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兩百四十一章 尋求突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一章 尋求突破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比斯塔其實也是一位大叔級,他二十多年前,就已經跟著白鬍子混跡在新世界了,現在估計也是三十多,快奔四的人了。

不過,這位大叔看起來卻很是講究,時常都戴著禮帽,穿著西裝和披風,還留著一溜彎曲而整齊的紳士胡,時不時地還會用自己戴著白手套的手指,輕輕捻他的鬍子。

他保持著一貫的微笑表情,站在了伊安的對面,一掀披風,露出了左側腰間挎著的兩柄長劍。

比斯塔的武器,其實有點奇怪,他的劍柄,竟然有一圈護手包裹著,是常見的西洋刺劍的那種劍柄,但是他的刀刃,卻又不是細長銳利的,反而是單面開刃武士刀一樣的刀身,並不像一般的水手刀那樣,有著厚重的刀背。

如此獨特的造型,可以說是綜合了好幾種風格的武器,所以在比斯塔將劍抽出來后,伊安就一直在注意著他的武器,忍不住開口問道:「你的劍,不會也是名刀之一吧?」

「那是當然!這是大快刀二十一工之一!」比斯塔笑著道:「劍名『花葬』!你的刀呢?」

「我的?」伊安看著自己面前的刀,介紹道:「這是千本櫻……」

「果然啊!」比斯塔哈哈一笑道:「你和黃猿在半空中的戰鬥,我也老遠地就看到了,那漫天飛舞的櫻花花瓣,讓我也有些心動呢!」

「呃……」伊安頓時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被比斯塔這麼一提起,伊安才突然間反應過來,這花劍比斯塔出招的時候,好像也是同樣漫天的花瓣飛舞來著?

等下他和比斯塔的切磋,不會變成那種唯美的藝術片情節吧……

「小心了!」比斯塔看他有些走神,出聲提醒了一句,他此刻已經雙手持劍,做好了攻擊準備。

伊安也回過神來,左手握著刀鞘,右手虛扶在刀柄上,微微下蹲,準備隨時出手。

按照伊安的估計,花劍比斯塔應該也是大劍豪級別的對手,怎麼說呢,伊安從出海到現在,對上過的大劍豪恐怕就只有比斯塔一個人了,其他的對手,都是不擅長劍術的,這恐怕也是伊安的劍術好長時間沒什麼進步的原因吧。

此時兩人的切磋,才真正看起來像是兩名劍客之間的對決,伊安按照雷利教導的方式調整著自己的呼吸,而渾身的肌肉,則是緊繃著,以耕四郎教導他的,最容易出手的姿勢戒備著比斯塔,而比斯塔也是如此,他的兩把花劍在胸前微微交叉,這是他面對比較重視的敵人時,才會擺出的架勢。

雖然還沒有動手,但其實兩人的見聞色霸氣,都已經展開,全力感知著對手的一舉一動,此時場中一片寂靜,圍觀的眾人,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打攪到兩人的對決。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看著的白鬍子突然有些不樂意,猛地打了個噴嚏。

而隨著這一聲響,伊安和比斯塔同時動了!伊安在向前躥出去的時候,右手也落在了千本櫻的劍柄上,以無以倫比的速度,對著前方的比斯塔砍出一記橫斬。

然而比斯塔卻用一隻手的劍,立在身側鐺的一聲架住伊安的攻擊,然後另一隻手的劍,也用同樣快如閃電的速度,對著伊安的肩膀一劍刺來。

隨著他的劍揮動,空氣中竟然出現了飄飛的紅色花瓣,伊安也不知道這到底是特殊的劍技,還是說是一種幻象,此時他已經顧不上考慮這些了,念力場在感知到比斯塔的攻擊方向後,伊安就立刻腳步一錯,肩頭隨之一晃,躲開了比斯塔的刺擊。

而後他撒手一個揮刀上撩,朝著比斯塔砍去,比斯塔猛地單手一揮刀,靠著力量擊開了伊安的刀刃,然後另一隻手的劍,對著伊安發動了一次超快的連續刺擊。

比斯塔是二刀流的劍術,然而,伊安最不缺的,就是對戰二刀流劍術的經驗,當初在霜月村的時候,和索隆這傢伙對練時,索隆就是二刀流的戰術。

二刀流的劍術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勝在攻擊刁鑽,畢竟比對手多出一把武器來,在招架格擋的同時,也可以隨時進行反擊進攻,不過,單手握劍在力量上會比雙手握劍欠缺一些,所以一般二刀流劍術都是依靠技巧和速度取勝的。

伊安同樣不欠缺速度,和之前與佛薩對戰的時候不同,那個時候佛薩的攻擊直來直去的,所以伊安也用力量和他對拼,而在和比斯塔切磋的時候,伊安把自己的速度也發揮出來了,雖然只有一把刀,但是伊安常年練劍鍛鍊出來的柔和手腕以及步伐,配合他的速度,也完全不輸比斯塔的二刀流。

圍繞著兩人的,是比斯塔攻擊時帶出的大量花瓣,空氣中也瀰漫著一種清香的氣息,難怪比斯塔會有「花劍」這樣的綽號,他的劍術,的確充滿了優雅與美感。

兩人以快打快,不停地變動身位,戰成一團,圍觀的人們,此時實力差一些的,已經看不到兩人的出招了,只覺得他們的武器都化作了一道道流光,眼花繚亂的。

轉眼之間,兩人自己都數不清楚已經交手多少次了,比斯塔的劍技很厲害,但是伊安也同樣精於基礎劍術,能夠應對比斯塔的各種劍招。

不過,和比斯塔交手的時候,伊安發現他果然比佛薩的劍術強了不少,比斯塔的出手,往往會攻擊在伊安最脆弱的位置,逼得他不得不變招進行應對,雖然暫時看起來是不分勝負,但是伊安卻知道,再交手下去,或許千多招之後,自己可能就要被擊敗了。

比斯塔劍術對戰上的眼光,可比伊安要高多了,好歹比斯塔也比伊安的年齡大了那麼多,遇到過的劍術高手,自然也比伊安多得多。

伊安也想過,要不要用千本櫻始解,獲得更快的力量和速度來對戰比斯塔,但是這個念頭剛升起,就被他丟棄了。

他很清楚,自己劍術上的瓶頸,並非和速度力量有關,而是在於一種對劍術的質的領悟,要想突破這個坎,那麼伊安就必須依靠自身的劍術來應對比斯塔的攻擊才行。

所以,他咬著牙,繼續和比斯塔對戰,比斯塔一直在找他攻擊的破綻,那麼他就讓自己的出招變得更完美好了……

比斯塔在交手當中,自然發現了伊安的改變和進步,於是不由得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他之前觀看伊安和佛薩的對戰時,其實就發現了伊安的情況,伊安的劍術,不缺基礎,也不缺速度和力量,而眼光則需要經驗的積累,這些都是小問題,所以比斯塔之所以答應和伊安切磋,為了的就是看看能不能幫到他一把,幫助他領悟到關鍵。

「注意了!」比斯塔打著打著,突然猛地叫出聲來。

伊安本來就全神貫注地在和他交手,被他這一聲提醒,更是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然而,下一秒比斯塔一劍朝著伊安劈來的時候,伊安卻出了岔子!

他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該如何閃躲比斯塔的這一劍!比斯塔的這一劍,看起來平平無奇,按理來說,伊安隨便怎麼閃避都行,然而讓伊安想不到的是,他腦海里瞬間閃過的好幾個躲避方案,竟然都給他一種「躲不掉」的感覺!

要被砍了!這是伊安全身細胞帶給他的唯一預感,他發現比斯塔的這一劍,彷彿完全將他鎖定了一樣!

描述起來麻煩,但其實就是那麼一剎那的時間而已,伊安明明通過念力場感知到了比斯塔的動作,然而最後卻彷彿呆了一樣,被比斯塔瞬間砍中。

當然,比斯塔用的,是刀背,這只是切磋,不是生死庖壞侗晨吃諏艘漣駁募繽反后,比斯塔也和同時和伊安錯身而過。

伊安大汗淋漓,倒不是累的,而是剛才那一瞬間,比斯塔的攻擊帶給他的危險感受。

砍中了伊安之後,比斯塔也暫時停手了,伊安轉過身,不顧肩頭火辣辣的疼痛,問比斯塔道:「怎麼回事?為什麼剛才那一瞬間,我竟然無法閃躲?你對我做了什麼嗎?」

比斯塔捻著鬍鬚,道:「其實我也不是能很好地描述,如果非要找個形容詞的話……那就是你之前被我的氣勢給鎖定了!」

「氣勢!?鎖定!?」伊安反覆地咀嚼著這兩個詞語,然後結合自己剛才那一瞬間的感受,來細細地進行體會。

他感覺自己好像隱隱已經摸到一些脈搏了……

他本來想繼續和比斯塔,再多打一陣的,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白鬍子古拉啦啦啦地笑了一陣,道:「好了,今天的切磋就到這裡吧,要比試,以後有的是機會!」

白鬍子很清楚,如果放開手腳全力戰鬥,比斯塔不見得能打得贏伊安,但是伊安這小子卻除了劍術,什麼能力都沒有用,所以白虎也看出來了,伊安這小子是想要借著挑戰比斯塔,尋求劍術上的突破呢。

剛才想收伊安當兒子,被拒絕了,白鬍子心中還是微微有些不爽的,所以趁著這個時候小小地坑了伊安一把。

想突破,再乖乖地等幾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