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七十八章 烏鴉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 烏鴉嘴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說完后,比爾也不理會伊安了,向水手傳達了原地停留的命令,於是十二艘船隻便將錨拋下,停留在原地,等待著拉布的聲音消失。

伊安也在仔細地聽著,同時感嘆著比爾船長他們這份屬於民間的智慧。

他還記得,當初路飛他們是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冒冒失失地踏上偉大航路的,結果沿著水道下去的時候,剛好遇到拉布堵路,最後眼看著就要撞上了,還是路飛發射船首的大炮才停住了船的。

大炮的反作用力有沒有那麼大,伊安不知道,當時他就在想,是不是每個進入偉大航路的人,都需要這麼來一發?

然而,在來到這個真實的海賊世界后,他才明白,自己想岔了,不是每個人都像路飛他們那樣是冒失鬼的,拉布那隻鯨魚在雙子岬守望了幾十年,要是每一艘船都撞上它的話,雙子岬估計早就被船隻殘骸給堵塞了,想要進入偉大航路的人,總有他們的辦法。

拉布的叫聲,在風中隱隱約約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伊安突然聽到一陣轟轟的聲響,遠方的顛倒山也隨之傳來陣陣的顫抖,於是伊安知道,拉布它已經開始撞了。

船隊靜靜地等待著,還好的是,拉布真正撞山的時間並沒有多久,當顛倒山的震顫停止后,比爾又側耳聆聽了一下,發現拉布的叫聲的確消失了后,於是立馬下達命令道:「所有人都有!起錨!揚帆!」

而比爾則是重新站在了船頭,拿著望遠鏡開始觀察海面。

「這又是在幹嘛?」伊安在他身後問道。

比爾沒回頭,解釋道:「哦,我是在觀察洋流,要想進入顛倒山,必須跟隨洋流一起前進才行。」

話剛說完,比爾就已經找到了洋流的所在位置,於是轉頭大聲喊道:「轉舵!向兩點鐘方向前進。」

有伊安他們這艘船打頭,後方其餘的船隻也開始調整航向,整個船隊開始緩緩地切入洋流。

呆在船上,伊安的感覺最明顯,當船隻進入洋流的那一刻,伊安只覺得船隻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就好像汽車突然加速有推背感一樣,伊安也感受到了船隻加速帶來的力量,然而這個時候所有的船都沒有張開風帆,完全是順著洋流在前進的。

「水流速度竟然這麼快!?」伊安有種不好的預感。

比爾聽到他的話,也沒有回頭,繼續舉著望遠鏡望著前方,道:「當然,在這樣的水流速度中,船隻要想調整方向是很難的,考驗我們的時刻到了!」

伊安不由得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口腔,他當初還想過,要是找不到船隊的話,就學艾斯那傢伙,隨便駕艘小船自己去偉大航路得了,然而現在看下來,自己想得似乎有些天真了。

「右舵!13度!」

「多了!左舵!3度!」

「很好,保持住!」

比爾的命令時不時地傳達著,負責掌舵的水手緊張地嚴格執行著比爾的命令,伊安知道,比爾這是在調整船隻的航向,洋流的面積是很大的,但是顛倒山的入口水道卻沒那麼大,所以必須要對準了入口所在位置前進。

隨著越來越接近入口,洋流的速度也變得越發的湍急,船隻的速度在明顯地加快著,這樣的情況下,任何大方向的轉舵都是找死,很有可能會把舵輪掰斷的,所以比爾的命令,都是在一點一點地微調航向。

赤土大陸的身影,此時也出現在眾人眼中,那是一座巍峨的山脈,一眼望過去,看不到有多高,也看不到有多長,宛如一道地平線般,就這麼橫在船隻前方。

船上一些水手可能是第一次前往偉大航路吧,看到這樣一座龐然大物橫在面前,一想到假如船隻操作失誤,他們就會船毀人亡葬赦些水手頓時有些崩潰了,他們驚慌地叫喊著:「回頭!回頭!我們會撞上的!」

「伊安,讓他們閉嘴!」比爾頭也不回地道。

伊安也果斷,立馬衝過去,在每個人頭上使勁來了一下,將這些驚慌失措的人打暈在地。

稍微有點航海經驗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的恐慌不會有任何的好處,都是在一條船上的人,他們只能相信船長的決策。

也正是在這一刻,伊安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在一艘船上,船長會有如此的權威了。

看得出來,比爾也很緊張,他的額頭上冒出了汗水,雖然他來往偉大航路十餘次了,但是也不敢保證自己每一次都那麼幸運。

船舷外面,是急涌的波浪,船隻的速度隨著洋流,在此刻達到了巔峰,伊安朝著南方的海面上望過去,他知道其實一路向南,就可以到達偉大航路的無風地帶,只要再穿過無風帶,就是偉大航路了,明明看起來很簡單的,但是卻沒有人選擇走這樣的路線,反而選擇走顛倒山這條入口,可見無風帶更加的兇險。

朦朧的水霧中,已經能看到入口了,在伊安看來,他們這艘船的航向正好可以順利地進入入口,但是比爾卻還是沒有放鬆,在進入入口之前,任何的馬虎都有可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所以他的命令還在不斷地下達,不斷地對船隻航向進行微調。

轟隆!隨著一聲水流拍擊海岸的聲音,伊安他們乘坐的這艘船,突然船首往上一仰,整個船隻變得傾斜起來,所有人都站立不穩,變成了滾地葫蘆般摔倒在甲板上。

然而,就算是摔成這樣,卻依然無法阻止船上的水手們爆發出一聲歡呼!

「比爾船長萬歲!」

「進來了,我們順利地進來了!」

船隻之所以被仰起,是因為他們已經進入了水道,正順著水道爬山的原因,比爾不愧是經驗豐富的老船長,他對航向的調整,讓船隻準確地進入了航道,在這一刻,他就是整艘船上的英雄。

比爾也鬆了一口氣,轉頭望著伊安道:「哈哈,果然,老天爺也打算讓我順利退休啊!」

伊安朝他微微一笑,也終於將自己的心放下來了。

「後面的船隻情況如何!?」比爾大聲詢問道。

一個在船尾的水手,此時正舉著望遠鏡往後面觀察,也大聲回答道:「二號船隻進入……三號船隻也進入……四號……不好!四號船隻的航向偏離了!」

隨著觀察水手的叫喊聲,很多人都關心地跑向船尾,伊安也跟著跑了過去,他在後面看到了兩艘船隻,彼此都相隔著一定的距離,那是二號船和三號船,他們都順利地進入了航道,但是在入口位置那裡,四號船可以看出很明顯的航向偏離!

他搶過一個水手手裡的望遠鏡看了過去,只見四號船上面的人此時已經亂做一團了,船舵那裡有好幾個人正在一起使勁,想要把舵輪打過來,但是洋流的速度太快了,帶來的巨大的力量,他們不管怎麼用力,船隻還是在一點點的偏離。

然後,扳舵輪的那群水手突然一下子歪倒在地。

「不好!他們的舵輪斷了!」一名同樣在觀察的水手驚叫出聲道。

「他們死定了!」比爾聽到這句話后,不由得惋惜地道。

在伊安的視線中,四號船隻被水流帶著,以極快的速度,一頭撞在了入口航道旁邊的山壁上面,整艘船隻在巨大的撞擊力量下,崩解成了無數的碎片。

船上的水手被拋向空中,隨後落進海里,沉下去后就再也沒有冒出頭來了,不止是人,船隻殘骸也是如此。

「他們被洋流捲走了!」比爾脫下自己的船長帽,放在胸前做默哀狀,道:「願他們在海底能夠安息。」

一船的人都沒有說話,就連伊安也是,紛紛脫下帽子致意。

之前聽說偉大航路兇險,他其實也沒多大感覺,畢竟都是聽別人在說而已,自己沒有親身體會過,現在親眼見證了四號船的全船覆沒,伊安現在只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一艘船,一兩百人,就這麼因為一次海難事故,全都葬桑。

洋流撞擊到山壁后,會形成向下捲動的海流,在這樣的情況下,哪怕水性很好的人,都浮不上來,只能化作屍體永遠沉在黑暗冰冷的海底下面,這樣的海難可以說觸目驚心,可偏偏比爾還有船上的其他人,都一副司空見慣的表情,似乎這樣的事情對於他們來說,見過不止一次兩次了?

「船隊出現損失了,怎麼辦呢?」伊安問比爾道。

「還能怎麼辦?」比爾聳聳肩道:「每一個上了船的人,其實都做好了死去的思想準備了,損失了一條船,我們還有十一艘,一樣還得繼續前行。」

這下連伊安都不知道怎麼說好了,果然啊,還是見識得少了……

或許是因為四號船的慘劇吧,後面的船隻顯得越發的小心了,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調整著自己的航向,陸續地進入航道中,再沒有出現過損失。

唯一一艘遇難的,只有四號船了,伊安打著哆嗦想到:「四號船,死好慘!以後自己打死都不會坐這樣標號的船隻了!」

看著船隻沿著水道爬山,伊安問比庾山有多高?我們要爬多久?」

「一般都是三分鐘左右!」比爾叼著煙斗道:「快了,當快到山頂的時候,你就能夠看到其他三個海洋的水道了,東方藍、西方藍、北方藍和南方藍,這四個海洋的洋流,都會在顛倒山的山揭黃稹!

能看到其他海洋的水道?伊安愣了一下,突然問道:「比爾大叔,這麼說來,萬一其他海洋也正好有船隻沿著水道上顛倒山,到時候豈不是會在山頂上撞在一起?」

「的確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比爾笑著道:「不過那種幾率很小啦,幾年不見得能遇上一次。」

「那要是真的遇上了怎麼辦?」伊安問道。

「那就只能看誰能活下來了!」比爾聳聳肩,笑道:「放心吧,我們不一定那麼倒霉的。」

然而,話語還沒落,桅杆上的瞭望手卻突然驚慌地叫喊起來:「發現其他船隻!是南海航道的!我們……我們會和他們撞上的!」

比爾登時就傻眼了,獃獃地望著伊安。

伊安也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巴掌:「尼瑪,叫你烏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