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三十五章 爭奪的焦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爭奪的焦點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克洛克達爾來了,這傢伙終於願意現身了,但是他恐怕是從黑色電話蟲那裡聽到了羅賓的話后,才趕來的。r?anw enw?w?w?.??

當他出現在門口的時候,伊安不由得意味深長地看了羅賓一眼。

伊安很清楚,羅賓剛才是說謊了,而且是故意說的謊,克洛克達爾一直在尋找古代兵器冥王的消息,但是冥王的下落,卻只有史正文石碑上面有記載,這也是克洛克達爾選擇庇護羅賓,和她合作的原因,羅賓深知這一點,所以在看了伊安的拓印碑文之後,故意說到了冥王的事情……

這就是伊安剛才說羅賓膽子真大的原因,所謂的膽子大,並不是說她竟然敢忽悠自己,而是說,她竟然敢挑動克洛克達爾和自己這兩名七武海之間的爭鬥!

是的!這恐怕就是羅賓的目的了,就像克洛克達爾不信任羅賓一樣,羅賓也同樣沒有信任過克洛克達爾,她們倆之間本來就是互相利用的關係,如果說以前的話,羅賓並沒有想過要給克洛克達爾找麻煩,但那是因為沒有能抗衡克洛克達爾的人出現而已,所以羅賓顯得對克洛克達爾言聽計從。

但是現在嘛,伊安這個同樣身為七武海的人,出現在了阿拉巴斯坦,那麼羅賓就有機會給克洛克達爾添堵了。

如果兩個七武海之間,為了爭奪古代兵器冥王的情報而打起來,會是怎樣一番情景呢?羅賓很想看到這一點。

假如克洛克達爾勝了,卻不見得他能拿到那篇拓印情報,伊安很有可能帶著拓印逃走,而如果伊安勝了,也不見得能拿克洛克達爾怎樣,羅賓對克洛克達爾還有用,那麼克洛克達爾在逃走的時候,肯定會帶上羅賓一起離開的。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兩人兩敗俱傷,那樣的話,羅賓或許能脫離克洛克達爾的掌控?

一切雖然都是未知數,但是伊安不得不說,羅賓真的是有些在玩火,她難道就沒有想過,如果自己和克洛克達爾聯手,達成協議,反過來逼問她,讓她說出拓印內容中冥王的下落的話,她又該怎麼辦?這樣的話,兩個七武海聯手逼問她,她或許會生不如死的……

伊安覺得,羅賓這麼聰明的一個女人,不可能沒有考慮到這樣一個後果的,但是她依然還是這麼做了,這到底又是為什麼呢?

只有一個解釋,羅賓真的如同伊安所了解的那樣,其實現在的她隱隱已經有些死志了……

夢想一直遙不可及,擋在她面前阻礙她夢想的人,又如此之多,世界政府,cp,還有強如七武海這樣的人物,一個接一個地在她面前出現,為的都是她解讀古代文字的能力而已,從沒有真正為她擔憂的人出現過,她只能一直混跡在黑暗之中,防備別人的算計,也在算計別人,這樣的日子,已經讓她再也堅持不下去了。

伊安隱隱地把握到了羅賓此刻的心理,所以心中也不由得嘆了口氣,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啊。

所以,他也不打算和羅賓計較那麼多了,轉過頭來,伊安望著出現在門口的克洛克達爾,嘴角拉出一抹嘲諷的弧線,懶洋洋地道:「喲,這不是沙鱷魚大人嗎?」

「臭小子!」克洛克達爾咬著雪茄,用一種高傲冷漠的目光望著伊安,道:「你跑來我的地盤身上,就是為了嘲諷我嗎?」

「主要是我覺得,你一個七武海,竟然也干出竊聽這種勾當……」伊安雙手一攤,聳聳肩道:「實在是沒品啊!」

「我要怎麼做,需要徵求你的同意嗎?」克洛克達爾冷眼瞪了伊安一眼,然後根本不理會他,問羅賓道:「妮可羅賓,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這小子帶來的史正文拓印上面記載的,是冥王的情報?」

「是的,提到一點!」羅賓點了點頭道。

羅賓算計伊安和克洛克達爾,無非就是基於知道伊安和克洛克達爾都看不懂古代文字而已,對於她這個能解讀古代文字的人,自然是她說什麼,兩人只能信什麼,這也是她能成功地讓克洛克達爾趕來的原因。

而她比較聰明的地方在於,她並沒有說伊安的那份史正文拓印,記載的就是冥王的情報,只是說「提到一點」而已!

這樣一來,就算克洛克達爾有很大把握冥王的真正下落是在阿拉巴斯坦王室藏著的史正文上面,對於她現在的說法,也根本無法反駁。

誰會知道,其他的史正文中有沒有提到冥王的消息呢?

所以,就算克洛克達爾多疑的性格對羅賓的說法有所懷疑,他也不可能會放過伊安手裡的這份拓印的,只能想辦法弄到手才行,因為克洛克達爾對冥王志在必得。

伊安笑盈盈地看著克洛克達爾和羅賓之間的交談,沒有插話。

「……」等到克洛克達爾從羅賓口中確認了這個事情后,克洛克達爾先是沉默了一陣,然後才抬起他右手那海盜鐵鉤,指著伊安道:「小子,把你那篇拓印交給我!作為交換,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

看得出來,克洛克達爾這傢伙對於伊安,還是有些心存忌憚的,同為七武海不說,伊安當初在薩拉米斯島和黃猿交戰的直播,克洛克達爾可是看到過的,他知道伊安的實力如何,自忖也沒有把握能輕易擊敗伊安,所以才會提出這種交換。

羅賓面無表情地聽著克洛克達爾和伊安的交流,覺得伊安應該不會答應的。

只是,羅賓有一點沒有預料到的是,伊安這個明明也同樣不懂古代文字的人,卻在之前就已經通過種種線索,發現羅賓她說謊了。

伊安雖然很理解,也很同情羅賓,不過,他並打算這麼順著她的意思來。

於是,伊安笑著拿起了拓印的碑文,對克洛克達爾道:「你想要這篇拓印?好啊,可以給你!」

羅賓聽到這話,頓時一驚,掩藏在牛仔帽帽沿的眼睛,隱隱有些慌亂起來。

而克洛克達爾也是一愣,他沒想到伊安這麼好說話,於是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道:「小子,你果然是個有趣的人,不枉我當初在徵詢函中支持你上位。」

一邊說著,他一邊朝著伊安走來,打算從伊安手裡接過拓印。

就在這時候,伊安卻地將拓印一收,道:「急什麼?我的要求還沒提呢!」

克洛克達爾停住腳步,道:「好,你說!」

伊安指了指在他旁邊的羅賓道:「我的要求就是,這位美女我要帶走!」

妮可羅賓一聽,不由得後退了一步,而克洛克達爾,也是聽得眼珠子都瞪圓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伊安的要求竟然會是這樣!

「該死,你在耍我嗎!?」克洛克達爾咬牙切齒地道:「要是你把她帶走了,我拿到史正文又有什麼用!?」

對啊,連解讀古代文字的人都不見了,就算拿到拓印又有毛用啊!

而羅賓則是隱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兩人爭奪的焦點,似乎被伊安這麼一句話,就從史正文上面,轉移到她身上來了。

這頗有點看戲看成唱戲的,炒股炒成股東的感覺,主次立場登時就變了。

克洛克達爾此刻也被伊安這一句話提醒了,意識到了羅賓的重要性,於是對著羅賓道:「妮可羅賓,站到我這邊來!」

聽到克洛克達爾的命令,羅賓下意識地就想要走過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伊安卻突然低聲對她道:「如果他發現你撒謊,他可是會殺了你的哦……」

「什麼意思?」羅賓臉色一變。

伊安也沒有直接說破,微笑著道:「跟我走吧,我會給予你自由,帶你去尋找你的夢想!」

他突然說出這種話來,是有原因的。

之前在磁鼓島的時候,伊安其實也是可以帶走喬巴的,但是他卻並沒有這麼做,而現在,他卻想要帶走羅賓,原因是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革命軍,似乎一直在尋找羅賓來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