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兩百二十九章 黃猿和澤法的決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二十九章 黃猿和澤法的決裂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海軍本部的撤退命令,是明智的。

出動兩名海軍大將追捕伊安的獵龍人海賊團,可見世界政府和海軍對於伊安是相當重視的,本來他們以為海軍做出這樣強硬的姿態,可以逼住四皇,不讓他們攪局的,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假設沒有艾斯的話,白鬍子海賊團這一次恐怕也的確會有所以顧慮,不會出動的。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偏偏在這個時間點上,火拳艾斯加入了白鬍子海賊團!

白鬍子對於艾斯這個義子是很重視的,在剛加入的艾斯第一次對他做出懇求后,白鬍子義無反顧地打算替自己的兒子出頭了。

在黃猿和澤法率領海軍抵達薩拉米斯島之前,海軍本部也得到了白鬍子海賊團出動的消息,當時就在有所猶豫,想著要不要讓黃猿和澤法撤回來。

不過,峰迴路轉的是,由於多佛朗明哥的暗中插手,百獸海賊團竟然也出現了,並且與白鬍子海賊團撞上,雙方在外海對峙。

得知這個情況后,海軍默許了黃猿和澤法繼續行動,想要打一個時間差,趁著這個機會將獵龍人海賊團和伊安抓捕歸案。

只不過,所有人都低估了獵龍人海賊團,在戰鬥中,藤虎拖住了澤法,而伊安也同樣全力爆發,不但沒有被黃猿徹底碾壓,反而還藉助海樓石子彈,出其不意地傷了黃猿!

至此,連上青雉在內,傷在伊安手裡的海軍大將,已經有兩位了……

傷,並不意味著擊敗,事實上伊安現在也的確沒有徹底打贏海軍的能力,只不過戰鬥就是這樣,一點意外往往導致的最後結果就會不同,伊安用自己的戰鬥智慧,和在黃猿的交戰中取得了一點上風,所以勝利的天平,自然就朝著他們這邊傾斜了。

由於只是通過一個實習記者的報道看到的現場畫面,所以海軍本部也不知道黃猿的傷情具體如何,他們雖然也清楚,一個海軍大將就算被傷了,也很難被殺死的,但問題是白鬍子海賊團已經從和百獸海賊團的對峙中抽身離開,馬上就要接近薩拉米斯島了。

而薩拉米斯島,是在白鬍子的庇護之下的,由於海軍抓捕獵龍人海賊團的行為,導致這個島如今損毀嚴重,這樣的情況下,沒人敢擔保被激怒的白鬍子會不會對已經受傷的黃猿出手,假如白鬍子一狠心,直接擊殺了海軍一員大將,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被震動的!

後果太嚴重,打時間差抓捕獵龍人海賊團的方案已經行不通了,伊安他們撐住了,也堅持下來了,那麼後退一步的,就只能是海軍了。

而隨著海軍本部的撤退命令下達,島上的海軍開始有序地往港口進行撤退,薩拉米斯公國的衛隊,一路追趕著他們,但是也理智地沒有追得太狠。

撤退的海軍士兵,自然看到了港口處的獵龍人海賊團成員,然而他們雖然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之前伊安和黃猿在半空中的戰鬥,很多人都看到了,這讓海軍士兵們也對於獵龍人海賊團有所畏懼,知道他們並不是普通的海賊團,如今在撤退命令下,他們也不敢貿然再攻擊獵龍人海賊團從而多生事端。

而看著海軍士兵撤退,伊安也叮囑獵龍人海賊團的成員不要對他們出手。

一場大戰打到這樣,獵龍人海賊團其實也挺傷的,海軍士兵在數量上佔據著絕對的優勢,而獵龍人海賊團這邊雖然戰鬥力也不弱,但是受傷還是難免的,薩爾丁手裡的盾牌已經被海軍的迫擊炮給轟爛了,他起碼替海賊團里的夥伴擋下了數十發迫擊炮彈,此時正喘著粗氣,渾身傷痕纍纍。

而多魯尼他們也是如此,反正整個海賊團能戰鬥的人,此時幾乎全員帶傷,這樣的情況下,就算伊安不交代,他們也不會主動去招惹海軍的。

只是,撤退到了港口的海軍,還是遇上了麻煩,這個麻煩,就是火拳艾斯!

伊安之前交代過艾斯,讓他去搶一艘軍艦回來,艾斯自然沒二話,但是海軍怎麼可能會讓他輕易奪走船隻呢?

艾斯在跳上一艘軍艦之後,一直就在和潮水一般湧來的海軍士兵交戰著,他之前是隻身一人先來幫伊安的,所以也不知道白鬍子就快來了,他一直守著那艘軍艦,覺得這是伊安和他海賊團逃生的希望,必須要守住。

這導致艾斯看到了伊安和黃猿交戰時,雖然很想去幫伊安一把,但是最後看到伊安竟然和黃猿打得難分難解后,他還是選擇守護船隻。

而當海軍開始撤退之後,更多的海軍士兵湧來了,艾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咬著牙同樣火力全開,狠揍海軍。

受傷的黃猿被戰桃丸扶著,退到港口的時候,看到了這一幕。

「火拳艾斯……」黃猿自然知道艾斯的名號,看著海軍士兵被他從船上用大團的火焰轟擊下來,黃猿本來想要親自出手的。

然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海面上的白鬍子海賊團船隊的身影。

而天空中,一隻同樣渾身燃燒著火焰的大鳥,拖著三條火焰的尾翎,正朝著這裡飛來,黃猿知道,那是不死鳥馬爾科……

時間來不及了,要是再不出航,等下海軍的軍艦就要被白鬍子海賊團給堵在港口裡面了,所以黃猿考慮了一下,向海軍士兵下達了放棄那艘軍艦的命令。

本來就這麼退走的話,海軍能夠及時撤出港口的,但是偏偏在這個時候,澤法發現他的兩名學生不見了!

「艾恩和賓茲呢!?」澤法焦急地追問著自己手下的海賊游擊隊成員。

當得知艾恩和賓茲,竟然被那個火拳艾斯,還有獵龍人海賊團一個奇怪的女僕打扮的女人給帶到那艘軍艦上去了之後,澤法頓時不幹了!

當下他就要率領海賊游擊隊的人,衝上艾斯所在的那艘軍艦去,想要把自己的學生搶回來。

這在黃猿看來,簡直有些不可理喻,此時的海賊游擊隊成立沒多久,艾恩和賓茲雖然是澤法的左右手,但是按照軍銜來說,他們最多也就是兩個上尉而已,為了兩個上尉,澤法竟然想讓所有海軍都耽擱在這裡,被白鬍子海賊團包圍嗎!?

不但如此,傷口處隱隱傳來的疼痛,讓黃猿又想起了自己被澤法留下的海樓石子彈所傷的情形,一時間有種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來的感覺。

「澤法老師,如果你還想要繼續和火拳艾斯交戰,我不會阻止你!」黃猿冷著臉對澤法道:「但是我會帶著其餘的海軍士兵先撤離的!」

「波爾薩利諾!你……」澤法氣得七竅生煙,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黃猿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說這麼一句無情的話。

澤法和黃猿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雖然兩人表面上都還維持著基本的和氣,但是到了此刻,終於爆發出來了!

「那是我的學生!」澤法對著黃猿大吼道:「我帶著他們來了這裡,那就同樣要帶著他們離開!」

「那老師你的意思是,為了他們兩人,要將所有的海軍士兵都留在這裡,被白鬍子海賊團一打盡嗎!?」黃猿也不客氣地和澤法爭吵起來:「你的學生也算是海軍的人,就算落到獵龍人海賊團手裡,只要發出照會,獵龍人海賊團也未必見得會拿他們怎麼樣,他們只是兩個人而已,相比讓這麼多海軍士兵被白鬍子海賊團俘虜,哪一個更丟臉!?」

「這只是丟臉與否的問題嗎!?」澤法吼道:「海軍的臉面,難道比我學生的生命更加重要!?」

兩人的爭吵,讓四周的海軍士兵們噤若寒蟬,根本不敢吭氣。

澤法和黃猿瞪視了好一會兒之後,澤法才終於開口道:「波爾薩利諾,我從來就不喜歡你這個學生,你太難捉摸了,既然你想離開,那就離開吧!」

澤法後退一步,道:「我和我的人,從來都是共同進退的!」

他這番話,聽在海賊游擊隊成員的耳中,只覺得前所未有的心情激蕩,竟然齊齊地大吼道:「共同進退!」

黃猿看到這一幕,卻絲毫沒有任何的被感染,而是在心中搖頭,黃猿的理念,從來都和澤法不同,他只會選擇以旁觀者的身份來看待問題,然後將自己處於最有利的一方,所以他無法理解澤法的性格和想法。

「既然如此,那就祝澤法老師你好運了!」黃猿道。

因為被艾斯搶走了一艘軍艦,所以他最後帶走了六艘軍艦的海軍士兵,而澤法和他三艘軍艦的海賊游擊隊士兵,則是留了下來,繼續進攻艾斯守著的那艘軍艦,想要攻上去,找到艾恩和賓茲。

艾斯這笨蛋,他當時將賓茲帶回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太多,只是覺得賓茲這個忍者實在太有意思了,他想抓了賓茲帶回去給白鬍子看看,炫耀一下,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還想讓這個忍者加入白鬍子海賊團呢。

就好像兒子向老爹撒嬌一樣的感覺,艾斯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這也算是人的天性吧,此刻的艾斯已經徹底接納了白鬍子成為他老爹的事實,想盡辦法地想要幫助白鬍子。

或許他以後想讓白鬍子當上海賊王的念頭,就是從這一刻開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