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七十二章 拉人失敗(二合一章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拉人失敗(二合一章節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惡龍樂園裡面,海軍與惡龍海賊團的交戰正在激烈地進行著。

雙方都互相有人受傷,這是交戰中不可避免的,但是總體來說,還是海軍這邊優勢巨大,他們人數較多,一旦出現受傷的人,其他海軍士兵就會掩護上去,讓受傷的撤回來,但是反觀海賊一方,在軍艦大炮的轟擊之下,已經有不少魚人因為被炮彈打中,受傷過重而死了。

海軍士兵們都察覺到了這一點,如果說開戰之前他們還有些畏懼的話,等現在佔了上風之後,海軍士兵們的士氣自然也就提升了起來,他們現在的確將這次戰鬥當成實戰演習一般對待了。

伊安在軍艦旁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情景,這讓他放心了不少,海軍這邊只要沒有人死就好,至於說受傷,呵呵!那是小意思,別忘了,伊安有雪萊卡牌在,就算受傷,他也可以對這些士兵進行治療,這也是當初他答應斯摩格,會把海軍士兵們完好地帶回腮在。

不過,伊安來到軍艦旁都還一會兒了,本來是防範牟牟的襲擊的,結果卻左等右等都不來。

「槽!阿龍這傢伙不會是耍我的吧?把我支走到軍艦這裡來,他好藉機逃跑?」伊安這樣想到,但是隨後又搖搖頭,覺得這不大可能,阿龍這人很珍惜他的魚人同胞,認為魚人才是最優秀的種族,他是不可能撇下自己的同胞們獨自逃走的。

於是,伊安也不管了,牟牟不來,他就繼續攻擊阿龍就是了,於是他對著艦上的海軍士兵們喊道:「大炮朝著泳池裡面來幾發!」

「是!教官!」負責射擊的海軍士兵聽到后,立馬朝著船下方的伊安敬禮,然後調轉炮口,瞄好了轟出去。

炮彈帶著呼嘯聲,落到水中,轟的一聲炸起了高高的水浪。

爆炸的震波傳到了水中,讓躲在泳池中的阿龍一陣難受,他沒想到伊安竟然會讓海軍用大炮轟擊他,這種三番五次的挑釁,讓阿龍越來越憤怒了,他本來是想輕鬆一點,等牟牟搞定軍艦后,看看這些海軍恐怖的表情的,但是現在牟牟一直沒有出現,阿龍也不知道小八那邊到底出了什麼岔子,於是他索性從水裡冒出頭來。

這個時候,剛好一枚炮彈再次往泳池中襲來,阿龍突然猛地長大了嘴,露出滿口的利齒,一下子用嘴接住了炮彈!

那顆圓圓的炮彈被阿龍咬在嘴裡,雙顎一用力,頓時被咬得爆炸了!

轟隆一聲,阿龍的嘴裡被炸開了花,然而等煙霧散去后,阿龍卻跟個沒事人一樣,張嘴吐出了一口煙霧。

這幕咬炸炮彈的情景,被不少海軍士兵看在眼裡,頓時就嚇傻了!

阿龍放聲大笑道:「看到了沒有,愚蠢的人類!我和你們最大的區別,就是種族啊!在這個滿是大海的世界,只有我們魚人族才是天生的統治者!」

他一縱身,從水裡跳到了岸上,隨後就朝著達斯琪沖了過去。

「不好!」伊安心中一驚,趕緊也朝著達斯琪所在的位置跑去。

阿龍這傢伙不躲在水裡了,這是好事,但是他卻趁著伊安離他較遠的時候,選擇襲擊海軍士兵,而且第一個下手的對象,就是達斯琪,伊安知道達斯琪現在不是阿龍的對手,所以必須得去救她才行。

看到阿龍撲過來,達斯琪反應也不慢,立刻就朝他揮刀砍去,然而阿龍卻不閃不避,脖子突然一伸,一口咬在了達斯琪揮砍來的劍上!

「」的一聲,達斯琪的劍在阿龍口中被咬得碎裂了,阿龍雙顎的力量簡直超乎達斯琪的想象,連鋼鐵都被咬碎了。

雖然達斯琪現在拿著的不是什麼好武器,但是劍一碎,她就沒武器用了,同時還由於驚嚇,導致她一屁股跌做在地上。

而阿龍卻沒有絲毫的猶豫,再次張嘴朝著達斯琪的肩膀咬去。

刷!血花四濺,達斯琪沒有閃避開,只來得抬手一擋,導致阿龍這一嘴咬在了她的左手手腕上,頓時疼得達斯琪慘叫出聲。

不過這個女孩子倒也有股狠勁,回過神來后,第一件事不是去扯自己的手腕,如果她這時候去扯自己的手腕的話,可能會把她的手腕扯斷的,但是她卻是將右手還握著的殘留的劍柄,狠狠地砸在阿龍的眼睛上面!

阿龍一吃痛,頓時鬆開了嘴,達斯琪這一下,砸得他眼角破裂,鮮血都流出來了。

「你……!」阿龍惱火極了,竟然被一個女人打成這樣,當下不再留情,張開嘴就朝著達斯琪的喉嚨咬來!

「達斯琪上士!!」看到這一幕的海軍士兵們驚叫起來,要是被這一嘴咬中喉嚨,達斯琪就死定了,但是無奈他們距離達斯琪有些遠,救不到她。

達斯琪彷彿也看到了自己的死期來臨,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柄長刀突然從旁邊伸出來,擋住了阿龍的利齒,也救下了達斯琪的性命!

「看到對手攻過來,怎麼能閉眼呢?」一個聲音在達斯琪耳旁響起:「我可不記得平時是這麼教你的啊!」

睜開眼睛,達斯琪看到的是伊安雙手握刀,抵住阿龍血盆大口的畫面,一時間只覺得一陣悲喜交加。

「該死!」阿龍沒想到伊安奔跑過來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看到伊安的刀擋在他嘴裡,心中一發狠,就想朝著伊安的刀咬下去,他想把伊安的刀咬斷,就如同剛才咬斷達斯琪的劍一樣。

但是伊安怎麼可能會給他這個機會?下一秒,伊安的劍上竄起了熊熊的火焰,然後猛地抽了回來!

邪王炎殺劍的原理,是將火焰凝聚在刀身周圍,形成更加鋒利的焰鋒,伊安這一抽刀,相當於在阿龍的嘴裡使勁割了一刀一樣,讓阿龍頓時慘叫了一聲。

他的上顎和下顎,同時被這一刀割破了,阿龍能夠咬碎炮彈,不代表他能咬到火焰,疼痛傳來,讓阿龍有些失去理智了,他一伸手,拔下了嘴裡的牙齒握在手上,然後嘴裡很快又長出一副新的牙齒,阿龍是鋸齒鯊魚人,嘴裡的牙齒可以無限再生,再拔一次,這樣就兩手都持著利齒了,然後他手握著兩副鯊魚牙,朝著伊安攻來。

伊安揮動長刀,不斷地格擋住他的攻擊,阿龍手裡的牙齒和長刀碰撞,發出鐺鐺的聲響,阿龍原本是想用這兩副牙齒夾住伊安的武器,然後猛力捏碎的,但是伊安根本不給他機會,每當要被夾住刀身的時候,就會手腕翻轉進行卸力,而且運用得十分的巧妙。

那些跟著伊安學習劍術的海軍士兵,這個時候終於看到伊安這個教官劍術的厲害了,沒錯,就像他說的,所有的動作都是基礎動作而已,但是運用在實戰上面,卻是得心應手,手腕的轉動與武器的揮舞配合得天衣無縫,沒有什麼華麗的劍招,但是卻讓阿龍的攻擊全都做了無用功。

兩人來來往往地交手幾十次后,阿龍也發現自己的招數奈何不了伊安,於是突然一下子變招,用他那尖尖的鋸齒長鼻子向伊安猛地突刺而來。

然而,這一招對於全神貫注集中精力戰鬥的伊安來說,速度還是慢了一點,伊安一閃身躲開他的攻擊,然後空出一隻手突然一把握住了阿龍的鼻子,雖然被阿龍鋒利的鼻子將手割出血來,但是伊安卻顧不上疼痛,猛地一用力握緊了!

灼熱的火焰從他握著阿龍鼻子的拳頭上竄了出來,伊安瘋狂地輸出著自己的念能值,邪王炎殺拳的火焰頓時溫度開始升高,火焰的顏色逐漸轉為藍色,然後又開始向著白色轉變。

阿龍終於痛得慘叫出聲了,伊安雖然只捏住了他一半的鼻尖,但是阿龍感覺自己被握住的位置,連骨頭都要融化了一般!

等到伊安終於放開手的時候,阿龍的鼻子已經沒了一半,鼻子前段只剩下一團焦黑,阿龍手一捂上去,頓時就變成兩截掉下來了。

要打敗一個人其實很簡單,只需要抓住一個機會就夠了,伊安用火焰融掉了阿龍的鼻子,給他造成了重創,然後趁著阿龍失去反抗力量后,接連用邪王炎殺拳揍在阿龍身體上,拳頭附帶的火焰開始在阿龍身體各處灼燒起來。

阿龍痛得在地上拚命打滾,對上伊安這種使用火焰的對手,他真的是倒了大霉,引以為傲的長鼻子,直接就沒了一半,他的鼻子可不像牙齒那樣可以再生,也就是說,阿龍後半輩子只能頂著半個鼻子過日子了。

看著自己的首領如同一個火團一樣,被燒得在地上滾來滾去,惡龍海賊團的魚人們也失去了繼續抵抗的心理,獃獃地望著阿龍,聽著他的慘叫。

對於每一個海賊團來說,自己的首領就是他們的驕傲,在海賊眼中,自己的首領都是無敵的,現在看到阿龍這幅慘狀,魚人海賊們登時就有一種偶像崩塌的感覺。

這樣一來,海軍士兵們收拾起他們來就更加輕鬆了。

阿龍最後還是滾進了游泳池的水中,讓身上的火焰熄滅掉了,伊安走過去,將他從水裡拖了上來,發現這傢伙已經奄奄一息,渾身焦黑,處於大面積燒傷狀態中。

看到阿龍這樣子,伊安也知道他不可能再反抗了,戰鬥已經結束,本想一刀了解這傢伙的,現在伊安看著他,也有些下不去手。

達斯琪也緊緊地盯著伊安,生怕伊安一刀將阿龍給宰了,當初在羅格鎮廣場上那一幕,達斯琪還記著呢,等看到伊安拖著阿龍走過來的后,她才算是送了口氣,或許是因為天性善良吧,哪怕明知道阿龍是惡名昭彰的海賊,達斯琪還是不忍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交給你們了!」伊安把阿龍往達斯琪身邊一丟:「讓他蹲一輩子的大牢吧!」

「放心吧,他的罪行會受到審判的!」達斯琪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大聲喊道:「殺了他!」

伊安順著聲音的方向望過去,頓時眼睛一亮,竟然是娜美!?他之前還在奇怪呢,為什麼來了惡龍樂園,關鍵人物卻沒見到,沒想到現在才跳出來。

發出聲音的,自然就是一頭標誌性橘色短髮的娜美,她趕到惡龍樂園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惡龍被伊安火焰燒著的那一幕,看到阿龍的慘狀后,她只覺得說不出的暢快,她本來只是躲著看的,然而當看到伊安將阿龍交給海軍的時候,她卻忍不住跳出來了。

她手裡握著一根棍子,臉上一臉的淚水,對著伊安和達斯琪吼道:「殺了他啊!你們知道他到底做了什麼嗎!?為什麼要讓他活著?」

達斯琪和海軍士兵們愣愣地看著娜美,不明白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孩子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對阿龍這麼仇恨。

而惡龍海賊團的魚人海賊們,卻是咬牙切齒地望著娜美。

只有伊安知道為什麼,所以他不由得嘆了口氣。

達斯琪一臉正色地道:「要不要殺他,不是你能決定的,我們海軍讓他呆在牢里……」

話還沒說完,伊安突然一伸手,制止了達斯琪的話,彎腰擰起阿龍,將阿龍往前方一丟,對娜美道:「如果想殺他,你就親自下手吧!」

自己的母親就在自己面前被殺害,伊安知道娜美心中的痛苦,所以打算給娜美一個報仇的機會,達斯琪卻不理解伊安的做法,站起身想要制止,卻被伊安一把拉住。

娜美滿臉淚水,走到奄奄一息的阿龍面前,高高地揚起了手中的棍子,對準了阿龍的頭部。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報仇的機會就在眼前,娜美卻發現自己下不去手。

她突然一把丟下了棍子,坐在地上抱著膝蓋痛哭起來。

伊安微微一笑,發現娜美果然還是那個娜美,雖然對於阿龍的痛恨,讓她無時無刻不想報仇,但是她卻沒有被仇恨完全蒙蔽了雙眼,她的天性同樣的是善良的。

這個結果到底是好是壞,伊安也不知道,他無法猜測娜美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他沒有去打擾哭泣中的娜美,只是暗中觀察起來。

說實話,此時的娜美和伊安印象中是有很大差別的,因為這個時候的娜美只有15歲!她現在只是一個剛剛開始發育的小姑娘而已,完全看不到那種波濤洶湧的身材,看起來還很青澀,這讓伊安微微有些失望,覺得自己的眼福沒了。

達斯琪見娜美沒有下得去手,也鬆了口氣,走過去把阿龍給綁了起來。

而伊安則是走到娜美身邊蹲下來,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他雖然知道娜美的名字,但是卻不可能這樣直接叫出來,不然達斯琪他們可能會覺得奇怪的。

娜美抽泣著,頭也不抬地回答了伊安道:「我叫娜美。」

伊安斟酌了一下用詞,道:「我不知道你和阿龍有什麼仇恨,不過現在他被抓了,你也可以放心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我要回可可西亞村去!」娜美終於抬起頭,擦掉眼角的淚水,臉上露出了微笑,道:「我要去告訴大家這個好消息!阿龍被抓了,我們的噩夢結束了!」

嘖!伊安聽到這個回答后,只覺得心面一陣抓心撓肝般的感覺,這不是他想要的回答啊!

他其實很想直接了當地問娜美,願不願意跟他走,但是這話卻不好問出來。

沒錯,伊安來找惡龍海賊團的麻煩,除了為了阿龍的賞金以外,還為了娜美而來的,和強尼約瑟夫談話之後,伊安就覺得自己需要一些夥伴,那麼在東海最值得當夥伴的人,娜美無一就是最好的一個了,不但以後會蛻變成大美女不說,還是一個天才航海士,這樣的人才其他地方哪兒去找?

所以,雖然明知道娜美是路飛的夥伴,伊安還是打算來試試。

說真的,伊安也想通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既然莫名其妙地來到這個世界,他自然要為自己考慮一下,他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的參與者之一,而不是旁觀者了,不可能說因為娜美以後會成為路飛的夥伴,就刻意避讓開吧?

然而,試探性的詢問,得到的卻不是伊安想要的結果,就在伊安猶豫著要怎麼繼續接話的時候,娜美卻笑著對他道:「你是海賊獵人伊安吧?我聽過你的名字,你果然來了!」

「你知道我要來?」伊安有些詫異地問道。

「嗯,當我聽說你連著打敗了巴基海賊團和克里克海賊團后,我就知道你可能不會放過惡龍海賊團的!」娜美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道:「現在你真的來了,我並沒有看錯人!謝謝你!」

伊安猛地一拍腦門,他之前就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了,現在聽娜美這麼一說,他頓時就回過味來了!

出場方式啊!媽蛋的,出場方式錯了啊!

娜美之所以會當路飛的夥伴,是因為他半路上和娜美認識了,然後共同一起打敗了阿龍導致的,但是伊安卻不一樣,他完全是以一種英雄般,或者說是如同救世主一般的方式出場的,這種橫空而降的出場方式,讓他和娜美之間的距離拉遠了,反而沒有夥伴那種認同感了!

伊安突然覺得自己謀划好像失敗了……有種泄氣的感覺。

但是他還是不願意輕易放棄,一咬牙,直接道:「我正準備去偉大航路冒險,不過卻缺少夥伴,你願意跟我走嗎?」

娜美有些奇怪,問道:「你為什麼會想著邀請我?」

伊安當然不可能說,我知道你是個天才航海士,所以才邀請你的,這樣說太奇怪了,要是娜美反問一句「你怎麼知道的?」,伊安可能就不好回答了。

娜美和艾斯可不一樣,艾斯是男的,男人與男人之間,很容易達成信任,但是女人卻對於謊話很敏感,伊安不可能用忽悠艾斯那一套來忽悠娜美的。

所以伊安只能厚皮老臉地來了一句:「因為我覺得……你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

這話一說出來,連伊安自己都覺得臉紅,覺得自己為了拐帶娜美,真的是拼了……

娜美聽到他的話后,愣了一下,下一秒卻揪住伊安的腦門皮膚扭了一圈,對伊安凶道:「你是變態嗎?我只是一個15歲的少女唉!竟然當著我的面說這種難為情的話!?」

伊安也知道,以娜美的個性,不可能做出那種羞澀的表情來,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被娜美罵成變態,而且絲毫不顧自己英雄和恩人的身份,逮著自己就擰!這讓伊安一時間悲憤莫名。

其實伊安並不知道,此時娜美的心裡還是有些心動的,並不是因為伊安說的喜歡她什麼的,而是因為她想到了自己的夢想!

娜美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畫遍全世界的海圖,要完成這樣的夢想,那肯定是要出海的,所以聽到伊安的邀請后,她還是很心動,只是一時間割捨不下她的姐姐諾琪高,還有可可西亞村的各位,所以沒有立刻答應,只是在心中猶豫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負責搜查阿龍據點的一個海軍士兵跑回來報告達斯琪,道:「達斯琪上士,在據點中發現了惡龍海賊團的保險箱,已經打開來了,裡面大約有兩千多萬貝利的金錢,如何處置請指示!」

伊安本來還沉浸在悲憤之中,一聽到這話后,頓時就跳起身來道:「我的!!!」

他的想法很簡單,阿龍是自己打倒抓到的,那麼阿龍的錢,就應該算是自己的戰利品了。

可是當伊安剛喊出聲來,達斯琪都還沒有說話的時候,娜美卻也跟著站起來了,朝伊安大聲道:「什麼叫做你的!?那是阿龍勒索我們很多村子里的人得來的贓物!」

伊安不幹了,聽娜美這意思,她是想把錢拿回去還給那些村民?開什麼玩笑,兩千多萬啊,比阿龍的賞金還要高,這麼一筆錢在面前,你要叫伊安放棄?

「不行!那是我的戰利品!」伊安朝娜美道。

「什麼戰利品!?」娜美也不示弱:「明明就是贓物,這是要還給失主的!」

兩人一時間爭吵起來,達斯琪在一旁想說話都插不上嘴,海軍士兵們也愕然地看著伊安,只覺得他們這個教官真是有夠財迷的。

爭吵了一陣后,娜美終於生氣了,突然叉著腰對伊安道:「原本還有點心動想和你走的,但是現在我反悔了!」

伊安一愣:「你……你剛才說什麼?」

娜美氣哼哼地道:「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我反悔了,不跟你走了!」

「為什麼?就為了這點小事?」伊安手一攤,很是無辜地道:「這事情好商量嘛,咱們商量一下,給我留點,其他的你帶走還給村裡人不就行了嗎?」

然而娜美還是搖搖頭,對伊安道:「我想過了,咱們可能性格合不來,到時候上了你船,你能把錢交給我掌管嗎?」

伊安頓時就猶豫了,這怎麼可能?他拚命抓海賊賺錢為的是什麼?他自己都嫌錢不夠用呢,怎麼可能把錢交給別人掌控?

看到伊安這幅猶豫的表情,娜美也明白了,於是嘆了口氣,走上前來,捧著伊安的臉,在他臉頰上輕輕地親了一口,道:「謝謝你的邀請,但還是算了,親你一下就當做感謝吧!我會記得你的。」

伊安欲哭無淚,這樣的感謝,我一點都不想要好不好?

他怎麼都沒有料到,娜美剛才竟然有些心動想跟自己走了,還以為她是想和自己的親人在一起呢,畢竟15歲的少女,還眷戀家人是可以理解的,哪知道一番爭吵之後,他才霍然得知,娜美其實是有想法的。

所以說,女人的心思,真的好難猜啊……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邀請娜美是不可能的了,而經過這件事情,伊安也發現自己想得太簡單了,他和路飛之間的性格不同,不可能重複路飛收取夥伴的道路,而且就算是夥伴,也存在一個性格相容與否的問題,娜美她和自己一樣,也是一個喜歡手裡掌管錢財的人,也只有路飛那種神經大條的傢伙會不介意娜美這種性格,對於自己來說,娜美哪怕是天才航海士,也不一定會是好夥伴。

這樣一來,伊安也絕了找其他人的心思,他原本還想著去海上餐廳芭拉蒂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拉山治入伙呢,現在這麼一看,拉山治也不可能了,山治那種色~眯眯的傢伙,怎麼可能跟自己一個大老爺們一起上船搞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