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四十九章 都是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都是故人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不止是士兵,此時就連海軍本部壁壘上密密麻麻的要塞大炮,也仰起了角度,瞄準了天空,讓整個海軍本部看起來,此刻如同刺蝟一般。

「就算不歡迎我們,也用不著這麼誇張吧?」

話是這麼說,但是伊安也為海軍本部這種防禦力量感到有些咂舌。

「不想被攻擊,就最好下去!」克洛克達爾冷眼看著下方的人群,對伊安這麼來了一句。

於是,兩人便降低了高度,落到了馬林梵多的廣場上面。

落地之後,伊安打量著四周,在他們的背後,是一個彎月形的內湖,於是伊安一下子就想起來了,如果還有頂上戰爭的話,那麼這裡就是白鬍子海賊團與海軍大戰的地方。

伊安和克洛克達爾在落地之後,很快就被海軍本部的士兵們給包圍了,不過隨後包圍他倆的海軍士兵閃出了一條道路來,一個婀娜的身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

出現的人,是一身紅色西服,外面套著白色海軍大衣的媞娜,她抱著雙臂叼著煙,走到了伊安面前。

伊安一看到媞娜,頓時開心地揚手打招呼道:「喲,媞娜美女,又見面了!」

「閉嘴!」然而媞娜卻是沒好氣地對他吼了一聲,道:「伊安,你來這裡幹什麼?」

伊安當初襲擊了聖地瑪麗喬亞,轉變為海賊,媞娜倒是沒怎麼生氣,只是有些想不到而已,尤其是現在,伊安成了七武海之後,也算是海軍這一邊的,所以她更沒有道理對伊安惡言相向,只是這一次伊安的行動觸動了海軍本部的神經,這種不請自來的行為,是海軍相當忌諱的。

而帶隊包圍伊安他們的,正好就是媞娜,所以對著伊安,她肯定不會有好語氣。

伊安笑著道:「別那麼緊張嘛,我好歹當上七武海也那麼久了,總要來海軍本部看看吧,該見的人總要見一見才對,你說是吧?」

「但是海軍沒有對你發出任何的徵召命令!」媞娜很是嚴肅地道:「你就算想來海軍本部報道,至少也該通知一下我們吧?」

伊安聳聳肩,說真的,其實從現在海軍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來了,海軍雖然任命了七武海,但是對於七武海卻是根本不信任的,要不然的話,僅僅只是一個不請自來,犯得著引起那麼大的騷動嗎?

「好吧,我的錯!」伊安也懶得在這一點上和他們糾纏,道:「這不是事出突然嘛,我有事情想見見戰國元帥。」

「可以為你通報,但是他呢!?」媞娜指著伊安背後的克洛克達爾道:「兩個七武海一起出現,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結果克洛克達爾冷冷地道:「別理會我,我又不是自願來的!」

這貨還在有怨氣啊……伊安扭頭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倒是媞娜很聰明地從克洛克達爾的話語中聽出了點什麼,若有所思地看了伊安一眼后,道:「呆在這裡等著!」

說完,她扭頭走了,伊安也不介意,饒有興緻地觀察起海軍本部的布防來。

而在城樓上面,戰國和卡普都見到了伊安和克洛克達爾落下的情形,見雙方並沒有起什麼衝突和不愉快,戰國稍稍鬆了口氣,問卡普道:「你說他和克洛克達爾來這裡,是想幹什麼?」

「誰知道呢!」卡普鼻子里哼了一聲,道:「話說回來,這是伊安這小子第一次來海軍本部報到吧?你也的確該見見他了。」

這樣說著的時候,卡普心中其實正在糾結著,要不要履行之前的念頭,從城樓上面跳下去,逮著伊安這小子狠狠地揍他一頓……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媞娜進來向戰國通報了,說伊安想要見他。

戰國想了想,點點頭道:「讓他來會議室。」

海軍本部有一個專門的會議室,就是用來招待被徵召的七武海的,當伊安和克洛克達爾被媞娜帶著進來的時候,他看到了戴著圓圓眼鏡片的戰國,嗯,還有他頭上那隻海鷗。

這算是伊安和戰國之間的第一次見面,只是,讓伊安有些意外的是,除了戰國,卡普,還有鶴中將以外,會議室當中還有幾名「老熟人」!

其中一個,是滿臉傷痕的鬥犬中將!

此時的鬥犬中將,雖然還是那副看起來很兇惡的模樣,但是他的一隻袖子,卻是空蕩蕩的一截垂在身側。

不用說,這就是當初在發條島上面的時候,被伊安砍掉的那隻手!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當伊安一進來的時候,鬥犬就按捺不住想要站起來,但是卻被他旁邊的鼯鼠中將一把拉住。

鼯鼠能夠理解鬥犬的心情,當初明明交手的時候,鬥犬被伊安砍掉了一隻手臂,但是轉過頭來,世界政府就將其招安成了七武海的一員,鬥犬心中的怨氣有多大,不用說也知道,但是鼯鼠卻比較冷靜,他明白,此刻伊安的身份和那時候不同了,要是放任鬥犬出手,事情可能會變糟的。

鬥犬被鼯鼠拉住之後,也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他還是停住了身形,但是這口氣怎麼都咽不下,所以他忍不住開口對伊安道:「小子,你還敢來海軍本部?」

伊安看了鬥犬一眼,不屑地道:「喪家之犬,就不要亂叫了!」

也不怪伊安這麼毒舌,實際上他一直對於海軍內部這些無情派的將領沒什麼好感的,鬥犬這傢伙,技不如人就算了,難道還以為靠著幾句叫囂,就能讓自己給他道歉嗎?

做夢吧,就算在海軍本部,伊安也不覺得自己了他!

「混蛋!你……」鬥犬一聽伊安的話,忍不住惱羞成怒,再次想要站起來衝過去懟伊安,結果卻被鼯鼠再次死死地拉住。

就在這個時候,坐在戰國左手第一個位置上的,一個身材修長的人,突然開口了,道:「好了,鬥犬中將,剋制一下吧!」

鬥犬一看開口說話的這個人,也不好再發作了,因為出聲的人,正是現在留守在海軍本部的大將,青雉庫贊。

要說起來,青雉也是在伊安手底下吃了虧的人,按說要對伊安發怒,也該先讓青雉這個大將先來的,但是現在,就連青雉都一臉平靜,鬥犬這個中將自然就更不能說什麼了,所以他只能按下自己的怒氣,坐在了椅子上面。

伊安看著敲著二郎腿的青雉,也收斂了自己臉上的冷意,對著青雉點了點頭,道:「青雉大將,好久不見!」

「的確好久不見!」青雉回了他一句。

對於青雉,伊安還是挺感激的,雖然當初不得已用黑龍波傷了他,但是伊安很明白,青雉當時是對他放水了,要不是他拖拖拉拉地跟在後面,當時伊安救出來的那麼多奴隸,恐怕也沒時間全部上船,更不用提逃離了。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當初青雉的這份人情,伊安是記得的。

和青雉打完招呼,伊安又微笑著看向了卡普中將,他想起了當初艾斯這傢伙死活不願意去見卡普的情景。

結果卡普一見伊安的笑容,忍不住就生氣地罵道:「笑個屁!你小子知不知道,當初你給我們海軍造成了多大的麻煩!?」

伊安雙手一攤,道:「怪我咯?」

這個鍋,伊安可不想背,天龍人要是沒有蓄養奴隸,他吃撐了才會在瑪麗喬亞鬧出那麼大的動靜。

卡普懶得理他,抱著雙手冷哼了一聲。

「好了!說正事吧!」戰國敲了敲桌子,道:「伊安,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說實話,當時我一直是反對你加入七武海的,但是既然世界政府已經承認了你的身份,那麼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你這次和克洛克達爾一起出現在馬林梵多,但是我卻沒有得到任何的通報,能說說這是為什麼嗎?」

「很簡單!」伊安點了點頭道:「我就想來問個問題。」

「你說!」戰國抱著雙手,靠在了椅背上。

伊安也在對面坐了下來,開口道:「按照當初的協議,作為七武海,有義務在接到海軍徵召的時候,幫助海軍迎敵,那麼反過來說,如果七武海有敵人的話,海軍會出面幫忙嗎?」

這個問題一出,戰國和卡普他們一幫海軍,頓時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