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三十一章 想多了的克洛克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一章 想多了的克洛克達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給我看看!」伊安忍不住伸出手去,向不吉利討要那副畫。? ww?w?.??

然而沒想到的是,不吉利這傢伙跳上那隻禿鷹的背上,禿鷹一振翅膀,就想要飛走。

一言不合就開,之前的駱駝bb也是這樣!阿拉巴斯坦這些動物果然有夠個性的。但是伊安怎麼可能放任它這樣走?

滋啦一聲,伊安手中一團電光凝聚起來,然後地朝著那隻禿鷹想要飛走的方向旁邊,甩出了一記雷擊之槍!

這一發雷擊之槍,直接擊破了咖啡廳的牆壁,在牆壁上面留下了一個焦黑的大洞,然後擦著禿鷹身旁飛過。

半空中的不吉利還有禿鷹,傻乎乎地看著雷光消失在天際,然後慢慢地扭過頭來,透過那個大洞,看著下方的伊安。

伊安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面,似笑非笑地望著這兩個小妖精一樣的傢伙,那表情很顯然是在說,如果不想被來一發的話,就給老子乖乖地下來!

兩個傢伙看到伊安這表情,忍不住寒毛都立起來了,滿頭汗水的樣子,只好慢慢地飛了下來。

落地之後,不吉利才搓著兩隻爪子,對伊安點頭哈腰地,彷彿是在說:大佬,有事您吩咐!

伊安無語地望著這傢伙,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了,它竟然在獻媚!?

波拉和情人節,是見過不吉利的,這兩隻動物,可以說就是工作室老闆的代表,平時出現的時候,一臉酷酷的臭屁模樣,連他們這些高級幹部,都不敢招惹它倆,沒想到現在卻是這麼一個表情……

你是海獺,不是寵物狗啊好不好!

伊安伸出手來,放在不吉利面前,不吉利愣了一下,隨後反應過來,趕緊將畫板掏出來交到伊安手裡,伊安拿過來一看,發現這幅自己的素描真的畫得惟妙惟肖的,於是忍不住看了不吉利一眼,不過,他倒是沒有將這幅畫扯掉,而是拿起了不吉利的畫筆,刷刷地在素描旁邊留下了一句話。

寫完后,他將畫板遞給了不吉利,道:「把這幅畫,交給你們老闆!聽到了嗎?」

不吉利趕緊點了點頭,然後爬到禿鷹背上,禿鷹f日day小心地看了伊安一眼,這才拍拍翅膀重新起飛。

弄完了之後,伊安這才看了一眼咖啡廳中的三人,然後一言不發地走出了咖啡廳。

三個人一聲都不敢吭,目送著伊安離去,等到確認看不見伊安了,波拉才發出一聲慘叫,握著自己的拳頭,慌忙去找葯來包紮。

不過,在路過還躺在地上的mr5身邊時,波拉突然想起了,就是這個作死的傢伙,把鼻屎丟進那人的咖啡當中,才害得自己受了無妄之災的,於是惱火之下,一腳踩在了mr5的屁股上面,荊棘果實的能力發動,高跟鞋的根尖頓時刺出一根尖刺,戳得mr5也不由得發出一聲慘叫。

「該死,他……他怎麼會出現在阿拉巴斯坦!?」波拉一邊給自己上藥,一邊暗想道:「難道說,阿拉巴斯坦這裡要出什麼事情了嗎!?這個消息,要儘快讓老闆知道才行……不吉利應該能通知到老闆的吧!?」

……………………

伊安出了咖啡館后,繼續朝著阿爾巴那的方向前進,bb那傢伙自己先一步進城找樂子,竟然把他這個主人給丟下,這讓伊安很是一陣怨念。

太陽還是那麼火辣辣的,曬得伊安露在的雙臂越發的黑亮,不過伊安決定,還是不要再穿那種沙漠服裝了。

還是把自己七武海的身份展示出來吧,這裡是克洛克達爾的地盤,自己的到來,肯定會讓他出來見自己一面的,至於說到時候他會不會承認自己巴洛克工作室老闆的身份,那就看情況吧,反正只要想辦法見到羅賓就可以了。

……………………

就在伊安朝著阿爾巴那前進的時候,在阿爾巴那東面位置的雨地,克洛克達爾的大本營雨宴賭場中,不吉利和f日day也飛到了這裡。

克洛克達爾此時正呆在地下室中,抽著雪茄,給他養的寵物香蕉鱷魚餵食呢,聽到了f日day拍打翅膀落地的聲音,克洛克達爾頭也不回地道:「不吉利,有什麼事情嗎?」

不吉利搖搖晃晃地走過去,將手裡的畫板遞給了克洛克達爾。

克洛克達爾本來剛開始還漫不經心地接過來,但是等到看到上面的畫后,頓時心中一驚!

他一眼就認出了上面描繪的人是誰,對於伊安這個新晉的七武海,他可是印象很深刻的。

而伊安在畫的右下角留下的那句話,卻更加的讓他感到在意。

這句話,其實就是:「克羅克洛達,你是mr0吧!我在阿爾巴那,出來見個面如何?」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克洛克達爾的心跳都快了半拍。

「什麼意思!?這傢伙什麼意思!?」克洛克達爾腦子飛速地轉動了起來:「他是怎麼知道我的!?」

克洛克達爾狠狠地咬了一口雪茄尾部,轉過身在沙發上面坐了下來,仔細地拿著畫板研究著伊安這句話。

不吉利則是在旁邊比手畫腳地,給克洛克達爾描述了一下事情的大致經過,它雖然不會說話,但是克洛克達爾也還是看懂了它的意思。

手下的幾個幹部被教訓了一頓,克洛克達爾倒是沒怎麼在意,他在意的是伊安來阿拉巴斯坦的目的。

克洛克達爾生性多疑,所以在沒有弄明白伊安的目的之前,他是輕易不會做出衝動舉動的,不過就在他還在沉思的時候,一陣腳步聲傳來,妮可羅賓出現了。

她穿著一身華貴的貂皮大衣,頭戴牛仔帽,緩緩地朝著克洛克達爾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道:「社長,不吉利回來了?」

「你來得正好!」克洛克達爾從沙發那裡扭頭看了她一眼,然後將手中的畫板隨手一甩,朝著她飛了過去。

半空中,一隻突然出現的手腕,將畫板一把接住,然後送到了羅賓面前,當看到畫板上面伊安的畫像時,羅賓也忍不住眼神一凝。

不過隨後,羅賓便不動聲色地咯咯笑了一聲,道:「又一位七武海出現在這個國家了?社長,他是沖著你來的嗎?」

克洛克達爾吐出了一口煙霧,用他冷冷的目光看了一下羅賓,然後才開口道:「他似乎已經知道我幕後的身份,想見我一面。」

「那就去見見啊!」羅賓道:「你不是一直對這個男人很好奇嗎?」

「比起好奇,我更在意的是,他來這個國家的目的!」克洛克達爾冷笑道:「我猜,他恐怕也是為了冥王來的!」

阿拉巴斯坦國王室守護著一塊史正文,這是克洛克達爾早就探聽到的了,而他搞出的巴洛克工作室,明面上是想要陰謀推翻奈菲魯利特家族的統治,成立一個「理想國」,但是其實真正的目的,卻是為了得到史正文,因為根據克洛克達爾得到的情報,阿拉巴斯坦王室所守護的這塊史正文,很有可能和古代兵器冥王有關。

推己及人,克洛克達爾覺得沒準伊安也是知道了冥王的消息,所以這才巴巴地從新世界趕來這阿拉巴斯坦,而且一來就點名想要見自己,要不然的話,如何解釋伊安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呢?

克洛克達爾其實想得有點多了,沒錯,伊安現在的確和他不認識,之前也從來沒有見過面,這樣突然出現在阿拉巴斯坦的確很是奇怪,但是他並不知道的是,伊安此行的目的,其實是來找羅賓的,和克洛克達爾關係不大。

這種信息的不對稱,導致了克洛克達爾不由得把伊安來這裡的目的想得複雜了。

克洛克達爾之所以和羅賓合作,組成了搭檔,為了的就是讓她解讀那塊史正文,以便獲取冥王所在地的情報,這個是從一開始,克洛克達爾就和羅賓講好的了,所以當羅賓聽到克洛克達爾這樣說后,不由得一笑,按住自己牛仔帽的邊緣,道:「那麼,你要出手趕走他嗎?」

「不!」克洛克達爾突然咧嘴一笑,臉上那道傷痕讓他看起來很是猙獰,他望著羅賓道:「我想要知道,他到底知道冥王多少的情報……妮可羅賓,我要你先出馬,去會會這小子!」

羅賓咯咯一笑,道:「可以倒是可以,但是社長大人,你難道就不怕我跑了嗎?要知道,那人也是和你一樣的七武海呢!」

「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克洛克達爾的身體突然消失在了沙發上面,化作一陣風沙,突然出現在了羅賓面前,他用自己右手的毒鉤彎處,抬起了羅賓的下巴,對她道:「妮可羅賓,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在我看來,你就是一條喪家的野狗,只能在世界政府的追捕下,拚命地躲藏而已,也只有我才會收留你,你覺得假如知道了你的身份的話,那個剛剛才當上了七武海的小子,會不會因為你而和世界政府翻臉啊?」

克洛克達爾的話很傷人,羅賓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絲不甘,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的處境,知道克洛克達爾說的是對的,如今的確也只有克洛克達爾才能夠給予她庇護了。

於是,羅賓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很好!」克洛克達爾也看到了羅賓眼神的變化,滿意地點了點頭道:「那麼,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吧,由你去先見見這小子,可以嗎?missallsunday!」

「是,社長……」妮可羅賓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