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二個七武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二個七武海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一切都交代完了后,熊也準備離開了。

他將自己的電話蟲號碼留給了伊安,叮囑他找到下一個落腳點后,就聯繫他,他會在世界會議結束,柯娜納依他們完成任務后,送他們來與伊安匯合。

這算是革命軍安排給伊安的一份助力。

既然要想辦法和追捕的海軍周旋,那麼自然是助力越多越好,伊安當然不會拒絕的。

熊悄無聲息地離開了,伊安目送著他離開,便回到了宴會場地。

然而,伊安卻不知道,熊並不是他在這島上所接待的,唯一的七武海成員……

當天歡慶的宴會持續到了很晚,在留下警戒的人員之後,眾人都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天亮之後,船上的人們便開始忙碌起來。

船隻在這座島嶼停靠了好幾天了,這不單單隻是因為伊安當時沒有醒來,還因為船隻的修理進度異常緩慢。

沒辦法,主要是缺少材料,這座荒島上面,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叢和野果樹,剛形成十幾年的島嶼,上面的植被只是堪堪將其覆蓋起來而已,根本找不到好的木料來修理船隻。

伊安救出來的這批奴隸中,什麼樣的人都有,做過船匠的都有好幾個,但是奈何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有材料他們也修不了船隻。

在了解到這個情況之後,伊安也有些犯愁,船身的破損都還好說,但是偏偏最重要的尾舵斷掉了,這可就無能為力了。

修不好船,就無法離開這島嶼,昨天和熊叔的一番交談中,伊安也意識到此刻有兩名中將正帶隊在新世界搜索他們這些從瑪麗喬亞逃出來的奴隸,一旦他們往前搜索無果,沒準會起疑心重新掉頭回來的。

「離這裡最近的島嶼在哪兒?要有人居住的那種!」伊安召集了船上眾人詢問道。

然而,眾人卻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回答。

「怎麼了?」伊安有些奇怪他們的表情。

「船長,我們無力到達啊!」一個船匠回答他道:「船隻無法航行,就算能讓魚人族的兄弟去購買材料,他們怎麼拿回來?而且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我們現在沒錢!」

船長這個稱呼,是昨天晚上伊安讓他們改口叫的稱呼,不然這些人老是一口一口的恩人叫著他,他自己都快犯尷尬症了。

而聽到這船匠的話后,伊安也猛地一拍腦門。

是啊,就算找到有人居住的島嶼又如何,現在他們身無分文啊,奴隸們自然不用多說,從瑪麗喬亞逃出來,你能指望他們身上有錢?而伊安也是,原本在天龍人的藏寶室中得了那麼多錢,但是卻全都被他給充值成了鑽石,現在鑽石倒是有剩餘,但是想要讓系統把鑽石重新換成貝利給他,這怎麼可能?

需要重新更換的尾舵,可不是隨便砍顆樹就能做出來的,必須要那種純正的乾燥木料才行,而且還需要上漆等等工藝,這是必須要花錢購買的。

想到這裡,伊安不由得看向了那幾個魚人族,想著難不成真的只能讓他們拖著船隻前往有人居住的島嶼?

他們怕是會被累死吧……

「實在不行,只能祈禱附近有船隻經過,然後進行搶奪了!」薩爾丁這樣道。

眾人都點頭不已,覺得似乎只有這個辦法了。

「那好吧!」伊安也不是迂腐之人,便道:「魚人族的兄弟辛苦一些,你們在島嶼外圍的海面巡邏一下,如果發現有船隻經過,就儘快來報告!」

「好的,船長!」那幾個魚人族點頭應道。

伊安已經決定成立個海賊團了,革命軍那邊不干涉他的行動,意味著讓他自由發揮,熊叔提出的讓他成為七武海,伊安也覺得是個不錯的主意,而成為七武海的先決條件,就是得有名氣有實力,那麼成立一個海賊團打出稱號,那就勢在必行了。

伊安也覺得,這事情還真是有些意思,之前的時候,他還是一個海賊獵人,靠著抓海賊來賺錢,現在卻搖身一變,自己也變成海賊了。

對伊安來說,海賊也好海賊獵人也好,都只是個身份問題,只要能賺到錢就行了,他並不怎麼在意的,不過以前都是他追捕別人,現在卻是別人來追捕他了,這讓他覺得挺怪異的。

其實他也想過了,這次被追捕,其實也是個契機,之前和青雉的一戰,雖然僥倖打傷了青雉,但是卻也暴露了他許多的問題。

這其中一個,就是他的等級問題,更高的等級,意味著卡牌能給他帶來更高的屬性增益,還有新卡牌槽的開啟等等,可以說和他自身的強大是息息相關的。

以前的時候,因為海賊獵人的身份問題,都只能是他去找那些海賊進行戰鬥,擊敗對方后才能獲得相應的經驗,所以提升起來挺慢的。

但是現在卻不同了,海軍在追捕他,意味著他可以對海軍動手了,同時因為身掛五億貝利的懸賞,不少垂涎他賞金的賞金獵人也會找上門來的,而同樣的,身為海賊后,他也可以對其他海賊動手,也就是說,現在他的敵人數量增加了,可以肆無忌憚地開啟刷怪模式了。

各個階段的情況都不相同,自然要做出相應的調整,以前伊安是缺錢抽卡牌,所以海賊獵人好賺錢,而現在他需要儘快提升等級,多找敵人動手,那麼海賊身份就變得有用了。

這些念頭,伊安早就想過,當時救下這些奴隸們,暗地裡也未嘗沒有這個意思在其中,而這些被解救出來的奴隸,因為彼此之間患難與共過,所以有感情基礎存在,再加上一些人本來就是強力的戰士種族,用來當做海賊團的班底再合適不過了。

可以說,一個海賊團的雛形已經具備,剩下的,就是想一個合適的名字就行,只是這個,伊安還沒有想好。

在派出那些魚人族的兄弟去巡邏后,伊安接下來就開始忙其他的事情。

被解救出來的這些奴隸當中,有不少的女人和孩子,而且可以說佔了大部分,這些人當中,還有不少有親人在世,是需要送他們回去的,伊安將他們解救出來,這是善舉,但是假如善舉無法做到底,可能反而會變成惡行的,這些女人和孩子都是普通人,假如放任他們不管,他們是沒能力自己回去的,可能會因為一個個小小的意外而死在途中。

伊安現在做的,就是登記這些需要送回去的人的名字和地點。

然而,等到登記的時候,伊安才發現,實在好難。

這些需要送回去的人,雖然大部分是香波地島附近的,但是也有來自其他地方的,比如北海,西海之類的,這要是一一送起來,會耽擱掉伊安很多時間。

正當他覺得很是頭疼的時候,瑪格麗特給他送來了午餐,發現他愁眉苦臉的樣子,忍不住詢問了他一下。

伊安也知道,自己不是全能的,或許徵詢一下別人的意見最好,於是便將這事情和她說了說。

「其實船長你想得太多了!」瑪格麗特搖頭道:「我們這些人,現在最重要的是身份問題,天龍人的印記很難抹去,被人看到的話,就會被發現,但是假如能遮掩住這個印記,就沒有人會知道我們的奴隸身份了,到時候只要有一點錢在手中,我們其實也有辦法自己回去的。」

伊安想了想,覺得還真是這樣,偉大航路雖然航行艱難,但也總有商隊通行,只要奴隸身份不暴露,他們完全可以看成是普通人一樣自由地往來的。

只不過,這奴隸印記要怎麼消除呢?伊安沉思道:「難道真的要像原本的太陽海賊團那樣,用另一個突然烙上去進行遮蓋?」

由於腿上和手腕受傷,伊安也在用雪萊卡牌試著給自己療傷,他也想過,用雪萊卡牌的治癒效果,消除掉這些烙印的,然而實驗了一下后卻發現行不通,很多人身上的烙印,都是很早就留下的了,已經屬於陳年舊傷了,治癒根本無法生效。

用另一個圖案烙上去遮蓋的方法,對於男人們來說,或許還可以忍受,但是對於這些女人和孩子來說,伊安的確有些不忍心讓她們再受一次苦。

而正當伊安想著太陽海賊團的事情時,卻不料就在第二天中午的時候,那些派出去巡邏的魚人族兄弟,卻回來報告了。

他們終於在海面上發現了船隻的影子了,但是回來報告的魚人,卻難掩滿臉的激動和驚訝,對伊安道:「船長,我看到了那船隻的旗幟,好像……好像是魚人海賊團的!是……是我們魚人族的甚平老大啊!」

「甚平!?」伊安驚訝地起身,問道:「他們是朝著這座島過來的?」

「嗯!」那魚人使勁地點了點頭,道:「就是朝著這邊過來的!不過沒有你的允許,我也沒有貿然接觸他們,畢竟……畢竟甚平老大現在是七武海身份……」

「做得好!」伊安朝他讚許地表揚了一句,道:「走吧,既然他們能找到這裡,那就一起去看看他們的來意如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