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一百章 目標香波地群島(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目標香波地群島(二合一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冰冷的海水襲來,激得伊安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本來落水也沒什麼打緊的,媞娜雖然是惡魔果實能力者,不能游泳,但是伊安卻會啊。

他一隻手緊緊地抱著媞娜,在海水中緩緩地踩著水,保持浮在水面上,等待著海軍軍艦的救援。

然而,讓伊安沒有想到的是,此時船體崩解的黑桃號,竟然開始在沉船了!

大家都知道,沉船的時候,附近的人是很危險的,因為船隻沉入水中的時候,會帶出旋渦,到時候強力的水流,會將附近的人一起拉進海里的。

現在伊安遇到的情況就是這樣的,之前因為黑桃號船身遭襲,就已經開始在進水了,這個時候崩解掉后,沉船的速度變開始加快,而海軍的軍艦趕過來,卻還需要一點時間。

伊安此時已經感受到了那股吸力傳來,人在海水中和在陸地上完全是兩回事,有力都使不出來,伊安現在又抱著媞娜,往前試著遊動兩下,發現竟然無法掙脫這種吸力后,頓時知道要遭。

「美女!等下記得憋口氣!」伊安對懷中的媞娜道。

媞娜這個時候神色很是複雜,她知道自己在海裡面完全用不上任何的力氣,所以想要活命,只能靠伊安了。

浪花捲來,一陣力道頓時將伊安和媞娜捲入了海底。

由於伊安的提前提醒,媞娜也憋了口氣,她雖然無法游泳,但是只要憋氣憋上一陣,到時候等黑桃號完全沉沒后,水流的力量消失了,就可以重新浮上水面。

伊安左手抱著媞娜,右手緊緊地按住自己的帽子,他不知道帽子里的電話蟲會不會有事,但是這個時候他也沒法放開了,因為一旦放開,帽子就會隨著水流飄走,到時候可能就找不回來了,他只能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只靠雙腿擊水,盡量保持向前的力道,不讓自己和媞娜被水流扯過去太遠。

然而,沉船帶來的吸力,持續時間比伊安想象的要更久一些,時間一長,媞娜首先憋不住了,她在海水中本來就軟綿綿的狀態,再加上又是女人,肺活量可比不上伊安,當快要憋不住的時候,她忍不住動著身體掙扎了兩下。

她這麼一動,身體頓時又往下沉了一小截,等伊安反應過來重新摟緊她的時候,就不再是摟住她的腰了,而是一下子摟住了她的胸口位置,手臂環繞過來,手掌頓時放在了她豐滿的胸部上面。

媞娜心中一驚,忍不住就張嘴想要喊,結果她忘了這是在水裡,嘴一張,憋著的最後那點氣息頓時化作氣泡跑沒了。

一口水嗆入肺中,那種難受就別提了。

假如再這樣下去,媞娜真的會溺水而死的,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伊安的嘴伸過來,一下子吻在了她的嘴上,渡了口氣過去給她。

伊安其實也挺無奈的,其實他對於媞娜也沒有什麼非分之想,因為媞娜的年齡大了他不少,如果沒算錯的話,這個時候的媞娜應該是29歲,伊安對於她,只是出於一種純粹的對御姐風範的欣賞而已。

但是落水這種事情就是這麼的難說,惡魔果實能力者一旦吃下惡魔果實,基本就和游泳絕緣了,媞娜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出現過這樣落水的情況了,慌亂是難免的,這樣的情況下,伊安又不能讓她死了,只能護著她,所以難免出現這種狗血的情節。

好在媞娜被渡了口氣后,也終於冷靜下來了,不敢再胡亂掙扎,落水的人胡亂掙扎,有時候很容易反而把救人的人一起害了,這一點她是知道的。

感受到水流的吸力在慢慢減小,伊安便擺動雙腿,朝著水面浮了上去,事實上他也快憋不住了。

這個時候,第三艘軍艦已經靠近這裡了,正在搜尋著落水者,當時黑桃號上面不止有伊安和媞娜兩人,還有哪些被艾斯霸王色霸氣弄暈過去的海軍士兵,這些海軍被冰冷的海水一激,也陸續地醒過來了,拚命地浮上水面求救。

「呼哈!!」等到重新在海面上露出頭來后,伊安和媞娜兩人都忍不住長長地喘了口氣。

從腰間拔出閻魔刀,高高地舉起,下一秒,火焰竄滿了整個刀身,熊熊的火光在這夜色里顯得是那麼的醒目,軍艦上搜尋的人員看到了后,趕緊放下救生艇朝著伊安和媞娜這邊劃了過來。

「謝謝你……」媞娜喘著氣低聲對伊安道:「不過……你的手到底還要摸到什麼時候?」

伊安一愣,隨後發現自己的手還放在媞娜的胸部上面,趕緊下移了一點距離,道:「對不住對不住!」

不過,嘴上雖然這樣說著,但是伊安卻在回憶剛才那種感覺,媞娜一直穿著一件紅色的海軍制服,以至於到了現在,伊安才發現這身制服下面竟然還挺有料的!感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大一些。

媞娜倒是沒有說話了,她可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不至於為了這麼點小事面紅耳赤的,之前是沒奈何的,這個她能夠理解。

等到上了救生艇,重新回到了海軍軍艦上后,不論是媞娜還是伊安,都才長長地鬆了口氣。

媞娜坐在甲板上,很快有海軍士兵給她送來了一件乾燥的披風還有一杯熱水,反倒是伊安沒有人搭理他。

媞娜看看自己腳腕上的海樓石鐐銬,又看看自己渾身濕透了衣服,站起身來,道:「我去換一下衣服!」

說完,她又看了一眼伊安,對海軍士兵吩咐道:「給他一杯熱水!」

「這才對嘛!」伊安朝她笑笑。

媞娜冷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進船艙去了,只有軍艦上的海軍士兵們,戒備地看著伊安。

雖然他們也知道,媞娜上校是被這個人救起來的,但是由於伊安是之前海賊船上的人,海軍士兵們也弄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只能採取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對待他。

伊安倒是沒有介意,將頭上的帽子取下來,打算看看電話蟲有沒有事。

等到取下來一看后,伊安頓時有些慌了,因為此時電話蟲已經從殼裡面出來了,而且一副病怏怏的樣子。

「這……這是怎麼回事?」

伊安手忙腳亂地抓過一個海軍士兵,問他道。

「應該是海水的鹽分對它造成傷害了!」海軍士兵接觸電話蟲的機會較多,所以倒也明白,對伊安解釋道:「電話蟲也是喜水的生物,不過是淡水,海水的鹽分反而會造成它脫水的,它在海里泡的時間不算太長,你趕緊用淡水給它泡一下就好。」

於是伊安趕緊找海軍士兵要來一些淡水,放在盆子里,將電話蟲放進去。

效果還是蠻好的,過了一會兒,電話蟲漸漸有些精神了。

正當伊安鬆了口氣的時候,媞娜也換好衣服從船艙中出來了,而她出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一下傷亡情況。

被艾斯弄暈過去的海軍士兵,基本都被撈上來了,現在唯一的麻煩,就是被艾斯他們開走的那艘軍艦上的士兵。

媞娜想了想,讓伊安跟著她,進了船艙。

來到一個房間里后,她才冷著臉問他道:「你的海賊朋友,開走了我的軍艦,船上還有我的士兵,你打算怎麼解釋這件事?」

「放心吧!」伊安朝她點了點頭:「你只要追著那艘軍艦的路線過去,一定會找到你的那些士兵的!」

「很好!」媞娜道:「這可是你說的,從現在開始,你要被軟禁起來,假如我沒有尋回我的士兵,那麼到時候責任就由你來負。」

雖然媞娜很感激伊安救了她,但是一碼歸一碼。

伊安聳聳肩,他倒是無所謂,因為他知道,以艾斯的個性,那些海軍士兵的確是不會有危險的。

「話說回來,你們不會通緝我吧?」伊安問媞娜道。

「我查過你的身份了!你的確是海賊獵人,而且還是東海很有名的海賊獵人!」媞娜彈了彈自己還有些濕的粉紅色長發,點著了一根煙叼在嘴上,突然問伊安道:「斯摩格還好吧?」

伊安並不奇怪她會問起斯摩格,在伊安的記憶中,媞娜和斯摩格是同期的海軍學員,所以他點了點頭道:「還好,我出海之前剛和他打了一架,他看起來很精神。」

媞娜笑了,然後有些好奇地問道:「你明明是海賊獵人,為什麼會和海賊交朋友?媞娜很奇怪!」

「這個說來話長了!」伊安嘆了口氣,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放心吧!」媞娜道:「我不會通緝你的,不過你那個朋友就難說了!」

伊安點了點頭,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事實上從一開始看到這支海軍部隊的指揮官是媞娜后,伊安就明白,事情是有迴旋餘地的!

海軍當中,也有著不同理念的,像是赤犬薩卡斯基,或者鬥犬道伯曼中將這一類人,就是所謂的鷹派,他們對海賊,都是徹底的強硬態度,假如遇到這種人的話,伊安在艾斯船上的事情,就沒什麼道理可講了。

然而,媞娜卻不同,雖然同屬於海軍本部,但是她卻屬於比較溫和的那一類,對於真正的海賊她會打擊,但是遇到伊安這種特殊情況的,她也會有另外的考慮。

這就是伊安選擇留下來救媞娜的原因,有這個情分在,自己或許就不會被媞娜報上去發通緝令了。

其實伊安也明白,自己想要保持海賊獵人的身份,是件挺尷尬的事情,你要說純粹一點,見到什麼海賊都抓也就算了,但是偏偏的,他卻和一些海賊有聯繫,艾斯是一個,以後的索隆也會是一個,艾斯還好說,索隆根本就是自己的師弟,這個身份是無法擺脫的,一旦他和路飛出海當了海賊,伊安同樣也無法抓他。

在這一點上,伊安其實和卡普是有著類似的境地,卡普是海軍中將,但是他的兒子卻是革命軍,孫子以後又會當海賊,怎麼算都很尷尬。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認識的人,都有各自的理想和道路,他也無法干涉別人的選擇……

想了想,伊安開口問媞娜道:「接下來你們要去哪裡?回海軍本部嗎?」

媞娜點了點頭,道:「這次圍捕鐵骨海賊團的事情,出了意外,行動只能到此結束,你那個朋友艾斯給我的部隊造成了一些損失,船隻毀壞了必須要回去修整,所以只能先回海軍本部了。」

「那讓我蹭一蹭船吧!」伊安笑道:「我跟著你們的船,去香波地群島!」

伊安突然決定要去香波地群島,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將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前後串聯起來想了一陣后,這才發現自己陷入了思維誤區。

偉大航路的情況,和原先在東海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偉大航路上的航行,需要記錄指針,只能一個島一個島地這樣走下去,在這樣的情況下,伊安就算抓到了海賊,想要送去海軍基地領取賞金,也是件相當麻煩的事情,他至今都還沒搞懂,這條航線上的G-3支部所在位置到底在哪裡!

這一點,從伊安進入偉大航路后,好久都沒有進賬就能看出來了,當初在比比寇島上斬殺了皮克斯,他卻完全無法帶走領賞。

而且,就算找到了G-3支部的基地所在位置又能怎樣,他如果再繼續往前,抓到海賊后,難道還能回過頭重新跑到支部去?

他可沒有那麼多永久指針,可以在航線上自由往來……

這種註定了只能走一條直線往前的航路,其實是專門為了海賊們冒險而設置的,伊安想要當海賊獵人,那麼偉大航路這麼多島嶼,真正對他有幫助的地方,其實只有一個香波地群島而已!

在那裡不但近靠海軍本部,而且是幾條航線的匯聚點,各種各樣的海賊,最終都會集結在那裡,伊安完全可以在香波地群島上面守株待兔,等著海賊們送上門來,抓到了后隨時可以送去海軍本部領取賞金,又近又方便。

只有香波地群島,才是真正屬於伊安的樂園。

所以說,在這裡遇上媞娜其實也是好事,媞娜她肯定有海軍本部馬林梵多的永久指針,伊安可以蹭她的船直接前往香波地群島。

這就是伊安之所以要留下來,和艾斯在這裡分別的兩個原因,一個是為了用實際行動向媞娜證明自己,不讓她對自己發出通緝令,另一個就是想蹭海軍的船直接去香波地島。

這不僅僅只是身份道路的不同而已,艾斯是海賊,他可以一個島一個島地進行冒險,有錢沒錢都可以往前走,而伊安卻無法像他那樣做,他的實力增長,依賴於大量的金錢,所以雖然很遺憾,但他只能跳過這些冒險了。

當然,在香波地群島,其實也有很多未知因素存在,那裡是海軍本部的眼皮子下面,不但有海軍大將坐陣,還有天龍人存在,要是發生什麼伊安看不過去的事情,會不會引發什麼意外等等,這些就需要伊安見機行事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去香波地島對於伊安來說,都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媞娜聽了他的話后,好一半天都沒有說話,似乎是在衡量著得失,因為伊安畢竟不是海軍,讓一個非海軍人員搭乘本部的船隻,媞娜也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最後了,媞娜才開口道:「好吧,就當是你救我一次的回報了,但是你的活動範圍必須受到限制!軍艦上面有一些機要位置,你是不能靠近的!」

「這個沒問題!」伊安點頭道。

當初雖然在東海的時候,以劍術教官的名義也搭乘過海軍船隻,但是那時候和現在根本不一樣,這可是海軍本部的制式軍艦啊,這樣的軍艦竟然容許他一個外人上船,媞娜恐怕除了看在自己救她之外,其中還有些是看在卡普還有斯摩格的面子上了。

這讓伊安挺慶幸的,這也是他執意維持海賊獵人身份的一個原因,能夠和海軍或多或少地掛上一點關係,假如要是真的成了海賊,他或許呆在這個船上的唯一名義,只能是被抓獲了……

這下子算是和媞娜達成了協議,讓伊安覺得挺搞笑的,似乎他一直以來,都處於不斷的蹭船當中,蹭過商船,蹭過海賊船,現在又蹭了一回海軍本部的軍艦。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一艘屬於自己的船隻……

當天晚上,媞娜便給伊安安排了一個房間住下了,房間很小,應該某個海軍士兵的吧,這種本部的軍艦雖然巨大,但是同樣的搭乘人數也多,房間顯得小也就理所當然了。

媞娜和伊安都默契地沒有提落水時的事情,同樣的,關於那海樓石鐐銬的事情,也同樣沒被提起,伊安當時藉助著拿海樓石鐐銬,一招制住了媞娜,導致艾斯順利逃脫,這對媞娜來說,是一件很恥辱的事情,她是不可能再把鐐銬還給伊安的了。

伊安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當和艾斯交手發現自己的念和霸氣一樣,可以對惡魔果實能力者生效之後,伊安也就對使用海樓石沒什麼興趣了。

總不可能以後見到惡魔果實能力者,就抄起海樓石手銬上吧?那樣還怎麼鍛煉自己的戰鬥能力?

就這樣,一夜過去了,第二天清晨,伊安起來的時候,便得到了消息,海軍這邊已經追上了艾斯昨晚帶走的軍艦了。

一艘那麼巨大的軍艦,艾斯他們那點人手也只能勉強開走而已,所以到了半路上,艾斯他們就換船了,駕走了一艘小船,把軍艦的桅杆毀壞了,讓軍艦停留在原地,那些被他們綁起來的海軍士兵,也完好無損地留在軍艦上面。

當得知了這個消息后,媞娜才算是鬆了口氣,對伊安才算是徹底放鬆了看管。

媞娜這次帶出來的三艘軍艦,只有一艘完好無損,其餘的兩艘,一艘被艾斯的火拳打出了一個大洞,另一艘也被毀壞了桅杆,現在不回去修整都不行了。

於是,這支海軍部隊,開始順著永久指針的指引,想著海軍本部返回。

伊安也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夠返回去,不過他也不急,每天得了空閑,就在海軍的甲板上面鍛煉著自己的劍術和念修行能力。

兩天之後,媞娜找到了他,遞給了伊安一張懸賞單。

那上面,赫然是一張艾斯的照片,也不知道海軍從哪兒拍攝到的,不過這個時候,海軍們似乎還不知道艾斯的全名,所以上面只寫了「火拳艾斯!」幾個字。

而通緝的懸賞金額,竟然高達九千萬貝利!

伊安吃驚地望著媞娜,他不明白為什麼艾斯剛一被懸賞,就會有如此之高的金額。

「他是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媞娜披著披風叼著煙給伊安解釋道:「所以本部很重視,再加上我在彙報的時候,把他有霸王色霸氣的情況也說了一下,所以最終決定下來的賞金,就是這麼多了!媞娜也很震驚。」

「九千萬啊!嘖嘖!」伊安有些興奮地看著這張懸賞單,道:「媽蛋,搞得我現在真的想抓他了!」

「那樣的話,媞娜會很高興看到的!」

「對了!」伊安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轉頭對媞娜問道:「假如說……我是說假如的話,如果我也被通緝,會被定多少賞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