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一百五十三章 揍甚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 揍甚平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一邊朝著海岸走去,伊安一邊思考著甚平有可能的來意。

熊叔找上門來,伊安並不覺得奇怪,他和熊叔的淵源,算是從小時候一心道場第一次見面就開始的了,然而這位七武海的甚平老大,伊安卻從來沒有見過,更扯不上什麼關係,所以才會覺得他的出現很突兀。

雖然猜不透甚平的來意,但是伊安也知道至少不會是壞事,甚平這位七武海,可能是最和世界政府尿不到一壺裡的人了,他不可能幫著世界政府來抓捕自己的。

當伊安來到海岸邊的時候,有戰鬥力的人也全都聚集在了這裡,那黑熊族毛皮,一上來,先給了伊安一個「嘎嚕丘」!然後才問他道:「船長,這七武海的甚平是來抓我們的嗎?」

結果伊安都還沒開口,那幾個魚人族的便惱火地開口道:「不要亂說,甚平老大不是那種人!」

看得出來,甚平這位現任的魚人海賊團團長,在魚人族中的威望那是相當高的。

魚人海賊團駛來的船隻,不是一艘,而是三艘,隨著船隻的駛近,伊安不但看到了他們的海賊旗,也看到了為首那艘船船頭上抱著雙手站著的一個魚人。

這名魚人正是甚平,他的身材看起來有些肥大,身穿有花紋的浴衣,而在浴衣敞開的胸口處,能看到原本的太陽海賊團的標誌。

甚平的臉很有特色,因為他有著外露的兩顆大犬齒,他的下巴上蓄著一團粗黑的鬍子,兩側的脖頸處,各有三道裂痕。

在伊安看到他的時候,船上的甚平也看到了被眾人圍在中間的伊安。

等到三艘船隻都靠岸之後,甚平下船來了,而且不止他一個人,身後還跟著許多的魚人族,伊安能夠認得出來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的船醫,那個拿著一根大鐵叉的阿拉丁。

看到這麼多魚人下船來,而且都帶著武器,伊安他們這邊的人,也下意識地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這些武器自然都是從瑪麗喬亞海軍士兵手中繳獲來的,然而,甚平在看到這一幕後,卻先開口道:「我等並非為戰鬥而來!」

伊安心想果然如此,於是揮了揮手,讓眾人放鬆一些,這才道:「甚平老大,裡面說話吧!」

兩人往島上走去,而其餘的人,不管是薩拉丁他們,還是甚平帶來的魚人海賊團成員,全都自覺地沒有跟上來。

一路前行,來到一個沒人的地方后,兩人才各自找了一塊石頭坐下。

「我很好奇,甚平老大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伊安先開口問道。

「這座島,在魚人族中有不少人知道!」甚平的神色很嚴肅,道:「老夫也是新世界找了你們一圈未果后,才想到這裡的。」

伊安點了點頭,這倒還算好一點,之前甚平他們出現的時候,搞得連伊安都以為,這座島是不是暴露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甚平卻道:「閣下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甚平說話的味道,一直給人感覺透露著一種古風,伊安有些不習慣,但是聽了他的話后,還是微微一笑,扯下了臉上的面巾。

自從前天和熊叔一番交流之後,伊安也知道自己的擔憂解決了,所以倒也不介意讓甚平看到自己的樣子,更何況,以甚平的為人,就算知道了也不可能和世界政府說的。

「閣下竟然如此年輕!」甚平似乎有些驚嘆,不過隨後卻正色問伊安道:「而且身為人類,你為何會在瑪麗喬亞救出這些奴隸?」

伊安反倒是有些奇怪地道:「救人難道要分種族的?」

甚平聽了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心中卻有些百味陳雜,他之前看到新聞和懸賞單的時候,根本看不出來伊安是個什麼人,還以為是否又是魚人族出了某個好漢,重演了當年泰格大哥的事。

然而,當登上這座島看了伊安之後,他才發現伊安竟然是個人類,這對他來說,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當年甚平正式隨太陽海賊團出航時,初期的他與阿龍一樣,時常以報復的心態濫殺來襲的人類,然而在聽過費舍爾·泰格「冤冤相報」的教訓后,甚平逐漸開始改變其作風,對人類的仇恨也減輕了許多,但是相對的,自從費舍爾·泰格身故之後,阿龍一夥卻變得越發的變本加厲。

原先的太陽海賊團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原本的海賊團成員,也紛紛因為理念的不同而分道揚鑣,阿龍去了東海,成立了他的惡龍海賊團,同是太陽海賊團成員的馬庫洛三人組也脫離海賊團繼續做他們老本行:拐賣人類!而只有甚平接過了泰格的領導位置,繼續擔任太陽海賊團的團長。

但是,這一切卻因為後來甚平接受世界政府的邀請,加入七武海后而有了改變,太陽海賊團的稱號被放棄,取而代之的,是魚人海賊團。

甚平當初願意加入七武海,目的自然是想要緩和魚人和人類之間的種族矛盾,然而事情並不如他所想的那樣,一個七武海的位置,根本不足以改變這些,人類對魚人的歧視依然存在,而魚人對人類的敵視同樣沒有得到緩解。

大海賊時代來臨之後,他的家鄉魚人島很多同胞被蜂擁而至的人類海賊所拐賣,世界政府根本無能為力,最後反倒是因為四皇白鬍子的一句話,才制止住了這種趨勢。

而現在,伊安出現了,重演了一遍當年泰格的事不說,他還是一名人類!

所以甚平的心情一直是很矛盾的,拐賣他魚人同胞的是人類,保護了他魚人同胞的,也是人類,他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真正信任人類了……

他一直緊緊地盯著伊安的眼睛看,想看伊安到底是不是在撒謊,而伊安卻根本不明白甚平這種心理情緒,所以只感覺被甚平看得一陣莫名其妙的。

最後了,甚平才終於再次開口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叫我伊安吧!」伊安也沒有瞞他,直接開口道。

不過沒想到的是,甚平卻微微一愣,道:「伊安?這個名字,我好像聽過……你是東海出身的?」

「你怎麼知道?」伊安有些奇怪,就算他當初在東海的確是個很有名的海賊獵人,但是不至於名聲能傳到這新世界來吧!?

甚平突然站起身來,對著伊安一鞠躬道:「如果你是東海的海賊獵人伊安,那麼老夫在這裡,需要向你道歉!」

「什麼意思?」伊安只覺得莫名其妙的,和這位甚平老大好難交流啊。

「老夫道歉,不為別的,而是為了阿龍!」甚平道:「阿龍原本是我的同胞,也是同一個海賊團的成員,閣下你當初抓了阿龍,但是那時候政府和海軍看在了我的面子上,竟然又悄悄地將他放走了,我也是事後才知道這件事情的……」

「你……!!」伊安一聽,頓時有些火了,也跟著猛地一下站了起來。

阿龍那傢伙竟然被放走了!?這到底是怎麼搞的!?

當初伊安去抓阿龍,雖說是為了賞金,但是也未嘗不是想解除娜美他們所受的苦難,哪怕最終沒有把娜美這位天才航海士拐上船,伊安也就當做是做件好事替自己積德了。

然而現在你卻告訴我,政府和海軍竟然把他悄悄地放走了!?而這,僅僅只是因為看在甚平的面子上?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阿龍很有可能重新返回可可西亞村去,到時候娜美他們就會受到二次傷害了啊!

槽尼大爺啊!

這讓伊安忍不住想到了古伊娜的事情,每當他想做出點什麼改變的時候,這蛋的歷史慣性就會悄然湧現,總會讓他預想的結果出現偏差。

伊安越想越是火大,竟然顧不得眼前的人是七武海之一,忍不住一拳就揍在甚平臉上。

他現在的力氣也挺大的,甚平被他一拳揍翻在地上,等伊安出拳之後,才霍然間反應過來,立刻擺開架勢防備甚平的反擊。

然而沒想到的是,甚平卻根本沒有反擊的想法,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坐在地上,低下頭對伊安道:「阿龍是我的同胞,你抓了他,我原本對你是有記恨的,但是現在,你卻又在瑪麗喬亞救了我的同胞,這份恩情,讓老夫很是感激,這也是我向閣下道歉的原因,這一拳不受,有違俠義之情!」

這番話一說出來,伊安也沒轍了,嘆了口氣坐下后,伊安道:「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

如果娜美以後還跟著路飛出海的話,到時候你再這樣給她道歉吧……伊安心中這樣想到。

「好了,甚平老大,你來這裡還有其他的事情嗎?」伊安泄氣地道:「趕緊說出來吧。」

甚平抬起頭來,對伊安道:「看得出來,你們的船隻已經壞了,老夫可以留下一艘船給你們,還有相應的水和食物,不過作為交換,閣下請讓我將我的同胞帶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