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七十三章 不就是撕逼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不就是撕逼嗎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娜美離開了,她是帶著阿龍據點裡的錢離開的。

伊安十分不舍,一是捨不得娜美,二是捨不得那些錢,拉娜美上船已經不可能了,伊安就想著,好歹留下點錢吧?

然而,娜美和他一樣,也是個愛錢的性子,甚至恐怕在這一點上比伊安厲害一些,伊安和她據理力爭了好久,她都沒有讓步。

最後是達斯琪站出來幫娜美說話了,阿龍的錢的確算是贓物,所以達斯琪也傾向於還給受害的村民們,惡龍海賊團在東海逍遙了那麼久,而海軍卻對他們無能為力,這已經很讓達斯琪感到愧疚了,出於正義感,達斯琪認為能給村民一些補償的話會好一些。

有達斯琪幫忙說話,娜美順利地捲款而走,雖然她在告別的時候一個勁地朝著伊安揮手,但是伊安始終認為,那是因為她拿到錢了開心導致的,而不是單純地為了感謝自己,這更是讓伊安一臉的憂愁。

船上的海軍士兵們看到這一幕後,竊竊私語道:「你們看,教官的表情好傷心,肯定是因為他被甩了!」

「我也覺得是,沒聽他說,那姑娘是他喜歡的類型嗎?」

「教官真可憐,那麼年輕就失戀!」

「這就是青春啊!」

伊安沒能聽到這些議論,要是聽到的話,他估計會發飆的……

這一次抓獲到的惡龍海賊團的人,一共是一百二十多人,這些魚人海賊被通通押解上了軍艦,伊安左找右找,都沒有找到小八,還有那隻所謂的海獸牟牟,至今都沒有出現過,娜美忘了和他說這事了,導致伊安也是一臉的懵逼,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

軍艦離開了碼頭,啟程準備回羅格鎮了,沒有受傷或者受傷較輕的海軍士兵,被分配去看管魚人海賊,而受了傷的,此時都在甲板上面,等待著船醫的治療。

伊安也在幫忙,他取下明智左馬介卡牌,換上了雪萊卡牌,正在給達斯琪治療手腕上的傷。

阿龍的咬合力十分的驚人,達斯琪雖然只是被他咬到一口,但是手腕骨竟然已經被咬碎了,伊安緩緩地調動著自己的念,將手放在她手腕上,一陣微微的白光泛起,達斯琪驚奇地發現自己原本疼得有些麻木的傷口,傳來了一陣酥癢的感覺,破裂的傷口正在緩緩地癒合著。

對於雪萊卡牌的治療技能,伊安其實也是第一次用,他原本以為無法用在他人身上,但是現在驗證之後卻發現其實是可以的。

達斯琪扶了扶臉上的眼鏡,帶著好奇的眼神望著伊安,她現在越發覺得伊安不是一般人,這樣的治療方式,她簡直聽都沒聽說過。

「你到底是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者?」達斯琪問伊安道:「如果是,那你是什麼果實的能力者呢?」

「保密!」伊安頭也不抬地回了她一句。

這個世界的惡魔果實能力者,能力可以說是千奇百怪,其實伊安順口胡謅一個,說自己是治癒果實能力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邪王炎殺劍也可以說成是某種特殊劍技,一切都很好解釋,但是由於達斯琪見過自己戴著海樓石手銬戰鬥的情景,所以伊安反而不能對她說了。

伊安不說,達斯琪也不可能刨根問底,他很清楚這一點。

雪萊卡的治療用在他人身上,似乎只能起到恢復外傷的作用,給達斯琪止血癒合了傷口后,伊安又叫船醫過來,給達斯琪手腕打上夾板,看她這樣子,怕是好幾個月都不能拿劍了。

給達斯琪治療過後,伊安又給其他受傷的海軍士兵治療,而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這些受傷的海軍士兵們興高采烈的。

伊安原本還有些擔心這些海軍士兵記恨他呢,畢竟是自己坑了他們一把,帶著他們來和惡龍海賊團戰鬥的,受傷的人可以說完全是因為自己而導致的,但是現在看下來,好像這些士兵並沒有對他有仇恨的情緒。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這些下層士兵並沒有太跡在他們看來,海軍打海賊就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他們從加入海軍那一天起,受到的教育就是這個樣子,固然這次他們是被伊安忽悠來的,但是這也算讓他們真正經歷了一次戰鬥,這是一次很寶貴的經驗,更何況,他們的對手還是公認兇惡的魚人海賊,這就更了不得了。

面對這樣的對手,到最後都大獲全勝,這些海軍士兵心中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自豪和榮譽感,他們反而有些慶幸自己參與了這場戰鬥。

軍艦行駛出去沒多久,桅杆頂部的瞭望手,突然大聲朝著達斯琪報告道:「達斯琪上士,前方發現我方海軍船隻,數量一艘!看旗幟,是16支部的船隻!」

伊安在下方自然也聽到了,頓時心中一動,暗道:「果然來了!」

伊安他們的軍艦放緩了速度,而16支部的軍艦則是加速靠了過來,雙方很快湊在了一起,16支部那艘軍艦上面,放下了一艘小艇,幾個人坐在上面,朝著伊安他們的船隻劃了過來。

靠近船舷之後,一個人急不可耐地沿著繩梯爬了上來,而且一上船后,他就大聲叫吼起來道:「你們是哪個支部的!?為什麼跑來我16支部的地盤抓海賊!?」

這個人雖然穿著海軍制服,但是帽子上面卻有著兩個圓圓的耳朵裝飾,人也長著老鼠鬍子,一副賊眉鼠眼的模樣,不是16支部的老鼠上校還會是誰?

達斯琪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這樣跑到別的支部防區去抓海賊的行為,是很不地道的,所以她雖然是斯摩格任命的這艘船的指揮,但是這時候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回答。

就在這個時候,伊安站出來了,他走到老鼠上校面前,伸出手指使勁戳著他的胸口,道:「你是誰啊!你是誰啊!?一上船來就大聲嚷嚷,你要比聲音大是不是!?」

海軍士兵們目瞪口呆地看著伊安,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教官!你難道不會看軍銜嗎?對方可是個上校!是個上校啊!你這樣戳人家真的合適嗎?

伊安才管不了那麼多呢,現在他的身份可是羅格鎮海軍基地的劍術教官啊,老鼠雖然是上校,但是根本管不到他的,而且借著羅格鎮海軍這張虎皮,老鼠這傢伙也不敢對他胡來,在這樣的情況下,伊安就算對老鼠一點都不客氣,也最多只能扣他一個不尊重上級的帽子而已。

伊安在意這種帽子嗎?完全不在意好不好!

那麼,接下來就好辦了,不就是撕逼嗎?

他繼續使勁戳著老鼠的胸口,道:「你什麼道理?什麼叫做你16支部的地盤?別搞錯了!整個東海都是海軍的管轄範圍,而你的16支部只是海軍的一員而已,你這樣劃地盤到底是想幹什麼,佔地為王嗎?」

「我……」老鼠被伊安一陣連珠炮似的發問給嗆住了,一陣啞口無言,但是半晌后他還是回過神來,叫道:「就算整個東海都是海軍的管轄範圍,但是這裡卻是划給我16支部的防區啊!你們跑來我防區抓人,通知過我沒有?」

伊安冷哼一聲道:「為什麼要通知你?你自己管理自己的防區無能,讓海賊逍遙法外,難道還不準別的支部抓了?這是什麼道理!?你就是這麼當海軍的?」

論撕逼,伊安可見過太多了,面對老鼠這種人,伊安一點都不介意和他胡攪蠻纏。

如果說達斯琪和其他羅格鎮海軍士兵,剛開始的時候還因為這種搶功勞的行為而忐忑不安,不敢面對16支部的質問的話,那麼在聽了伊安的一番搶白之後,就連他們也覺得伊安說得有道理了,是啊,你自己抓不了自己地盤上的海賊,難道還不準別的海軍抓嗎?

護食也沒你這麼護的吧?

「你……你!」老鼠上校被伊安氣得兩邊鬍子都翹起來了,跳腳指著伊安大罵道:「你只是個海賊獵人,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

老鼠這傢伙認識自己,那這麼說來,給惡龍海賊團的人通風報信的,的確就是他了!

伊安嘿嘿一笑,道:「我不管,反正我老大現在是斯摩格上校,海軍本部調過來的,大名鼎鼎的白獵人斯摩格上校,你有什麼話,和我老大說去!」

達斯琪和海軍士兵們都忍不住捂臉不敢再繼續看下去了:教官你好無恥啊,斯摩格上校什麼時候成你老大了?

伊安沒那麼傻,他自然不可能以海賊獵人的身份和老鼠談這些問題,他乾脆將其引導到兩個支部海軍上面去,這樣一來,抓惡龍海賊團的事情,就變成了海軍內部事務,到時候不管老鼠和斯摩格怎麼扯皮,那就是他們的事情了,和伊安無關。

所以,伊安就這麼厚著臉皮把斯摩格給拉下水了……

看到老鼠這傢伙似乎還想開口說話糾纏,伊安有些不耐煩了,猛地飛起一腳,踹在老鼠的肚子上!

老鼠被踹得眼珠子都鼓出來了,他本來就站在船舷邊,挨了這一腳后,竟然一跤翻滾,從伊安他們的船上跌進了海裡面。

跟著老鼠上伊安他們軍艦的,還有16支部的幾個海軍士兵,見他們上校竟然落水了,慌忙也跟著跳下去救他們上校,趁著這個機會,伊安喊了一聲道:「開船!」

海軍士兵們趕緊張開了風帆,很快駛離了原地。

聽著海面上老鼠遠遠傳來的叫罵聲,達斯琪氣哼哼地道:「你這麼做,會給斯摩格上校帶來麻煩的!」

伊安搖搖頭,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對達斯琪道:「你好好的想一想吧,為什麼我們能那麼容易地進入惡龍樂園!」

達斯琪也不笨蛋,惡龍海賊團的船隻看到他們沒開炮攻擊后,為什麼就會帶他們進惡龍樂園,還有阿龍把錢拿出來放在桌子上時,那種熟練動作……這些畫面一幕幕地串聯起來后,她頓時就有些明白了,驚訝地道:「你的意思是說……」

「沒證據,你能說什麼呢?」伊安搖著頭道:「總之,阿龍是不能交給他們16支部的。」

達斯琪有些不甘心地看了老鼠上校的方向一眼,她的正義感告訴她,事情可能真的像她所想的那樣,對於海軍內部這種敗類,達斯琪是極其憤恨的,所以一時間,她竟然對伊安踹老鼠下海那一腳,暗自有了些快意。

而伊安呢,他現在反而隱隱有些擔心起來了。

雖然成功抓獲了阿龍,但是他卻無法將老鼠這傢伙抓起來,以老鼠那種貪婪的個性,誰知道在沒有了阿龍后,老鼠還會不會另外培養出一個新的海賊團來當他的搖錢樹?

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的有可能,一旦這樣的情況出現,娜美他們可可西亞村以及周邊的村落可就危險了,沒準在惡龍海賊團走了后,又會冒出新的海賊團繼續劫掠他們……一想到這裡,伊安也覺得有些無奈,這就是大海賊時代啊,層出不窮的海賊,最後受害的還是普通人,也不知道羅傑當初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樣真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