎?斬擊最後的落點就是那裡,連石頭都給斬出了一條裂痕來,可見當時的威力有多大!」

伊安這次算是出名了,不止羅格鎮的人們在議論他,逃走的克里克海賊團成員,也因為失去首領而解散,克里克海賊團的那些成員流落到東海各處的時候,也順便將伊安斬殺了克里克的消息帶到了四面八方,伊安這個海賊獵人已經成為了海賊們所忌憚的對象。

沒人敢找伊安報復,伊安一擊殺死克里克的事情,是很多海賊親眼見到的,雖然這引起了海賊們對他的仇恨之心,但是卻在衡量了一番自己的實力后,按捺下了尋仇的心理。

克里克「最強」的名號叫了那麼多年了,不是真的也變成真的了,現在連最強的克里克都死在了伊安手裡,其他小海賊哪裡敢打什麼主意?

所以一時間東海的很多海賊都低調了許多,生怕被伊安這個海賊獵人找上門來。

伊安剛開始的時候,也沒料到會產生這種影響,只是他到原本住的旅館去取艾斯留下的信時,才感受到了一點好處,那旅館老闆在知道他竟然就是斬殺克里克的人後,連他和艾斯吃霸王餐住霸王店的事情都沒有追究,反而滿懷感激地又請伊安吃了一頓大餐,搞得伊安挺不好意思的。

艾斯留下的信拿到了,看樣子艾斯這傢伙怕是早就打定主意要在事情解決后就離開的,不然的話,他完全可以當面把信交給伊安,而不是讓他自己來取。

伊安知道,艾斯已經踏上了他的冒險之旅,他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加入白鬍子海賊團,想來可能是很大的,不過因為伊安的介入,他得知了薩波的消息,或許在冒險的旅途中,會多一些事情吧,比如尋找革命軍成員之類的。

伊安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因為在他的記憶中,革命軍成員幾乎是分佈在世界各地潛伏起來的,雖然暗地裡進行著活動,但也不是艾斯一個海賊能輕易找到的。

至於艾斯寫給卡普的信中說了什麼,伊安不知道,他也沒有想過去看裡面的內容,只是想等著卡普歸來后把信交給他就完事了。

在隨後的兩天時間裡,伊安都呆在海軍基地當中,他手上的海樓石銬子,被海軍的鎖匠打開了,斯摩格這傢伙在銬子解開后就將其要走,說是打算打磨一下,把這海樓石鑲嵌在他的武器十手上,以便以後能對付惡魔果實能力者。

不過,在伊安的強烈抗議下,斯摩格最後只取走了殘餘的鏈子部分,手銬圓環還是還給了伊安,這讓伊安很是鄙視斯摩格,他原本在海軍本部的時候,都沒有想到弄點海樓石嗎?反而要等來了東海,才想起來要給自己的武器鑲海樓石?

在等待卡普歸來的時間裡,伊安也開始了自己的工作,替斯摩格操練羅格鎮的海軍士兵。

他原本在霜月村一心道場的時候,作為大師兄就已經督促過那些小師弟們練劍了,所以這工作還蠻適合他的,做起來熟門熟路。

而更重要的是,羅格鎮的海軍士兵都目睹了伊安在廣場上的戰鬥,對於伊安是懷著敬畏心理的,當伊安擔任他們的劍術教官之後,一個個練習得十分賣力,讓伊安教得十分輕鬆。

這種教導其實也沒什麼,只是糾正一些基礎動作而已,同時也講解一些對戰時需要注意的地方。

讓伊安意外的是,達斯琪竟然也跟著伊安學,她雖然對於伊安擊殺那麼多海賊的事情還有些介懷,但是練習的時候卻比所有人都認真,也時常向伊安請教一些劍術問題。

每當這個時候,伊安就不由得在她身上看到了古伊娜的影子,所以雖然明知道達斯琪和古伊娜是兩人,但是伊安還是盡心為她解答。

這讓兩人之間的關係稍微緩和了一些。

左等右等,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卻一直不見卡普歸來,他原本以為卡普是借著出巡的機會去了風車村看路飛,但是等到伊安等得不耐煩跑去詢問斯摩格的時候,才驚訝地得知,卡普中將已經接到本部的命令,在巡視完謝爾茲鎮后,就從無風帶直接回去了!根本不回羅格鎮的!這下子艾斯的信不知道該怎麼轉交了。

斯摩格倒是挺驚訝伊安竟然會認識卡普,不過他倒也沒多問,經費終於批下來了后,就直接把賞金給了伊安,一共兩千四百萬貝利。

而伊安自己也把克里克那鑽石拳套賣給了鎮上的珠寶商,不過只換到了三百多萬貝利,這樣一來,伊安手裡的錢就有兩千七百萬了!

這算是伊安迄今為止拿到過的最多的一批錢了。

就在他美滋滋地想著怎麼花這筆錢的時候,一艘新近靠岸的郵輪,卻給伊安帶來了一封信件。

伊安一看字跡,就知道這是耕四郎師父寄來的信,他前幾天的時候剛給耕四郎寄去了一封信,沒想到回信這麼快就到了。

打開了信件,伊安慢慢地看了起來。

「給我的徒弟伊安:伊安,見信佳!你寄來的信件已經收到,道場很好,我也很好,索隆和古伊娜也是老樣子,最近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這些天連霜月村都在傳揚著你擊殺克里克的消息,這讓我很欣慰,看來在出海之後,你在劍之一道上走得更遠了,索隆這孩子聽了你的消息后,鬧著也想出海,不過和你當時一樣,被我阻止了,他現在心情很不好,估計是想著趕緊讓時光跳到18歲吧,哈哈!」

「你在信中說到,你打算去偉大航路,我並不打算阻止你,不過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另外我有個事情打算和你說說!」

信很長,伊安看到前面的時候,不由得會心一笑,然後翻過了一頁繼續看下去。

「我一直都沒有和你提到過你的身世,只是告訴過你,你是養子,其他什麼都沒有說。在你出海那時候,我也猶豫過要不要告訴你你真正的身世,但是當時一猶豫,你已經離開了。」

「我不知道告訴你到底合不合適,但是現在看來,你的實力成長了不少,所以我還是打算原原本本地告訴你。」

「你的故鄉其實並不在東海,而是在西海,我和古伊娜的媽媽,當時是在西海的一個小島附近撿到你的……」

看到這裡,伊安的眉頭一皺,自己竟然不是東海人?或者說,這個身體的原主人,竟然不是東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