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九十四章 緊急求救信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 緊急求救信號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接下來的幾天里,伊安只要一有空閑時間,就會找艾斯對練。

由於只是切磋,所以兩人的比試,都是點到即止,然而饒是如此,也是艾斯輸多贏少。

伊安這傢伙太雞賊了,他是吃准了艾斯不敢在自己的船上動用大威力招式,所以才趁此機會拿艾斯當經驗寶寶來使用的。

艾斯剛吃下燒燒果實沒多久,對於果實能力的開發,還在摸索當中,他現在正在嘗試著將燒燒果實的力量融合在他的體術當中進行攻擊,雖然艾斯的想象力不錯,也很聰明,但是這樣創造出來的招數對伊安來說,威脅不大,別忘了,伊安自己也可以使用火焰力量的,邪王炎殺劍和邪王炎殺拳都在此列。

而諸如那種一拳能就能摧毀一艘船隻的火拳招數,艾斯不可能在他的船上使用出來,更別提諸如陽炎或者炎帝之類更強大的招數了,先不說艾斯還沒開發出來,就算開發出來,他也不敢用。

而反過來,伊安因為能使用念能力,艾斯的元素化軀體對他失去了效用,所以他只要抓住機會,都能傷到艾斯。

或許是因為比試切磋的緣故,似乎贏了后獲得的經驗會少一些,但是由於在邪眼師的被動判定中,艾斯的實力是高於伊安的紅色威脅程度,所以擊敗這樣的敵人,經驗加成會很高,伊安擊敗艾斯后,最終獲得的經驗反而比擊敗同等實力的對手要高不少。

短短三天的時間,伊安就借著和艾斯的比試,再次升了一級。

不能放手一搏的艾斯打得很鬱悶,而伊安則是在背地裡暗暗偷笑。

不過,伊安也察覺到,艾斯對於燒燒果實力量的控制正在逐步成熟起來,他的火焰威力正在提高,這傢伙竟然已經在嘗試著壓縮火焰,使其在丟出火焰來后膨脹,產生類似於爆炸的效果了,這樣的進步,可以說是驚人的。

由此,兩人之間開發出了一個遊戲方式,那就是艾斯朝著伊安丟出會爆炸的火球,而伊安則是要將這團火球用刀拍飛出去,要是伊安的動作慢了,或者掌控的力道不好,那麼這火球就會爆炸,將伊安炸得灰頭土臉的。

這個類似於打棒球的遊戲開發出來后,兩人便在切磋結束后,樂此不疲地玩起來了,只是苦了黑桃海賊團的成員,每當兩人一開始玩這個遊戲,他們就不敢再看熱鬧了,而是躲得遠遠的,因為誰都不知道伊安會不會失誤,把火球拍到他們身上來。

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兩人這種看似玩鬧的方式,其實也是在鍛煉著各自力量,伊安每次主動開邪眼師技能的時候,暴漲的念能力都會讓他有一種控制不了的感覺,現在用閻魔刀擊打火球這種方式,可以更精準地讓他對念能進行操控,艾斯也是如此,他丟出的火球威力時大時小,考驗的也是他對自身力量的掌控。

每當伊安操作不好,將火球引爆的時候,艾斯就會捂著肚子哈哈地嘲笑他,同樣的,每當伊安將所有火球都完全擊飛后,就輪到他來笑了。

這讓黑桃海賊團的這艘海賊船上,隨時都充滿著歡笑。

跟著艾斯他們航行了幾天後,伊安發現自己的酒癮開始變大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船上儲藏的淡水有限,一般都是以酒類來緩解口渴,以前伊安一個人上路的時候還不覺得,但是等他跟艾斯混在一起的時候,就明白什麼叫做海賊的宴會了!

每一次晚餐時刻,稍不注意就會變成從單純的吃飯,變成拼酒,再然後旁邊一堆人起鬨,很快就變成了宴會,大杯大杯的酒當地撞一下,仰頭就得幹了!

雖然這個世界的酒水,比不上白酒那麼度數高,但是這樣左一杯右一杯地灌下去,同樣是會醉人的。

艾斯和路飛的性格頗有些相像,也是那種一言不合就開宴會的傢伙,和黑桃海賊團的人可以說是臭味相投,卻是苦了伊安,每次都被艾斯拉著喝酒。

伊安有心想推酒,於是便教艾斯他們玩划拳,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剛開始還能佔下便宜,但是艾斯他們很快就精通起來了,反而搞得伊安划不過他們,被一杯一杯地灌酒。

雖然時常被艾斯他們合夥搞得醉醺醺的,但是伊安卻有些喜歡這種感覺,他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有不少人願意當海賊的原因了,這種無拘無束,想喝就喝,想唱就唱的日子,的確是很快活的,或許在海賊們看來,這就是他們追求的自由吧。

就這麼打打架,玩玩遊戲喝喝酒,很快就過去了六天的時間,再有一天,伊安他們就能夠到達下一座島嶼了。

甲板上,伊安和艾斯還在切磋,艾斯昨天剛想到了個好主意,兩隻手的食指和中指並在一起,如同開槍一樣,將高溫的火星朝著伊安發射過去,這是他新開發出來的招式:「火銃!」

細小得如同真正的彈丸一樣的火星,密集地朝著伊安打來,而伊安則是集中精力,不停地舞動手裡的閻魔刀,將這些火星一一擊開。

結果艾斯這傢伙打上癮了,明知道沒什麼效果,卻還是不停地用著這一招,伊安只好猛地向上一揮刀,帶出了一陣風牆,將艾斯的火星全都擋下。

現在伊安的念修行技能,終於隨著他不停的鍛煉快要升級了,一旦到了高級念修行技能后,伊安就打算將念能力附著到風牆裡面去,看看能不能夠提升一下風牆的強度。

艾斯有想象力可以開發燒燒果實的招式,伊安同樣也有,他甚至想過,將亞索卡牌的風之壁障和飛影的火焰能力結合起來,打出火牆,或者是將火焰融合到龍捲風中去,打出火焰旋風!

卡牌的技能什麼的,都是死的,關鍵在於他這個宿主能不能靈活運用而已。

用風牆擋下了艾斯的火星之後,伊安剛想要進攻,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彷彿有人在哭一樣。

艾斯也聽到了,頓時兩人都同時停手,艾斯指著伊安頭上的帽子道:「好像是從你帽子裡面發出來的!」

伊安一陣疑惑,取下自己的熊耳帽,只見原本應該一直縮在殼裡的電話蟲,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卻從殼裡面鑽出來了,一邊做嚎啕大哭狀,一邊還發出布魯布魯的聲音,兩種聲音混合起來,就變成了「噗奧奧,噗奧奧」的難聽聲響。

「你有電話蟲啊!」艾斯蹲下身來,好奇地看著伊安這隻電話蟲,奇怪地問道:「他為什麼在哭?難道你欺負它了?」

「滾蛋,你才欺負它了呢!」伊安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自己一個大男人,犯得著欺負一隻電話蟲嗎?

不過伊安也有些覺得奇怪,他的電話蟲一直是放在帽子裡面的,為此他還專門改造了一下帽子頂部的結構,小傢伙一直以來也都是好好的,沒出過什麼狀況啊,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卻哭起來了?

難不成自己剛才和艾斯的在切磋的時候,不小心壓到它了?還是說艾斯剛才的「火銃」攻擊,不小心打到了帽子,傷到了這個小傢伙?

兩個大男人,大眼瞪小眼地望著嚎啕大哭的電話蟲,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哄小孩的話或許還可以試試,但是哄一隻電話蟲……

還是算了吧……

正在他倆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廚師吉米小心翼翼地從船艙裡面探出頭來,自從團裡面一個倒霉蛋不小心被艾斯的火焰燒了臀部以後,這些天黑桃海賊團的人都不敢在兩人切磋的時候露面了,吉米也是因為聽到甲板上傳來的哭聲后,才想著出來看個究竟的。

發現伊安和艾斯沒有打鬥后,他鬆了口氣,不過看到哭泣的電話蟲后,他卻吃了一驚,走上前來道:「這個……這個好像是緊急求救信號啊!」

「嗯?緊急求救信號?」艾斯一臉的不解,指著電話蟲道:「它難道不是因為餓了才哭的嗎?」

「餓個屁!你奏凱!」伊安一把將艾斯推到一旁,問吉米道:「你是說,有人往我的電話蟲發送緊急求救信號?」

吉米搓搓手道:「準確點來說,你是專門向你的電話蟲發送的,而是向著附近海域的所有可以接收到信號的電話蟲發送的!」

「這麼說來,是有人遇難了?」伊安問道。

「十有八九!」吉米點頭道:「緊急求救信號一般沒人會亂髮送,不過……」

「不過什麼?」艾斯在一旁好奇地問道。

吉米嘆了口氣道:「不過也有可能是海軍故意在釣魚執法,或者是一些海賊故意用這種方式引人上鉤,進行搶劫。」

被吉米這麼一說,伊安也想起來了,他的確對於緊急求救信號有些印象,所以他不由得有些搖頭,這緊急求救信號是好事,但是卻被海軍和海賊給玩壞了,以至於當接到求救信號之後,接到的人第一反應卻是懷疑。

怎麼辦呢?伊安他們三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接通這個電話。

「你是船長,你說了算!」最後伊安將這個問題推給了艾斯。

結果艾斯想了想,還是接了起來,對著話筒道:「喂喂,這裡是黑桃號,你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