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紫卿>第三百七十五章 絆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章 絆子

小說:紫卿| 作者:枕冰娘| 類別:女生小說

可只是轉瞬,鄭斯瓔咽下口氣,笑意迅速地恢復如昔:「辛姑娘這利嘴兒愈發厲害了。就不知棋公子是不是被這嘴兒迷上。辛府前光天化日的一吻,還有罔極寺夜裡,不顧守靈相攜外出。辛姑娘這枉顧禮法,可真是淫*盪到猖狂。」

辛夷心裡咯一下。算是明白這召見的緣由了。

鄭斯瓔和王儉一丘之貉,給她使下了絆子。起因便是那日辛王變故,江離英雄救美的一吻,連帶著罔極寺里的後山夜遊,被栽上了「淫」字的罪名。

皇帝突然回京,第一個召見的就是辛夷。腦子不傻的人,都能猜出辛夷和酒價邊患的異動有些聯繫,何況是莫名其妙背了黑鍋,半路壞了好事的王儉。

即便辛夷不是搗鬼的,也逃不了干係。王儉敏銳地嗅出這點,卻又苦於王家才吃了虧,自己不好太出風頭,磨亮了的劍都得先掖著。

於是慫恿鄭斯瓔以閨中婦德的名頭,揪著辛夷半點不是就告了御狀,「淫」字一大罪,也能讓辛夷斷胳膊少腿。

「斯瓔丫頭說得不錯。請皇上明鑒!」王儉的聲音適時響起,義正言辭,「三綱五常,仁義禮智信。這光天化日之下行『淫*盪』之舉,實在是不將我大魏禮法放在眼裡!請皇上嚴懲辛夷,以正民風,以衛祖宗規矩!」

皇帝李赫瞥了辛夷一眼,見後者只是靜靜聽著,有些詫異,緩緩開口:「可辛夷如今只是平民,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民。行為逾矩點,也不至於此。」

「『淫』字大罪,請皇上切勿姑息!」鄭斯瓔忽的斂裙跪下,義憤填膺,「就算辛夷如今只是平民,但身為大魏子民,也該遵守綱常道義。若是天下百姓都若這般,拿禮不下庶民當借口,大魏豈不禮崩樂壞,蒙昧混沌?嚴懲辛夷,也是以儆效尤,為大魏閨中樹立典範!」

「請皇上嚴懲辛夷!」王儉也跪下來,「嚴懲」兩個字如從齒縫裡蹦出。

殿內正氣衝天起,若是不明真相的人,還會覺得這一幕振奮人心,熱淚滾滾來。

李赫揉了揉太陽穴,先讓王儉和鄭斯瓔平身,再看向辛夷:「辛夷,你如何說?」

辛夷揚起下頜,不卑不亢地一福:「皇上容稟。陰陽和合,男*歡女*愛,乃是世間常理。若是連君子好逑都不許,那大魏百姓都該斷了種。奴和棋公子門當戶對,情投意合,就算舉動出格了點,也不至於驚動皇上,來個御狀嚴懲罷。」

辛夷頓了頓,意味深長地瞥了鄭斯瓔眼,冷笑道:「百姓區區小事,還要驚動皇上,真不知有些人,是覺得皇上太閑,還是自己擔負國誡,太過看得起自己。」

最後半句話太過明顯的諷刺。

鄭斯瓔乍然青了臉,鳳目如劍般瞪了過來:「辛姑娘,本姑娘乃是鄭家大姑娘,又是王家義女。身份尊貴,猶如天鸞,自當為閨中典範,行勸誡閨德之職。辛姑娘一介平民,自然是不會懂的。」

鄭斯瓔說得理所當然,辛夷瞥了眼有些不快的李赫,心下好笑。

什麼自當為典範,行勸誡之職,說白了,就是太拿自己當回事。如同張三家的母黃狗發*情,還要走上前去訓誡番:當眾犯*淫,不識禮數!

就算頂著鄭王兩姓,她有這個底氣。可皇帝還在前頭,母儀天下的皇后,龍女貴胄的公主,又都該往哪兒放。

王儉畢竟老辣,覺察出鄭斯瓔話的不妥,及時補疤道:「皇上,維護閨訓,諸女之職。綱常不正,國必大亂。斯瓔自請為前驅,也是為大魏盡心,為皇上分憂。」

訓斥母黃狗發*情,頓時被拉高到為國為皇的高度。

雖然荒唐,卻是頂大帽子,如何都駁不得。

李赫只得把拉下的臉又提起來,勉強笑道:「王愛卿說得有理。辛夷,事到如今,你還有話說?」

辛夷狠狠地颳了王儉半眼,轉向李赫,冷聲道:「皇上,民女承認舉動有些失格,也就不勞煩王大人和鄭姑娘,願自請懲戒。民女請皇上旨,禁足三日,抄寫女訓女戒。」

「就這麼輕?豈能姑息!」鄭斯瓔首先尖著嗓子叫出來。

「皇上萬不能允!非得處斬!」王儉也如紅脖子的公雞吼出來。

大殿內正亂做一團。雞飛狗跳,牛鬼蛇神。

忽聽得殿外太監的驚呼「鄭大人您不能進去——」,旋即殿門被踹開,鄭誨闖過一堆侍衛走了進來。

「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鄭誨當先拜倒,「臣擅自闖殿,自知罪孽深重。待會兒將自請罪。不過現下,臣也有幾句話說。」

王儉和鄭斯瓔對視一眼,臉色有些不善。

辛夷倒是鬆了口氣。鄭誨就算不向著她,也絕沒必要背著她。

皇帝李赫卻是屏退要來拉鄭誨下去的宮侍,眸底有分不滿:「鄭愛卿,你的稟報若是不中聽,這擅自闖殿之罪,朕待會兒可不會輕饒。」

「皇上容稟。」鄭誨看向辛夷,對她點點頭,續道,「男*歡女*愛,人之常情。何況辛姑娘和棋公子俱當適齡,平民門當戶對,雖有過失,卻無大罪。」

李赫眉梢一挑:「哦?鄭大人這是為辛夷說話來了。」

「不錯。臣身為五姓七望之家主,也該有國誡之職。」鄭誨學著鄭斯瓔的口氣,冷冷地盯向王儉,「聽聞辛姑娘和棋公子出挑之舉后,臣已經私下訓誡過他倆,他二人也都領了罪,結為兩姓之好前,下不為例。本該塵埃落定,又怎會鬧到御前,只怕是有心人為之,故意揪著不放。」

「鄭大人什麼意思?」王儉蹭一下黑了臉,瞪眼道,「鄭大人可真夠閑的,還得留隻眼,瞧著平民家兩娃娃。還私下訓誡過,熱心過了頭罷。只怕爾為辛夷開脫,隨口胡謅得了。」

李赫覺得有些頭痛。他也不明白,鄭誨站出來的理由。

在他印象里,鄭家和辛氏沒有太大牽連,充其量江離算鄭誨棋友,也不值得鄭誨懟上王儉。

「鄭愛卿先平身罷。」李赫虛手一扶,目光在辛夷和鄭誨間打轉,「愛卿繼續說。」

鄭誨站起來,毫不示弱地朝王儉瞪回去,揖手道:「回皇上。辛姑娘和棋公子,正當芳齡,之子于歸,老臣也是歡喜這對璧人。來人!」

鄭誨一聲喝令,有殿外的鄭家小廝進來,垂首道:「老爺吩咐。」

「去年秋天老夫獵了對上好的大雁,做成了醬腌肉,放在地窖里存著。就送這對大雁給那倆娃娃,一隻送去辛夷,一隻送給江離。」鄭誨捋著鬍鬚,有些得意。

鄭家小廝應了去了。大殿內幾人的表情卻有些古怪。

現在是初夏,能吃到去秋腌漬的雁肉,不是豪門大戶沒有這種手筆。鄭誨其一是炫耀家底。

而雍雍鳴雁,旭日始旦。士如歸妻,迨冰未泮。大雁為男女之好。鄭誨送辛夷和江離對雁,其二是默許倆人情誼——

以五姓七望的鄭為後台,支持辛夷和江離的姻緣。

  • (快捷鍵:←)
  • 紫卿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