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三十四章 竊聽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四章 竊聽者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羅賓她所知道的關於史正文的事情,很有限,雖然她這些年來顛沛流離的生活中,接觸到不少地下世界的情況,讓她得知了一些史正文的消息,但是大多都是語焉不詳,在她的認知之中,只知道有那麼多的史正文石碑當中,只有一塊是記錄了真正史的碑文,羅賓一直在追尋的,就是這一塊。ranw?enw?w?w?.

所以當她得知史正文石碑還有這麼多種分類的時候,顯得很是吃驚。

但是,她也有她的疑惑,於是在聽完了之後,她忍不住開口問伊安道:「你為何會告訴我這些?」

「算是一種交換吧!」伊安想了想,給出了這麼一個答案,道:「因為接下來,我有需要藉助你能力的地方。」

「……」羅賓一陣沉默,然後才突然問道:「你也是為了阿拉巴斯坦的史正文而來的嗎?」

別說是克洛克達爾了,現在就連羅賓,也在懷疑伊安這麼老遠地來到阿拉巴斯坦,也是為了阿拉巴斯坦藏著的那塊史碑文而來的,沒辦法,誰讓伊安見到羅賓之後,巴拉巴拉地就和她說了那麼一堆關於史正文的情報呢?況且她也實在想不出來阿拉巴斯坦國到底還有什麼東西,能這樣的前後吸引兩個七武海成員出現在這裡。

克洛克達爾交給羅賓的任務,就是讓她打探清楚,到底伊安真正的目的是為何,所以疑惑之下,羅賓直接就這麼問出來了。

伊安從她這句問話當中,聽出了她對於自己的警惕似乎還沒有放下,但是伊安感覺到,羅賓對自己的這種警惕,似乎是轉移了,如果說剛開始她對自己的防備,是因為她的真實身份的話,那麼現在的防備,卻是針對史正文的。

羅賓她可能以為,伊安也是一個像克洛克達爾那樣的野心家……

察覺到這一點后,伊安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感嘆,羅賓這女人果然不好對付,這麼多年來,她能夠活下來,的確不是僥倖呢,這個女人,真的太聰明了。

只是,她完全理解錯了啊……伊安微微一笑,搖頭道:「阿拉巴斯坦有史正文沒錯,但是我並非為了它而來的!」

隨後,伊安也不再嗦,直接掏出了那張史正文的拓印,啪的一聲,擺放在吧台桌面上,道:「我來找你,是想讓你幫我翻譯一下這篇碑文的!」

古代文字對於羅賓來說,是如此的熟悉,所以當她看到這拓印的第一眼,就直接認出來了,不由得驚出聲道:「這……這也是一篇史正文!?」

「沒錯!」伊安點了點頭道:「這是我找到的一塊史正文石碑,我把上面的文字給拓印下來了。」

羅賓一直顯得比較平靜的表情,終於變了,變得十分的激動,她地直起身來,站在伊安面前,開始仔細端詳這幅拓印的文字。

伊安看到她這動作,也不打擾,笑了笑,端起面前的酒杯開始喝酒,任由羅賓去觀看。

只是,由於羅賓觀看的時候,就站在他旁邊,所以伊安也沒能看到羅賓的正面,以至於他並沒有發現,當羅賓在解讀這篇拓印的碑文的時候,讀著讀著,瞳孔就開始緊縮。

這是一種極度震驚和驚訝的表現……但是,她面上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過了好一會兒,看到羅賓似乎解讀完畢了,伊安才轉過頭,好奇地問她道:「解讀出來了嗎?」

「……」羅賓扭頭看了伊安一眼,緩緩地點了點頭。

「好吧,那麼請告訴我,這篇碑文上面記載的,是什麼內容?」伊安問道。

「你之前說的交換,就是指這件事嗎?」羅賓問他道。

伊安點了點頭,他肯定是為了這個而來的啊。

然而,讓伊安覺得奇怪的是,羅賓卻並沒有立刻回答他,而是重新坐回椅子上面,杵著下巴,用她那漂亮的眼睛,盯著伊安仔細地看著。

「怎麼了?」伊安疑惑地望望自己身上,發現沒什麼特別的啊。

結果羅賓搖了搖頭,道:「不是,我其實是在猶豫著,要不要告訴你碑文拓印上面的內容……」

「內容有什麼問題?」伊安追問道。

羅賓突然展顏一笑,對伊安道:「因為這篇史碑文的拓印,講述的是一個關於古代兵器的情報,是古代兵器冥王的……」

說到這裡,羅賓便突然停住了。

「嗯!?」伊安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古代兵器?冥王!?」

不對啊!這篇碑文所說的,怎麼可能是關於冥王的情報!?

在伊安的記憶當中,阿拉巴斯坦王室藏著那一塊史正文石碑,才是記載冥王情報的吧?而且伊安還記得,冥王是一艘戰艦,七水之都那裡弗蘭奇還保留著戰艦的設計圖呢,不管怎麼想,伊安都覺得自己的這篇碑文拓印,不可能是關於冥王的記載吧?

要知道,伊安發現的史正文,是在空島巴隆廢墟終點站上發現的,一座空島保存的史正文,怎麼可能會是關於一艘在海上航行的戰艦的情報?

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吧!?

伊安疑惑的眼神,望向了羅賓,結果卻發現羅賓那漂亮的眼底深處,似乎有一抹戲的目光一閃而過,這讓伊安不由得愣了一下。

正當他想要發問的時候,卻突然看到了羅賓杵著下巴的那隻左手腕。

羅賓的皮膚很光滑很細膩,那隻手腕看起來線條也美極了,但是吸引住伊安視線的,並不是她青蔥白玉的皮膚,而是……她手腕靠下部位戴著的東西!

那東西雖然被羅賓的衣袖遮擋住了一部分,但是伊安卻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一個戴在手腕上面的電話蟲腕錶!

而那腕錶上面的電話蟲顏色,是黑色的……

伊安登時就明白過來了,於是地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羅賓的左手腕,將她的衣袖一撩。

果然,就是一隻竊聽用的黑色電話蟲!

黑色電話蟲用於竊聽,是不能打電話的,但是伊安很明白,在這黑色電話蟲的另一頭,應該有一個聽筒,將他之前和羅賓的對話,原原本本地反饋回去了。

如果沒有料錯的話,竊聽者,應該就是沙鱷魚克洛克達爾吧!

對於羅賓來見自己,還帶著一個黑色電話蟲,伊安一點都不吃驚,因為他轉眼之間就想明白了,克洛克達爾這個人從來都不相信任何人,羅賓雖然是他名義上的副手,搭檔,但是他也從來沒有相信過羅賓,那麼竊聽自己和羅賓之間的聊天內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是,讓伊安覺得有些疑惑的是,羅賓之前為何會說出那句話。

結合羅賓剛才眼底那抹戲的目光,伊安突然隱隱有點明白了。

他不由得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面對著羅賓,左手還握著羅賓戴著黑色電話蟲的手腕,右手卻伸出來,輕輕地抬起羅賓的下巴,笑道:「美女姐姐,你的膽子很大嘛!」

羅賓微微一笑,道:「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伊安眯起了眼睛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嗎?」

羅賓笑得更燦爛了,開口道:「你是七武海,但是別忘了,我老闆也同樣是七武海啊!」

「哈哈哈哈!」伊安不由得放聲大笑起來,抬起羅賓的左手腕,對著那黑色電話蟲道:「克洛克達爾,是你對吧?竟然用竊聽這種手段,你的膽子有那麼小嗎?」

黑色電話蟲不能互相通話,但是伊安說的這句話,克洛克達爾那邊是聽得到的,結果在伊安說完這話之後,一陣奇怪的聲響便傳來了。

伊安扭過頭,望向了酒館大門,之間那木質的大門,正在逐漸的變得枯黃,而後很快化作一堆沙塵沙沙地掉落在地上。

酒館的門消失了,一個披著大衣叼著雪茄的高大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小子,沒人告訴過你,要尊重一下七武海的前輩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