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五行御天>第八百七十九章:茫然不知時間流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九章:茫然不知時間流逝

小說:五行御天| 作者:士兵乙| 類別:

前人的經驗口口相傳,觀摩的也已足夠,四人組陣多為方入陰陽的大能,三人組陣也多為晉陞陰陽中境大能。

琅琊聯盟的整體實力大幅度提升,三年時間畢竟不夠長,眼下還無法與修元界最強元門庫魯元門修士相比,但差距也在縮校

十餘萬的修士基數,在這個大能越階戰神鮫的氛圍下,無人不在日夜苦修。新晉陰陽境大能數量過千,與鮫人作戰意外隕落的大能不足十位。新晉天陽境的大能修士更是有著數千之數。興許在三年,乃至六年後,能與庫魯元門相提並論也不一定。

封仙通道的開啟,對於距離最近的琅琊聯盟修士而言,感受最為真切,他們再不會漫無目的的修鍊,那束三年前出現半日的穿透雲霄光芒就是他們最大的激勵……升仙有望!

只是,那束光芒已經消失了整整三年,他們的戚盟主卻是依舊未曾出現,包括四大元門的修士在內,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開啟封仙通道竟然會耗去三年,也包括身在其中的戚長征五人,他們也沒有想到。

今日是距離那束出現半日通天光芒過去三年的最後一日。東海上空存在千萬年的濃霧已經消散得乾乾淨淨。旭日東升,一輪紅日自海平面冉冉升起,不再受到濃霧干擾的上海郡修士們,清晰的看見這一幕。

海灘處那塊練功場擴大了不少,三小漸漸長大,百丈範圍已經不夠他們放開手腳施展。

在他們這個年齡,個頭的增長與實力的提升最為明顯,十六歲的姐姐戚鑫年前就已化嬰,十四歲的南宮喜兒也已成為聚元境修士,最小的弟弟戚星整十歲,修鍊天賦有差距,十歲的戚星已是與十四歲的喜兒姐姐一般,成為一位聚元境修士。

若是戚長征見到他們姐弟二人的個頭估計會熱淚盈眶,姐姐戚鑫已是與三娘宇文妲己等高,而僅僅十歲的弟弟戚星也已能與親娘肩膀等高。

此時東升的旭日已顯露萬丈光芒,照耀在三小身上,照耀在金憶與柴王妃身上,同時也照耀在一側紫衫女子身上。

紫衫女子與三年前也有了變化,望著東海的重瞳內斂了些,三年前難以控制的魅惑之意如今已經在其身上消失,沒有變化的是那抹落寞。

三年前的這一日,黑袍龍王曾與她有過交流,得知青龍為她重聚肉身。只是重聚的肉身需要三年之後才能擁有,還需袁紫衣的肉身精血喚醒那具肉身。

遺憾的是相同的那一日,一束光穿透天際,當那束光消失之時,青龍隨之消失,黑袍龍王亦是隨之消失不見。許是太過倉促,她沒有收到青龍或是黑袍的傳音,她也不知青龍為她重塑的肉身是否還在,是否還能為她所用。

兩年前宇文妲己歸來,她曾見過東海神龍敖廣一面,只是對方雖有將目光望向她,卻也只是稍作停留,沒有隻言片語留下。

紫衫女子很苦惱,她這三年來心境難平,修鍊進度緩慢。一方面為重塑的肉身擔憂,一方面又為不知何時又要面對戚長征擔憂。

若是確認能擁有重塑肉身,她能坦然面對戚長征,但是無法確認,厭憎著戚長征對她的無禮,又為對方夜間凝視著她的目光感到不安。每當聽見戚鑫叫娘親,每當聽見戚鑫問起他來,心中也會感到愧疚。

此時遙望著東海,她知道東海島嶼的方位,卻是沒有勇氣去看一眼。她承認昔年的自己用孤傲的外表掩飾內心的懦弱,元神歸來依舊是懦弱,佔據他人肉身連用孤傲來掩飾也做不到,缺乏立常

回頭看了眼已是少女的戚鑫,三年多的時間相處,非子女也有了寵溺之情,抬頭看了眼那棵越發粗壯的椰子樹,悠然一嘆:「終究是要面對的……」

紫衫女子想起了戚長征,琅琊聯盟的十餘萬修士也時常想起他,如今的他還在通天峰上空。

他並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年,他以為只過去了紅日探頭到露出全貌的不長時間。

滴滴鮮血滴落大帝印記,是在天邊紅日光弧出現之時。

當紅日露出半圓,通天峰百里方圓四聖獸形貌四峰好似活轉過來一般,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虛影皆出現在四峰之上,散發著屬於各自的屬性光芒,而在戚長征上空也出現一道偉岸的身影,散發著獨屬於大地的光芒。

當那輪紅日展露全貌,光芒萬丈,四聖獸虛影也於此時散發萬丈光芒,匯聚中心偉岸虛影之上,這一刻,一束光直通天際,也是在這一刻,戚長征陷入昏迷,相同陷入昏迷的還有其他四人。

他認為短暫的時間,便是因為他睜開雙眼之時,那束光消失不見,偉岸虛影不見,四聖獸虛影不見,唯獨那輪紅日依舊處在方顯露全貌的東方。

不僅是他認為只過去了一會兒,其他四人也是如此認為。

誰也沒有開啟封仙通道的經驗,該完成的步驟也已完成,蘇醒的五人忽然之間不知該做些什麼,他們都認為開啟封仙通道未免太過簡單,亦是太過短暫了。

什麼什麼的都還沒有搞清楚,只是暈眩閉眼到清醒睜眼,短暫的時間貌似也沒有多大變化。

戚長征撓頭,四人也是面面相覷。

「這就結束了?」戚長征先開的口,茫然得很。

「問你呢?」芳天仙亦是帶著茫然的目光看向他。

戚長征繼續撓頭,低頭看去,七十二塊石碑依舊存在,似乎不再暗淡,有著內斂的黃芒,大帝印記倒是起了變化,也不過就是體積變大了,將通天峰峰巔的巨大天坑遮蓋……

「靠1戚長征瞬間清醒過來,試圖感知大帝印記,已是感知不到其中的大帝精血,且沒有任何回應。

一躍而下,繞著大帝印記底座疾行,天坑完全被其掩蓋,一絲一毫的縫隙也無,「聖尊!玄武聖尊……玄武……老龜……」

「不可無禮1顏王怒了。

戚長征沒理他,繼續叫嚷著,又是老龜又是白娘子,依舊沒有回應。

四人也看出了不對勁,盡數飛落峰巔,顏王也開始高喊著聖祖,也沒有得到回應。

「青山!青山……」戚長征毛了,玄武和白娘子他才不管他們死活,他在意的是猿青山。高呼沒有回應,頓時取出棍形魔弓來,高舉魔弓就往大帝印記砸落。

「轟1大帝印記紋絲不動,而戚長征被巨大的反震之力震飛出去。

四人都被他瘋狂的舉動震驚了,袁鸞天見到再度衝來的戚長征連忙大聲喝止,紅了眼的戚長征沒有理會,依舊是大力砸向大帝印記。

又是一聲巨響,這回戚長征被震飛得更遠,卻是在下一刻再度衝來。

袁鸞天大驚,反衝向戚長征而去,一把抱住他,怒斥:「你瘋了1

「猿青山,你見過的,他在裡邊,不砸開印記,他就完了……」

「你冷靜點。」芳天仙也飛上前來,「猿青山怎麼會在通天峰內,這不可能啊,你是不是真瘋了?」

「一時半會兒說不清,青山確實在通天峰內,義父,先鬆開我,眼下剛剛封堵說不定還能砸開,要是時間長了,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不可1姜黎天也上前阻攔,「大帝印記乃是開啟封仙通道仙陣陣眼,你若真將其砸壞,通道不也隨之損毀了嗎?清醒一點1

「哪來的通道?你們不也看見了,就那麼一束光,通道開啟又豈是那麼容易的,都有腦子也不想想,保準是哪裡出了問題。義父,我先不砸印記,等我仔細感知……」

「吵什麼吵?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自通天峰下傳來,戚長征懵了,這聲音可不就是猿青山。

「你們是誰?到我……咦?這是哪兒?」

猿青山東張西望,一副茫然的模樣。

戚長征飛落身側,正打算擁抱猿青山,卻是被對方一把推開,「幹什麼?你他娘的是誰啊?別距離我這麼近,我揍你……我去了,這是哪兒?我怎麼會在這裡……我草,我是誰來著?」

「猿青山!你叫猿青山,我是戚長征,是你最好的兄弟。」

戚長征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自從與白娘子見過面就在擔心猿青山會被洗去有關他的記憶,只是沒想到猿青山失去記憶更徹底,連自己是誰都不知。

「猿青山?」猿青山一字一頓,皺著眉頭,隨即便是「呸」了一聲,道:「你耍我呢?這麼難聽的名字是我,不可能。我……我是龜……」

猿青山忽然僵立在場,戚長征擔憂的看著他不停變換的面色,不知道玄武會為自己的兄弟灌輸什麼記憶。

好一會兒過去,猿青山皺起了眉頭,戚長征擔憂的問道:「你記起來了?我是長征,一起拜入松鶴觀,一起去往青州城……」

「閉嘴1猿青山看也不看他一眼,爆了句粗口,嘟囔著道:「龜兒子?誰的名字會叫龜兒子……」

「猿青山1戚長征忽然一聲爆喝,猿青山莫名其妙向他看來,戚長征接著說:「你叫猿青山,道號……龜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