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六十五章 疑點重重的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 疑點重重的身世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疑惑地皺了皺眉頭,伊安覺得挺意外的,其實對於他來說,出生在哪裡都無所謂,不管是東海也好西海也好,都只是一個地點而已,他對此根本沒有太多的感觸。

接著看下去,只見信中寫到:「當時古伊娜剛出生,我和古伊娜的媽媽決定返回東海居住,在船上的時候,突然發現海面上漂浮著一隻破爛的小船,當時我們也沒怎麼在意,正想要離開的時候,卻突然聽到船上傳來一陣嬰兒啼哭的聲音。」

「你的師母當時把古伊娜交給我抱著,不顧產後的虛弱,就跳下海中將你救了起來,我永遠都忘不了她救起你來時臉上的那種笑容,她說這一定是奇。」

「事後我們才察覺到,載著你的那艘小船,已經在海上漂流了不少時間了,這的確是一個奇,在危險的大海上,你活下來了。」

伊安看到這裡,只覺得一陣冷汗直冒,是啊,一艘破爛的小船漂流在大海上,不但沒有因為暴風雨而翻船,也沒有遇到海獸或者海王類襲擊,並且最後還順利地遇到了耕四郎師父的船,最後獲救了,這已經不是奇可以形容的了。

不過,從信中字裡行間里可以看出,或許師母的逝世沒準還和自己有些關係,剛生下古伊娜沒多久,就敢跳下冰冷的海水中救人,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或許正是這一次救人的舉動,才落下了病根。

伊安也是第一次聽說了這些事情,他能明白耕四郎為什麼沒有當面和他提這些事情,而是選擇寫信的原因了,無非就是不想看到自己歉疚的表情而已。

「救起你的地點,是在一座小島一百多海里以外,我們打聽了一下,得知那個小島叫做班班羅爾,島上面據說有人居住,於是我和你師母就想著,你會不會是從島上漂流過來的,想帶著你去尋找一下親人,然而,當我們靠近那座島的時候,卻發現那裡竟然被封鎖了!」

「我們不被允許接近,而且沒過多久,西海就發生了一件大事,我們無法繼續在西海停留,所以最後只能帶著你離開,來到東海定居下來。」

「伊安,你現在已經是大人了,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這些,當你覺得你能力足夠,並且想去尋找你自己的親人的話,那麼就去西海看看吧。」

信到這裡也就結束了,但是卻看得伊安疑惑重重,耕四郎師父在信中提到的一些事情,顯得比較隱晦的樣子,似乎不願意直接說明白,這讓他產生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師母撿到自己的時候,是個嬰兒,雖然無法確定年齡,但是估計應該不會超過一歲,而現在自己有十八歲,也就是說,當年發生的事情,大約應該是17年前到18年前之間,這個時候,西海發生了一件大事?

伊安想著想著,突然猛地一陣心跳:不會吧!?

西海發生的大事,伊安印象最深的,就是奧哈拉事件了!耕四郎師父指的不會是這個吧?

扳著指頭算了算,的確,這個時間段上,剛好是奧哈拉這座研究歷史的小島,被世界政府以屠魔令的方式從地圖上面抹去的時候,雖然事後世界政府極力掩蓋,但是這麼大的事情,西海那邊沒道理一點消息都收不到的,耕四郎師父估計是聽說了這件事情,所以懷疑自己的身世和奧哈拉有關。

但是,他信中提到的班班羅爾島又是怎麼回事?

別急別急,再好好的查證一下。

伊安將信小心地收進衣兜裡面裝好,然後跑出了自己的宿舍,來到海軍基地的資料室中,打開門后,他看到有幾個海軍士兵正在工作著。

一看到伊安進來,那幾個海軍士兵就認出他來了,於是立馬敬禮道:「教官好!」

伊安這個劍術教官算是聘用來的,沒有任何軍銜,不過出於對伊安實力的認可,基地海軍士兵對他還是挺尊敬的,一點都沒有因為年齡小看他,不過這裡畢竟是海軍基地的資料室,屬於機密部門,所以敬禮之後,這些海軍士兵便為難地道:「教官,按照規定,這裡是不能對你開放的!」

「沒事沒事!」伊安擺擺手道:「我就是想過來問問,你們有沒有西海的地圖?」

一聽伊安要的只是地圖,海軍士兵們鬆了口氣,地圖可算不上什麼機密,於是便找出了一份,遞給伊安。

伊安倒也守規矩,拿到地圖之後,便走出資料室到外面看了起來。

「班班羅爾……班班羅爾……」伊安拿著地圖,開始尋找起這個地名來。

「找到了!」伊安仔細看了好一陣,終於在地圖上面找到了這個地點,島嶼很小,導致字跡也十分的小,找起來很費勁的,但是不管怎麼說,至少第一個位置算是確定了。

「班班羅爾,伊路西亞王國屬地……」

他在地圖上面只得到了這麼一個信息,然後他開始查看起周邊的島嶼來,想找找看,奧哈拉是否在班班羅爾附近。

然而,奇怪的是,地圖上怎麼找,都找不到奧哈拉這個地名。

伊安一拍腦袋,自己真是昏頭了,奧哈拉不是已經滅亡了嗎?看看製圖年份,發現這份地圖是兩年前製作的,於是伊安連忙跑回去,問資料室的海軍士兵道:「你們這裡有年份比較久遠的西海地圖嗎?」

海軍士兵們一愣,問道:「你要多久前的?」

「18……不,最好是20年前的西海地圖!」伊安道。

結果海軍士兵們搖搖頭,道:「這個可沒有,地圖這種東西,一般有更新后,原來的就會被銷毀掉,現在資料室最早的地圖,只有一份五年前的。」

伊安頓時有些失望,他原本還有些慶幸,覺得自己陰差陽錯地答應斯摩格當一個月的劍術教官,正好能藉此查閱到一些海軍的資料,沒想到最後還是沒結果。

看到他的表情,海軍士兵們有些奇怪地問道:「你要這麼久遠的西海地圖做什麼?」

伊安想了想,問他們道:「你們聽說過班班羅爾這個地方嗎?」

「西海的?這個不知道!」海軍士兵們搖搖頭,不過卻道:「你可以去問問基地里的羅納中士,他好像就是西海人!」

是哦!海軍的士兵都是從世界各地徵兆來的,並不一定說在東海的就一定是東海人。

羅納中士,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叔,在基地食堂裡面當廚師,伊安自然認識他,於是很輕易地就找到了他。

但是伊安現在是不敢提到任何關於奧哈拉的字眼的,只能用班班羅爾這個地名來進行詢問,同時一直注意觀察羅納的表情,想看看有沒有什麼發現。

不過,讓伊安意外的是,羅納大叔一聽伊安提到班班羅爾,就恍然道:「這個地方我當然知道,那裡當年可是發生了一件大事呢!」

伊安追問道:「給我說說!」

「你問的是17年前左右對吧!」羅納大叔坐在椅子上抽了口煙,道:「我當時20多歲,剛當上海軍沒多久,都還沒調到東海來呢,班班羅爾那地方,是伊路西亞王國的領土,但是在當時卻爆發了一場瘟疫,據說很是嚴重,伊露西亞王國的軍隊將島嶼給封鎖了,然後派出醫療隊伍到島上進行救治,但是沒想到的是,瘟疫散播得太快了,島上的人最後都死光了!」

瘟疫?伊安只覺得一陣頭大,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這麼說來,自己是想岔了?自己的身世和奧哈拉沒有關係?

但是伊安又感覺這其中還有不對勁的地方,假如說自己是從班班羅爾島上漂流出來的,既然島上爆發了瘟疫,那為什麼耕四郎師父並沒有在信中提到過,撿到自己的時候自己生了病啊?

假如瘟疫真的那麼兇猛,一個幾個月大的孩子,沒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或者說,瘟疫的事情有蹊蹺?

疑點太多了,首先,他無法知曉奧哈拉島嶼的所在位置,不知道是否和班班羅爾臨近,這是一個關鍵點,假如奧哈拉就在班班羅爾附近區域,那麼自己也有可能是奧哈拉的倖存者,但是假如奧哈拉和班班羅爾距離太遠,那麼自己的出生地可能就是班班羅爾這個爆發了瘟疫的地方。

然而,在奧哈拉毀滅了之後,在世界政府的控制下,這座島已經從地圖上被抹去,新的地圖上根本沒有這個地點,年代久遠一些地圖又很難尋找,除非是詢問一些年歲較大的西海人,他們或許知道,但是願不願意講,那就是兩回事了。

耕四郎師父並不是西海人,對於西海的地理估計也不熟悉,所以他也拿不準這件事,而且奧哈拉事件是被政府嚴厲限制提起的,信件並不安全,所以信中的敘述才會那麼隱晦。

所以伊安只能先暫時放下這件事情,他取出信件,手中的火焰一冒起,直接將信給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