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兩百七十六章 蘇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六章 蘇醒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伊安這一年多時間來的變化,讓人有一種目不暇接的感覺,尤其是認識他的人,才是最感到震驚的。

羅格鎮海軍基地當中,白獵人斯摩格上校和達斯琪,當初在伊安的蒙面照片曝光的時候,就吃驚得要死。

斯摩格當初的預感應驗了,他在認識伊安那時候,就感覺到伊安這人如果成為海賊的話,會是海軍的大敵,現在果不其然,伊安並非那種循序漸進,靠踩著其他海賊上位的,而是一來就直接鬧了個大新聞,在聖地瑪麗喬亞鬧了一次奴隸解放運動,可謂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本來斯摩格以為,伊安可能要被海軍大將給抓住送進牢里去了呢,結果等到伊安成為七武海的消息在報紙上一刊登出來,斯摩格頓時就傻眼了。

達斯琪也是如此,伊安給她留下的印象,是很深刻的,當初在東海的時候,伊安就敢假借演習帶著海軍去幫他抓海賊,達斯琪那時候,就認為伊安夠膽大的了,然而,伊安接下來的一系列事,卻不斷地刷新了伊安膽大的底線,讓達斯琪都忍不住有些驚恐。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人,到最後卻成為了世界政府承認的七武海,以至於一時間,不管是斯摩格還是達斯琪,都對於自己的正義理念有些動搖了。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原本的海賊獵人,成為了被通緝的罪犯,又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個被通緝的罪犯成了被特赦的海賊?

看不明白,理解不了……但是這並不妨礙斯摩格下令在東海徵兆海軍入伍。

由於東海這邊出現了一名七武海,導致東海海域最近的海賊爆髮式的增長,而且這些海賊因為有伊安這個前車之鑒,竟然都嚮往著進入偉大航路,夢想著有一天,他們也能夠聲名遠揚,被世界政府邀請加入七武海。

而羅格鎮海軍基地,就是扼守東海偉大航路入口的基地,在這樣的情況下,羅格鎮海軍的軍力再次出現了巨大的缺口,斯摩格在彙報了海軍本部之後,得到了徵兵的名額,於是便開始擴充人手了。

這件事,導致的後果,是一個非常特殊的人,加入了海軍……

………………

東海霜月村,一心道場。

在伊安和索隆他們這批弟子逐漸長大成人之後,耕四郎並沒有閑著,他再次收了一批新的弟子,這批弟子的歲數,都在八到十歲左右,全都是還在留著鼻涕的小屁孩。

但是這批孩子,卻被耕四郎悉心地教導著,此時道場中,這些孩子正在做著日常的揮劍練習,綠藻頭的索隆,作為帶頭人,正站在最前面,領著他們練習著。

耕四郎抱著雙手披著衣衫正在旁邊觀看,一臉笑盈盈的模樣,而與之相對的,卻是索隆一臉咬牙切齒的模樣。

至於為什麼?大夥看他身後的那些小屁孩就明白了,這些孩子無一例外,全都將道服的袖子給扯掉了,光著雙臂的,不但扯掉了袖子,還特意在雙肩位置弄出那種凌亂的感覺來。

不止如此,當中還有好些個孩子,竟然在頭上戴了一頂帽子,帽子的兩邊,還用樹葉弄出了兩個耳朵!

沒錯,這些小屁孩們,此時全都在模仿伊安的造型!只是他們買不到伊安那種熊耳帽,所以用各式各樣的帽子,自己手動diy伊安的熊耳帽。

自從伊安成為七武海的新聞,被新聞鳥送到霜月村來,整個一心道場的孩子們,在聽到照片上的人竟然就是他們的大師兄以後,這個情況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而讓索隆感到不爽的,就是這一點,現在整個道場的小師弟們,全都在崇拜著伊安,可偏偏他這個和伊安同一期的三師弟,竟然只能每天呆在村子里,教這些流著鼻涕的小傢伙們練劍……

而且最讓索隆感到惱火的是,每次練劍完畢之後,這幫小子都會纏著自己,讓自己講伊安的故事給他們聽。

今天也同樣不例外,在耕四郎師父喊出練習完畢的話后,索隆立馬就被小屁孩們包圍了。

「索隆師兄,今天接著講伊安大哥的事情好不好?」

「就是啊,你昨天講到在山林裡面遇到野豬,就沒有再講了,今天繼續講完唄?」

這幫小屁孩們,想聽的就是那種能令他們感到驚訝和有趣的事情,但問題是霜月村實在太和平了,索隆當初和伊安在一起的那些年裡,每天所做的,就是不停地練習練習再練習,真要說是什麼有趣的事情,索隆還真回憶不起多少來,這兩天里,他已經把能講的都講完了啊!

「……嗦!」發現自己編不出什麼故事來了,索隆也不由得一陣臉紅,朝著一幫小屁孩們吼道:「有這個功夫,每人再去進行五百次的揮劍練習!」

「索隆師兄你好沒趣!」

「就是就是!」

小屁孩們紛紛嚷嚷道,更是讓索隆額頭上青筋直冒。

等到好不容易把這幫傢伙趕走之後,索隆才氣呼呼地走進道場,找到了正在喝茶的耕四郎。

「老師,我想要出海!」索隆一見到耕四郎便這樣開口道。

耕四郎一聽,頓時哈哈地笑起來,道:「索隆,這是你第一百九十二次,和我說同樣的話了,你再有幾個月,就滿18歲了,連這點時間都等不起嗎?」

「可是,伊安大哥已經走在我前面,而且越來越遠了!」索隆不甘心地道:「再這樣耽擱下去,我什麼時候才能趕得上他?」

「看得出來,伊安的進步的確很大,他是勤能補拙,但是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在劍道上的天分,比伊安高一些,只要花一點時間,你會趕上他的!」耕四郎笑著道。

索隆懊惱地一捶地面,道:「但是伊安大哥已經為古伊娜尋回了惡魔果實,現在肯定還在尋找治療古伊娜的方法,而我卻只能呆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我……我……」

耕四郎微笑著望著索隆,不管是伊安也好,索隆也好,耕四郎對他倆都很是欣慰,自己這麼敝校能被當做親身孩子看待的,也只有他們兩人了,索隆和伊安雖然在一起的時候,不時地吵架,但是感情卻是很好的,而兩人都一直在關心著古伊娜,三個孩子之間,就算沒有血緣關係,其實也和親兄妹差不多。

霜月村雖然和平,但是只適合他這種上了年紀的人養老,而不適合他們這些胸懷理想的年輕人呆著,伊安如此,索隆也是如此,耕四郎對此並不打算阻止,只是身為師父兼父親,耕四郎還是堅持認為,要讓他們成年之後才可以出去闖蕩。

不過,耕四郎也理解索隆的心情,越是快到18歲了,索隆想要出海的心情就越是焦急,於是他微笑著開口道:「這樣吧索隆,既然你的心情這麼迫切,那麼我允許你提前做準備,從現在開始,你可以為自己準備出海用的船隻,還有指南針等等,別忘了,你的方向感可是很糟糕的,早點做準備,對你有好處!」

「真的嗎?」索隆一聽,頓時欣喜不已,興奮地叫道:「那我一定要帶著滿滿一船的酒出海!」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樂極生悲吧,索隆他現在已經學會喝酒了,只是平時都只敢偷偷地喝而已,現在竟然因為激動而在耕四郎面前說出來,惹得耕四郎直接一記手刀打在了他的腦袋上面。

揉著頭上的包,索隆也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看著耕四郎有些生氣的表情,索隆趕緊道:「老師,我說笑的,我就準備一艘船,不帶酒了!」

耕四郎倒也沒有真的生氣,然而,正當他想要對伊安叮囑什麼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

「抱歉了,索隆,你的船,可能要先給我用了!」

兩人聞聲回頭朝著後方望去,只見櫥壁緩緩地拉開來,一個身影出現在兩人的視線當中。

這個人影,有著一頭漂亮的及肩長發,臉上的神情雖然有些疲憊,但是一雙烏黑的眼睛卻是那麼的有神。

而一看到這雙眼睛,耕四郎和索隆都如遭雷擊,刷的一下就站起身來了!

「古……古伊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