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兩百七十七章 年齡是硬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七十七章 年齡是硬傷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做夢都沒有想到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以至於耕四郎和索隆兩人,都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了。??火然文 w?w?w?.?

然而,站在他們面前的,的的確確是古伊娜,她似乎是剛從被窩中起來的樣子,身上只披著一件衣衫,身體看起來倒是不怎麼虛弱,但是當初印象當中那個男子漢一樣的女孩子,如今卻是亭亭玉立了。

「古……古伊娜,真的是你嗎?」耕四郎圓圓的眼鏡框中,頓時間充滿了霧氣,他顫抖著伸出手,想去摸摸古伊娜的臉龐,但是又怕這是幻覺,被自己一摸就消散了,所以猶豫著根本不敢伸過去。

古伊娜推開櫥壁,慢慢地走了過去,眼中也是淚水盈眶,她雙手握住耕四郎的手,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臉頰上,道:「父親……是我!對不起,這些年讓你擔心了!」

「古伊娜!!」耕四郎再也忍不住了,壓抑了那麼多年的父愛,在這一刻猛然間爆發,他一把將古伊娜摟在懷裡,撫摸著她的頭髮,他摟得如此之緊,生怕一鬆手,古伊娜就不見了。

耕四郎這些年來,其實是心理壓力最大的,因為古伊娜出事的時候,就是在他和古伊娜說女孩子無法成為最強之後,所以耕四郎一直在心中將古伊娜受傷的罪歸咎在自己身上,這些年來,他的笑容少了許多,頭髮也花白了許多,就是擔心古伊娜再也醒不過來了。

而現在,古伊娜竟然奇般地自己醒來了,耕四郎壓抑的感情,終於得到了釋放。

在父女倆抱在一起欣慰地哭泣的時候,索隆卻在一旁張大著嘴,久久地回不過神來。

這些年來,他早已經習慣了那個恬靜地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的古伊娜,現在驟然之間,古伊娜生龍活虎地站在他面前,反而讓他一時間接受不了。

尤其是,平時他每天為古伊娜按摩手上和腳上的肌肉時,並沒有覺得怎麼樣,現在古伊娜自己起來了,真正成長為一個漂亮的少女之後,索隆才發現,自己見到古伊娜的時候,竟然再次臉紅了!

看著古伊娜那漂亮的長發,這還是他印象當中那個男子氣十足的女孩子嗎!?

而最好玩的是,當古伊娜鬆開了耕四郎,竟然走上前來,對著索隆也一個擁抱,並且輕輕地說了一聲:「索隆,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時,索隆這綠藻頭笨蛋,竟然整個人都石化了!

當耕四郎按著索隆,三個人重新坐下來的時候,索隆都還沒有從石化狀態中解除呢……

「古伊娜,你……你是怎麼醒來的?」耕四郎在激動過後,終於好奇地開口詢問了起來。

古伊娜微微一笑,道:「其實,我雖然在昏迷當中,但是好像外界的信息,也還是能聽到一些的……」

隨著古伊娜慢慢的講述,耕四郎和索隆也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古伊娜的狀態,其實挺奇怪的,她的意識彷彿被困在夢境里一樣,據她回憶,她好像在做一個十分長久的夢,在夢中,她被困在一片黑暗當中,就這麼靜靜地抱著手腳坐在那裡一動不動,這片黑暗的夢境,時不時地會傳來一些光亮和聲音,那應該就是耕四郎和索隆在照顧她時,絮絮叨唚一些事情。

托這個的福,古伊娜一直在夢境中拚命回憶自己是誰,要做什麼,她覺得,自己好像有一個十分重要的約定要去完成。

漸漸地,她從夢境中站立起來,想要尋找一個突破口,從這片黑暗當中走出去,外界的信息,她能接收到的不多,但是卻有一種特殊情況,那就是索隆對他念叨的一些諸如「變強」「劍士」等等字眼的時候,每當這個時候,古伊娜就會在那夢境當中,尋找到一絲光亮。

而真正讓古伊娜打破這黑暗的夢境的,是前兩天霜月村這裡剛收到伊安成為七武海的新聞時,索隆這傢伙拿著報紙,恨恨地在古伊娜床前念著這個新聞的時候。

那個時候,索隆這傢伙說了一句:「伊安大哥已經成為連世界政府都認可的強者了,可是我卻還困在這裡!」

就是這麼一句話,夢境中的古伊娜突然之間,什麼都想起來了,她想起了自己是誰,想起了自己曾經和索隆做過的約定,也想起了伊安鼓勵她的那一番番話語。

黑暗的夢境,在那一刻碎裂了,而後,古伊娜的意識開始一點一點地恢復了過來,也正是在耕四郎剛才和索隆對話的時候,古伊娜真正地張開了雙眼蘇醒了。

托這些年來,伊安和索隆細心地照料她的福,古伊娜雖然躺了很久,但是她的肌肉並沒有出現萎縮,當她醒來之後,稍微一適應,竟然就能勉強站起來了,她慢慢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道場屋外,聽到了耕四郎和索隆之間的談話后,忍不住開口出聲了。

當古伊娜緩緩地講述了自己的身體情況之後,耕四郎忍不住鬆了口氣,他拉著古伊娜,檢查了一下她的身體情況后,終於忍不住哈哈地放聲大笑起來了。

難道不該笑嗎?他的兩個弟子,如今都長大成人了,唯一的女兒,如今也終於蘇醒,這就彷彿是最美滿的幸福,一下子降臨到了他的頭上一樣,他覺得自己就算現在死去,也能夠死而無憾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索隆卻恨恨地一拳砸在地板上面,讓耕四郎和古伊娜都不由得奇怪地朝著他望過去。

「你怎麼了?」古伊娜問他道。

結果索隆指著她道:「你是白痴啊!我現在正在生氣你看不出來嗎?」

「為何要生氣呢?」耕四郎臉上露出了他招牌的眯眯眼微笑,問道。

「當然要生氣了!」索隆叫嚷道:「明明伊安為古伊娜尋來惡魔果實了,我還想著,等我出海再為古伊娜尋找來恢復她的方法,結果現在古伊娜她竟然自己醒來了,而且還是因為伊安當上七武海的消息才醒來的,這等於是什麼事情都被他給搞定了,那到時候我出海還有個屁用!」

「哈哈哈!」耕四郎聽到這話,又開心地笑了起來。

果然啊,不管是伊安還是古伊娜,都是內心深處關愛著古伊娜的,索隆這傢伙,竟然因為自己發揮不上用場而感到懊惱,耕四郎對此當然覺得開心了。

不過,笨蛋就是笨蛋,他也不想想,古伊娜聽到這話會怎麼想。

雖然如今長得亭亭玉立了,但是古伊娜原本的性格卻是沒有改變的,忍不住就開口大聲對索隆道:「你這個笨蛋,是巴不得我不要那麼早醒來是吧!?」

「我可沒那麼說!」索隆臉一紅,扭過頭冷哼道:「我只是在想,你這個男人婆醒來了,我以後沒有清凈日子過了!」

「你是想吵架是吧!」古伊娜伸出手戳著索隆的額頭道。

耕四郎看到這一幕,再次開心地笑了起來,這兩人果然感情還是那麼的特別,一見面就不服輸地吵架……

索隆抱著雙手,咬牙切齒地道:「是你想吵架才對吧?我還忘記問了呢,你之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的船要先給你用?」

「哼!」古伊娜哼了一聲,道:「我比你大,這一點你沒忘記吧?」

「是又怎麼樣?」索隆問道。

「比你大,就意味著我比你先滿18歲!」古伊娜又戳了戳索隆的腦門,臉上露出了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道:「也就是說,我可以比你先出海!所以你的船,必須讓給我!」

轟隆!索隆頓時被一個晴天霹靂給劈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