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兩百二十八章 撤退命令(補更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八章 撤退命令(補更二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沒錯,剛才伊安打出去的,其實是六發海樓石子彈!

這海樓石子彈哪兒來的?這還用問嗎,就是之前澤法用機槍打出來的啊!那些夾雜在其中的海樓石子彈,被伊安一道風之壁障全數擋下來,掉落在了地上,艾斯這笨蛋當時還去撿來看呢。

雖然他和黃猿交戰的位置離海樓石子彈掉落的地點有些遠,但是伊安可以擴大了攝取鐵砂的範圍,將這些海樓石子彈掩藏在無數鐵砂當中,給帶過來了。

其實當時伊安也不知道,能不能用電磁力操控這些海樓石子彈的,因為海樓石海樓石,聽起來就像是石頭,而非鐵鎳這類導電金屬,所以他也沒有把握能不能把海樓石子彈抓過來。

抓不過來的話,就意味著同樣無法用電磁炮將海樓石子彈擊發出去。

還好的是,這些海樓石子彈並沒有讓伊安失望,名字叫做「石」,但是海樓石其實是一種礦物質,而且由於海樓石提煉和打磨都很艱難,所以其中肯定是含有雜質的,這些雜質,自然也包括鐵元素之類的,所以伊安通過操作其中的金屬,連帶著將海樓石子彈一併給帶過來了。

那面巨大的鐵砂盾牌,就是為了遮擋黃猿的視線,不讓他看出伊安右手中的彈丸是海樓石子彈,近距離下以超音速打出的電磁炮,就算是黃猿也躲避不了的。

而且,為了防備單一的炮彈對黃猿造成不了多大傷害,伊安還不惜耗費更多的念力,一次打出了六發!

海樓石對能力者的剋制效果,果然是一等一的,哪怕是黃猿元素化了,但是在海樓石散發的能量剛一接觸到他的身體時,他的能力其實就已經被壓制了,無法再繼續保持元素化狀態了,只是由於這個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海樓石子彈打穿了他身體后就飛了出去,所以連黃猿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是什麼情況。

聽到伊安這麼一說,黃猿才終於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所以一時間,黃猿只覺得氣炸了肺,但是他生氣的對象,竟然不是傷了他的伊安,而是……澤法!

「那個該死的老頭子!」黃猿心中咬牙切齒地道:「他竟然讓珍貴的海樓石子彈被別人給利用了!?」

黃猿和澤法的感情不怎麼好,所以哪怕兩人這次一起執行任務,也從來沒有聯手的意思,澤法和藤虎打起來后,他也就挑了伊安做對手,各打各的的,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都已經這樣了,他這個做學生的,竟然還在關鍵時刻,被自己的老師給坑了一把!

澤法這就屬於躺著都中槍的典範了,可能連他也沒有料到,自己打出去的海樓石子彈,竟然會被伊安給利用上,反過來借用將黃猿給打傷了,如果早知道會這樣的話,他恐怕也不會將海樓石子彈給打出來了。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些海樓石子彈,的確是澤法的鍋,他就算不想背,也得背了。

黃猿這一次,真的是受到重創了,伊安的六發海樓石子彈,打出去後有兩發穿透了黃猿的大腿和肩膀,還有兩發打在黃猿的腹部上,雖然沒有傷及到臟器,但是也打穿了他的肌肉,而傷害最高的一發,則是直接打穿了黃猿的肺葉!

黃猿被剛才的風壓吹出去了一段距離,站在離伊安幾十米的地方,當傷勢開始發作的時候,他忍不住一口血咳了出來。

他只覺得胸口處的傷,如同烈火一樣,灼燒著自己的胸腔,自從得到了閃閃果實之後,好多年了,他從來沒有受過如此嚴重的傷,一直以來,海樓石都是操控在海軍手中的,卻沒想到他這個海軍大將,竟然有一點也會因為海樓石的原因而身受重傷,這簡直就是莫名的諷刺。

此時的黃猿,有一種終日打雁,卻反被雁啄瞎了眼睛的感覺……

伊安看到黃猿吐血,心中也微微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這一次也是有些取巧了,其實他對於如何打敗黃猿,並沒有什麼把握,因為他想不出太多克制閃閃果實的方法來,雖然在交戰中也給黃猿造成了不少傷口和打擊,但是這些傷害對黃猿來說,微乎其微,要不是他剛才靈機一動,用上了澤法打出的海樓石子彈,或許戰鬥僵持下去,十五分鐘之後,他就會被打回原形了。

正常狀態下,伊安對上黃猿是絕對沒有勝算的……

但是,戰鬥就是這樣,並不是說誰的實力低,就一定會落敗,同樣的,誰的實力高,也不一定就肯定會打贏,真實的戰鬥,往往充滿了未知性。

要早一點想起海樓石子彈這東西來,伊安也犯不著BUFF和狀態全開和黃猿互懟那麼久……

唯一讓伊安覺得有些遺憾的是,以超電磁炮擊發出去的海樓石子彈,不能像普通槍械那樣,將子彈停留在黃猿體內,超電磁的威力和動能太強了,只能打穿他的身體而無法將子彈留下,這是伊安最遺憾的地方,要不然的話,此時的黃猿早就被海樓石影響,失去惡魔果實能力了。

「波爾薩利諾大將,還要繼續打嗎?」伊安呼了口氣,對黃猿道。

黃猿也在猶豫,他受了重傷,繼續打下去的話,體能會急劇消耗的,而黃猿又不知道,澤法還留沒留下其他的海樓石子彈,要是還有的話,那可就麻煩了,伊安的超電磁炮速度,就算是他,也很難躲過去……

而同樣的,伊安現在也有些不想打了,就算能夠打贏黃猿又能如何,伊安可不敢殺他!

身為海軍大將,黃猿是一面旗幟,要是旗幟都被殺了的話,恐怕整個海軍和世界政府,會派出所有的軍力,全力圍剿獵龍人海賊團的!

打一個大將,都逼得伊安現在底牌盡出,最後還是靠著海樓石子彈才重傷了黃猿,要是戰國元帥加三個大將,還有十二名中將一起來對付他的話……

伊安打了個哆嗦,這麼恐怖的畫面,他實在不願意想下去……他估計自己被抓到,要在推進城監獄將牢底坐穿的……

所以,趁著黃猿受了重傷的時候,該收手就要收手了,他的始解時間也快要到了,再打下去,伊安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聽到伊安的話,黃猿抬頭朝著不遠處正和藤虎交戰的澤法看了一眼,發現就連澤法,此時也是氣喘吁吁的,在強大的重力壓制下戰鬥,澤法這個70多歲的老頭能撐到現在,已經可以稱之為變態了,但是繼續再和藤虎打下去,澤法估計也要栽的。

所有的形式都在告訴黃猿,不能再打下去了,他的傷也需要治療,海軍不能折損一員大將在這裡。

但是,黃猿不甘心啊!他當初領命出來的時候,是漫不經心,以為勢在必得的,結果戰鬥打下來,卻變成了這麼一副模樣,假如就這麼退走,海軍的臉都要被他丟盡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戰桃丸出現了,他剛才被伊安融化了鐵斧之後,就退出了戰圈,跑去和獵龍人海賊團的薩爾丁等人交戰去了,伊安和黃猿在半空中戰鬥的時候,他還關注了一下,結果等黃猿和伊安落到地上之後,他就暫時看不見了,所以當這時候找到黃猿,看到黃猿嘴角流血,周身都是傷痕,還有這六個貫穿的大洞時,他也被驚到了!

「叔叔!?你怎麼會這樣!?」戰桃丸不顧伊安在旁邊,趕緊衝上來一把抱住黃猿。

「你……你怎麼又回來了?」黃猿道:「不是叫你不要靠近的嗎?」

「有海軍本部的命令!」戰桃丸急忙掏出一個電話蟲道:「海軍本部傳來命令,要我們趕緊撤退!」

「怎麼回事?」黃猿問道。

「是白鬍子!」戰桃丸道:「白鬍子的船馬上就要靠岸了,本部不想在這樣的情況下和白鬍子海賊團衝突,所以命令我們撤退!」

其實戰桃丸並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們後方五百多米遠的地方,一處廢墟斷牆的後方,瑟瑟發抖的普利茲,手裡的影像電話蟲,已經將交戰現場的畫面傳出去了,看到黃猿被伊安重傷之後,海軍本部大驚,立刻掐斷了直播的信號。

同時又因為獲得情報,四皇白鬍子已經靠近,就要登島了,由於擔心在這樣的情況下,把黃猿和澤法兩名大將折損在這裡,所以海軍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給戰桃丸發出了撤退命令。

雖然海軍本部也同樣不甘心,但是也只能咬著牙認下了這個結果。

聽了戰桃丸的話之後,黃猿一瞬間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想到白鬍子那個怪物要是出現,或許不會和他這個受重傷的人客氣,所以黃猿也只能一跺腳道:「走!」

而同樣的,那邊的澤法,此時也得到了海軍士兵的通報,他同樣也看到了黃猿這個自己的學生身上的傷勢,只能心中暗嘆了一聲,也跟著撤退了。

藤虎並沒有阻攔他,等到看到海軍士兵潮水一樣的朝著港口退去后,他才轉過身,朝著伊安的方向走來。

而伊安則是在黃猿退走之後,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也不顧一地的狼藉,一仰頭躺在了地上。

「呼!尼瑪,終於結束了!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