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一百五十章 飛來的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飛來的熊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當天晚上,海島的沿岸邊,一堆巨大的篝火升起,慶祝新生的宴會開始了。

伊安他們搶到的這艘船,原本就是一艘武裝商船,貨倉裡面有不少的食物和酒水,再加上停靠在這裡幾天時間裡,奴兩鬥力的還下海捕殺了一些海獸充做糧食,所以哪怕現在人數很多,食物也是足夠的。

圍著篝火,人們手裡端著酒杯,卻不分種族,不分性別地摟抱在一起,一邊又唱又跳,一邊又痛哭流涕。

其實這場宴會,早就該舉辦的了,只是因為伊安沒有醒來,所以才拖延到現在,整整憋了三天,人們的情緒才猛地爆發出來,可想而知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

當初從瑪麗喬亞被救出來的奴隸,大概有五百多人,然而有的在逃亡途中被海軍抓住了,有的則是在船隻滑下紅土大陸的時候不幸摔死了,現在還在這裡的,只剩下四百二十多個人而已。

人們痛哭,是為了自己所遭受的磨難,而歡笑,這是為了慶賀這來之不易的自由。

伊安端著一個大號的木酒杯,一邊喝著酒,一邊靜靜地望著這些歡慶的人,哪怕沒有真正當過奴隸的經歷,伊安也能夠感受到他們獲得自由后的這種喜悅。

「恩人,我們敬你!」

又是一群圍上來找伊安敬酒的人,這當中,竟然還有一個小孩子!

是的,伊安解救出來的這群奴聊確有好幾個小孩子,這個世界可沒有什麼未成年人保護法,天龍人挑選奴隸,也從來不看年齡的,面前找上來想要給伊安敬酒的這個小孩子,大約也才十二歲左右,然而伊安卻從他外露的皮膚上面,看出許多縱橫交錯的傷痕。

嘆了口氣,伊安也不管什麼小孩子能不能喝酒的問題了,特地和這個孩子撞了一下杯子,問他道:「還有親人在嗎?」

「沒有了……」這孩子一癟嘴,眼中流出了淚水,道:「當初媽媽為了保護我,被天龍人槍殺了……」

伊安只覺得心中一陣堵得慌,他發現自己不經意間,竟然挑起了這孩子慘痛的回憶,恨不得抽自己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大手突然撫摸在了這孩子的頭上,伊安轉頭一看,發現是坐在他身邊的,那個高大的巨人族薩爾丁,他低著頭對這孩子道:「好了,不要哭了,你媽媽保護你,是為了讓你更好的活下去,以後你要成為一個堅強的戰士,為你媽媽報仇!」

「嗯!」這孩子死死地咬著嘴唇,點頭應道。

伊安發現,這一套對這孩子還挺管用的,於是抬起頭,舉起酒杯,朝著薩爾丁示意了一下。

當時從紅土大陸上下來的時候,還多虧了薩爾丁這傢伙,要不是他力氣夠大,帶頭將船隻拖動起來,恐怕所有人都要被困在原地了。

薩爾丁哈哈一笑,拿起他更加大號的酒杯……或者說酒桶,和伊安狠狠地撞了一下,然後一仰頭,一口喝乾了。

周圍的人也和薩爾丁一樣,一仰頭幹了杯子里的酒,連那小孩也是如此,只是可能是第一次喝酒,他竟然被嗆到了,惹得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一杯酒下肚,這孩子也有些暈乎乎的了,擦乾淨眼淚,有些好奇地問道:「恩人,我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還有,你為什麼要一直蒙著面呢?」

這話一問出來,旁邊一個大漢,趕緊扯了扯那孩子,有些責怪他為什麼會問出這話來。

「閉嘴!」那大漢道:「恩人這樣做,肯定有他的原因。」

伊安擺擺手,制止了他,道:「其實告訴你們也沒什麼的,之所以一直蒙著面巾,是因為我這次殺了一個天龍人,或者兩個?我也不是太清楚……」

結果話音還沒落,現場突然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安靜中,連那些載歌載舞的人們,也停了下來,望著伊安他們這邊。

眾人全都震驚不已地看著伊安,漸漸地,好多人的身體,都開始顫抖起來。

伊安將這一幕看在眼裡,不由得心中暗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這種事情一說出來,可能會引起奴隸們恐懼的……

然而,讓伊安完全沒有想到的是,下一秒,震天的歡呼聲傳來!

所有人高舉著雙手,大肆地宣洩著自己的情緒,就連薩爾丁也是,仰頭對著天空咆哮起來。

「死了!那群該死的天龍人,他們終於有人死了!」

「太棒了!」

「報應啊!他們終於遭到報應了!」

「這是比獲得自由更值得慶賀的消息啊!乾杯!」

「乾杯!!!」

在場的人們,激動地高舉手裡的酒杯,昂著頭向著天空示意,然後齊齊地飲下了這一杯酒。

伊安有些愣神地看著這一幕,他發現自己想錯了,這個世界的人們,固然對於天龍人很畏懼,然而他們對於天龍人的仇恨,卻比畏懼更加的強烈,聽到天龍人被殺的消息后,第一反應不是害怕,反而是興奮。

尤其是這些曾經身為奴隸的人們,對天龍人更是恨入骨髓一般,所以也不難理解他們為什麼會歡呼了。

其實伊安自己都沒有想過,他這次造成的影響實在太大了,就連世界政府表面上都只能將天龍人被殺的事情隱瞞下來,就是因為世界政府自己也清楚,天龍人的惡行在世間已經引起了太多的怨念了,仇恨他們的人,可以說滿世界都是,假如被世人得知連海軍都無法保護住天龍人導致他們被殺,那麼接下來天龍人可能就要面對狂風暴雨般的報復了……

世界政府不能讓天龍人有失,所以只能採取這樣的辦法對其進行保護,至於說要對殺害天龍人的主謀怎麼處置,那就是私底下的事情了。

舉杯歡慶過後,眾人哭泣的表情再也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徹底的歡笑。

他們總算明白了伊安為什麼要一直帶著面巾的原因了,心中再無疑惑。

伊安也是沒辦法,這些被解救出來的奴隸,有很大一部分是需要送走的,他們還有親人存在,需要回去與親人團聚,所以難保不會有海軍得到消息找上門去,假如因此而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誰知道會不會給耕四郎師父他們帶來麻煩?

所以,至少在這些要被送走的人離開之前,伊安都不打算取下面巾的。

他這番用意,眾人自然體會得到,所以便自覺地迴避了這個話題,重新開始歡慶。

「恩人!」旁邊薩爾丁問伊安道:「接下來有什麼打算嗎?我們這些被解救出來的奴隸,有不少都是無家可歸孓然一身的人了,包括我在內,我們都打算追隨你,你有成立海賊團的想法嗎?」

伊安也在考慮這個問題,現在進入新世界了,海賊獵人的身份不能用了,就算能用,在這裡也討不了好的,面對勢力龐大的四皇海賊團,處於夾縫中的海賊獵人,在這裡反而才是很危險的,而同時,伊安他們也要想辦法躲避海軍的追捕。

在海賊橫行的世界中,想要把自己隱藏起來,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化身為海賊,融入其中。

當然,伊安現在也算是革命軍的成員了,同樣他也可以帶著這些人加入到革命軍當中去,相信有過奴隸經歷的他們,並不會拒絕的。

就在伊安正斟酌著兩種選擇的利弊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噗嚕噗嚕的聲音傳來。

這是電話蟲的聲音,伊安有些奇怪地望過去,卻見瑪格麗特捧著一個幼兒電話蟲跑了過來。

「忘了和你說了!」薩爾丁道:「聽瑪格麗特講,她在你褲兜裡面發現了這個幼兒電話蟲,本來一直沒動靜的,但是從昨天開始,這幼兒電話蟲就響過了一次,那時候你還沒有醒來,我們也不敢貿然接電話。」

伊安點了點頭,因為當初變裝的關係,熊叔送給他的那個大號電話蟲沒法攜帶了,只有這個可以裝在褲兜里的幼兒電話蟲還保留著,之前他就是通過這個電話蟲和柯娜納依他們聯繫的。

而現在這個幼兒電話蟲因為瑪格麗特替他洗衣服而被翻了出來,此刻響起來,只能是有人在試圖聯繫伊安。

會是誰呢?伊安從瑪格麗特手裡接過電話蟲,但是卻沒有接通電話,他推敲著會是誰打來的。

按說知道這個幼兒電話蟲號碼的,只有柯娜納依他們,但是他們現在不是還潛伏著等著開世界會議嗎?

幼兒電話蟲的通訊範圍不大,只有出現在這附近的時候,才能夠撥打,柯娜納依他們不可能出現在這附近。

想了想,他起身,來到一個沒人的地方,還是接通了電話,因為他突然想起,還有一個人可能會聯繫自己。

「喂?伊安嗎?」果不其然,電話一接通,一個低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果然是熊叔,伊安微微一笑道:「熊叔,你是從柯娜納依那裡要到這個號碼的嗎?」

「是的!」電話那頭的熊回答道:「我知道你可能沒有離開太遠,所以在紅土大陸附近的地點來回移動,每到一處,就試圖撥打這個號碼,終於聯繫上你了!」

「找我有事嗎?」伊安問他道。

「你不要掛斷電話,我這裡有能追蹤電波的電話蟲,可以知道你的大概位置!」熊道:「我很快過來找你,你選一個沒人的地方等著我。」

「好的,不過你怎麼過來?」伊安有些好奇地問道。

「飛!」

熊很是簡明扼要地回答了一個字,然後就不再說話了。

於是,伊安也只好原地持著話筒,等待著熊的到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