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原血神座>第四十七章 身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身份

小說:原血神座| 作者:緣分0| 類別:武俠修真

壞消息總是一波接著一波。

林醉流剛造反,去攻打無極宗的部隊就折了一半。

林夢澤一下被弄得焦頭爛額。

千手殿。

林夢澤面色陰沉的坐在大殿上:「剛要攻打無極宗,林醉流就出現了。關濤剛撤,襲擊他的源陣就冒了出來。這裡面的首尾呼應,可是妙得很埃」

林醉流跑去了海域,早不是什麼秘密,聯想到蘇沉也在那兒,所以林醉流一出現,大家就意識到可能和蘇沉有關。

只是誰也沒想到,林醉流與林少軒配合得如此精妙,竟然把派去進攻萬劍山的軍隊都滅了一半。

「聽說這次,是林少軒領的隊。」一名大臣小心道。

林夢澤便哼了一聲:「野種就是野種,是怎麼也養不熟的1

很少有人知道,林少軒其實也是王族的人。

只不過他的身份並不高貴,因為他是林夢澤大哥林繞弦的私生子,論輩分,到也要喊林夢澤一聲伯父。

誰也沒想到,當年不被看好,人人嫌棄的私生子,會成為天威軍少帥,最終又成為無極宗長老。

這刻一提到林少軒,想起往事,林夢澤的心便充滿陰霾。

只可惜他的心思無人知曉,大臣們紛紛議論。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該如何應對。」

「無極宗只是蘚芥之患,林醉流才是大敵,自然應當全力以赴對付林醉流。」

「可是無極宗潛力巨大,實力一日千里,咱們已經得罪了他們,若繼續放任,就怕養虎遺患埃」

「說什麼得罪,咱們是官,他們是民,教訓他們一下又如何?還敢造反不成?」

「怕是被他們教訓吧。」

「你說什麼,那隻能算出師不利,勝敗乃兵家常事。」

「你這老東西還真會自圓。」

台下大臣紛紛攘攘,說個不停,有提議先對付林醉流的,也有提議先對付無極宗的,說法不一,爭執不下。

唯有太子林文俊了解父親的心思,道:「父親,既然這次回來的是林少軒,不如就再等等,也許能……」

他沒有說下去,但是林夢澤已經明白他的意思。

手指在檯面上輕敲了幾下,然後道:「無極宗之事,且先放放。當務之急,是誅殺林醉流。諸位愛卿,有誰願意去討此逆賊嗎?」

大家看看,一時間誰也不敢說話。

笑話,林醉流是皇極,除了皇極還有誰能對付?

龍桑國內如今就一個皇極,就是林夢澤自己。

林夢澤身為國主,輕易不會出擊,沒有他坐鎮,誰敢?

所以其實是林夢澤的問話出了問題,他不該問「哪位愛卿」,而該問「哪幾位愛卿」。

集齊七八個化意,應該頂得一個王炸了。

問話藝術不夠,沒人接茬,國主也只能冷常

林夢澤也是意識到了這點,奈何他是國主,人是不笨,性子可未必好。所以臉一沉,已哼道:「平日里都很厲害,一到節骨眼兒上,就連個有種的都沒了。」

大家一起低頭不說話。

林夢澤這才繼續道:「既然你們不主動,那就朕親自點兵吧。何文樂,常見新,劉羽……」

一口氣點了五個人的名,全是化意境。

聽到這點名,大家鬆口氣。

雖然五對一還不是很穩,但支撐一下當無問題,再加上足夠數量的燃靈境和搖光境,應當可保不失。

林醉流的最大問題就是他根基太淺,就算他佔領了南部,真正能為他所用的人也不多。拼基礎,拼實力,林醉流絕對不行的。

至於為什麼只給五個……

化意也不是大白菜,何況不久前還剛死了一個,下獄了一個——下獄的是關濤,身為主帥,逢此大敗,就算知道事出有因,也得懲治一下,以儆效尤。

所以能調出這五個也已是林夢澤的極限了,可見林醉流之事麻煩之大。

主將既派,接下來就是拉部隊。

到也簡單,從萬劍山回來的部隊重整一下,然後再湊些部隊就可以上了。

問題是部隊也不是說湊就能湊的。

想了想,林夢澤道:「從流金要塞抽些人吧。」

有人大驚:「陛下,流金要塞可是邊防重地啊,防備的暴族,萬萬不可削弱那裡的兵力啊1

林文俊便道:「暴族正在內亂中,丹巴已公然作亂,反抗瘋王,兩邊打得熱鬧,現在絕不會來襲。」

「可是……」

「沒什麼可是,就這麼定了。」林夢澤已道。

就在這時,殿下有聲音傳來:「陛下,有緊急軍務1

「說。」

「北部有妖獸入境,正在興風作浪,已肆虐六鎮。」

林夢澤眉頭一皺:「區區妖獸,各地不能自行鎮壓嗎?」

「怕是鎮壓不了。」

「是妖皇。」

「啪1

林夢澤手中紋龍墨玉被他捏了個粉碎。

————————————————————

長青島。

蘇沉依舊和往常一樣,站在行宮頂部看著大海,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是他每日的靜思時刻,讓忙碌的大腦得以空閑,通過短暫的安寧,積累靈感爆發的剎那。

就在他安享美好的時候,一名全身籠罩在鐵甲里的男子鏗鏘鏗鏘的走過來,卻是黑火的四統領,定風。

他來到蘇沉背後站定,然後道:「你找我?」

「嗯。」蘇沉應了一聲:「有個好消息。」

定風沒有說話。

蘇沉自顧自道:「少軒打了場勝仗,滅了來犯軍半數兵力,自身幾乎無損……幹得漂亮極了。」

定風依舊無言。

於是蘇沉也不說話。

兩人就這麼僵著。

過了一會兒,定風才道:「這與我何干?」

蘇沉悠然道:「你不是經常和他私下見面嗎?你們交情這麼好,通知你一聲,不奇怪吧?」

定風淡定回答:「蘇先生一定搞錯了,我和林長老並沒有私下見過面。」

蘇沉笑笑:「我是無極宗的宗主,雖然我的主要職責是研究出解決深海之殤問題的解藥或者方法,但我從來也沒忘記過自己還有一個身份,人海聯軍的總領。所以就算我再怎麼在實驗室中深居不出,其實我對外界的消息也是關注的。幸運的是,當年無意中的收穫,讓我有能力處理這麼多事。」

蘇沉指指了自己的腦袋,這麼說道。

然後他轉回身,看定風:「你的確沒有和他私下會過面,但是這不影響你們私下的交流。比如這個……」

他舉起手,做了幾個動作,看起來有些象漫不經心的手勢,卻又有所區別。

定風依然沒動,只是眼神中終於閃爍出一線光芒。

「在下不懂。」他說。

「可是我懂。」蘇沉道:「你知道當初在千幻島上,我為什麼指名要你來嗎?」

定風不言。

蘇沉繼續:「因為那時候我就知道你認識少軒。沒錯,你隱藏得很好,即便是現在這樣,也幾乎看不出你任何的情感波動。但是你忘了,少軒沒你這本事。在他看到你的第一眼,他流露出的欣喜,興奮,是我以前在他身上從未見到過的。所以當時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個對他極重要極重要的人。但是他不想說,我也就不願多問。如果可以,其實我是想繼續這樣裝沒看見的。」

「可你沒有。」定風回答。

這次他終於沒有再否認。

「是埃」蘇沉嘆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強行扒開,並不是什麼好事。但現在情勢緊急,我也沒辦法。」

「情勢緊急?」

蘇沉點頭:「嗯。剛得到的消息,丹巴和瘋王的內戰已經全面展開,進入到了最關鍵的時候,怕是這兩年就要分出勝負了,流金要塞壓力大減。雖然林醉流和無極宗一左一右相互牽扯著龍桑,但是騰出手來的流金要塞卻是個龐然大物。那裡雖然沒有皇極境,甚至化意都沒幾個,但是那裡有著最精銳的士兵,有勇敢的戰士,戰力強大,絕對不容小覷。一旦讓流金要塞騰出人手,絕對會帶來大麻煩。我已經派人去了北部,利用我發明的分身源質結合幻術藥劑,製造出妖皇入境的假象,應當可以暫時拖延住他們的腳步,但是這拖延不了太久,能堅持半年就不錯了。」

「這與我何干?」

「我需要你讓流金要塞出不了兵,好給林醉流少軒他們更多的發展空間。」

定風沉默了。

好一會兒才道:「憑什麼我就能讓流金要塞出不了兵?」

「就憑你曾經是流金要塞的副帥,曾經的無血人傑,失蹤已久的龍破軍龍大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