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兩百一十一章 澤法和黃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一十一章 澤法和黃猿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報告!」其中一艘軍艦的甲板上面,一名海軍的情報官正對坐在躺椅上的黃猿敬禮道:「波爾薩利諾大將,獵龍人海賊團的船隻動向已經查明,從他們的航線來看,目標很有可能是薩拉米斯公國!」

一頭黑色捲髮,身穿黃色條紋西裝的黃猿,正打著瞌睡,聽到彙報之後,他醒了過來,伸手拿開了遮在臉上的帽子,道:「薩拉米斯公國?那個非世界政府加盟國?聽說是白鬍子的地盤,是這樣么?」

「是的,波爾薩利諾大將,按照我們的速度,大約會在兩天之後到達薩拉米斯公國!」那情報官一個立正道。

黃猿戴著他的茶色太陽鏡,有些撓頭地道:「耶,這可不好辦吶,又要在白鬍子的地盤開戰嗎?」

「情況的確很複雜,請波爾薩利諾大將示下!」情報官道。

「這支艦隊裡面,我可不是唯一的大將呢!」黃猿道:「等我問下老師的意見再說。」

說完,他揚起左手腕來,對著手腕上戴著的一隻電話蟲喊道:「喂喂,老師,聽得見嗎?」

然而,呼叫了半天之後,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黃猿撓撓頭道:「耶,真是奇怪了……」

黃猿的說話和行動,都顯得那麼的慢悠悠的,估計也就是比伊安船上的廚師馬修好一些而已,他又試著呼叫了兩聲,卻還是不見回應,就在這個時候,船艙裡面突然傳來一個聲音道:「叔叔,我不是告訴過你,左手腕上的電話蟲是竊聽用的嗎?」

隨著這一聲話語,一個穿著紅色肚兜的小胖子,出現在了甲板上面,這個小胖子臉上有一道疤痕,但是他的肩膀上,卻扛著一柄巨大的雙刃斧頭。

這個小胖子是戰桃丸,此時的戰桃丸看起來還有些年幼的樣子,然而這艘船上的海軍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小看他,因為這位波爾薩利諾大將的侄子,也是一位天才,年紀輕輕便已經學會了霸氣,並且現在他加入了海軍總部科學部隊,這支科學部隊,是貝加班克的直屬部隊,專門用於保護貝加班克的,能夠入選的人,全都是千中挑一的。

「戰桃丸!是你啊!」黃猿抓抓頭皮,問道:「那我通話用的電話蟲在哪裡呢?」

「在你右手上啊!」戰桃丸有些無語地道。

黃猿這才恍然大悟,重新抬起右手呼叫起來。

很快的,電話蟲那邊傳來了一個聲音,道:「什麼事?」

「老師喲,看來這次咱們又要在白鬍子的地盤上開戰了!」黃猿道:「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哼,就算我有建議,你會聽嗎?」那頭的澤法冷哼了一聲道。

「當然,不管怎麼說,你也是我曾經的老師嘛!」黃猿呵呵地笑了起來。

「別問我!」澤法懶得和他說話,道:「你才是這次行動的指揮,我只是個退休了的老傢伙而已,要不是戰國的請求,我才不會來呢!」

說完,澤法啪的一聲掛上了話筒。

澤法這人,可以說是海軍當中的靈魂人物,自從退休之後,他一直在海軍當中擔任教官的職位,可以說海軍的這一代將官班底,幾乎全都出自他手,現役的海軍人員,包括元帥戰國在內,見到他的時候,都會尊稱他一聲教官或者老師。

三名海軍大將,都是他曾經的學生,然而這些學生當中,卻只有黃猿和他的感情是最差的。

當然,黃猿對他也是尊敬的,不過問題是,黃猿對於澤法的行事方式,卻很是不認同。

澤法在海軍當中的時候,沒有殺死任何一名海賊,被稱之為「不殺」的海軍大將,然而在他42歲的時候,家人被海賊殺死,卻又轉而開始憎恨海賊。

黃猿是澤法轉為教官后的第一屆學生,同時又是年紀最大的一個,青雉當時19歲,赤犬也只有23歲,而黃猿卻是26歲。

青雉和赤犬兩人當時還年輕,對於澤法這位前任大將教官,還是很崇拜的,但是黃猿和他們不同,此時的黃猿思想已經很成熟了,所以他總覺得澤法的理念很是可笑。

憐憫那些罪人有什麼用,到頭來反而害了自己!

正是因為這種心態,黃猿對澤法的態度就有些不同了,而澤法雖然也教導黃猿,但是卻敏銳地發現黃猿對他暗中的嘲笑,這對於澤法來說,是很難接受的。

由此,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直都不怎麼好。

只是,澤法和黃猿都隸屬於海軍,所以雖然關係不睦,但是卻也沒有撕破臉皮過,如果按照歷史的軌跡,澤法因為頂上戰爭之後,愛德華威布爾被徵召為七武海,這才和海軍決裂,屆時負責追捕他的黃猿,才會和自己這位曾經的老師大打出手。

澤法雖然老了,但是他同樣也是海軍當中不可忽視的戰力之一,海軍和世界政府都要藉助他的力量,所以才會對他組建的海賊游擊隊予以支持。

而同樣的,投桃報李,在戰國元帥做出請求之後,澤法還是同意了這趟出航,哪怕搭檔是他最不喜歡的學生,他也還是來了。

戰國的心思,或許也有過替黃猿和澤法考慮的原因,想借著這次合作,看看能不能讓兩人的關係重歸於好……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次通話,就能看得出來,戰國的心思怕是要白費了。

雖然同樣是制式軍艦,但是其中三艘船上面的人員,並非是海軍本部的精銳士兵,而是澤法自己帶來的海賊游擊隊成員。

在澤法掛上電話之後,他忍不住咳咳地咳嗽了兩聲,站在澤法身旁的,一位海藍色頭髮的大眼睛少女,立刻走上前來,輕輕地拍打著澤法的後背。

澤法的年紀的確大了,他一直有哮喘的病症,拿出一瓶噴霧劑往嘴裡噴了兩下后,他的癥狀這才減輕了一些。

回過頭,澤法對這位海藍色頭髮的少女道:「艾恩,謝謝你,我好多了!」

這位海藍色頭髮的少女,就是艾恩,倒退果實能力者,也同樣是澤法的學生,只不過當時還在被澤法帶著在船上當海軍實習生的時候,澤法的船隻遭到了海賊愛德華威布爾的襲擊,整艘船上的實習學生,只有兩個人活了下來,一個是艾恩,另一個則是賓茲,而澤法也因此失去了右手手腕。

從那以後,艾恩和賓茲就一直追隨著澤法,成為了他的左膀右臂,在成立了海賊游擊隊之後,他們這一年來,幾乎都在新世界攻擊各種海賊,並且一直在尋找愛德華威布爾的蹤跡,想要報當初的仇。

而在海賊游擊隊成立之初,艾恩還跟著澤法去了偉大航路前半段一次,就是那一次,他們全滅了鐵骨海賊團,無意當中也搶了媞娜一次人頭。

看到澤法的情況好一些之後,艾恩才在澤法的面前蹲下來,如同一個乖巧的女兒面對自己父親一般,目光閃閃好奇地問澤法道:「老師,我們這次的目標,那個獵龍人海賊團,我當時查過他們的情況,他們不是一幫由奴隸組建的海賊團嗎?這樣的海賊團,嚴格來說,不是真正的海賊吧?為什麼你會答應出手?」

「艾恩,你是在同情他們嗎?」澤法戴著一副墨鏡,低下頭望著她,因為墨鏡的阻擋,艾恩也看不到澤法此刻的眼神究竟如何。

「也不是同情……」艾恩想了想后,搖頭道:「我只是覺得,這一次我們不應該來。」

「我也不想來啊!」澤法道:「但是不管怎麼說,這個獵龍人海賊團的存在,就是在挑釁海軍的權威!」

艾恩聽著澤法的這感嘆,突然有點明白了他的心思。

她最尊敬的這位老師,幾乎一生都獻給了海軍,雖然當年正式因為海軍對他家人的保護不到位,導致他的家人慘死,但是他還是一直相信著海軍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