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三十六章 沙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六章 沙化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在伊安的印象當中,革命軍一直將奧哈拉的最後遺民妮可羅賓,視作是革命之燈,並且一直在尋找她的下落,想要保護她這個唯一能看懂古代文字的人。

但是,可能是因為最開始的時候,革命軍的情報力量建設程度不夠吧,所以沒能找到羅賓,而到了後來,羅賓長大了,模樣有所改變不說,還隱姓埋名東躲西藏,專門躲在那些地下世界的大佬幕後,藉助他們掩護自己的身份,現如今更是躲到了克洛克達爾這位七武海的麾下,這樣一來,革命軍更是難以尋找到她。

唯獨伊安例外,巴洛克工作室雖然行事神秘,但是對於伊安來說,卻跟透明的沒什麼兩樣,所以一來就找到了羅賓。

而最巧合的是,伊安現在的身份,卻偏偏是一個革命軍幹部……

正好,薩波估計現在也還在阿拉巴斯坦國,或許還能提前讓羅賓和薩波這個革命軍重要幹部見上一面呢……

毫無疑問,其實羅賓現在是一個很危險的女人,她的危險,不止體現在她被世界政府追捕上面,還體現在她的性格上面,常年和黑暗世界打交道的她,不但精於暗殺和幕後策劃,而且在面臨危險的時候,可以毫不猶豫地出賣自己的老大,連伊安和克洛克達爾這樣的七武海級別的人物,她都可以在轉眼之間想拌飯挑起兩人的戰鬥,可見她的心思是多麼的危險。

不過,話雖如此,伊安卻明白,她這麼做,更多的只是為了自保而已。

聽到伊安的話后,羅賓臉上露出了一抹嘲笑,對伊安道:「你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嗎?」

「當然明白!」伊安笑著道:「跟著克洛克達爾,或許能讓你見識到阿拉巴斯坦的歷史正文,但是按照你剛才對我解讀歷史正文的情況來看,你恐怕會激怒他的!」

聽到這句話,羅賓心中頓時咯一聲:「難……難道他察覺自己說謊了?」

是的,越是美麗的女人,越是會說謊,而此刻的羅賓自然更不用多說,事實上,伊安帶來的那篇歷史正文拓印上的內容,羅賓看了記在心裡,告訴伊安的,卻是另外一個答案。

歷史在這裡很微妙地預演了一回,但是不同的是,羅賓對克洛克達爾撒謊,卻讓克洛克達爾想要殺了她,但是她對伊安撒了謊,伊安卻不會對她出手。

「妮可羅賓!你在幹什麼!?」克洛克達爾看到羅賓不過來,反而在和伊安嘀嘀咕咕地說著什麼,不由得提高了音量,同時臉色也越發地變得陰沉了。

聽到他的喊話,伊安轉過頭來,對著克洛克達爾道:「我說過了,這個女人,我要帶走!」

「小子!你是想死嗎?」克洛克達爾額頭上露出了憤怒的青筋:「你不在新世界好好地呆著,千里迢迢跑來這裡,難道就是想在這裡,我的地盤上面挑釁我嗎!?」

「哼,沙鱷魚!」伊安也冷笑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巴洛克工作室,在這阿拉巴斯坦到底想要謀划什麼,你覺得,如果我把你的意圖和阿拉巴斯坦王室說一下,你還能繼續下去嗎?」

克洛克達爾哈哈大笑道:「小子,那你去說啊,別忘了,我可是七武海,在這個國家,我可是英雄,你覺得他們會相信你嗎?」

「是嗎?」伊安好整以暇地搖著自己的手指頭道:「話可別說得太滿哦!要是我讓他們到港口去查跳舞粉,你覺得會怎樣!?」

「你!?」克洛克達,隨後勃然大怒!

這該死的混蛋,他哪裡來這麼厲害的情報手段?竟然將巴洛克工作室的目的和行動,查得一清二楚了!?

「留你不得!」克洛克達爾也是個果斷的人,立馬在心中下定了決心。

然後,他對著伊安出手了!

「沙漠寶刀!」克洛克達爾的右手,突然之間化作了無數的砂礫,然後形成一把沙之刃,沙刃如同一道半月形的劍氣,直接斬開了沿途的桌椅,割裂了酒館的地面,朝著伊安飛卷而來。

在克洛克達爾出手的時候,伊安的右手拇指,也同時頂開了鞘中的千本櫻,面對克洛克達爾的攻擊,伊安同樣猛地一揮刀,斬出了一道巨大的弧形劍氣。

沙刃和劍氣對撞,肆虐的氣浪立刻朝著四面擴散,擦一聲巨響,整個酒館中的所有桌椅,立刻在氣浪的壓力之下,化作了大量碎片。

羅賓在這爆裂的氣浪當中,緊緊地按住自己的帽子,同時向後退出好遠。

這一擊對撞,沒有分出勝負,克洛克達爾沒有砍到伊安,伊安也同樣沒有砍到克洛克達爾。

「哼!」克洛克達爾見一擊無效,整個身體突然開始沙化,變成了一縷縷飄散在空氣中的砂礫之風,擴散在了整個酒館裡面。

而後,當他再現出身形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伊安的頭頂上了,他那支海盜鉤子,以一個陰險的角度,朝著伊安的後勁處鉤來。

但是,伊安卻猛地一低頭,讓過了克洛克達爾的鉤子,抬起頭來的時候,往上一揮手中的千本櫻刀刃,砍向了克洛克達爾揮空的手腕。

克洛克達爾本來是不介意被伊安砍到的,因為他此刻的身體就是一堆沙子而已,但是在一瞥之中,他卻發現了伊安刀刃上面的不尋常,於是心念一動,趕緊控制著自己流沙化的手腕讓開了伊安的刀刃。

或許換做是別人,還真不好讓開這一下,但是克洛克達爾也是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他的身體同樣是流動的,手臂那部分的砂子,拐了一個S型的彎,還真給他讓開了。

而讓開這一刀之後,克洛克達爾的身體便在離伊安稍遠的位置,重新凝聚出來,他望著伊安刀上面武裝色的硬化顏色,不由得有些凝重,對伊安道:「該死的,又是霸氣!」

克洛克達爾知道霸氣,伊安並不奇怪,他好歹是挑戰過白鬍子的人,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的。

不過,伊安卻從克洛克達爾的口氣中發現了一個蹊蹺,不由得開口問他道:「你不會?」

「……」克洛克達爾沒吭聲,只是握著自己海盜彎鉤的左手,冷笑道:「我不需要那種東西!」

這等於是間接承認了自己不會霸氣的事實,伊安聽到這裡,自然覺得有些詫異,因為他覺得,既然身為七武海,霸氣力量怎麼都應該掌握吧?

但是,其實想想也正常,伊安從新世界回來,自然覺得應該很多人都會霸氣才對,但是其實雷利曾經說過,雖然霸氣是人與生俱來的力量,但是同樣也有很多人不懂得如何開發和使用的。

似乎是看出了伊安臉上的疑惑,克洛克達爾桀桀地笑了起來,道:「雖然我不會霸氣力量,但是我說過,我不需要那種東西!我可是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就算你懂得使用霸氣的力量,但是你覺得你真的能奈何得了我嗎?」

一邊這樣說著,克洛克達爾腳下的地面,竟然一邊開始出現了沙化的情況。

這種沙化,很快擴大到了整個酒館的地面,無數的沙塵開始在空氣中飄舞,不止是地面,就連剛才碎裂掉的那些桌椅,也統統化為了沙塵。

地面之後,就是酒館四周的牆壁,在伊安有些錯愕的眼神當中,這間他們置身的酒館,竟然在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裡,就全部化作了一團沙塵,徹底地消失掉了。

這種場景,真的是有點無法形容,前一刻還好好的一間房子,轉眼之間就變成了在四周飛舞的沙塵,這感覺……就好像被暴力拆遷了一樣……

而當置身的酒館消失了以後,伊安,克洛克達爾,還有妮可羅賓,三個人便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這裡雖然是一條偏僻的街道,但總還是有人路過的,尤其一棟房子突然消失這麼醒目的畫面,更是能吸引人的目光。

「怎……怎麼回事!?剛才的酒館呢?」

「那三個人怎麼會在哪裡?」

「啊!那個人……好像是克洛克達爾大人啊!」

「出了什麼事情?那個拿著刀的人又是誰?海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