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三十九章 任性不想寫標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九章 任性不想寫標題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只要還想翻譯史正上的古代字,只要還想獲得古代兵器冥王的消息,克洛克達爾就不能殺自己!

這就是羅賓的仰仗,她覺得克洛克達爾不會讓她死掉的。

但是羅賓還是估計錯了克洛克達爾的性格,克洛克達爾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了。

他掐著羅賓脖子的手,突然鬆開來,徹底地放開了羅賓,然後伸出手,按在了羅賓的頭上,對她道:「你真的以為,沒有你,我就找不到冥王了嗎?」

羅賓吃驚地抬起頭來,望著克洛克達爾。

對於羅賓的眼神,克洛克達爾很是舒爽,大笑道:「告訴你吧!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相信過你,因為我只相信我自己而已!從你加入工作室的那一天起,我就想到過你會有背叛的一天,難道不是這樣嗎?惡魔之子妮可羅賓,你不是一直都是靠著背叛別人才活下來的嗎?!」

羅賓的眼神中,閃過一抹黯然,她知道克洛克達爾說的沒錯。

「再見了,妮可羅賓!」克洛克達爾開始對著羅賓施加壓力,將她朝著流沙底部按去!

流沙一點點地淹沒了羅賓的下巴,淹沒了她的整個頭部,羅賓徹底地沉到了流沙當中,克洛克達爾看著她黑色的頭髮也被徹底淹沒之後,忍不住發出了哈哈的狂笑聲。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她如果死了,那麼你就去給她陪葬吧!」

克洛克達爾一驚,抬頭朝著天空中望去,只見一個背後張揚著巨大黑色火焰之翼的身影,就這麼懸浮在半空中,居高臨下地望著他。

不是伊安還會是誰?

剛才本來他都被羅賓的手推到沙坑邊緣的了,但是克洛克達爾這傢伙突然出現,掐住了羅賓的脖子,導致羅賓的能力無法得以持續,推著伊安的手突然之間消失了。

於是伊安倒霉地竟然又順著沙坑滾下來了

早就說過,讓羅賓不要推他的了,他有辦法出去的,結果羅賓沒聽,害得他吃了一嘴的沙子。

而等他滾下來的時候,由於流沙的特性,他又無法站穩身體,只能盡量平躺在沙坑中,然後召喚黑龍波落下來了。

吞噬了黑龍波,帶來了飛行的能力之後,伊安才得以脫離流沙的束縛飛到了半空中,結果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看到了克洛克達爾將羅賓按入流沙底部的那一幕。

伊安此刻真的很火大,不管羅賓是不是好心辦了壞事,但是她剛才的確是想把伊安救出去,伊安哪怕不知道她剛才的態度為何會出現這樣的轉變,但是對於伊安來說,一個想救自己的人竟然被克洛克達爾按進流沙當中,這絕對是讓伊安火大的事情。

手中的千本櫻刀身上,突然竄起了黑色的火焰,伊安握著千本櫻,從半空中朝著克洛克達爾的位置撲而下!

「不好!」克洛克達爾心中一驚,整個身體立馬再次化為風沙飄散了。

然而,讓克洛克達爾沒有想到的是,伊安的目標其實根本就不是他,看到克洛克達爾消失后,伊安並沒有減速,竟然一頭扎進了流沙當中!

克洛克達爾一愣,但是隨後反應了過來,伊安竟然是想要救妮可羅賓!

果不其然,大約兩三秒的時間之後,伊安的身影突然轟地一下子,衝破了流沙再次飛了出來,但是這一次,他的手臂下面,卻多了一個人。

羅賓被流沙淹沒的時候,出於本能憋了一口氣,就是這一口氣救了她,讓她得以在無法吸的沙層當中多堅持了一下,終於等到了伊安將她給撈出來了。

伊安將羅賓夾在右臂當中,展開火焰之翼飛舞在半空中,同時手忙腳亂地替她清理著口鼻中的沙子,等到吸一暢,羅賓立馬咳咳地咳嗽起來,同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竟然懸空著,於是扭過頭,詫異地望著救她出來的伊安。

「為什麼要救我?」羅賓問伊安道。

伊安白了她一眼,忍不住戳著她的腦門道:「還說呢,剛才你讓我吃了一嘴的沙子,你到底是想幹嘛!」

「我想救你」羅賓被他戳著額頭,不由得黯然地道。

「我要你救了嗎?」伊安鬱悶死了:「你沒看到我能飛的嗎!」

羅賓頓時就不吭氣了,她也發現自己之前好像白費力氣了。

「看到了吧,我說過了,克洛克達爾從來沒有相信過你!」伊安對她道。

「我知道」羅賓垂著頭,不再繼續看著伊安,低聲道:「我只是在想,或許在這裡結束我的生命,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像我這樣總是背叛別人的女人,這個世界很難有我的容身之地的」

「打住!」伊安突然打斷她的話道:「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你要是真的想要尋死,剛才被流沙淹沒的時候,幹嘛還憋那一口氣?」

羅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伊安見她垂著頭,任由自己這樣抱在手臂中,不由得嘆了口氣道:「求生,本來就是人的本能啊!等我搞定克洛克達爾,就跟我走吧!」

說完,也不管羅賓怎麼樣想的,伊安徐徐地落在了地面上,將羅賓往地上一放,對她道:「你先離遠點!」

克洛克達爾此時在沙坑對面現身了,和伊安隔著沙坑遙遙地對望著,然後他開口對伊安嘲笑道:「你還真的想要帶走那個女人啊?你難道沒有看到嗎?她既然能背叛我,那麼有一天她也會背叛你的!」

「嗦,關你什麼事?」伊安掏了掏耳朵不屑地道:「話這麼多,你是八婆嗎?」

克洛克達爾額上再次青筋直冒,身體突然再次化作風沙,一瞬間便移動到了沙坑對面,來到了伊安面前,右手朝著伊安地一揮。

「三日月型沙丘!」

他的手腕上,帶起了一條月牙狀的沙刃,朝著伊安斬來。

這一招雖然形狀是刀刃,但是實際上卻並非為了斬擊而存在的,那些帶起的砂子一旦穿過人體,就會吸走人體的水分,直接將人變成木乃伊一般,是一招極其恐怖的招式。

伊安當然知道克洛克達爾這傢伙這種乾枯能力是不能大意麵對的,所以在克洛克達爾一出現的時候,他就已經揮動刀刃,朝著克洛克達爾發起了百式鬼燒。

他的念力場一直開著,如今伊安的感知範圍,已經再次得到的擴大,只要克洛克達爾這傢伙敢近身攻擊他,他都能提前預判到。

只是,讓伊安沒有想到的是,克洛克達爾這傢伙竟然如此的狡猾,他的三日月型沙丘,竟然只是一次佯攻而已!

在伊安對他反擊的那一刻,這傢伙竟然身體又突然飄散掉了,一下子飄退了一段距離,單膝跪著,右手按在了沙化的地面上。

刷!伊安腳下的沙子,突然之間化作薄薄的利刃,從地面直衝而起,對著他斬來。

好在這種攻擊都處於伊安的感知範圍當中,一個發現不對勁,就立馬後退了一步,這衝天而起的沙刃,只是擦著他的面前掠過。

「哈哈哈!」克洛克達爾雖然沒有得手,但是卻張狂地笑了起來,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會使用見聞色霸氣嗎?我可是說了,這裡是我的主場!我就算不接近你,也一樣能有辦法攻擊到你!」

「媽的!」伊安忍不住罵了一句粗口,克洛克達爾這傢伙和自己的這次交戰,展現出來的是極有頭腦的一面,他知道自己有可能用見聞色霸氣去抓住他的行蹤,所以竟然完全不靠近和伊安近身戰鬥。

而在這沙漠環境當中,一旦這傢伙化為風沙,和其餘的沙子掩藏在一起,伊安還真的很難分辨出來。

見聞色霸氣雖然是一種類似於聽的力量,但是風沙流動和被吹拂的時候,同樣會發出聲音,這自然就給伊安帶來了干擾,所以別說是他,就算是藤虎在這裡,克洛克達爾一心想要掩藏的話,藤虎也不見得一下子就能把他找出來。

這就是所謂的主場優勢了,要是換在其他地方,克洛克達爾化為風沙恐怕一下子就會被找出來,但是在這裡卻不行,這一片的街區,都被他沙漠化了這種打法或許會感覺比較慫,但是奈何它真的有效啊!

伊安也沒有理會克洛克達爾的叫囂,專心繼續用見聞色霸氣捕捉著他的動向,等待著克洛克達爾露出破綻的時候,但是克洛克達爾估計也猜到了伊安的意圖,竟然完全不靠過來,隔著老遠地朝著伊安一記沙漠寶刀砍來。

滋啦!伊安也同樣拉出了一道閃電握在掌心中,朝著克洛克達爾一記雷擊之槍射過去,和克洛克達爾的沙刃斬擊錯身而過。

伊安用武裝色硬化,硬抗了克洛克達爾的斬擊,而同樣的,克洛克達爾也被這急速的雷擊之槍穿過了他的身體。

但是,讓伊安吃驚的是,雷擊之槍對克洛克達爾竟然沒用!

然後他突然間才想明白過來,因為沙子,是不導電的!

唉喲我去!難不成自己真的要學路飛,放血在拳頭上,才能揍到克洛克達爾不成?還是說,乾脆去弄點水什麼來這是在城裡,應該有水源的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傢伙和自己打游擊,好像就算是有水也不見得能揍到他啊

克洛克達爾不愧是老江湖了,對上其餘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時,他或許會輕敵,但是對上伊安這個同樣身為七武海的人,克洛克達爾可是在全力以赴的。

媽蛋的,果然啊,能成為七武海的人,就沒一個能好相與的,以前一直覺得克洛克達爾或許是七武海中最弱的一個,但是現在真的打起來,伊安才發現同樣挺令人頭疼的。

難道說,真的要用那一招了嗎?

伊安的意識集中在了腦海中的系統背包界面,在那裡,靜靜地放置著一張紅色邊框的卡牌。

這張卡牌上面,是一個白髮的冷麵男子形象,他張著雙臂,赤著上身,胸口處一圈奇異的圖案。

大蛇!r!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