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第三百五十一章 每逢月夜想起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每逢月夜想起我,

小說:海賊之超級卡牌系統|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 類別:恐怖靈異

離開了海軍本部馬林梵多之後,伊安和克洛克達爾一起,回到了港口處。

這個港口,自然就是世界會議時,各國領袖和國王們登陸的港口,到了這裡,伊安他們就必須要換船了,翻越紅土大陸,他們需要再次登上瑪麗喬亞,從另一邊的航道進入新世界。

在這裡,只有一個喬裝打扮過的薩波等在這兒。

畢竟這裡是馬林梵多,海軍本部所在,薩波這個革命軍參謀總長出現在這裡,是冒了很大風險的,所以他不得不小心一些才行。

至於妮可羅賓,可亞拉還有哈克三人,在伊安他們登陸馬林梵多之前,就暫時和他們分開了,哈克因為是魚人族,所以在伊安的安排下,哈克先去了海底的魚人島,伊安給甚平寫了一封信,請哈克帶去給他,相信看到信之後,甚平會願意來幫忙的。

白鬍子老爹對魚人島有恩,甚平出於感激,一直都很維護白鬍子,當初他為了阻止艾斯向白鬍子挑戰,和艾斯打了五天五夜,所以他也是認識艾斯的,而在薩拉米斯島那段時間,甚平其實也去過一次,和伊安見了第二面,當時兩人聊得不錯。

從生命紙的跡象來看,艾斯的確是受了傷,所以伊安寫信告訴甚平這件事,他肯定會來的。

至於可亞拉和妮可羅賓,則是被伊安派到九蛇島去送信了,她倆是女孩子,登陸女幕埃顯得不那麼突兀。

對於邀請波雅漢庫克,伊安也同樣有把握,想當初,伊安沒有請求,波雅漢庫克都帶著九蛇海賊團跑來發條島,想要幫他擺脫海軍的追捕了,這一次伊安親自寫信去,她肯定也不會拒絕的。

不過,可能以波雅漢庫克的個性,妮可羅賓和可亞拉怕是不那麼容易見到她吧,這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大不了多等一段時間了。

至於說最後的熊叔,那就更簡單了,薩波可以聯繫上他的!只是……熊叔到底會不會來幫忙,伊安就沒什麼把握了。

因為熊叔畢竟是革命軍幹部,或許出於隱藏的考慮,他沒準不願意摻和到這件事裡面來……

在和薩波匯合之後,三人便棄了船隻,開始順著道路登上瑪麗喬亞。

說起來真的是挺搞笑的,伊安這個當初的縱火犯,如今卻可以正大光明地向世界政府申請使用航道,從而翻越紅土大陸,這都是拖伊安現在七武海身份的福,甚至不需要刻意申請,只要負責管轄航道的海軍認出伊安的身份來,他都可以暢通無阻地使用航道。

所以,當隨著越來越接近瑪麗喬亞的時候,伊安想到這事兒,臉上就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挺諷刺的啊,不是嗎?

「你在笑什麼?」克洛克達爾看到伊安的表情后,忍不住開口問道。

「我在想,當初我一把火燒掉的那些建築,現在是不是已經修好了!」伊安摸著下巴道。

薩波聽到這話,也忍不住臉上露出了微笑,低聲道:「難道你還想再放一次不成?」

伊安聳聳肩,一攤手道:「再來一次的話,世界政府會撕了我的!」

兩人聊得有趣,旁邊的克洛克達爾卻是一臉的鬱悶,媽的,這伊安也就算了,為什麼這個叫薩波的傢伙,竟然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當進入瑪麗喬亞大門的時候,伊安發現這裡多了不少的海軍士兵和身穿黑西服的世界政府官員守衛著,看樣子瑪麗喬亞的警衛力量加強了不少。

這些守衛,此刻正在審核著其他那些同樣翻越紅土大陸的申請者的資格,這些人大多都是身家豐厚的大商人或者貴族,在伊安的觀察中,這些人基本都會獲得放行,但是夾雜在其中的一些平民百姓,卻完全被阻擋了!這些平民,全都被守衛的世界政府官員粗暴地趕開,而他們的哀求,卻只會換來拳打腳踢。

哪怕他們不是海賊也不行,伊安稍微一想,頓時就明白了過來,這恐怕是天龍人的主意吧,聖地瑪麗喬亞,聽這個名字就知道,他們是絕對不會允許所謂的賤民踏上這裡的……

不止是伊安,連薩波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不由得兩人的面色都有些陰沉起來。

伊安他們當然是能夠通過的,所以他們的腳步倒也沒有停下,只是當快要到他們接受檢查的時候,卻突然發生了意外情況。

大門之中,一陣呼喝聲傳來,遠遠地看到一隊人馬朝著這邊走來,那是一個天龍人貴族,他坐在一個奴隸背上,讓那奴隸在地上爬行著載著他前進,那奴隸渾身衣衫破爛,低垂著頭,艱難地一步步往前爬著,手掌和膝蓋全都磨出了鮮血,印在地面上,血跡斑斑。

而在天龍人貴族的兩旁,是一群護衛和一群被栓著鐐銬的舞女奴隸,不用說,這是天龍人日常的「溜狗」了……

當這個天龍人一路行來,道路兩旁的人群急忙跪在地上,低頭行禮,恭送著他通過。

「快!快跪下!」一看到這天龍人向著大門處行來,世界政府官員趕緊對著門外等著審核的人喊道:「艾杜拉姆聖出行,不得無禮!」

能夠出入瑪麗喬亞的,基本都懂得規矩的,於是乎,那些商人和貴族齊刷刷地跪倒了一片,就連那些平民,雖然不是太懂,但是看到這架勢,也慌忙和其他人一樣跪了下來。

這倒是讓他們沒有惹上大麻煩……

眾人這麼一跪,伊安他們三人頓時顯得鶴立雞群一樣的醒目。

「你不跪嗎?」伊安戲謔地望著克洛克達爾道。

「垃圾一樣的存在,也想讓我跪下?」克洛克達爾叼著雪茄不屑地道。

「呵呵!」伊安笑了兩聲,這傢伙還是挺有個性的嘛。

克洛克達爾不會跪,伊安和薩波當然更不可能跪了,於是三個人便這麼看著那個什麼艾杜拉姆聖一行人走了過來。

此時已經有人注意到了伊安他們三人,於是起好心趕緊想要讓他們跪下來,但是一看伊安他們三人的樣子,話到嘴邊就說不下去了,而那些世界政府官員本來想要呵斥他們的,結果卻被伊安和克洛克達爾冰冷眼神望過去,忍不住就打了個寒顫。

「那……那是七武海的克洛克達爾!?」

「糟……糟了!他旁邊的是……他旁邊的是……」

世界政府官員自然比普通人更見多識廣,不但認出了克洛克達爾,連伊安也認出來了,只是在認出了伊安的時候,這些世界政府官員齊齊地倒抽了一口冷氣!

伊安是誰?那是斬殺了天龍人的傢伙啊!這麼恐怖的人,怎麼會再次出現在了瑪麗喬亞!?

短短一瞬間,這些世界政府官員渾身上下都被汗水濕透了,他們覺得,怕是又要出大事了!

但是此刻,他們卻做不任何事情,因為天龍人貴族已經接近了,他們也只能乖乖地跪著不敢動。

然後,他們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喂!那邊的賤民!你們竟然不下跪!?」同樣醜陋得要死的天龍人艾杜拉姆,注意到了伊安他們三人後,立刻叫囂了起來。

伊安他們根本不說話,就這麼望著這傢伙。

「該死,竟然敢冒犯我!?」艾杜拉姆火了,立馬拔出了腰間的手槍,呯的一聲,朝著正中間的伊安打來。

在聽到槍響的時候,那些跪著的世界政府官員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們深深地將頭埋在了地上,根本不敢抬起頭來,生怕看到讓他們驚恐的一幕。

他們可不認為,天龍人的槍能對伊安造成什麼威脅,他們擔心的是這蠢笨如豬的天龍人不知好歹。

子彈射來了,然而卻被伊安漆黑的手掌一把握在了手中。

!一團紫色的火焰從伊安手心中竄了起來,瞬間融化了他手心中的子彈。

然後,這團紫色的火焰,就這麼在伊安的手心中飄蕩著。

艾杜拉姆獃獃地看著伊安手裡的火焰,一愣一愣的,然後猛然間,他似乎想起了什麼,視線從伊安手心,轉移到了伊安的臉上。

當看到伊安頭上的帽子,還有臉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后,艾杜拉姆終於回憶起來了。

就是他!就是這個人!

還有那種顏色的火焰,那天晚上瑪麗喬亞燃燒著的大火,就是這種顏色的!

每逢月夜想起我,伊安當初說的話終於應驗了,他那種八神紫色的火焰,那一晚可是給整個瑪麗喬亞的天龍人貴族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現在當這火焰再次出現的時候,立刻就勾起了艾杜拉姆的記憶,讓他想起了那一夜瀰漫在整個聖地的紫色大火。

「啊!!!」艾杜拉姆發出了一聲凄慘的尖叫聲,然後竟然一傢伙跳下了他的奴隸坐騎,扭頭就朝著原路跑了回去。

「艾……艾杜拉姆聖!?」他手下的護衛們全都懵逼了,他們之前看到艾杜拉姆開槍,還想著衝上去把另外兩人也抓起來呢,怎麼現在反而是艾杜拉姆聖先跑了!?

而一邊跑,艾杜拉姆還一邊尖叫著道:「惡魔!那個惡魔又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