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陞官有道>第八百二十章 我就任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十章 我就任性

小說:陞官有道| 作者:良木水中游| 類別:都市言情

黃一天瞧著底下坐的一幫人,想到這些天聽到的很多傳言,很多人都是看戲的人,於是用一種冰冷的口氣說:

「這些天,聽說咱們經濟開發區發生了不少大事,我在這裡當著朱愛國副書記和紀委錢成貴書記的面說一句,我黃一天在這邊做一天書記,沒有經過我點頭同意的一切決定都是無效的,不管是誰做出的都一樣。接下來的開發區工作,還需要在座的各位鼎力配合,如果對我黃一天個人有什麼意見可以提出來,但是背後搞小動作,肯定是不容許的,我會讓這些人傾家蕩產。」

「我還要說的就是,不希望一些幹部在背後做什麼文章,即使做,我黃一天不怕,不會怕,任何見不得人的東西我都不怕,要想在經濟開發區的地盤上胡作非為,那是堅決不可以的,不要說我不同意,就是縣委縣政府也不會同意的!」

黃一天說這話的時候,所有人都能聽得出來,絕對是有的放矢,可黃一天就是這麼張狂了,當著朱愛國副書記的面,絲毫沒有留任何面子,朱愛國也只能低頭假裝思考的表情,對黃一天的發言毫無反應。

簡短的見面會結束后,黃一天把朱愛國等人送走後,讓其他人可以先行離開,領導班子常委領導班子留下來繼續開會。偌大的會議室里,因為秦衛紅和王中興走了的原因,立即只剩下7個領導班子成員。

黃一天第一句話是問副區長紀工委書記賈啟貴:「賈主任,我以前讓你協助秦衛紅負責旅遊項目的相關工作,現在秦衛紅已經辭職離開了青龍,項目應該是你直接負責,進行到哪一步了?」

賈啟貴些委屈的表情看了黃一天一眼,狗日的,鄔程紅到了開發區的第一天就開了班子會議,和魏紅山主任一直同意對班子進行分工調整,已經調整了不是自己負責,低聲回答:「黃書記,現在旅遊項目我已經不再負責,分工做了調整,是甄大厚在負責這件事。」

「荒唐,他媽的簡直胡鬧,這是誰做出來的決定?我怎麼不知道?」黃一天坐在那邊,很是張狂的問道。

「是我和鄔程紅副縣長。」

坐在黃一天身邊的魏紅山雖然這幾天和黃一天不再敵對,但是調整人是自己和鄔程紅決定的,此時不得不發出聲音來,只不過,那聲音聽起來相當的沒有底氣。

黃一天立即轉臉向魏紅山,滿臉怒氣的表情呵斥道:「魏紅山同志,你是管委會主任,你的任務就是把手裡的工作做好,你的工作就是和洪當縣聯繫共同開發旅遊資源,你怎麼就插手這個項目了?是不是賈啟貴做錯了什麼事情?還是你看不得別人進步?」

此時的魏紅山一時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來回答,也不敢再和黃一天作對,只能敷衍道:「黃書記,當時鄔程紅副縣長提出調整分工,說賈啟貴同志手裡負責的工作比較多,還有紀工委工作,都是重要的大事情,想要讓甄大厚幫他減壓罷了,既然您已經回來了,如何調整就請你決定。」

「你簡直是不稱職!鄔程紅那是不懂實際亂搞,分工這麼大的事情能這樣朝令夕改嗎?把人民賦予你他手裡的公權當成是什麼了?己家裡的電視遙控器,隨便轉換頻道?所以這樣不做事都是搗亂的人不會有好下場,所以被人在辦公室刺死。

鄔程紅副縣長不懂事,亂幹事,你作為主任,也是和鄔程紅一樣的處級幹部,就要真面困難,敢於反對他的意見,而不是一味地人云亦云,我是堅決不希望看到這樣沒有主見的人!」

所有人都驚呆了,黃一天居然當著眾多領導班子成員的面,對副處級的魏紅山爆了粗口,偏偏魏紅山除了憋的滿臉通紅之外,卻一句反駁的話都不敢說出口。

魏紅山的心裡很清楚,從他和黃一天溝通開始,就知道黃一天肯定要在公眾場合說一次自己的不是,這樣樹立他在開發區說一不二的形象。不要說黃一天現在不是自己的敵人,自己不好反對,就是和以前一樣還是對手,自己也不敢和他作對,奶奶的,武達那是多麼牛逼的人,都被人家弄完了。還有就是黃一天手裡明明有著朱愛國不利的證據,那可是自己提供,可是此人一直沒有拿出來把朱愛國趕走,說明心計很深。

黃一天見魏紅山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心知,他今天丟人也算是丟到家了,再說也沒有必要給他過分的難看,畢竟也不敢和自己作對了,於是沖他說道:「會議結束后,魏紅山,給我寫一個深刻的檢討,內容就是不能反對鄔程紅不喝的決定,一定要有深度,不能馬虎交差。」

魏紅山低聲回答:「好的。」

之後,黃一天才轉臉面向大家,一副怒其不爭的表情沖著賈啟貴說:「賈啟貴,你現在可是開過去難得的正科級幹部,此事情也有責任,你也是不能做事的人,既然心裡明知道領導作出的決策不正確,為什麼不據理力爭呢?這件事你也要檢討,跟魏紅山的要求是一樣的,檢討一定要有深度。」

賈啟貴趕緊點頭應承著。

對於賈啟貴來說,黃一天回來了,就算是讓他寫十份檢討他都是願意的,畢竟局面的本質發生了變化,他是不是寫檢討都改變不了他是黃一天自己人的關係。

黃一天轉臉問甄大厚:「甄大厚,你以前一直說身體不好,不能承擔繁重的工作,剛才魏紅山介紹說最近一段時間,旅遊項目是你負責推進的,你倒是跟大家彙報一下,項目有什麼在、實質性進展嗎?」

甄大厚瞧著剛才黃一天教訓魏紅山的口氣,心裡早已嚇的有些發抖,猛然聽到黃一天叫自己的名號,嚇的渾身一哆嗦,趕緊回答說:「那個,情況是這樣的,項目我剛剛接手,我也正處於對這個項目的了解中,所以」

「荒唐!簡直是荒唐至極,一個簡單的項目,拆遷已經結束,和投資商的協議也已經簽訂,下面就是投資商資金到位和招投標等問題,你居然了解了半個月,什麼工作都沒開展,你就是這樣負責項目的?不能幹事給我滾出經濟開發區,我不需要你這樣混日子的幹部!」

甄大厚見自己話沒說完就被黃一天給打斷了,居然還被教訓了一通,原本就有些緊張的神情更加繃緊了,一隻手不停的推著自己臉上架著的眼鏡,好像推一下那眼鏡就能緩解一下他的緊張情緒一樣。

黃一天沖著甄大厚訓斥道:「沒有那個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你作為一個幹部,你對自己的工作能力難道沒有一個基本的認識嗎?鄔程紅讓你接手項目,你就立即喜滋滋的去接手了,難道你沒有自己的主見嗎?一條狗吃大便的時候還要聞一聞,可是你,不聞這麼吞下去,你有那個胃口嗎?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本事沒有多少,心眼倒是不少。什麼身體不好,我看你典型的給老子搗亂,明天給我拿出一份辭職信,辭去職務等待退休,否則,我會按照公務員條例半年不上班,直接辭退你。」

甄大厚被黃一天訓的一句話也不敢多說,他知道以後的官場再也和自己無緣,本來自己是前任領導的人,黃一天來了,於是趁機說自己身體不好,等待退休。鄔程紅來了,那可是自己的人,於是就很高興的接受項目,認為可以大賺一筆,誰知道黃一天竟然又回來了,還讓自己退出職務,不甘心但是卻也無可奈何只能把腦袋深深的埋下,任憑黃一天的訓斥。

瞧著魏紅山作為管委會主任,還有甄大厚在會議室上被黃一天批的體無完膚,臉都丟盡了,賈啟貴等人全都抄著雙手坐在一邊看熱鬧,奶奶的,這才真是人生如戲,就在這會議室里,半個月前,鄔程紅副縣長到了這裡那是牛逼啊,當時的魏紅山和鄔程紅也是一夥的,簡直就是把開發區當成自己家裡的自留地,耀武揚威的說狠話,動幹部,根本就不會想到有今天的結果,可是今天就完全變了樣,對於程賈啟貴等人來說,這種感覺真是痛快極了。

發了一通脾氣后,說了該說的話,黃一天換了一種口氣說:「在我離開的這半個月里,無論誰做出任何調整都立即恢復原狀,所有的工作按照以前的模式開展,誰要是還不死心的話,可以親自來找我談,把我說服了,你就贏了,否則,你只有一條路,安心幹事,就這樣,散會!」

這次的領導班子會議,讓魏紅山體驗到了黃一天的流氓工作作風,他根本就不給任何人說話的機會,他做出來的決定全都是對的,誰要是敢跟他對著干,他一定不會輕饒。

魏紅山現在想來,當初自己到了這邊黃一天沒有和自己鬧翻,只是讓自己負責旅遊項目中重大的工程和洪當縣協調資源共同開發,自己很是積極的去做了,也就發生了後來的很多事情,那麼那個所謂調戲婦女的事情即使是發生了,後來那邊的推波助瀾會不會也是黃一天在背後的操著?

魏紅山心裡不由哀嘆,也許來的第一天別人已經把幾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不過是那把刀先落了下來,反正對黃一天來說,只要有刀落下來,那就好運作對付自己了,如果真是這樣,豈不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