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三十三章 羅賓的心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三章 羅賓的心防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羅賓是一個很知性的女人,就連微笑起來也是如此,這個女人身上,有著一種濃濃的書卷氣息,她的笑容,很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w?w?w?.?

伊安也是如此,他坐下之後,望著這位御姐氣質十足的大姐姐,不由得多打量了一陣。

羅賓還是戴著她的牛仔帽,帽沿下面,是一頭烏黑靚麗的齊肩長發,她有一雙黑得深邃的眼眸和精緻的五官,或許是因為早些年前不斷逃亡、背叛、顛沛流離的生活吧,妮可羅賓看起來相當的成熟,她很懂得如何與別人相處,在伊安打量著她的時候,她沒有任何的拘謹,而是很坦然地微笑著,也同樣望著伊安。

而伊安不知道的是,在他打量羅賓的同時,羅賓也一樣在打量著他。

如果要形容一下兩人此刻的狀態的話,那麼或許用一個「神交已久」來形容,是再恰當不過了。

伊安知道羅賓的存在,知道她的過往,也知道她在哪裡,但是在此之前,伊安從沒有見過羅賓,而羅賓也是如此,她之前從未見過伊安,但是卻一直在報紙和新聞上關注著伊安。

因為伊安當上這個七武海的過程,和其他那些七武海成員,都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像克洛克達爾和多佛朗明哥這些,他們純粹就是因為當海賊作惡多端了,最後被世界政府招安的,而伊安卻是一直和世界政府作對,世界政府拿他沒辦法,才讓他當了七武海的。

世界政府,屠魔令,海軍大將,這些辭彙,都是充斥在羅賓童年當中的噩夢,奧哈拉的毀滅,是她內心深處最黑暗的一幕,但是對於世界政府的強大,她卻從心面感到恐懼。

然而,伊安這個男人,卻直接在世界政府的所在地瑪麗喬亞,公然放火燒了天龍人的莊園,解救了那些奴隸,這可以說是直接站在了世界政府的對立面上,按說這樣的人,絕對逃脫不了世界政府的追捕的,但是伊安卻偏偏挺過來了,而且還逼得世界政府承認了他七武海的身份。

人就是這樣,當無力面對自己恐懼的事物時,就會暗地裡將另一個能對抗自己恐懼的人,當成榜樣來崇拜……

是的,伊安不知道的是,羅賓其實內心對於伊安是很崇拜的,這就是她一直在關注伊安的原因。

兩人默默地對視了一陣后,伊安才突然展顏一笑,問羅賓道:「之前在人群中說話的,就是你吧!你的聲音,很有特點,一下子就聽出來了。」

羅賓微笑著道:「希望你不要介意我點破你的身份才好。」

伊安搖了搖頭,其實他進入阿爾巴那之後,就沒有想過要掩藏自己的身份了,被人認出來更好,這樣的話,克洛克達爾就能找到自己了。

只是……伊安摸著下巴,望著羅賓道:「為什麼會是你來?克洛克達爾呢?」

在兩人講話的時候,酒館里那位服務生就已經倒好了酒悄然離開了,這件酒館其實就是巴洛克工作室名下的,在得到克洛克達爾的命令之後,羅賓就選了這裡,打算和伊安見面交談,這也是酒館裡面根本沒有其他客人的原因,所以就算伊安直接說出了克洛克達爾的名字,也不會有其他人聽到的。

羅賓嘴角勾起一抹弧線,端起面前的酒杯輕輕地飲了一小口,道:「你果然知道老闆的真實身份,我挺好奇的,七武海是否都有著超人一等的情報能力?」

「哈!」伊安一笑,知道羅賓是誤會了,於是道:「你別管我怎麼知道的,這些都是小問題。」

「的確!」羅賓點了點頭,道:「老闆對於你的來意,有些疑慮,所以讓我先來和你接觸一下。」

聽到羅賓的回答,伊安忍不住撇了撇嘴,克洛克達爾這傢伙,還真是謹慎啊,不過話說回來,這種謹倒也正常,能成為七武海的人,果然沒人是傻子呢。

但是可惜了,克洛克達爾那傢伙絕對不會想到,自己來阿拉巴斯坦真正的目的就不是找他的,而是找羅賓的,他因為謹慎,先讓羅賓來接觸自己,反倒是好事情,省了伊安很多工夫。

所以,伊安也就不說什麼了,直接道:「其實,我這次來,根本就不是找克洛克達爾的,而是來找你的!」

羅賓眨眨眼,有些好奇地道:「找我?」

「嗯!」伊安點了點頭,突然道:「missallsunday,這個應該不是你的名字,只是代號才對吧?能告訴我你的真名嗎?」

羅賓的眼神微微一凝,笑著道:「我的名字,有那麼重要嗎?」

「當然!」伊安笑道:「因為我要找的,不是missallsunday,而是一個叫做妮可羅賓的女人啊!」

羅賓一臉疑惑地道:「妮可羅賓?你說的是誰?我並不認識啊,伊安大人,你不會是弄錯了吧?」

羅賓雖然掩飾得很好,但是在伊安說出她名字的時候,還是在她眼裡捕捉到了一絲慌亂。

伊安能理解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真名的心情,如果沒記錯的話,實際上羅賓如今的通緝令上,還是當初她小時候的那副照片,她從逃離了奧哈拉以後,這麼多年來一直東躲西藏的,而隨著她逐漸長大,她的樣子也和當時小時候的照片有些差異了,所以對於她的真名,她是能隱瞞就盡量隱瞞。

自從跟著克洛克達爾後,她就一直在用missallsunday這個代號,然後一直潛伏在巴洛克工作室當中,沒想到被伊安一口叫破名字,她當然有些心慌。

「別誤會!」伊安笑了笑,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要知道,克洛克達爾都能知道你的真實身份,我沒道理不知道,你說是吧?」

羅賓也明白伊安說的在理,不過她臉上的微笑還是不見了,輕輕地壓了壓帽沿,遮住了自己的劉海,她開口道:「好吧,我就是妮可羅賓,那你為何要找我呢?」

看到她這個動作,伊安頓時有些無奈,伊安很清楚,羅賓的這種動作,其實是她內心對於自己已經有所防備了表現,所以下意識地做出來的。

羅賓這麼多年來,見慣了人心的醜惡,所以對於別人的防備心理,也很是嚴重。

伊安知道叫破她的真名,會引起她的防備,但是沒辦法,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他要找的是妮可羅賓,而不是其他什麼人,假如羅賓不承認自己的身份,後面就難以溝通了。

要知道,伊安找羅賓,是為了翻譯史正文啊……

伊安有些頭疼地揉了揉眉心,覺得自己必須讓羅賓放下這種心防才行,於是想了想,伊安斟酌著語言道:「羅賓,我這麼叫你可以吧?」

「隨便你,你是七武海大人,如何稱我,我沒法改變的!」羅賓淡淡地道。

聽到羅賓這種淡淡的語氣,伊安吁了口氣,正色對她道:「我說過,我雖然知道你的過往,也知道你是什麼人,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對你不利或者利用你什麼的,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但是如果你繼續這樣,我們就沒辦法溝通了。」

羅賓望著伊安,眼神中微微有些驚訝,伊安用很嚴肅的表情說出這句話,的確是起了一點效果,她終於點了點頭道:「好吧……」

伊安望著她,確認了她是真的願意聽自己講之後,才再次開口道:「我知道你是當年奧哈拉的倖存者,因為能夠讀懂古代文字而被世界政府追捕,我對於奧哈拉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過去的事情,不管是你還是我,都無能為力,你要做的,就是繼續好好地活下去!」

羅賓有些詫異地抬起頭來看了伊安一眼,她沒想到,時隔多年之後,竟然再次聽到了有人對她說,要她好好地活下去!

當正視聆聽伊安的話后,羅賓才終於發現了,伊安這位七武海,似乎和克洛克達爾有很多不同之處。

真誠,是一種能夠感染別人的情緒,伊安當初,就是這麼將藤虎拉上船的,這就是他和很多海賊不一樣的地方,而如今,羅賓也感受到了他的這種不一樣。

笑了笑,伊安對羅賓道:「你是史學家,這一點我很清楚,不過,你對於史正文究竟了解有多少?」

這句話,徹底地讓羅賓愣住了。

「你也知道史正文?」羅賓驚訝地低出聲。

伊安一攤手,聳聳肩道:「遠比你想象的,知道得多,實際上,當你進入新世界之後,就會明白史正文這東西,並不是什麼秘密。」

「是……是嗎!」羅賓愣愣地望著伊安。

伊安道:「史正文一共有一共有三十塊,其中有四塊是紅色的路標史正文,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當年奧哈拉拿到的,是真正記載著史的石碑……」

他把自己了解到的,關於史正文石碑的事情,和羅賓巴拉巴拉地說了起來,而很顯然,這些知識對於羅賓來說,是第一次聽到,所以她目不轉睛地望著伊安,耳朵里則是拚命地記下伊安所說的事情。

羅賓雖然一直處於顛沛流離的生活當中,但是她內心依然想要繼續追尋史正文,因為這是當年她媽媽所追尋的遺志,羅賓也想要完成這個夢想。

但是,她隻身一人,沒有太多的自保能力,只能依託於克洛克達爾這樣的強者名下,藉助著克洛克達爾的力量來完成自己的夢想。

所以,哪怕能讀懂古代文字,但是她對於真正的史正文,卻還沒有見到過,甚至連伊安所說的這些,都是她從前聞所未聞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